正文 第三百零二章姐妹相聚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沈家九姑娘正文 第三百零二章姐妹相聚
(156166http://www.156166.com)    曹家闹出这么一出大戏,燕王纳曹彩衣的目的损失大半,只余一丝希望,若是曹家两位公子接掌曹咸军,为了自己的同胞妹妹,也是有可能倒向燕王,只是赵后费尽心思策划了一番,岂会让曹家成为燕王的势力。

    赵后借口曹家公子阅历不够,年纪尚小,不能独自掌兵,说服皇上,将一个名叫张熜的将军调任去大咸山,掌管那十万曹咸军,而曹家大公子被任命为副将;给他一个副将之职,纯粹是为了安抚曹太太的;曹太太能将同床共枕二十余载的男人,给活活烧成那样,可见其心狠,赵后并不想激怒她,引来无法预计的后果。

    一向沉稳的燕王,这下真得有些沉不住气了,他不可能,一而再,再而三的纳人进府,那会让皇上生出猜忌之心的;他现在还没有能力发动宫变,他还不想与皇上这早就敌对,有一个赵后,已经够难应付的了,再加上个皇上,他怕他出师未捷身先死。

    燕王与幕僚们彻底商谈,这些争权夺利的事,沈丹遐参与不了,过了两日,她收到了云阳侯府派人送来的请柬,沈丹瑶终于为田司修生下了一个儿子,要不是田司修还有点良心,坚持要原配嫡子,云阳侯夫人只怕早就弄死沈丹瑶,让田司修续娶,又岂会让沈丹瑶连生八女。

    云阳侯府后继有人了,沈丹瑶扬眉吐气,下帖子请众位妹妹过来参加她宝贝儿子的满月宴。洗三时,沈丹遐就去过了,送了一个鎏金的长命锁,这次收到帖子,当然还得去,人情往来。

    五日后,沈丹遐带晴儿去赴宴,不是她不想带几个臭小子去,两个大的,胖胖和壮壮借口专心学业,不太愿意随她出门应酬,当然她若是一定要他们去,他们也会乖乖听话,但沈丹遐觉得没这必要,还是孩子,这点小任性是可以允许的;至于三个小的,她带去让他们去云阳侯府到处挖洞吗?那脸可就丢大发了。

    “娘,晴儿好看吗?”晴儿打扮好,走到沈丹遐面前问道。

    “好看,我们晴儿可是美女呢。”沈丹遐拿过八宝璎珞圈,给晴儿戴上;晴儿遗传了父母的长处,现在年纪小还不太看得出来,但再大几岁,必然姿容绝世,而且她还有一双可以媲美蓝宝石的眼睛,流光异彩。也就是她现在小,沈丹遐才肯带她出门,等她再大些,可就要养在深闺里了,惊天的美色往往会带来惊天的灾祸。

    母女妆扮妥当后,就出门上马车,往云阳侯府去了;除了去海外的沈丹莉,早死的沈丹迼,这次是出嫁后,沈家十一位姑娘第一次聚齐,就连长期居住在边关的沈丹蔚,也于半个月前回京探亲。

    姐妹们在小暖厅里坐下,婢女送来了茶水,最先开口说话的不是沈丹瑶这个主人,而是沈丹芠,“每次见着九妹妹,就觉得九妹妹得天独厚,这么些年了,保养的仍如少女一般,光彩照人,难怪九妹夫待九妹妹如珠如宝,肯守着九妹妹一个人过日子。”

    沈丹遐没有搭理她,沈丹蔚冷眼扫一下自己的胞姐,觉得气闷,这些年她这个姐姐是光长岁数没长脑子,一如既往的蠢,做为娘家大姨姐,自家妹子过得舒心有什么不好的?难道做大姨姐的要给妹夫送几个女人,去分妹妹的宠爱,给妹妹添堵吗?

    沉寂了片刻,沈丹瑶笑问道:“六妹妹,九妹妹,听闻两位妹妹一起合伙开了一间皮草店,不知是否属实?”

