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八十八章徐奎左迁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沈家九姑娘正文 第二百八十八章徐奎左迁
(156166http://www.156166.com)    “她说了些不好听的话,差点把太太给气死,可是太太现在还不能死,所以我想把五奶奶送去庙里,免得她没事找事去刺激太太,可是彭家那边肯定不会同意。”沈丹遐蹙眉道。

    徐朗想了想,道:“那就送太太去庄子上养病好了。”

    “太太的身体虚胖,不宜挪动。”沈丹遐提醒他道。

    “要不我去找二舅舅谈谈?”徐朗主动道。

    “不用,还是我先去找外祖母谈谈吧。”沈丹遐不愿与彭二太太打交道,那就是一个自以为聪明的蠢货,不过温氏却是个很睿智的人,跟她应该比较说得通。

    徐朗想想,道:“你跟外祖母说实话好了。”

    “嗯,我知道了,睡吧。”沈丹遐动了动,寻了个舒适的位置,闭上了眼睛。

    徐朗在她额头上亲了一下,掖好被子,随之睡去。

    摆灵七日后,徐朝出殡,徐胜抱着康康捧着重重的牌位,小小的人儿不知何为死亡,平时他也甚少见徐朝,父子之间没多少感情,康康脸上没有多少悲色;他年纪小,旁人也不会苛刻的要求他如何。

    送徐朝去城外徐家祖地入葬,王氏死了,徐朔可以继娶,徐朝死了,孙桢娘却要为他守节终身。

    过了两日,沈丹遐带着胖胖、壮壮和礼物,去彭家拜访温氏。见温氏,沈丹遐满怀歉意地行礼道:“家中丧事刚毕,原本不该这么快就走亲访友,实在是这件事拖不得,才带着孩子们过来冒昧打扰,不当之处,还请外祖母见谅。”

    “你这孩子就是太见外了,快起来快起来。”温氏笑着上前扶起她道。

    因不喜彭二太太和彭昕,沈丹遐来彭家的次数并不多,但逢年过节的礼物,从来都是依时送到;温氏对沈丹遐的印象还是不错的,也喜欢两个长相酷似徐朗的曾外孙,让婢女拿来糕点给胖胖壮壮吃,又逗两兄弟说笑了几句,打发他们去院子里玩耍。

    沈丹遐跟温氏说起了彭昕险些气死沈妧妧的事,温氏听得面沉如水,她真不知道彭蒋氏是如何教女儿的?若彭昕真把沈妧妧给气死,休回娘家来都是轻的,徐家完全可以把彭昕送进牢里去。

    “三爷原想送太太去庄子上,避开五奶奶,可是太太的身体不宜挪动,我担心太太要是撒手而去,三爷就要丁忧守孝,现在三爷刚刚接手一部分西南军,正是要紧的时候,若这时丁忧守孝,三爷立下的战功就白费了,所以太太不能送去庄子,只能让五奶奶避开了。”沈丹遐愁眉道。

    温氏垂首想了想,抬头看着沈丹遐,冷静地问道:“你们想让她避去哪里?”

    沈丹遐眸光微闪,反问道:“外祖母觉得让她避去哪里比较好?”

    温氏笑了一下,“送到庙里去,你看可行吗?”

    “庙里清苦,只怕二舅母舍不得。”沈丹遐淡笑道。

    “这由不得她舍不舍得,让昕姐儿去庙里,听听佛经,消去她那一身的戾气是件好事。”温氏已猜出沈丹遐就是想送彭昕去庙里,而她也觉得寺庙于彭昕是个不错的去处。

    “外祖母觉得哪天送五奶奶去比较合适?”沈丹遐问道。

    温氏拉开旁边的小几的抽屉,从里面拿出本历书来,翻到三月二十二日,道:“就这天吧,宜进香祈福。”

    三月二十二日,也就有是三日之后。温氏既然已做到这一步,沈丹遐也愿意卖个好给彭家,“五奶奶身边伺候的人会跟着一起去庙里,不会让五奶奶在庙里受苦的。”

    “既是让她去庙里清修,怎么能带那么多人去?让她一个人去庙里,让她那个糊涂脑子好好清醒清醒。”温氏后悔这些年,睁一只眼闭一眼任由彭二太太宠溺彭昕了,想让彭昕吃点苦头,好吸取教训,省得闯出无法弥补的过错。

