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六十章 大年三十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沈家九姑娘正文 第二百六十章 大年三十
(156166http://www.156166.com)    见沈丹遐突然发彪,徐朗吓了一跳,“九儿,这话从何说起?”他发誓,他从未有二心,从未想过纳妾找别的女人。

    “从何说起?从你身上带着脂粉味说起好不好?我素来不喜欢用脂粉,我身边的人自从我怀孕后,就再没有用脂粉,你到说说看,你身上的脂粉是从哪儿沾染来的?臭气熏天。”沈丹遐冷冷地问道。

    “脂粉?”徐朗茫然,低头闻了闻,的确有淡淡的脂粉味,可是怎么会有脂粉味呢?回想了一下,徐朗赶紧解释,“下午大皇子来过,他身边带着一个涂脂抹粉的内侍,那内侍绊了一跤,我扶了他一把,应该是那个时候沾染上的。”

    “是吗?”沈丹遐蹙眉怀疑地问道。高榳身边有这样一个人吗?

    “那内侍是皇后娘娘前不久赏赐给大皇子的。”徐朗伸手去搂她,“娘子,我有你一个就足够,要再多一个,我怕自己会生不如死的。”

    “没沐浴之前不许碰我。”沈丹遐拍开他的手,杏眼圆瞪,“听你这意思,要是可以的话,几个都无所谓啰?”

    “怎么可能,我天生愚笨,能娶到你这么一位容貌出众,聪慧过人的妻子,还多亏了皇上的圣旨。”徐朗笑道。

    “油嘴滑舌。”沈丹遐轻捶了他一下,“赶紧去沐浴,我闻不惯你身上那股臭味。”

    “是是是,我这就去。”徐朗起身去浴室了。

    沈丹遐看着他离开的背影,翘了翘唇角,她相信徐朗没有招惹别的女人,偶尔耍耍娇蛮也不过是夫妻间的一个小情趣,就当是给徐朗敲警钟。

    腊月二十五日,徐奎在书房里写好了春联,安排小厮送到各院子粘贴。沈丹遐坐在炕上吃蜜桔,福婆子把院子里的仆妇小厮指挥团团转。徐朗中午回来时,院子里到处贴得红红火火,一派新年气氛。

    进到暖阁,见沈丹遐坐在炕上看侍琴抚琴剪窗花,徐朗笑着从身后拿出一个窗花递给她,“看看可喜欢?”

    沈丹遐将手中最后一瓣蜜桔塞到他嘴里,展开看是一个五福临门,五只蝙蝠被剪的栩栩如生,中间是个圆圆的铜钱,笑问道:“你从哪得来的?”

    “从祖母那儿顺来的,你猜是谁剪的?”徐朗皱着眉,把桔瓣咽下去,“这桔子,你不觉得酸?”

    “不觉得。”沈丹遐摇摇头,扬扬手上的窗外,“为个该不会是祖母剪的吧?”

    “就是祖母剪的。”徐朗笑道。

    “祖母的手好巧,明年我也跟祖母学着剪。”沈丹遐怀着身孕,不能动利器。沈丹遐把窗花夹进书里保留,不准备贴出去。

    次日,皇上封笔、各衙门封印,开始为期十天的年假,可惜,这个年假注定休不成,二十八日这天,别宫传来了太上皇重病昏迷、命在旦夕地消息。除大皇子高榳留守锦都,皇上、赵后带着皇室其他皇子和公主,以及太医院所有太医,由御林军护送去别宫,徐朗这个副使一同前往。

    因事态紧急,皇上下令免除所有仪仗,立即出城。徐朗不好擅离职守,打发常缄回来告诉徐老夫人和沈丹遐,今年他没法回家过年。这是两人成亲以来的第一个新年,沈丹遐当然希望徐朗陪在她身边,可是皇命难违,简单的收拾了几件行李,让常缄捎带去给他。

    徐奎命人开了宗祠,打扫,收拾好供器,请神主,打扫上房,以备悬供遗真影像;府内外上下,忙忙碌碌的。大年三十上午,高榳以徐朗年关时节护送皇上去别宫辛劳为由,赏赐了一些东西到徐府,并指名这些东西是赏给徐朗的嫡妻沈氏。

    赏赐的东西有各种锦缎、云缎、绸缎、皮料、两匣子贡珠、玛瑙把镜四柄、翠顶花钿三十份、还有书籍十册。看到书籍十册,沈丹遐愣了一下,大皇子这是啥意思?让她多看书?

    翻看了下那十册书籍,沈丹遐就明白了高榳的意思了,因为那里面有两本章善聪的手稿,先前为了对付高鋆,将章氏藏宝的事告知了高榳,现在高鋆死了,高榳对这批宝藏想来是志在必得了;这算不算前门拒虎,后门迎狼?

