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八十六章徐朗升官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沈家九姑娘正文 第二百八十六章徐朗升官
(156166http://www.156166.com)    “有何不妥?”皇上不悦地问道。吵了这么久,好不容易能定下来了,又冒出个人来没事找事,真让人心烦。

    “皇上,沈大人的弟弟娶得是永宁侯的女儿,沈严两家是姻亲,若是沈大人偏袒永宁侯该怎么办?”大臣忧心不已的模样。

    只可惜徐朗、程珏和沈柏寓的官职低微,没有资格参加金銮殿的朝会,也就没有机会与这大臣好好的辩驳一番。耿直的景国公看不惯,低声骂了句,“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皇上眯了眯眼盯着那个大臣,道:“朕意已决,就他们三人,至于你,就去户部筹集粮食和军资,押送去边关好了。”

    押送粮草去边关,可不是什么好差事,那大臣领命,哭丧着退回原位,其他臣子再不敢多言。

    “三日后出发。”皇上下令道。

    事情就这么定了下来,领到这个皇命,徐朗、程珏和沈柏密三人皆是一愣。但雷霆雨露皆是皇恩,三人回家告诉家人收拾行装,准备出发去边关。

    “怎么会让你们三个去?”沈丹遐边收拾边问道。

    “是裴国公推荐我们三个的,这应该是燕王的意思。”徐朗喝了口茶水道。

    沈丹遐明了,燕王这是为夺位培养自己的势力。可是边关战火正炽,徐朗三人过去很危险啊。沈丹遐丢下手上衣裳,走过去钻进他怀里,“不去成不成?”

    徐朗搂着她,轻唤道:“九儿……”

    “好了,我知道。”沈丹遐吸了吸鼻子,“我就那么一说,出发的日子都定下来了,你肯定得去。”皇命难违,何况徐朗属于武职,要想升官,必须要立战功,若不是燕王身边无大将可用,这次未必轮得到徐朗去边关。

    “九儿,我会早些回来的。”徐朗柔声道。

    “嗯。”沈丹遐在他怀里颔首,“行军打战你要讲究策略,千万不要冒进,不要鲁莽行事。”

    “我知道,你别担心我,我们会平平安安的回来,相信我。”徐朗诚恳地道。

    沈丹遐微微浅笑,“我相信你。”

    三日后,徐朗、程珏和沈柏密,带着六百名精兵出发;看着穿着戎装的女婿,陶氏一阵恍惚,梦里徐朗就是一名立了赫赫战功的武将,宫变后,她想办法让他拜蔡大师为师,想送他走上另一条锦绣之路,然而命运始然,徐朗终究还是走向了战场。

    因为边关的事,徐家、沈家、程家和严家这个年过得很压抑,直到元宵节这天,边关传来了大丰军大获全胜的消息,而失踪已久的严家父子和亲卫军突然出现在三国联军的后方,与徐朗前后夹攻。三国联军溃败,南缅的主将被俘虏。

    捷报传到锦都,不但洗清了严家父子叛国投降的污名,也狠狠地打了那些说严家父子叛国的朝臣们的脸;赵后偷鸡不成蚀把米,严家父子在军中的声望再次高涨,而徐朗亦是一战成名。

    接下去是战是和,皆看皇上的意思。

    皇上对南缅小人行径非常生气,内心里是想一鼓作气,灭掉南缅国,可暹逻和帕竹两国这次也参战了,大丰虽是大国,可是要以一国之力与三国交战,皇上不免有些犹豫,赵后趁机在旁边劝道:“万岁爷,战线太长,会顾此及彼的,何况这次大胜,完全是侥幸,还是议和吧。”

    朝中亦有许多朝臣赞成议和,皇上决定议和,其实早在派程珏同行时,高榳就想到了这场战争最终会以议和结束。皇上的旨意送达到过关时,敌对的三国在大败那时,也派出和谈的大臣。

    停战和谈,程珏可以大现身手了,而沈柏密在严家父子的帮助下,开始密查军中叛贼。

    皇上的赏赐如流水一般,送到了永宁侯府和徐府;门可罗雀的永宁侯府再次宾客盈门,永宁侯夫人将所有求见的帖子全都拒绝,她自己去了趟沈家,拜谢陶氏在严家危难之时,仍遵从两家联姻,守望相助的承诺。

    边关的和谈还没结束,大军仍然驻扎在那儿,严家父子和徐朗没法班师回朝,锦都的家人望眼欲穿。想父亲的壮壮再次问道:“娘,爹爹还有多久才回来?”

