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九十七章同桌而食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沈家九姑娘正文 第二百九十七章同桌而食
(156166http://www.156166.com)    “这位太太,不好意思,刚才我失礼了,只是我真得很喜欢这支簪子,不知道太太愿不愿将它割爱让给我?”彩衣姑娘退让一步,屈膝行礼道。

    “姑娘,很抱歉,这支簪子是我夫君为我选的,我很喜欢,不能割让。”沈丹遐淡笑道。

    彩衣姑娘听她这么说,道:“是我冒昧了,还请太太别见怪。”

    “没什么。”沈丹遐笑笑,“爷,麻烦你给银子。”

    徐朗还没出声,在旁边侍候的伙计笑道:“徐太太,这支簪是徐爷定做的,银子已经付清了。”

    沈丹遐明眸流转,笑靥如花,徐朗肯这么为她花心思,她十分开心。伙计拿过一个首饰匣,双手奉给沈丹遐,沈丹遐将簪子小心翼翼放进木匣里。

    夫妻俩准备离开,那彩衣姑娘问伙计道:“刚才那位太太买的簪子,还有吗?”

    “姑娘,很抱歉,那支簪子是徐爷特意为他太太生辰定做的簪子,鄙店的师傅收了徐爷的银子,在一年内,不会再打造相同的簪子,姑娘若是喜欢,请明年再来购买。”伙计笑道。

    彩衣姑娘满脸失望,沈丹遐心里越发的甜蜜,看徐朗的目光里情意荡漾。从首饰店出来,把首饰放在马车上,但两人没有上马车,沈丹遐抓着徐朗的手,十指相扣,一起逛街。

    锦都城里异族人多,风气相较其他地方要开放些,再加上沈丹遐挽着妇人发髻,而徐朗浑身又散发着生人勿近的气息,到是没有那些不长眼的人跑过来指责他们伤风败俗,在大庭广众之下,拉拉扯扯之类的话。

    只是男俊女美,难免引人注目,走了一段路后,沈丹遐头皮发麻,不愿再接受目光的洗礼,摇着徐朗的手臂,娇声道:“爷,我们去茶楼听评书吧。”

    “好。”徐朗无异议,只要两人在一起,去那里都行。

    随便寻了家瞧着干净的茶楼,夫妻俩走了进去,伙计忙上来招呼,要了二楼的一张桌子坐下,台上的评书正说着精彩处,“……当时令一出,鸣金喧震惊动了飞山虎,把眼一瞧,看见元帅与众弟兄一班战将同在营门外掠阵。忽又听鸣金收军,暗想:‘早间元帅不许我开兵,如今见我将胜,生了疑忌之心。我且不理他,擒了这丫头,回营寨了他口罢了。’主意定了,手中双斧恶狠狠越发不住。原来段红玉虽用双刀武艺不弱,到底蛮力不及这莽夫。刘庆此刻奋发冲锋,杀得小姐两臂酸麻,浑身香汗,骂一声:‘狗强盗!营中既然鸣金,你还不退回!今若饶你,誓不为人!’即时虚架一刀,败走下去。此时刘庆见她败走,大喝道:‘贱丫头!你还想败走,万不能了!’拍马追去……但不知段小姐演此法术,飞山虎性命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评书先生拿起醒木一拍桌子,收拾东西走人,惹得一众茶客纷纷叫嚣,“先生,再说一段,先生,再说一段。”

    先生拱拱手,嘴上说着抱歉地话,速步离去。沈丹遐端起茶杯,喝了一口,道:“这先生说能说的,把一本不怎么精彩的书,说得高潮迭起,让人听了前一段,想听后一段。”

    “他靠说这个混饭吃,若说得不好,就不会有茶楼请他了。”徐朗掏出一块碎银,付了茶钱,领着沈丹遐往外走。

    从茶楼出去,已经是午时初刻,徐朗没带沈丹遐去宝福楼和万福山庄,带她去了一家药膳店;沈丹遐蹙眉,“我身体很好,我不要吃药膳。”郝大夫给她准备的药膳,她都吃腻,那怕做得再好,可总有一股子药味。

    “乖,听话。”徐朗柔声道。

    沈丹遐噘嘴,“我过生辰,你请我吃药膳。”

    “这家药膳做得极好,不但味美,而且我保证你吃不出一点药味来。”徐朗一直对沈丹遐的身体很在意,虽然有郝大夫帮着调养,沈丹遐的身体,她觉得挺好的,但徐朗觉得她生了五个儿子,身子有亏,总想着为她补身;无意间知道这家药膳店,他过来吃了一次,觉得味道挺好的,才会带她前来。

