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九十四章去喝喜酒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沈家九姑娘正文 第二百九十四章去喝喜酒
(156166http://www.156166.com)    徐朗十分享受这居家生活,燕王却因他被革职而愤怒到了极点,徐朗是他好不容易推上去掌握兵权的武将,他绝对不容许就这样被赵后给陷害闲置在家中。

    燕王和幕僚们商量之后,想出一个法子来,将徐朗因为四皇子在兵营外受伤,被革职一事,宣扬了出去;徐朗是立下战功才得到四品武卫将军的品级的,四皇子是自己惊了马受了伤,关徐朗什么事?是不是边境太平了,武将没用了?皇家这是要卸磨杀驴?

    武将们人人自危,连倒向赵后那边的武将亦有兔死狐悲之感。皇上此举,无疑令将士们寒心。严锦添等人暗中一联络,大家联名上书。武将可不是文臣,奏折措词可没那么文绉绉,那么的委婉,直截了当,四皇子的安全归侍卫,不归神机营的将士,徐将军在营中练兵,四皇子在营外坠马受伤,与他有什么相干?为何要免徐将军之职?

    程玿等文臣亦暗中联络了一些人,弹劾赵后,做为母亲,儿子受伤了,心疼可以,但不能胡乱迁怒于人,而且后宫干政可是皇朝的大忌。在燕王的刻意引导下,文臣武将齐罢朝,皇上焦头烂额。

    “孽障,这个该死的孽障!”赵后气极败坏,启元宫东殿的陈设品在她在暴怒下,全碎成了渣。

    皇上扣折不发,事情拖了一个月,连宗室王爷也出来叫嚣了,虽然如今宗室势弱,在朝中也没有担任重要职位,但是同宗同源,一个两个的都喊着要去宗庙哭祖宗,还大骂赵后牝鸡司晨,想要窃权乱政,并说此乃是大凶之兆,大丰上百年的基业要毁在这个女人之手的话。

    燕王没有出面,只在暗中谋划,短短数日,名声原本还算不错的赵后成了一代妖后,启元宫东殿的陈设品又换了一次新的。燕王得知后,在王府的书房里哈哈大笑,“赵氏,这回你偷鸡不成蚀把米,跟本王斗,看你怎么死?”

    皇权虽凌驾在众权之上,但只要不是昏君暴君,就不会不顾忌臣子们的想法,徐朗在被革职一个半月后,不但官复原职,皇上为了补偿他,还赏给了他一座山。不过这座山不在锦都附近,在滇南城外六十里处。

    “给座遥远的,也不知道有没有用,还时不时会被战乱波及的山,皇上是做生意出身的吧?”沈丹遐拿着地契,在徐朗面前毫无顾忌地嘲讽皇上。

    “皇上就是天下最大的生意人,所以才会有学好文武艺,货与帝王家的说法。”徐朗配合她,一本正经地道。

    沈丹遐笑道:“此话有理。”

    这座山,徐朗和沈丹遐打算弃之一边不管,但陶氏知道后,特意过来找沈丹遐,“九儿,那座山,你打算如何处置?”

    沈丹遐知陶氏是重生之人,听这话,心念一动,娇声道:“娘说怎么处置就怎么处置。”

    “当娘的人了,还这么爱撒娇。”陶氏嘴上嫌弃,手都习惯性地将人搂入怀中,“就不怕胖胖他们笑话你呀?”

    “我是他们的娘,敢笑话我,打屁屁。”沈丹遐挥挥手道。

    “啪。”陶氏在沈丹遐的屁屁上轻拍了一下,“善教者,不以武力屈人。”

    “那娘,您还打我。”沈丹遐噘嘴道。

    “你长大了,可以打了。”陶氏笑,不再逗趣,回归正事,“南滇那儿出产玉石,你让人去开采挖掘,说不定那山里面也有玉石。”

    陶氏说得不确定,但实际她可以肯定那山里有玉石;或许是出身商户人家吧,她对朝堂上的政事,没记住多少,但赚钱的事,历久弥新;在得知女婿得到了那座山,她立刻就想起,郗家就是靠着这座玉山发家的。梦中郗大将军就是在对南缅之战中,立下赫赫战功的,现在,却因徐朗的异军突起,他失去了立功的机会,如今还只是个五品守备,没有可能得到这座山了。

    “玉石啊,可是我手上没有玉器店,开采出来,卖原石给别人,不划算。”沈丹遐蹙眉道。

    陶氏伸出手指,在她额头上点了下,道:“那就开一家好了嘛。”

    沈丹遐瞠目,娘啊,要不要把开店说得跟吃饭那么简单啊!好吧,她娘财大气粗,讨教地问道:“娘,店子开哪里好呢?”