    “快了快了。”沈丹遐愁眉,她也盼着他回来,可是她也不知道他什么时候才能回来啊。

    二月中旬,和谈结束,徐朗等人可以回锦都了。永宁侯夫人得知这个消息后,就派人将消息传给了徐家、沈家和程家,沈丹遐高兴地对两儿子道:“胖胖壮壮,你们爹爹就要回来了哟。”

    在认认真真看沈丹遐画出来的童话故事绘本的胖胖壮壮,抬起头静静地看了她一眼,低头继续看书,这话,他们听过好多遍了,可爹爹还没回来,他们不要相信娘的话了。

    “你们……真是太不可爱了。”沈丹遐噘着嘴去了东稍间。

    “弟弟,娘又假装生气了。”胖胖道。

    “我们要不要去哄?”壮壮问道。

    “爹爹不在家。”胖胖道。

    “就快回来了。”壮壮道。

    兄弟俩重重点头,“还是去哄吧。”为了不被爹爹打屁屁。

    在旁边伺候的奶娘捂住嘴,不敢笑出声,肩膀一耸一耸的,两位少爷故作老成,实在是太可爱了。

    半个月后的一个傍晚,徐朗回到家中,先去圃院见徐老夫人;孙儿安然无恙回来,徐老夫人是高兴的,也是感慨的,若不是徐奎为父不慈,孙儿根本不用这般辛劳,但孙儿可以建立功勋,不靠祖荫,她为之骄傲。

    祖孙俩聊了几句后,徐老夫人没有久留他,打发他回灵犀院;沈丹遐已知道徐朗回来了,在院子里翘首期盼,看着黑瘦了一圈的男人,心疼了扑过去抱着他,下一秒,就将人推开,“好臭,你多久没沐浴了?”

    “骑了一天的马。”徐朗知道自家小娇妻对气味敏感,可他真没办法避免,炽热的阳光和扬起的灰尘弄得他无法保持清洁。

    “你快去沐浴,我去帮你拿干净的衣裳。”沈丹遐皱着鼻子道。

    自从有了两小家伙,灵犀院里常备着热水,徐朗要沐浴,仆妇们立刻将送进了浴室,徐朗宽衣解带,泡进木桶里。沈丹遐抱着干净的衣裳进去,把衣裳放在旁边的木凳上,抬头看到他后背的伤。

    沈丹遐心头一颤,伸出手,盖在那道伤痕上,轻声问道:“还痛吗?”

    “不痛。”徐朗转过身,把她柔软的小手握住,见她泪眼盈盈,凑上去,在她眼角落下一吻,“上战场,难免会受点小伤的。”

    “这是小伤吗?”沈丹遐瞪他,那么长一条疤痕,他当她是傻子吗?这么大的刀伤,足够让他躺上几天的,“我不喜欢你身上有伤,晚些我给你涂药膏。”

    “好。”徐朗宠溺的笑道。

    徐朗沐浴出来,站在屋檐下的胖胖壮壮看着他,迟疑了许久,才怯怯地道:“爹爹?”语气有些不确定,徐朗黑瘦了不少,和印象中的父亲有点差别,两小家伙犹豫了。

    徐朗哈哈大笑,抱起胖胖举高高,放下胖胖,又去举壮壮,沈丹遐从浴房里出来,着急地喊道:“你疯了?你伤还没好呢,快把壮壮放下来。”

    “没事,伤已经全好,就是留了道伤疤在身上而已。”徐朗把壮壮举过头顶,逗得壮壮咯咯直笑。

    “你要把伤口玩崩开了,别指望我给你上药。”沈丹遐凉凉地道。

    “娘子,别这么狠心。”徐朗放下了壮壮,摸摸两个儿子的头,“改天再玩。”

    胖胖壮壮也没闹,一人牵着徐朗一只手,父子三人进屋去了,沈丹遐也跟着走了进去。徐朗靠在引枕上,胖胖壮壮坐在他身旁。徐朗笑问道:“你们跟爹说说,这几个月,你们都学会了什么?”

    “娘教我们唱小曲。”胖胖裂着嘴道。

    “娘还教我们背诗了。”壮壮骄傲地道。

    “你们先唱小曲,再背诗给爹爹听。”徐朗笑道。

    两小家伙商量了一下,站在榻边,开始唱小曲,“两只老虎,两只老虎跑得快,一只没有耳朵。”两小家伙捂住自己的耳朵,“一只没有尾巴。”两小家伙在屁股上摸了一下,“真奇怪,真奇怪。”

    徐朗挠头,这小曲唱得是什么?奇奇怪怪的。沈丹遐见他一脸懵的样,噗哧一笑,道:“童谣,唱着好玩的,好玩就行,别管是啥意思。好了,两小家伙,唱第二首吧。”

