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五十三章 学习洋文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沈家九姑娘正文 第二百五十三章 学习洋文
(156166http://www.156166.com)    有了沈丹遐的帮忙,克雷蒂安暂时住进县衙旁边的客栈,不用再找个偏僻的角落蹲一夜了,程珏派人上街去找腓力商行的人,沈丹遐让克雷蒂安给衙役写,“我是本县官差,我知道克雷蒂安先生在那里,请随我来”的纸条。

    程珏含笑颔首,衙役们不会洋文,找到人也无法沟通,小九妹这样安排,非常周全。

    克雷蒂安不会用毛笔,头痛地耸耸肩道:“哦,美丽的夫人,用这个,我写不出来。”

    沈丹遐想了想,对站在一旁的衙役道:“去找一根短而细长的木炭来。”

    衙役依言去找到了木炭,沈丹遐掏出手帕包好一头,递给克雷蒂安,道:“用这个写。”

    克雷蒂安接过简陋的炭笔,在纸上写字母,写完赞道:“哦,美丽的夫人,你真是太聪明了。”

    “谢谢夸奖。”沈丹遐微微笑道。

    “这是什么?”程珏看着纸上像蝌蚪一样的字母,问道。

    “他们国家的文字。”沈丹遐解惑道。

    “小九妹若是有空,能否教教我?”程珏要在葵县至少要呆三年,日后肯定要和异国人打交道,听不懂洋文是件很麻烦的事。

    “当然可以。”沈丹遐笑道。

    克雷蒂安又写了几张后,沈丹遐让衙役们带着出门去寻人,请曾捕头送克雷蒂安去旁边的客栈,克雷蒂安按着肚子道:“美丽的夫人,你能请我吃饭吗?我快要饿晕过去了。”

    “曾捕头,克雷蒂安先生饿了,你带他去吃点东西,在送他去客栈休息。”沈丹遐从官话切换到法语,“克雷蒂安先生,我和曾捕头说好了,你跟他走吧,他会让你饱食一顿的。”

    “美丽的夫人,谢谢你,我可以亲吻你的手,表示感谢吗?”克雷蒂安问道。

    “克雷蒂安先生,在我国男女之间要保持距离,不可以行吻手礼,你要入乡随俗,否则会被人家打哟。”沈丹遐知道吻手礼,可这不适合在这里使用,她不想惊世骇世,更不愿让人误以为她不守妇道。

    克雷蒂安做了个深表遗憾的表情,然后随曾捕头离开。

    一直旁观的徐蛜吐出一口气,道:“三嫂,你好厉害!”

    “不过会说几句洋文而已,哪有什么厉不厉害的。法兰西的语言学起来,可比我们的官话要简单的多。”沈丹遐淡笑道。没想到在这古代生活了十几年,居然会有一天用上在前世所学的外语,世事真奇妙。

    “三嫂,你太谦虚了。”徐蛜笑道。

    沈丹遐笑而不语,她不是谦虚,她是实话实说,这个时代没有汉朝,但所使用的官话和汉语没什么差别,而汉语绝对是世界上最难学的语言之一。

    “小九妹,没事了,回后院休息。”程珏微笑道。

    沈丹遐说了这么久的话,也有些倦意,听程珏的话,在徐蛜和田氏的陪同下,回了后院休息去了。

    克雷蒂安语言不通,他找人难于上青天,衙役们找人,就简单的多了,异国人面孔还是挺让人印象深刻的。午后,衙役们领着四个长相各异的外国人到了县衙。

    曾捕头和他们比划了半天,是鸡同鸭讲,谁也听不懂对方在说什么。曾捕头大叫一声,“去悦来客栈,把那个异国人给我带过来。你去把大人和少奶奶请出来。”

    这个时辰,沈丹遐睡午觉还没起,程珏被请去了前厅,进门就看到几个外国人在那儿搂搂抱抱,叽里呱啦的说着什么。程珏完全听不懂,只见那几个人右手放在胸口上,朝他鞠躬,应该是向他表示感谢吧。

    把这些外国人送走后,程珏回内宅见沈丹遐,这个洋文必须学。沈丹遐不是好为人师的性子,但程珏要学,她不会藏私,“程二哥哥,你要学英语还是法语呢?”这个时代,沈丹遐也不知道是不是叫英语和法语,不管了,就这样吧。

    “英语?法语?”程珏目光幽深地看着沈丹遐,“小九妹,你懂得挺多的。”

    沈丹遐轻咬了下唇,垂睑躲避程珏能看透人心的眼神,道:“我闲着没事,就多学点东西,技多不压身。”

    程珏微微笑道:“小九妹,谢谢你这般信任我。”很明显沈丹遐用来糊弄徐蛜和田氏的说辞,无法取信程珏;而且程珏早就觉察到沈丹遐的早慧,和他的早慧不同,沈丹遐的早慧充满了秘密,让人琢磨不透。

    沈丹遐一怔,笑道:“因为我知道你不会伤害我。”虽然小时,被程珏教育过一回,她在他面前佯装过许久的小孩子,可是人总有打旽的时候,何况程珏温和相待,如兄如友,让她不知不觉中,就把自己给暴露了。

    程珏笑了笑,问道:“那位克先生说得是什么语?”