    温氏是彭昕的娘家祖母,她要这么对付彭昕,沈丹遐没有异议,陪温氏又闲聊了一会,吃过午饭,带着两小家伙回家。

    次日,沈丹遐就让下人开始给彭昕收拾东西,二十一日的傍晚,温氏打发人过来给沈丹遐送东西,这明面上理由,实际上是告诉她,彭家的人已说服,明天依约送彭昕去庙里。

    沈丹遐料到彭昕是不肯轻易就范的,让婢女在她早上喝的人参茶里掺了迷药,彭昕昏睡着被送去了城外的徐家的家庙善慈庵。等药效过去,她醒过来时,已身处庵中。

    在彭昕被送出去的同时,徐老夫人在劝徐奎,“奎哥儿,致仕吧。”

    “母亲,我好不容易才做到礼部尚书,让我就这样致仕,我不甘心。”徐奎不愿意。

    徐老夫人叹气,道:“事到如今,难道你还不明白吗?若不是朗儿立下战功,皇上只怕早就直接免你的职了,现在让你主动致仕,是在保全你的颜面。”

    “母亲,知道您偏疼朗哥儿,但您也没必要为了他,如此作践儿子。”徐奎不悦地道。

    “我不是作践你,我说得是事实,你是做了几十年的官了,可是你的官级是熬资历上去的,你没有建立过任何大的功勋,所以这么些年来,你就一直在礼部尚书这个位置上呆着,而且,我可以告诉你,你的官级就止步于此了。”徐老夫人一针见血地道。

    “不可能,我不信,母亲,您不必再说了,我不会上折致仕的。”徐奎言罢,愤愤地起身离开。

    徐老夫人看着他的背影,摇头叹气,儿大不由,他从小到大都不肯听人劝,非要一条道走到黑。

    沈丹遐对于徐奎是否致仕并不在乎,她今年的生辰,因为徐朝新丧,只能简简单单过去;不请客不设宴,沈丹遐带着两小家伙去小厨房里做生日蛋糕,莫失莫忘是现成的人工打蛋器。

    沈丹遐把蛋白和蛋黄分开,交给莫失莫忘,让她们分三次把糖霜放进去,然后同一方向打散,直到她确定可以了才行。莫失莫忘端起碗,拿着一双筷子,认认真真地打蛋,胖胖壮壮在旁边嘻嘻哈哈地玩起了面粉。

    “哎呀,两个小顽皮,快住手。”沈丹遐拦住他们,看着两人脸上头上全是白面,蹙眉,“忘记娘跟你们说得了吗?粒粒皆辛苦啊。”

    “这不是粒,这是粉。”壮壮振振有词地反驳道。

    “面粉是小麦做的。”沈丹遐顿了顿,扭头看着寿婆子,“是小麦做的吧?”寿婆子点头。

    “小麦和稻米是一样的,都是农夫在地里种出来的。”沈丹遐趁机又教导了一次他们不要浪费粮食。

    莫忘的蛋黄打好了,沈丹遐往里面筛了面粉,加了牛奶进去,莫失的蛋白还没有打好,还在努力奋斗中。所有人都坐在旁边看着莫失打蛋,莫失手都打酸了,瘪着嘴,这打蛋比练功还要累。

    当然在吃到蛋糕后,莫失觉得辛苦是值得的,不过她还是道:“三奶奶,下回做蛋糕时,能不能让莫忘打蛋白?我打蛋黄。”

    “可以。”沈丹遐同意了,她也没打算只累莫失一个。

    “三奶奶,莫离和莫弃也吃了蛋糕,她们什么事都不做,这不太合适吧?”莫离见莫失右手一直发抖,知打蛋白不是件轻松的事,立刻把莫离和莫弃也拖下水。

    沈丹遐笑道:“大家轮流。”

    皆大欢喜。

    胖胖壮壮送了一块蛋糕过去给徐老夫人尝鲜,“曾祖母,这是我娘亲手做的生日蛋糕,您尝尝,可喜欢吃?”

    徐老夫人挺喜欢吃,一块都吃完了,“这蛋糕好吃,柔软绵滑,有淡淡的奶味,还有蛋香味,却一都不膻。”

    “曾祖母,等您过大寿时,让娘做三层的好不好?”壮壮咽着口水撺掇道。

    徐老夫人笑,“好,到时让你娘辛苦一点,做三层的蛋糕给我们壮壮吃。”

    壮壮裂开小嘴笑,胖胖也高兴地拍巴掌。

    傍晚,徐朗从衙门回来,递给沈丹遐一个红木匣子,“生辰礼物。”

    “谢谢。”沈丹遐接过匣子,上前踮脚,亲了下他和唇角,打开木匣,里面是一对赤金连理枝金钗;沈丹遐喜滋滋地抱着木匣,放到梳妆台上,“我明儿就戴。”

    沈丹遐殷勤地伺候他脱下外裳,换上家居服,然后让婢女把留下来的那一小块蛋糕拿出给他吃,满怀期待地问道:“怎么样?好不好吃?”