    沈丹遐眉梢微动,大概知道沈丹瑶这次的用意了。

    “开店?哎哟,是谁在大姐姐面前胡说八道呢,你也知道我在边关那个穷山恶水的地方,什么都缺,可就是不缺野兽,我家老爷是尚武之人,常上山打猎,那些个狼皮、兔皮虽不值几个钱,可放在库房里生虫也可惜了,你就托九妹妹帮忙,卖出换点银子,贴补贴补家用。”沈丹蔚主动把事揽了过去。

    沈丹瑶愣了一下,她没想到沈丹蔚会不承认开了店,这样的话,先前想好的说辞就用不上了,目光一转,道:“六妹妹,我是这么想了,妹妹手上有皮草,我有家闲置的店铺,不如我们姐妹有钱的出钱,有力的出力,合伙开家店。”沈丹瑶缺钱,非常缺,而且她有八个女儿,每人要备一份过得去的嫁妆,那就是一笔不少的数目,她还得为儿子留一些家产;可是田司修能力有限,混到如今也不过是六品千总,她指望不上了,只能厚着脸皮开这口。

    “大姐姐的好意,小妹心领了,开店的事,小妹就不参合了。”沈丹迅率先退出,袁家不缺银子,她不趟这个浑水。

    沈丹迼紧跟着她道:“大姐姐,我手头上没有多少银子,我也不方便时常出门,开店的事,不用算上我。”她是庶子媳,嫡婆母虽好,但门风紧,就算没有抛头露面,可也不允许做生意。

    话刚说出口,就有两个打退堂鼓,沈丹瑶的脸色有些难看。沈丹蔚笑,道:“大姐姐,我和九妹妹不过是小打小闹,赚点小钱罢了,这开店嘛,我是不开的,没那么多本钱。”

    除了沈丹逦不缺银子花,另外几个手头都不宽裕;但谁会嫌银子多呢?是以沈丹逦也想分一杯羹。沈丹瑶看向沈丹遐,“九妹妹,你怎么说?”

    一直没说话的沈丹遐放下了茶杯,手搭在暖手炉上,笑盈盈地道:“开店是好事,能赚钱,可是大姐姐,开门做生意,不是只赚不赔的,这亏了钱,要怎么办?”

    “怎么会亏钱了?那些野兽都是天生天养的,猎杀它们不过是费力气罢了,可它们的皮草拿到锦都来卖,那可是一本万利。”沈丹瑶两眼放光,活像面前摆着一大堆银子,等着她去拿。

    沈丹遐嗤笑,道:“大姐姐说得可真轻松,猎杀野兽,又要保持它们皮毛完整,可不是件容易的事,开店,需要大量的皮草,光靠六姐夫空闲时去猎扑的那些,可不够用,那就得拿钱去找那些猎户买;皮草准备足够了,大姐姐,不会觉那些皮草能平空的从边关飞到锦都来吧?这运过来,也是花钱的;店子里总得有人管事吧,总得有人招呼客人吧,他们难道肯不要工钱,白干活?还是大姐姐准备,请自去客里卖皮草?”

    沈丹遐把话说得这么难听,主要是看透了沈丹瑶的算计,不由想起陶氏曾说过林氏和周氏想让她出本钱,然后三家分利的事;厌恶之感油然而生,真是其母必有其女,都是这么的不要脸。

    沈丹瑶面沉如水,姐妹们合伙开店的事,很明显是谈不拢了,连话都不想说了,端杯饮茶;另一边的暖阁里,小姑娘们亦发生了口舌之争,挑起事端的是沈丹瑶的五女和沈丹芠的二女,她们骂晴儿是妖怪,说她长了一双蓝眼睛。

    “晴儿姐姐不是妖怪。”沈丹迅的女儿袁长乐拦在晴儿身前维护她。

    晴儿看着两人,吐出八个字,“见识浅薄,孤陋寡闻。”锦都城有许多异国人,红头发、金头发有之,蓝眼睛、灰眼睛有之,而她的身世,沈丹遐没有隐瞒她,她知道她会比一般人白皙,是因为生父是白种人,这世上有白种人、黄种人、黑种人;她的蓝眼睛是遗传生父,她的黑头发则遗传生母。

    “你说谁见识浅薄,孤陋寡闻?你这个异族的杂种。”田五姑娘骂道。

    “有爹娘生,没爹娘教的贱人。”吴二姑娘跟着骂道。

    “住嘴。”田大姑娘和吴大姑娘同时喝止,表姐妹之间,这种话骂得过份了。

    晴儿目光一凛,冷冷地扫过田五姑娘和吴二姑娘,“今日我看在你们母亲与我母亲同为沈氏女的份上,不予追究,但仅此一次,下次若再敢出言不逊,就如同此杯。”