    “那就试试吧。”沈丹遐虽然觉得他紧张过头,但没有拒绝他的这番好意,笑应了。

    徐朗叫来伙计点菜,“归芪炖鹌鹑、灵芝炖乳鸽、天冬莲子烧鱼翅、枸杞拌高笋、银耳鸭蛋汤,杏仁玉枣糕,再上一壶五味当归酒。”

    “请稍等,一会就上菜。”伙计笑着退了出去。

    菜还没上桌,走进来一行人,为首的是燕王高榳,陪在他身旁的女子,正是刚才夫妻俩在首饰楼遇到的那位彩衣姑娘。

    徐朗和沈丹遐正要起身给高榳行礼,高榳摆手道:“没外人在,不必拘礼,今天是九儿妹妹的生辰,既然遇上了,这一顿,就由我来请,祝九儿妹妹芳辰永继。”

    九儿妹妹?

    彩衣姑娘眼中闪过一抹疑惑,当今只有三位公主,担得起燕王一声妹妹的,除了三位公主,还有谁?是赵家的姑娘吗?

    “谢谢榳哥哥。”沈丹遐见他不摆王爷的架子,就顺他之意,以平常的称呼唤他,“今天也是榳哥哥的生辰,我在这里祝榳哥哥多福多寿,心想事成。”

    “谢九儿妹妹吉言。”高榳笑,“还请徐大人不怪我贸然前来打扰到你们独处。”

    “王爷说笑了,我和拙荆已是老夫老妻,不在意这一次两次。”徐朗肃颜道。虽然高榳私下里一直以兄长自居,但徐朗始终待他恭敬有余,亲近不足。上位者礼贤下士是一回事,低位者却不能自视过高。

    沈丹遐斜睨他一眼,谁老了?眸光一转,看着那位彩衣姑娘,笑道:“没想到,我们这么快又见面了。”

    燕王讶然,“九儿妹妹认识曹姑娘?”

    这姑娘姓曹?难道是前几日从不咸山回京的曹大将军的女儿?燕王和她走在一起,意喻何为?沈丹遐心念急转,面上半点不露,笑道:“不认识,只是刚才有一面之缘。”

    “王爷,他们就是我刚跟您说的那对恩爱夫妻。”曹姑娘笑,“太太,您好,我们又见面了。”

    “这是曹大将军的女儿曹彩衣,这是御林军徐正使,这是他的妻子沈氏。”燕王替双方做了介绍,撩起锦袍,在椅子上坐下。

    曹彩衣坐在他身旁,心中还存着一丝疑惑,据她所知,燕王府有位侧妃是这位徐正使的庶妹,燕王若是从徐侧妃那儿论,该叫徐正使夫妻为哥哥嫂子,为何燕王称沈氏为妹妹?这沈家和燕王到底有什么关系?为何父亲给的资料上没有?

    多了两个人,又增加了四菜一汤,龙眼里脊肉、五味腰柳、茯苓胖头鱼、清蒸鲫鱼和首乌鸡汤,糕点要了湖莲白糖糕。不多时,菜上齐了,莫失上前,为四人一人倒了一杯酒,徐朗敬了燕王一杯,燕王回敬夫妻俩,“我和妹夫干了,九儿妹妹随意。”

    “曹姑娘一起吧。”沈丹遐笑道。

    曹彩衣笑着端起酒杯,“徐大人,徐太太,请。”

    燕王和徐朗是一饮而尽,沈丹遐和曹彩衣浅尝辄止;放下酒杯,徐朗先盛了碗银耳鸭蛋汤给沈丹遐,道:“这汤滋阴清肺,清热止咳,你早上起来不是说喉咙有点不舒服,多喝几碗。”

    “甜腻腻的,我一会还怎么吃其他的菜。”沈丹遐嫌弃地噘嘴。

    “不是很甜,你喝完了,用水漱漱口就可以吃别的菜了。”徐朗提壶给她倒了杯茶水。

    沈丹遐拿汤匙喝汤,徐朗关心地问道:“怎么样味道可还行?”

    “不错,没有鸭蛋的腥味。”沈丹遐对他嫣然一笑。

    徐朗等她把汤喝完,夹起一片胖头鱼,剔了刺,放进沈丹遐碗里,“这鱼肉,可以益气补虚,健脑增智。”

    沈丹遐娇嗔的瞪了他一眼,夹起无刺的鱼肉,放进嘴里。曹彩衣看到这一幕,目光闪烁不定,她虽是初次见徐朗,但徐朗的威名,她在大咸山已有耳闻。

    只是没想到他长得如此俊美不凡,从样子上,根本看不出他是位武将,更让人想不到的是这样一个在战场上杀敌无数,计谋百出的将军,会爱妻如命,在妻子面前这般的服低做小,体贴照顾,这就是铁汉柔情吗?