    “好吃。”徐朗不挑食,更何况这是自家小娇妻亲手做的,而且味道也真得还不错,“今天在家里就做了这个?”

    “这是生日蛋糕。”沈丹遐笑道。

    “要是不难做,等祖母生辰时,做一个给祖母。”徐朗提议道。

    沈丹遐撇撇嘴道:“用不着你说了,壮壮早和祖母商量好了,等祖母生辰那天,要我做个三层的大蛋糕。”

    “他这是假公济私。”徐朗笑道。

    沈丹遐笑道:“可不是。”

    灵犀院里是轻松随意,徐奎却过得一日比一日焦躁,他迟迟不肯上折致仕,浪费了皇上的一片好意,也消磨光了皇上的耐心,三月三十日早朝,皇上当着众朝臣的面宣布,徐奎连降数级,由二品礼部尚书左迁为锦都府正六品治中。

    徐奎知此噩耗,昏厥了过去,此时才知母亲所言甚为有理,可惜已然晚矣,他原本可在二品上致仕,而如今只能做个正六品小官,他已过年五旬,又是犯错被贬官,要想再升官,除非一朝天子一朝臣,否则他怕是要在正六品官上耗到死了。

    徐老夫人一点都不感到意外,也不难过,每日按时喝药,让婢女给她做按摩,下床散步。

    日子一天天过去,六月喜讯频传,首先是严素馨怀孕三个月了,接着是汪氏怀孕的好消息,然后是徐蛜和许庶妃怀孕的消息;沈丹遐与那位许庶妃无有来往,徐许两家也从未走动过,沈丹遐只给严素馨、汪氏和徐蛜送了贺礼,完全没意识到此举,让心眼小的许庶妃给记恨上了。

    这日,燕王回府,照旧先去杨灵芝房里喝了杯茶,嘱咐她有空回娘家看看父母,杨灵芝会意,“那妾身明日就回娘家去看望母亲。”

    燕王满意的离开,去赵忎之那儿看女儿,逗着她叫了几声父王,再去徐蛜和许庶妃房里。徐蛜在做小衣裳,燕王见了,道:“你怀着身孕,别费这个神,让针线娘子做。”

    “不费神,我整日都没什么事做,我三嫂说,当娘的,至少要给孩子亲手做一套衣裳。”徐蛜抬头笑道。

    “那你三嫂有没有说过,至少也要给夫君做一套衣裳?”燕王笑问道。

    “我三嫂有给我三哥做衣裳,不过三嫂嫌难做,一般都是给三哥做腰带。”徐蛜笑道。

    燕王挑眉,道:“那你也给本王做根腰带。”

    徐蛜讶然,问道:“王爷喜欢什么花样?”

    “有哪些?”燕王问道。

    徐蛜拿出花样册子,让他选。燕王选了两个简单,寓意不错的花样,道:“就这两个。”

    “是。”徐蛜笑了笑,“有劳王爷替孩子也选一个吧。”

    燕王目光微闪,在册子里找了个鱼戏莲的图案,“这个,男孩女孩都可用。”

    “谢谢王爷。”徐蛜笑道。

    “这也是本王的孩子,不用你谢。”燕王笑道。

    “那等孩子出来,让孩子亲自谢谢王爷。”徐蛜笑道。

    “好。”燕王含笑颔首。

    燕王在徐蛜这里坐了稍久,然后才去许庶妃那儿。许庶妃那儿正准备摆饭,见燕王来了,笑问道:“王爷可吃过了?”

    “还没有,就在你这里吃点。”燕王在位置上坐下。

    许庶妃眼中一亮,吃了饭,时间晚了,那不就可以让王爷留宿了,虽然她现在怀有身孕,不能伺候,但是……许庶妃瞄了眼站在一旁的侍女,微点了下头。那侍女唇角轻扬,眼中含笑。燕王似乎并没有注意到这对主仆之间的眼神交流,坐在榻上喝茶水。

    许庶妃让婢女去厨房里把燕王的饭菜给传来,吃过晚饭后,许庶妃亲手奉了茶水给燕王,在他身边坐下,道:“前几日彭二太太来给王妃请安,和妾身聊了几句,说御林军正使徐大人的太太成亲这么多年了,都没给徐大人纳个妾,真是太善妒了。”

    男人谁不想左拥右抱,就是她父亲那么老实的人,还有两房妾室呢,她才不信徐大人不想纳妾,若是王爷赏他几个美人,量他也不敢推拒?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沈家九姑娘》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沈家九姑娘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沈家九姑娘》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