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六十六章 一些琐事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沈家九姑娘正文 第二百六十六章 一些琐事
(156166http://www.156166.com)    沈丹遐不急不慢的梳洗完,吃过早饭后,方去西厢厅;孙桢娘起身行礼,“三嫂,打扰了。”

    “你是猪吗?睡到这个时候才起。”彭昕见沈丹遐娇花承雨露后的慵懒妩媚样,是又嫉又恨,原本这一切都是她的。

    沈丹遐没理彭昕,跟没脑子的人计较的人也是没脑子的人,在主位上坐下,“四弟妹,过来有什么事吗?”

    孙桢娘把昨晚发生的事简单的说了一遍,沈丹遐这才看了彭昕一眼,道:“那就如五奶奶所愿,将杜婆子撵出府去。念杜婆子初犯,就撵去城郊的庄子上吧。”

    沈丹遐的决定和孙桢娘的决定不谋而合,孙桢娘微微一笑,“我也是这么想的。”

    “不行,她一个下人敢偷吃主子的东西,必须严惩。”彭昕高声道。

    彭昕不依不饶,令沈丹遐厌恶,冷声问道:“五奶奶想如何严惩?为了点吃食就要她的命吗?”

    虽说下人可以任由主子打骂,甚至要她们的命,但是只要不是凶残成性的主子,是不会随意取下人的性命,败坏名声,尤其是徐家这种官宦世家,更甚。

    彭昕沉默片刻,道:“她吃了我的燕窝。”孙桢娘不屑地撇嘴,没见过好东西的土包子,为了盅燕窝这般的闹腾。

    沈丹遐抬手扶了下发髻上的玉簪,道:“侍琴,去包三两极品燕窝过来。”

    “你要做甚?”彭昕问道。

    “那三两极品燕窝,算是我代替杜妈妈赔给你的,这样不知道五奶奶可还满意?”沈丹遐问道。杜婆子是可恶,但看在于嬷嬷的份上,沈丹遐决定替她把这事摆平。

    “沈氏,你这是要偏帮这个婆子吗?”彭昕厉声问道。

    “是,又如何?”沈丹遐将手中的茶杯,重重地往茶几上一放,“彭氏,这里是徐家,不是彭家,你要再敢放肆,我就替你父母,好好教教你规矩。”

    “三嫂事多,就让我来教五奶奶规矩吧。”孙桢娘笑盈盈地插嘴道。

    沈丹遐知孙桢娘这是表明态度,微微一笑道:“那就有劳四弟妹了。”

    “分内之事。”孙桢娘笑道。

    彭昕看看沈丹遐,又看看孙桢娘,“你们,你们两个……这事,我不会就这么算了的,我去找祖母。”言罢,她就冲了出去。

    沈丹遐和孙桢娘都没有出声阻拦她,唇边露出十分相似的冷笑。

    杜婆子跪下磕头道:“谢三奶奶,谢四奶奶。”

    “小惩大戒,下不为例。”沈丹遐正颜道。

    “老奴铭记,再不敢犯。”杜婆子磕头道。

    “退下吧。”沈丹遐淡淡地道。

    杜婆子又给两人磕了个头,才爬起来,退了出去。

    “三嫂,五奶奶对您似乎充满了敌意。”孙桢娘直接地道。

    “她觊觎三爷,曾和太太联手想要用药迷倒三爷,成其好事,却不料三爷避开了,她被五爷给占了便宜,这才嫁进徐家来。”沈丹遐丝毫没想过替彭昕隐瞒,这等丑事彭昕做得出来,她难道说都说不得?这事被沈妧妧强压了下去,孙桢娘的奶娘没能打听到。

    孙桢娘瞠目结舌,难怪先前她觉得彭氏看三爷的眼神不对,原来如此。对沈丹遐毫不遮掩的将这事告诉她,孙桢娘也颇感意外。

    跑去圃院向徐老夫人告状的彭昕,并没见到徐老夫人;徐老夫人很喜欢彭氏,那是她们婆媳之间的缘法,而彭昕和沈妧妧合谋一事,让徐老夫人对彭昕不喜到极点,可是彭昕是孙媳不是儿媳,又因当年护彭氏不利,有点愧对彭家,是以徐老夫人不愿当面给彭昕没脸,索性避而不见。

    彭昕气呼呼地回了院子,蒋奶娘端了杯茶水,送到她面前,“姑娘,喝杯茶,消消气。”

    “沈氏可恶!孙氏可恶!还有那个老太婆也可恶!”彭昕拍着炕几吼道。

    “姑娘,姑娘息怒呀,那沈氏和孙氏之所以嚣张,不过就是仗着掌管中馈之权,才这般的为所欲为,纵容恶奴欺主,姑娘,只要你拿到中馈之权,到时候,她们自然就不敢对姑娘你不敬了。”蒋奶娘笑道。

    彭昕立刻心动,片刻又皱眉问道:“可是我要怎样才能拿到中馈之权?”