    “咔嚓”晴儿将手中的小茶盏给用力地捏碎了。因为她的容貌,沈丹遐特意让莫弃教了她几招防身,当然晴儿现在年纪小,并没有这么大的手劲,但她会耍巧,昨儿知道要来做客,她就预想到会有这个情况,就找壮壮要了块金刚石;在田五姑娘和吴二姑娘找碴时,她就将小茶盏给割开了,这下不过是作戏。

    屋内众人俱变,惊恐地看着晴儿,田五姑娘和吴二姑娘一阵后怕。暖阁安静了下来,再没人敢挑衅晴儿,除袁长乐,没人敢坐在晴儿身边,晴儿并不在意,与袁长乐说话。

    过了一会,莫弃走了进来,笑道:“姑娘,太太要回去了。”

    “长乐妹妹,改天让你娘带你来我家玩。”晴儿高高兴兴和袁长乐打了招呼,就跟着莫弃走了,手里还拿着那个捏碎的杯子。

    “姑娘,你手里拿得是什么?”莫弃问道。

    “没什么。”晴儿把手往身后一放,对着莫弃讨好的笑了笑。

    莫弃见状,也就不问了。走了一段路后,晴儿把碎杯子往角落一丢,拍了拍手,捏了下荷包里的金刚石,这东西好,她准备不还给二哥了。

    到了二门处,沈丹遐已在马车上坐好,莫弃把晴儿抱上马车,晴儿钻进去,“娘。”

    “晴儿跟她们相处的好吗?”沈丹遐笑问道。

    “长乐很可爱。”晴儿笑道。

    沈丹遐听懂了,笑道:“那以后你们就一起玩。”

    “嗯”晴儿重重点头。

    回到家中,清香向沈丹遐禀报了两件事,“五太太上午请了大夫,确诊已有了一个多月的身孕,然后就收拾东西回娘家养胎去了。”

    沈丹遐轻哼了一声,道:“随她去。”心中龌龊的人,总认为别人也跟她一样,她回娘家养胎,正好省了大家的事。

    清香继续说第二件事,“二太太去找四太太吵闹了一场,说是大姑娘和晴姑娘身边伺候的人那么多,为什么三姑娘四姑娘身边伺候的人就小猫两三只?要四太太把人给补齐了。”

    “四太太怎么说?”沈丹遐支着下巴问道。

    清香道:“四太太说,姑娘身边伺候的人都是有定数的,不可随意增添,若是二太太觉得三姑娘四姑娘身边伺候的人太少了,可以自己出月钱为两位姑娘添人。”

    “说得好,她自己出月钱,她想请一百个人伺候三姑娘四姑娘,我都不管。”沈丹遐眸光一转,“让人去小佛堂,把这事告诉琳姨娘,请她去跟二太太,好好说道说道。”

    清香依言退下去,找了个机灵的小丫头,教她怎么说之后,打发她去小佛堂找琳姨娘。琳姨娘老实本分,从不多事惹事,自彭氏故去后,她就日日在小佛堂里诵经,不争不抢,在府里活得跟个隐形人似的,消息也十分的闭塞,她并不知道小王氏找孙桢娘吵闹一事。

    琳姨娘从小丫头口中得知此事后,生气地去汀安居找小王氏,在门口被婢女给拦住了,“琳姨太太,您不能擅闯,请容奴婢先进去禀报二太太。”

    琳姨娘并不理会她,直接闯了进去。小王氏看着闯进来的琳姨娘,不悦皱了皱眉,沉声道:“姨太太,你要进来,也该让丫鬟先禀报一声,要是人人都像你这样乱闯,这院子里还有什么规矩?”

    小王氏进门时,沈妧妧已卧床不起了,琳姨娘又不算正经婆婆,小王氏没经历过婆婆的刁难,当然主要是小王氏看不起琳姨娘的出身,若不是徐朔对琳姨娘还算孝顺,小王氏不想惹恼丈夫,失了丈夫的心,她连院门都不会让琳姨娘进。

    琳姨娘没理会她的责怪,盯着她,问道:“二太太,你为什么要去找四太太说伺候三姑娘四姑娘的人太少?”

    “这不关你的事。”小王氏冷声道。她嫁妆不丰,想富养女儿也富养不起,才眼热,才会闹上一闹。

    “二太太做的事,我是管不着,但二太太,你给我听好了,这个府里当家作主的是三爷三太太的,不是老太爷,你若是不想早早的被分出去,过苦日子,在家里最好安分些,不要贪得无厌。你想死,我不拦着,但不要连累二爷。”琳姨娘重重地一甩袖子走了。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沈家九姑娘》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沈家九姑娘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沈家九姑娘》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