    沈丹遐捏了捏眉心,将这两本手稿和其他手稿放在一起,对这个穿越前辈,她真得有些无语,“把这些皮料和贡珠,送去圃院给老太太,其他的东西放进库房里去,等过年以后再说吧。”挺着个大肚子,她实在没精力去分东西。

    侍琴应了是,出去边简单的登记,边让小厮们把东西搬进库房里。

    锦书走了进来,“少奶奶,老太太那边来人,请你去祠堂。”

    沈丹遐托着肚子,在莫失莫忘的搀扶下,缓缓站了起来,披上青紫色出风毛斗篷,戴上雪帽,接过墨书递来的手炉,出门,坐上软轿。路上的积雪早已清扫了干净,并撒上融雪的盐巴;可是在经过一个拐弯处时,前面抬轿的粗使婆子,脚下一滑,向左倾倒,轿子也随之往左倒。

    莫失及时扶住了轿子和那个婆子,轿子里的沈丹遐只是稍微倾斜了一点,并没有受到惊吓。粗使婆子稳住身体,立刻道:“路上结了冰。”

    “继续前行,莫离,去找寿妈妈,让她过来看看是怎么回事?”沈丹遐淡定地声音从轿子里传出来。

    “是,少奶奶。”莫离应道。

    轿子安稳地到了宗祠堂,沈丹遐从轿子里下来,缓缓地走了进去,徐家大二房大三房的人都已经到了,三房的人都穿着素服;沈丹遐看了一眼沈妧妧,捕捉到她眼底一闪而过的失望。沈丹遐勾唇笑了,刚才那个结冰处,看来不是自然结成的,而是人为。

    徐老夫人见沈丹遐已到,正颜道:“九丫头,过来,站到祖母身后来,桢娘,你就站到你三婶后面。”

    沈妧妧脸色微变,“母亲,我站哪?”

    “你站桢娘后面。”徐老夫人淡然道。

    “母亲,我是长辈,她们是小辈,你让我站她们后面,你是不是老糊涂了?”沈妧妧气极,口不择言。

    “她们虽是小辈,可她们是原配,而你是继室。”徐老夫人冷冷地道。徐二老夫人轻摇了一下头,她这个老嫂子啊,几十年如一日的拗。

    原配,继室,是沈妧妧最不愿听到的两个词,却是徐老夫人用来打击她最管用的词。沈妧妧向徐奎投向求救的目光,可惜徐奎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什么,并没有接收到,沈妧妧只能溃败。

    徐府人分昭穆排班站好,徐奎主祭,徐奟陪祭,因徐朗缺席,由徐朝顶上,献上祭品,三叩拜,焚帛奠酒,礼毕,退出;徐老夫人看着莫失,“你们俩个好好的扶着九丫头。”

    “老太太请放心,奴婢一定会扶好三奶奶的,绝不会让三奶奶出任何差错。”莫失大声道。

    徐老夫人笑了笑,领着众人到正堂,给徐家列祖列宗的遗像献祭,正中悬挂着徐家始祖夫妻的遗像,祭菜一一摆上了祭桌,礼毕,徐奎等男人退出,女眷们则簇拥着两位老夫人去了上房。

    上房铺着崭新的红毡,当中放着三足铜鎏金大火盆,火盆里的火烧得红通通的,炕上亦铺着新的猩红毡,摆着大红彩绣团花如意的引枕,徐老夫人和徐二老夫人坐了上去。

    “九丫头,你也别站着,到祖母身边来坐下歇歇。折腾这么久,可累坏了吧?”徐老夫人时刻关注着沈丹遐。

    “还好。”沈丹遐笑着走到徐老夫人身边坐下。

    沈妧妧和她这一辈的两个妯娌坐在稍后一点的椅子上,孙桢娘用用茶盘捧茶给两位祖母,又给沈妧妩和两位婶母捧了茶,婢女们给其他人送来了茶。吃了茶,闲聊了几句,徐二老夫人就领着她那一房的女眷离开,接着徐二夫人领着她那房的人告辞离开。

    徐老夫人笑道:“关门上锁,我们吃年岁饭吧!”

    沈丹遐噗哧一笑,道:“吃完年岁饭,就可以向祖母讨要压岁钱了。祖母,我是不是可以要三份啊?”

    徐老夫人轻拍了她的手背一下,笑骂道:“你这个贪财的小丫头。”

    沈丹遐蹭了蹭她的肩膀,娇声喊道:“祖母。”

    “好好,三份就三份。”徐老夫人拧了下她的鼻子,扫了眼另外三个孙媳,“我希望明年,你们三个也能向老太婆讨要三份压岁钱。”

    秦氏和王氏勉强挤出一丝笑容,她们也想啊,可惜成亲这么多年,这肚子就是没动静,也不知道是个什么原因?

    孙桢娘摸了下肚子,这个月的小日子没来,不知道是不是怀上了?过年期间不好请大夫,而且时日也尚浅,等到出了宵,就请大夫来诊脉。

    婢女进来向孙桢娘进来禀报,可以入席吃年夜饭了,一家人移步去厅里坐下。男人女眷自然是分开的,沈丹遐坐在徐老夫人的左侧,沈妧妧坐在右侧,孙桢娘等人也依次坐下,徐奎宣布开席后,拎着食盒的丫头们鱼贯而入。只是这餐年夜饭没能吃成,外面传来了钟声。

    这个时候钟楼的钟声怎么会被敲响?徐奎立刻起身,走到门口,“速出去打听出了什么事?”

    管事的领命而去。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沈家九姑娘》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沈家九姑娘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沈家九姑娘》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