    蒋奶娘凑到她耳边说了一通后,道:“老夫人不可能让两个庶子媳掌管中馈的,到时候就只有姑娘独掌中馈大权。”

    “好,就这么办。”彭昕笑道。

    “在没拿到中馈大权之前,姑娘就先别理会三奶奶和四奶奶。”蒋奶娘道。

    “行,等日后,我再慢慢和她们清算,到时,朗表哥就知道娶错人了。”彭昕噘着嘴道。

    蒋奶娘怔了怔,道:“姑娘,表少爷已娶妻生子,而你也已嫁人,你不要再想着他了。”大伯子和弟媳之间,不管怎样都是丑闻,这也是今早,徐朗见到彭昕,就迅速离开的原因。

    杜婆子因为这点小事被撤换了,与她交好的人,都觉得彭昕太小家子气,这么点小事,就要断人前程,实在太过份了;于嬷嬷得知后,到没说什么,只是去看了看嫁到杜家的女儿。

    过了几日,就到了中秋节,孙桢娘问过于嬷嬷后,请回两尊一人高的兔儿爷和兔儿奶奶。据说这兔儿爷和兔儿奶奶是小孩子的守护神,拜一拜,可无病无灾过一年,沈丹遐并不怎么相信,但还是要徐朗和她一起抱着两小家伙去园子里拜兔儿爷和兔儿奶奶。

    “九儿,你是不是忘记了男不拜月,女不祭灶的习俗了?”徐朗躺在榻上,胖胖和壮壮一左一右靠在他怀里,抱着小脚在啃。

    沈丹遐把两小家伙的小脚丫解救出来,道:“他们还是孩子,可以拜,等及冠之后,就不用拜了。”

    徐朗笑,在沈丹遐坚持下,抱着孩子随她去园子里。徐家头一回请兔儿爷和兔儿奶奶,引得丫鬟婆子们都过来拜拜,沈丹遐抱着胖胖,奶娘抱着壮壮,站在兔儿爷和兔儿奶奶跟前;兔儿爷穿大红色武将官服,头戴金盔,骑着老虎,正气凛然;兔儿奶奶也是一身喜气洋洋的红袍,脸蛋上抹着两团腮红,三瓣嘴上抹了红,看着有点滑稽。

    除了兔儿爷和兔儿奶奶,孙桢娘还让人在花园里装饰了花灯,挂上了灯谜,准备好月饼、桂花酒、桂花糖等物。晚上一家人在厅里吃了团圆饭,然后随徐老夫人移步到花园里赏灯、猜谜、赏月、吃月饼,这个中秋节过得十分热闹和圆满。

    次日,徐老夫人让于嬷嬷送了一套她年轻时候戴过的头面给孙桢娘。

    八月十九日,皇上下旨,册封大皇子高榳为燕郡王。燕郡王府早在五月底就建府完毕,直到现在皇上才下旨册封。钦天监为高榳搬迁选的日子是八月二十六日。

    “为何拖到如今才册封啊?”沈丹遐觉得这事有点异常。一般情况建府完毕后,就会册封。

    徐朗将剥了皮的葡萄放进她的嘴里,道:“皇后娘娘舍不得让大皇子出宫。”

    沈丹遐吐出葡萄籽,道:“我虽只见过赵后一次,但我能看出赵后并不喜欢大皇子,她不让大皇子出宫建府,绝不是舍不得他。”当一个王爷,怎么也比当一个光头皇子强,尤其是高榳如今已在六部行走,自然还是住在宫外方便。

    “九儿,不要这么敏锐。”徐朗又塞了颗葡萄给她吃。

    “燕郡王建府,送什么贺礼好?”沈丹遐问道。

    “你从库房里随便找点东西送过去就行了。”徐朗随口答道。

    沈丹遐横了他一眼,道:“老爷可派人传了话,要每房都拿出一份像样的礼单来。”

    “用不着理他。”徐朗冷着脸道。

    “得,这事跟你说没用,我明儿找四弟妹商量一下,看送什么吧。”沈丹遐推开徐朗的手,“我不吃了。”

    徐朗把手里的葡萄塞进自己嘴里。

    第二天,沈丹遐正准备去找孙桢娘,秦氏过来了,“三弟妹,这个院子瞧着就喜庆,花花草草长得真是茂盛。”

    “婆子丫鬟打理的好。”沈丹遐淡笑着把秦氏请进了西厢厅。

    婢女把茶水送了上来。

    “大嫂过来可是有什么事儿吗?”沈丹遐这是明知故问。

    “我闲着无事,过来找三弟妹聊几句。”秦氏笑道。

    沈丹遐笑着端杯浅啜了一口。

    秦氏看了她一眼,想了想,直接问道:“三弟妹,送给燕郡王的贺礼,你可准备好了?”

