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五十九章 丧葬之年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沈家九姑娘正文 第二百五十九章 丧葬之年
(156166http://www.156166.com)    有喜事,自然就有丧事,就如日月轮回,在这天晚上,徐奟之母徐三老夫人病逝;徐家老的这一辈三个妯娌,年岁相差不大,徐三老夫人是最小的,可如今她却最早离世。

    次日,徐奟家的下人来报丧,天气寒冷,许多老人熬不住,病的病,死的死,自腊八节后,已经陆陆续续收到好几府人家的卜文。而徐三老夫人自徐萝殁后,就缠绵病榻,接到卜文倒不算太意外。只是徐老夫人难免多想,黯然道:“她也去了,我们这群老婆子都要去了。”

    徐三老夫人这一病故,沈妧妧看到了希望,躲在房里,恨恨地诅骂道:“怎么死的不是那老太婆?”

    被沈妧妧盼望着早日死去的徐老夫人,这会子正在喝汤药,徐老夫人亦感染了风寒;于嬷嬷安慰她道:“老太太,三奶奶说得对,家里的事如今有四奶奶管着,太太插不上手,四奶奶这十来天管得也挺好的,您用不着理会那些糟心事,无忧无虑,肯定长命百岁。”

    徐老夫人笑了笑,“长命百岁,我不奢望,我就希望活久点,能多看顾着那两个孩子,他们是好孩子,不该过那些糟心的日子。”

    “等二月里,三奶奶生下两个小少爷,这日子会越过越舒心的。”于嬷嬷笑道。

    徐老夫人想到白白嫩嫩的小曾孙,笑得见牙不见眼,脸上病容减了三分,恢复了点精气神。

    挺着七八个月大肚子的沈丹遐,这时坐在暖阁里和福婆子在叠小婴儿穿的衣裳,虽然郝大夫暗示了,她怀的八成是两个男孩,但诊脉不直观,作不得准,沈丹遐让针线娘子们做的是男孩女孩都能穿的颜色。刚出生的孩子皮肤娇嫩,最是娇气了,两人仔仔细细检查,确定上面没有粗糙的线头之类的,才将衣裳叠好搁到一边。

    侍琴走了进来,“三奶奶,四奶奶来了。”

    沈丹遐对孙桢娘的到访并不意外,孙桢娘是个聪明人,知道她不过是代管中馈,并不越权,沿用旧人,小事会她依例处置,大事不是来灵犀院找她商讨,就是去圃院问于嬷嬷意见,令一心盼望着能婆媳联手掌管中馈的沈妧妧大失所望。

    孙桢娘施放了她的善意,沈丹遐自然也不会拒人于千里之外,而且还很同情孙桢娘,孙桢娘的性情教养都不错,却因为容貌缺失,寻不到好的良人,不得不将就徐朝那个下流胚子。沈丹遐笑道:“请四奶奶进来,你去小厨房端碗袪寒汤进来。”

    侍琴应了是,走出去请孙桢娘进暖阁。孙桢娘笑着走了进来,福婆子给她行了礼,退了出去。

    孙桢娘这次是来问沈丹遐想要什么式样的押岁打赏用的金银锞子,“家里往年都是在如意银庄做的,上午掌柜的过来了,说今年增加了八宝联春式样的锞子。三嫂瞧瞧看,可喜欢这式样?”

    “这式样挺好看的。”沈丹遐在这种小事上从不挑剔,比起金银锞子,她随身更喜欢携带金银瓜子,既能打赏,还能用。

    “那每房就兑二十个,新年新岁新气象。”孙桢娘笑道。

    沈丹遐无有异议,过年,徐家统一兑换金银锞子,发放到各房,算是一种年终奖,这是惯例。

    说话间,侍琴送来的祛寒汤,孙桢娘也不客气,端起碗,抿了口,就将汤喝完,把空碗递还给侍琴,笑道:“三嫂这里的祛寒汤居然是甜的,没一点药味,挺好喝的。”

    “我怀着身孕不能用药,郝大夫费心找了这么个食方,说是每日喝上几碗,强身健体,不怕风寒入犯了。你要喝着还对胃口,我让锦墨把方子写给你。”沈丹遐笑道。

    “多谢三嫂,我最怕吃药了,有这法子预防,最好不过。”孙桢娘笑道。

    沈丹遐让侍琴出去叫锦墨把方子抄给孙桢娘。孙桢娘又坐了一会,闲聊了几句,就拿着方子回了榴实院。走到暖阁窗前,听到里面有人说话,“四爷,奴婢是少奶奶的陪嫁丫鬟,若没有少奶奶同意,奴婢不敢伺候四爷,求四爷放过奴婢吧。”

    “你是陪嫁丫鬟,只要爷同意,你就得给爷暖床,用不着询问那丑妇的意见。来来来,让爷香一口,爷疼你。”徐朝嘻笑道。

    “不行的四爷,少奶奶会打死奴婢的,四爷,奴婢求求您,您就放过奴婢吧。”那丫鬟哀求道。

    “啪啪”徐朝似扇了那丫鬟两耳光,“你这不识抬举的东西,败兴玩意。”