    “你这个懒丫头,自己让人去办,这么大的人了,别总想靠着娘。”陶氏轻轻推了她两下。

    “娘帮我,娘帮我。”沈丹遐把脸埋在陶氏怀里假哭,“娘不疼我了,呜呜呜,娘不疼我了。”人若长期无所事事,就会打不起精神来,而陶氏现在就处于这个状态;沈丹遐故意要让陶氏忙碌起来,让她知道她的女儿还需要她。

    “坏丫头,就看不得娘清闲。”陶氏笑骂道。

    沈丹遐在她怀里拱了拱,道:“娘,我要带孩子啊,我没空,您就帮帮女儿吧,您不帮我,就没人帮我了,娘,我分三成利润给您好不好?娘啊,娘,娘,娘,最好最亲的娘。”

    “好了好了,娘答应你就是了,哎哟,别揉了,娘要被你揉散架了。”陶氏答应了。

    事情全权交给了陶氏,沈丹遐心无旁骛地在家里带儿子,教导养女。胖胖和壮壮的第三位先生支撑的时间更短,半个月就请辞。沈丹遐头痛不已,上哪儿去请一个能应付得了这两个问题儿童的先生?

    这天傍晚,徐朗带回来一个主动请缨来教胖胖和壮壮的先生,徐家两小子,半年之内连换三位先生的事,不说传得街知巷闻,但也有不少人知道了。那三位先生都是有德之人,并没因为胖胖和壮壮问得他们颜面尽失,而记恨两个小家伙,反而对两个小家伙赞不绝口。被他们这么一宣扬,两小家伙成了不可多得的神童。有些人存着与他们较量之心,来做先生的。徐朗可不愿这种人来教坏自己的儿子,考验了一番,才确定下这第四位先生。

    日子一天天过去,八月初,收到了祥清侯府和裴国公府送来的请柬,初十是个诸事皆宜的大吉日,祥清侯府选在这天让赵诚之迎娶英国公次女陆昭,裴国公府也选在这天,让嫡三子娶妻。

    收到两府送来的请柬,沈丹遐有点意外,因为徐家不够资格收到这两份请柬。徐奎被降职,如今只是个六品小官;徐奟守孝完后,还一直在谋求官位,闲置在家,徐朗那个四品武卫将军,不打仗就是虚职的,他的正职不过是五品御林军正使。祥清侯府和裴国公府都是超品勋贵,没必要与一个小小的五品官结交。

    难道是看在徐蛜这个燕王侧妃的面子上?

    不管是何原因,收到了请柬,礼节上必须去道贺;徐朗将请柬搁在炕几上,道:“九儿,那天你去裴国公府喝酒可好?”别以为他不知道赵诚之那家伙曾觊觎过他的小娇妻。

    “哦,好的。”沈丹遐不知道徐朗在吃闲醋,翻着手上的章氏手稿,头都没抬就答应了。

    到了初十这天,沈丹遐和徐朗是一起出得门,但去的却是不同的地方。徐朗去的是祥清侯府,沈丹遐去的是裴国公府。到了裴国公府,裴国公世子夫人蔺氏亲自在垂花门前迎接了她。

    沈丹遐眼皮跳了一下,礼贤下士,必有所求,不知道这位世子夫人所求什么?

    “徐太太,几次想要过府拜访,又怕打扰你,今日你能来实在是太好了,一会我们好好聊聊。”蔺氏很想现在就跟沈丹遐说话,可今天她是主家,不能怠慢其他客人,只得再等等。

    “好啊。”沈丹遐笑着虚应着。

    说话间,沈丹遐被蔺氏引起了花厅,严素馨也来喝喜酒;祥清侯府那边娶得是英国公府的姑娘,又是皇后的娘家,大部分宾客都去了祥清侯府和英国公府,来裴国公府的宾客不多,而且大多是少奶奶辈的。

    姑嫂俩都不太愿说那些言不由衷的应酬话,和那些少奶奶们客套了几句,就去了花园;八月是桂子飘香的时节,在裴国公府的花园里种着十几株桂花树,正值花期,满园幽香,园中也有许多来观礼的贵妇贵女们,姑嫂一路行走,一路与人含笑颔首打招呼。

    “我的脸都笑僵了。”沈丹遐揉揉脸颊道。

    严素馨噗哧一笑,道:“那我们找个安静的地方坐坐,说说话,等时间差不多了,在出去观礼。”

    “好啊。”沈丹遐不反对。她带着莫失莫忘,这里又是裴国公府的内院,应该不会有危险。

    于是姑嫂俩往僻静的地方走去,寻了个花架边的长石条凳坐下,姑嫂俩还没说话,就听旁边有人道:“大姐,你比她先进门大半年,你进门后,就把中馈之权抢过来,知道吗?”