    沈丹遐摇头,道:“我也不知道送什么好,正想问问四弟妹的意见呢,四弟妹的母亲毕竟是宗室。”

    “哎,还是三弟妹想得周全,走走走,我们一起去找四弟妹问问去。”秦氏说着伸手就要去拽沈丹遐。

    沈丹遐借着放茶杯,不动声色地避开了她的手,不过沈丹遐还是和她一起去了榴实院,赶紧把这礼单的事解决吧,真是件麻烦事。

    临安翁主和大皇子虽然没有接触过,更别提孙桢娘了,但是孙桢娘在皇族那里的人脉,要比沈丹遐和秦氏多,孙桢娘到是打听到了大皇子高榳的喜好,“喜欢前朝名窑的器物,尤其喜欢秘色瓷。”

    秘色瓷,是前朝贡品级瓷器,浅灰色胎釉细腻致密,釉面晶莹润泽,色如浅色湖水。沈丹遐命侍琴拿库房的册里来,翻了一遍,发现在白釉瓷、釉彩瓷、黑瓷、青白瓷……独独没有秘色瓷。

    吃过晚饭,沈丹遐拽住徐朗,笑得谄媚,“夫君,我有事要和你说。”

    徐朗嘴角抽搐了下,除了在床上,平时只有在求他时,她才叫他夫君,“何事?”

    “你那个秘瓷笔床一直没用吧?”沈丹遐笑问道。

    “不行,那是我的心头好。”徐朗立刻洞悉她的打算。

    “心头好?”沈丹遐噘嘴,“你的心头好不应该是我吗?”

    徐朗长臂一伸,将她搂入怀里,“你是心中所爱。”

    沈丹遐笑,踮脚亲了下他的唇,道:“你把那秘瓷笔床给我,改明儿我一赔三,我定找三件秘瓷器物还你。”

    “我不要。”徐朗不答应。

    “喂,你是不男人啊?”沈丹遐伸出手指戳他胸口。

    “我是不是男人,你应该最清楚。”徐朗抓住她的手,往两腿之间按。

    沈丹遐把手抽出来,“你要不把秘瓷笔床给我,你今天就别上我的床了。”

    “九儿,你不能这样不讲理。”徐朗苦着脸道。

    “我是女人啊,女人就可以这样不讲理,你到底答不答应?”沈丹遐傲矫地抬起下巴道。

    “答应,答应。”徐朗服软了。

    沈丹遐满意地笑了,

    八月二十二日,徐老夫人让于嬷嬷点算各房的礼品,做成礼单。

    八月二十五日,在宫里住了半月之久的徐蛜被送回来了,跟着她一起回来的还有一道圣旨。徐蛜被皇上指给燕郡王高榳做侧妃,高榳的正妃是裴国公的嫡女杨灵芝,另一个侧妃是祥清侯的庶女赵忎之。

    除了这一正两侧妃,皇上还给高榳指了四个夫人,都是五六品官的女儿。高榳一下就有了七个妻妾,沈丹遐得知这事后的反应是,皇上就不怕高榳精尽而亡吗?

    沈丹遐和徐蛜共过患难,挺喜欢这个不多事的庶妹,而徐蛜的伍姨娘曾在徐朗小的时候,帮过徐朗一次;沈丹遐和徐朗商量后,特意去徐蛜住的院子看她。

    徐蛜住的是一进的小院子,正房三间,左右厢房各两间,还有一个倒座,院子中放着太平大缸,里面养着睡莲。院子不大,但徐蛜一个人住已足够。

    沈丹遐没让下人通报,直接走了进去,“六妹妹。”

    徐蛜在稍间的炕上看书,亏得她在这个时候还能静下心来;徐蛜放下书,穿上鞋,迎了上去,“三嫂嫂,您怎么来了?”

    “我来看看你。”沈丹遐扫了眼桌上摆得绸缎、首饰、字画等物,“这些东西哪儿来的?”沈妧妧一直对庶子庶女不好,后来她和孙桢娘管家时,徐蛜的日子是好过了许多,但是仅限于吃的和用的,徐蛜不可能攒下这么多东西,徐蛜不是在清理她的小库房。

    “是老爷让人赏下来的。”徐蛜淡淡地道。

    沈丹遐撇了下嘴,知道这个女儿有利可图了,就送东西来拉拢了吗?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沈家九姑娘》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沈家九姑娘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沈家九姑娘》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