    “阿门阿前一棵葡萄树,阿嫩阿嫩绿地刚发芽。”两小家伙双手做出开花的样子。

    “蜗牛背著那重重的壳呀,一步一步地往上爬。”两小家伙做爬的动作,“阿树阿上两只黄鹂鸟,阿嘻阿嘻哈哈在笑它,葡萄成熟还早地很哪,现在上来干什么?阿黄阿黄鹂儿不要笑,等我爬上它就成熟了。”

    “这首小曲很完整。”徐朗赞了一句,就跟一个小故事似的。

    “爹爹,我们唱得不好吗?”壮壮噘起了小嘴。

    “唱得好,非常好,此曲只应天上有,人间那得几回闻。”徐朗摸着两家伙的脑袋道。

    胖胖壮壮对视,后半句没听懂,不过没关系,前面的意思听懂了,两个小家伙高兴的开始背诗,胖胖背,“青青园中葵。”壮壮接,“朝露待日晞。”

    “阳春布德泽。”

    “万物生光辉。”

    “常恐秋节至。”

    “焜黄华叶衰。”

    “百川东到海。”

    “何时复西归?”

    “少壮不努力。”

    “老大徒伤悲。”

    兄弟俩就这样将一首《长歌行》给背诵了出来,得到了父亲的称赞和母亲的亲吻。嬉闹了一会,沈丹遐让婢女把晚饭送了进来,一家四口吃晚饭。

    小别胜新婚,次日,沈丹遐睡到巳时初才起来,两个小家伙一个道:“娘,你可真懒啊。”

    另一个道:“娘,你是个懒婆娘。”

    沈丹遐佯怒,挽袖道:“别以为就你们爹爹会揍人,我也会,你们俩个,把屁股给我撅起来。”

    “嘻嘻嘻。”两小家伙跑开了,“娘,你抓住我们,我们就给你打。”

    两小家伙虽是小短腿,可跑得不慢,一个往左跑,一个往右跑,沈丹遐一个都没追着,气喘吁吁地坐在栏杆上,道:“你们俩乖乖过来让我打三下,要不然,等你们爹爹回来,我就告状,让你们爹爹重重地打你们。”

    “娘,你不能这么赖皮。”胖胖噘嘴道。

    “告状的不是好孩子。”壮壮噘嘴道。

    “我就要赖皮,我就要告状。”沈丹遐就喜欢扮幼稚逗儿子。

    胖胖壮壮隔空对视,磨蹭地走到沈丹遐,撅起屁股;沈丹遐满意地在两儿子的屁股上,轻轻拍了三下。

    就在沈丹遐陪儿子玩闹的时候,沈柏密在面圣,他从袖子里拿出一张纸,双手呈上,“万岁爷,这是微臣查到的军中逆贼的名单,请万岁爷过目。”

    内侍上前拿过那张纸,送到皇上面前,皇上看了名单,双眉紧锁,里面居然有两个是在军中任职了许多年的副将,可是他们怎么会是奸细?皇上严肃地问道:“你可查实?”季大将军未经证实就擅自判定严家父子叛国投降的事,若不是燕王等人竭力阻拦,他已将严家人全部下大狱了。

    “万岁爷,他们都已畏罪自杀了。”永宁侯沉声道。

    只是这些奸细们一死百了,可他们的家人却陷入了无边地狱;随着一道道不留情面的旨意传来,一场腥风血雨的浩劫,让七个家族灰飞烟灭。与这些家族联姻的也多少受到了波及,有人被贬职,有人被罢官。

    立下赫赫战功的永宁侯没有向皇上要任何封赏,还谦虚地道:“若不是徐大人及时找到微臣父子,商量好前后夹击的战术,我们不会这么容易就击败三国联军,胜利班师回朝。”

    原本就有隐退打算的永宁侯借机交出了兵权,严锦添亦将手中三十万大军,分了一半给徐朗。皇上满意了,永宁侯很知趣;赵后气得险些吐血,她明明是想让乔大将军上位,不是徐朗。

    徐朗晋升为正四品忠武将军和御林军正使,战时领兵,非战就保护帝王;程珏和沈柏密,一个刚进鸿胪寺没多久,一个刚大理寺没多久,并没有升官;皇上下旨嘉奖了一番苗氏和陶氏,说她们教子有方,打赏了些黄金和几个田庄。

    赵后强压着心里的不适,下旨给了沈丹遐、汪氏和袁清音诰命封赏,沈丹遐是四品恭人,汪氏和袁清音是六品安人。由此可见,武将在战时,升官就是比文官快。

    ------题外话------

    以前得过空调病,不能长时间吹空调,然而医院总是开空调,温度还开得特低,成功的让我感冒加中暑了。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沈家九姑娘》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沈家九姑娘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沈家九姑娘》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