    沈丹遐吃完鱼肉,抬头正打算招呼一下曹彩衣,怎么说人家也是初到锦都,算是客人;抬眸却见曹彩衣盯着徐朗在看,眉尖微蹙,不会又是一个沉迷徐朗美色的女人吧?仔细辨认了一下,曹彩衣眼中没有那种爱慕的痴色。

    沈丹遐轻舒了口气,她对曹彩衣的印象不错,再者曹彩衣显然是燕王的目标,这曹彩衣要看上了徐朗,麻烦可就大了,还好不是。沈丹遐暗自庆幸了一会,笑道:“曹姑娘,尝尝龙眼里脊肉,可益心脾,补气血的。”

    曹彩衣收回看徐朗的视线,夹起龙眼里脊肉细细品尝。

    当着两女人面,不好聊朝堂上的事,更不能谈风月之事,燕王就拿酒说事,“这酒太淡了,让九儿妹妹和曹姑娘喝,我们俩换别的酒。”

    “王爷,烈酒伤身,拙荆不让下官多饮,这药酒,味虽淡,但补血养气,强壮身体。”徐朗给燕王斟了一杯。

    燕王笑道:“没想到徐大人不但文武双全,对药膳也有研究。”

    “略有涉猎。”徐朗淡笑道。

    两人以此为话题,聊了起来;沈丹遐和曹彩衣初次见面,也不会谈及太过深层次的话题,聊聊首饰聊聊布料,听曹彩衣说说大咸山附近的风土人情。

    还算愉快的吃完了这餐午饭,燕王的手下已结了账,出了店子,就此分手,各行各路。燕王和曹彩衣上了马车,燕王不等曹彩衣询问,主动为她解惑,“沈氏的祖父以前是父皇的先生,父亲是太子府的长史,我小时偶尔会去沈家玩耍,那时沈氏还小,只会叫哥哥,不会叫大皇子,沈太太教了几次都教不会,如是我就让她叫我榳哥哥,认下了这个跟我同年同月同日,比我小几个时辰的妹妹。”

    燕王不得不撒谎,他没办法告诉曹彩衣,陶氏是他前世的养母,沈丹遐在前世于他有救命之恩;而撒这个谎的用意,就是让曹彩衣知道,他是个顾念旧情的人,曹家投靠他,日后不吃亏。

    曹彩衣低头不语。

    燕王勾唇笑了笑,问道:“一会想去哪儿?”

    “我想去登文昌塔。”曹彩衣笑道。

    燕王敲了敲车门,吩咐车夫道:“去文昌塔。”

    另一边,徐朗和沈丹遐乘坐的马车,一路前行,沈丹遐眼见就要出城了,忙问道:“你要带我去哪儿?不去接孩子们回家吗?”

    “今天这一天,你都是我的,不许想孩子们。”徐朗霸道地道。

    “好好好,不想孩子们,今天都听你的。”沈丹遐倒在他怀里,哄他道。

    马车在境湖旁停了下来,境湖如其名,湖面平坦如境,阳光下,水雾蒸腾,岸边种着垂柳,枝条柔嫩如丝,微风轻指,柳丝微微飘动,在湖风荡起涟漪。岸边修着一座供游人歇脚的八角亭,在亭子的前面,停着一艘精致的画舫。

    “我们上船,泛舟湖上,看风景。”徐朗指着画舫道。

    “好。”沈丹遐任徐朗牵着她上了船,在船舱坐稳,徐朗让船工把船开到了湖中央。

    沈丹遐从开启的窗子往外看,身处湖中央,景色更美,水波荡漾,阳光洒在湖面上,粼粼点点的金色光点;沈丹遐一手抓住船舷,一只手伸出去玩着水,笑颜欢快地吟道:“潋滟湖光绿正肥,堤岸十里柳丝垂。轻灵燕子低低舞,小巧雀儿恰恰啼。”

    这时,小泥炉上的茶水已烧开,徐朗提壶泡茶,给沈丹遐倒了一杯,见她不玩水,拧着眉头不知在想什么,问道:“怎么了?”

    “下半首作不出来了,你帮我补全了吧。”沈丹遐笑道。

    徐朗把茶杯推到她面前,道:“你喝茶,我想想。”

    沈丹遐端起茶杯,抿了一口,满是期待地看着他。徐朗微微一笑,道:“花似锦,茶香幽。对花对茶两相宜。水边莫话烦心事,且请卿卿饮杯茶。”

    ------题外话------

    注:评书一段,借用《五虎平南》一书。

    药膳写得太多了,就不一一列出做法了,有兴趣的留言,我回复告诉大家。

    吟的诗,乱写的,不押韵,请见谅。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沈家九姑娘》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沈家九姑娘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沈家九姑娘》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