    “可她是大嫂,我做弟妹的怎么好跟她争?日后公婆不在,分家了,这中馈之权还不是要还给她。”另一位姑娘道。

    “大姐,你公婆身体那么好,至少还能活二三十年呢,难道这二三十年,你都要看她脸色过活?一个小门小户出身的贱丫头。”声音稍显尖利地姑娘诘问道。

    沉默了一会,那姑娘道:“我,我知道了。”

    严素馨微皱了下眉,抬手撩开花架上的花叶,看了过去。看清说话的人后,就放下了花叶,牵起沈丹遐的手,悄声离开。远离花架,沈丹遐好奇地问道:“是谁家啊?”

    “王左丞的两个孙女,真不知道她们娘是怎么教她们的。”严素馨嫌恶地道。

    “小嫂,怎么回事?”沈丹遐一脸听八卦的表情。

    “你还真是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相夫教子呀。”严素馨打趣地笑道。

    “我就是最近有点忙嘛,没太关注外面,好小嫂,快告诉我嘛。”沈丹遐忙着教导养女,儿子,她可以丢给徐朗,晴儿,她得自己管,可前世她未婚,对教养孩子真没什么经验,陶氏养她的方法,不值得借鉴,要知道富养女儿不是溺爱女儿。

    “王左丞的长孙女许配给了永安侯的次子,而永安侯世子看上了一个七品小官的女儿,非她不娶,永安老侯爷不许,闹得不可开交,世子负气远赴边关不肯回,那女子拒绝家里安排,执意进庙清修,最后老侯爷妥协,同意了这门亲事。”严素馨简单地道。

    “明白了,中馈之权有什么好的,有本总账管着,私下扣点还行,想动大钱,可没那么容易。”沈丹遐撇撇嘴,“只要永安侯还有脑子,就不会改弦易辙,舍弃嫡长子,让嫡次子袭爵,这永安侯府最后都是世子的,这位王姑娘争来了管家权又如何?最后还不是要交给嫂子。”

    “人各有志。”严素馨笑,“有人辞官归故里,有人漏夜赶科场。说到官,你知道新任的礼部尚书是谁吗?”

    沈丹遐摇头,“谁呀?”

    “大姑老爷。”严素馨笑道。

    沈丹遐促狭地笑道:“大姑老爷在外为官多年,曾回京做了两年官,受不了夹板气,又谋求外放,这一回不知道能在京里做多久的官?”

    “大姑老爷曾在京里做过官啊。”严素馨不知这事。

    沈丹遐回想了一下,道:“大概是十二三年前的事了,大姑老爷谋了个……”

    姑嫂俩聊着闲话,回到了宴客厅,略坐了一会,就有婢女过来请众贵妇贵女们去前面观礼。待新人送进洞房,入席,喝完喜酒,听折子戏时,蔺氏找到了沈丹遐,请她去小厅里饮茶。

    东扯西拉了几句,沈丹遐有些不耐烦,道:“少夫人有什么话直说无妨。”

    蔺氏扭捏了一下,脸上红晕地凑近沈丹遐,问道:“徐太太,能否将你的生子秘方告诉我。”蔺氏成亲数年只有一女,可承袭爵位非嫡子不可,还有小姑子,在燕王府做王妃,也着急要生个儿子,

    “少夫人,我没有什么生子的秘方。”沈丹遐知道她这么客气的原因了,哭笑不得。

    “徐太太,我也知道我这样冒昧开口讨要秘方,是不太合适的,但我实在是没办法了,大家同为嫡妻,你应该了解我的难处,求你帮帮我。”蔺氏眼眶微红,扯着帕子按眼角,“徐太太,不瞒你说,如果我再生不出儿子,我会被休弃的,我那可怜的女儿就会失去亲娘的庇护。徐太太,求你可怜可怜我。”

    ------题外话------

    抱歉,回来晚了。啊啊啊,又把存稿用了,我什么时候才能万更啊?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沈家九姑娘》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沈家九姑娘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沈家九姑娘》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