    孙桢娘气得脸色发青,胸口起伏不定。

    丫鬟捂着脸跑了出来,跑到门口看到了怒形于色的孙桢娘,吓得跪在地上,“少奶奶。”

    孙桢娘抬腿踹了她一脚,走了进去,看着躺在炕上的徐朝,恨声道:“你在外面乱来,我管不着,这里是榴实院,你……你给我滚出去。”成亲那日,揭了盖头,他就对她的容貌不满意,一双眼睛色眯眯的往她身边的丫鬟瞧,那时她就知他是个色胚子,没想到他越发的恶心人了,居然这么迫不及待,不经她同意,就要收用她的丫鬟。

    新婚一月不空房,可这男人在回门那天就没进她的房,这是生生在打她的脸。夫妻一体,哪怕再嫌弃她,也该将她的脸面顾全了,可这男人,天天夜宿书房跟那伺候笔墨的丫头鬼混。昨天出门时碰到秦氏,秦氏看她那眼神,让她恨不能找个地缝钻进去。

    徐朝虽厚颜无耻,可这毕竟是第一次被正妻撞见这等丑事,还是有点不好意思的,不过虎死不倒威,一边叫嚷着,“我收用她怎么了?你要是贤惠,就该把事情安排好了。”一边走了出去。

    孙桢娘只觉得力气刹那间被抽空,无力地坐在炕上,道:“艳云,你进来。”

    跪在门口的丫鬟不敢站起来,爬进门槛,膝行到孙桢娘面前,“姑娘,奴婢是被逼的,奴婢只是进来给四爷上茶。”

    孙桢娘定定地看着她,良久,道:“你收拾一下东西,我让人送你回孙家去。”

    “姑娘,求您饶命,奴婢再也不敢了,再也不敢了。”艳云哭着磕头求饶。艳云虽知道自己是陪嫁丫头,早晚要被姑爷收用,但她真得没有主动勾引姑爷。陪嫁丫鬟被姑娘遣送回娘家,那一般是这丫鬟犯了大错,姑娘不好在婆家处置。若她被送回孙家,翁主绝饶不了她,她死了不要紧,可她不能连累到家里人。

    艳云哭求了许久,见孙桢娘始终不松口,心一横,拔了一支银鎏铜簪,将簪尾的尖处对着自己的脸,哭道:“姑娘,奴婢愿毁了这张脸,求您饶了奴婢。”说着就往脸上刺。

    孙桢娘心里明白自己这是迁怒,打掉她手上的簪子,道:“算了,你下去吧,以后,你就不要进屋来伺候了。”

    “谢姑娘,谢姑娘。”艳云磕了两个头,爬起来匆匆下去了。

    孙桢娘胸口那口郁气并没就此消散,她现在真是后悔当初太轻易许嫁了。早知今日,她应该多让人打听他的人品的。只是再后悔,孙桢娘也没想过要和离。她初嫁都没人娶,再嫁何其难?思来想去,她觉得只有生儿子这条路可行。等有了儿子,她好好教导他,后半生有了依靠,她就守着儿子过,徐朝是死是活都与她不相干。

    孙桢娘按着肚子,也不知道怀上没怀上。若是能一举得男,她就再不用委曲求全和徐朝上床了,若是没怀上,或是怀上了生的是女儿,她还得忍着恶心与徐朝同房。

    雪纷纷扬扬下到了年关,外头天寒地冻,滴水成冰,沈丹遐原本就畏寒,现怀了孕,就整里待在暖阁里;徐朗休完一个月的养伤假,就继续当差。

    因休假一个月,公务累积的有些多,等徐朗忙完已是戌时初刻,好在他早已命长随回府告诉沈丹遐,不用等他一起吃饭。忙完公务,徐朗就回家了,累了一日,他现在只想吃口热饭、洗个热水澡,然后抱着媳妇儿睡觉。

    灵犀院暖阁的灯还亮着,徐朗看着窗纱上的影子,唇角上扬,快步走了进去。

    “朗哥哥,你回来了!”沈丹遐听到声音,笑着迎了过来。

    “你别过来,我身上冷,等我烤暖了。”徐朗接过侍琴递来的毛巾,掸去肩头的雪花,去铜炉边。

    沈丹遐坐回炕上,问道:“朗哥哥,你吃过晚饭了吗?”

    “还没有。”徐朗笑,“忙得不记得吃了。”

    沈丹遐横了他一眼,“让厨娘去煮碗热鸡汤面过来,把野鸭子肉切碎了放在面里,再炒个豆芽菜。”

    侍琴领命而去。

    徐朗烤暖和了,走过坐在沈丹遐身边,伸手搂住她;沈丹遐侧着身子靠在他怀里,闻到了一股陌生的脂粉味,脸色微变,眸光流转,问道:“朗哥哥,你今晚这么迟回来,去哪儿了?”

    “没去哪,就在衙门里处理公务。”徐朗亲了下她的额头道。

    沈丹遐推开他,坐下身体,绷着脸问道:“徐大人,御林军里何时招了女兵?徐三爷,妾身是不是该让人把西跨院的厢房收拾出来,让你的新欢入住啊?”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沈家九姑娘》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沈家九姑娘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沈家九姑娘》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