    “他不姓克,克雷蒂安是他的名字,他说得是法语。”沈丹遐笑道。

    “那就先学法语。”程珏决定好了。

    沈丹遐拿过纸笔,边写边道:“法语和英语一样,都是由二十六个字母组成,两者有许多相似之处,但也有不小的区别,法语的读音和英语相比,读音要对简单些,英语婉转柔和,法语浪漫绚丽,英语句子语调抑扬顿挫,法语句子语调较和缓”

    这天傍晚,克雷蒂安带着一箱子礼物过来感谢沈丹遐和程珏,“美丽的夫人,敬责的大人,这是我的一点小小心意,感谢两位对我的帮助,让我能够回到我的同伴身边。”

    “克雷蒂安先生,些许小事,你太客气了,多谢。”沈丹遐笑道。

    程珏用官话向他道谢,克雷蒂安一脸茫然,沈丹遐笑道:“克雷蒂安先生,程大人在向你道谢,你若要在我国久留,还是找人教你一些官话为好。”

    “美丽的夫人,您说得对,我正在跟商行里的通译学贵国的话,可是贵国的话真的很难学。”克雷蒂安愁容满面地道。

    “克雷蒂安先生,只要你多听多记多说,相信你很快就能学会。”沈丹遐笑道。

    “哦,谢谢您,美丽的夫人,您真是位天使,如果有机会,我真想邀请你去我国走走看看。”克雷蒂安展开双臂道。

    “有机会,我也想去贵国走走看看。”沈丹遐笑道。

    又客套了几句,克雷蒂安告辞离去,腓力商行的人,明日一早就要离开葵县,坐船去湖洲,在湖洲休整一日,继续北上去锦都。程珏送沈丹遐回内宅,“以后我每天抽一个时辰跟你学法语可好?”

    “我没问题,你有空吗?”沈丹遐问道。

    “有,必须有。”程珏笑道。

    沈丹遐挑眉,“也对,时间嘛,挤挤总是会有的。”

    “言之有理。”程珏笑道。

    教程珏法语,是一件很有成就感的事,程珏学得很快,短短数日,他已经能够和沈丹遐简单的对话了。

    “早上好,英俊的程先生。”沈丹遐略带调侃地用法语问候道。

    程珏笑,生硬地用法语道:“早上好,美丽的徐夫人。”

    “再说一遍,还不是很流利。”沈丹遐笑道。

    “早上好,美丽的徐夫人。”程珏重复道。

    “不错。”沈丹遐明眸流转,“程先生,早上的瘦肉粥味道如何?”

    程珏想了想,用官话问道:“美味用法语怎么说?”

    “c''estbon。”沈丹遐告诉他的是最简洁的回答。

    “今天早上的瘦肉粥c''estbon。”程珏笑道。

    沈丹遐继续和他用法语对了几句话,外面传来击鼓声,有人告状,沈丹遐笑问道:“程二哥哥,我可不可以躲在后堂听你审案?”

    程珏正颜道:“不可以,身怀六甲,亟宜栽培心地,涵养性天,克己复礼必式必慎。是以耳不听恶声、急吵乱音,不闻是非之语,勿听不吉”

    “程二哥哥,你不要念了,我不去就是了,不去就是了。”沈丹遐捂着耳朵道。

    程珏转身回房换官服,上堂审案。沈丹遐抱着肚子,继续在花园里闲逛。案子审得如何,沈丹遐不知道,也没打听,正午,程珏忙公务没回内宅来吃午饭。

    吃过午饭,沈丹遐就上床歇午觉去了,也不知道是不是孕中反应,她现在非常嗜睡。睡了一个时辰起来,在院子里走动了一会,婢女送来了下午的糕点和果汁。沈丹遐吃着糕点喝着果汁,悠闲自在的听徐蛜读诗集;怕徐蛜无所事事,闷坏了,沈丹遐特意给她找了这事做,让她这个当姑姑念诗给小侄儿听。徐蛜十分乐意做这件事,每天准时拿着诗集词集过来。

    申时正,程珏从外面回来,抱着几卷图纸回来了;沈丹遐知道程老太爷爱买画,程珏爱买棋谱,就以为他是买了几幅画回来,却不想,程珏拿来的几张火炮图纸;这几张图纸是倭寇抢劫一艘商船得来的,藏在倭寇里的探子将它们盗了出来,今天刚刚送到程珏手中。

    “小九妹,你来看看这个。”程珏认得上面的字母,可他学法语时日尚浅,看不懂图纸,拿到图纸后,就赶了回来。

    沈丹遐看了一眼,道:“这是造火炮的图纸,照着这个图纸造出来的火炮,若是能安装在船上,用来对付倭寇是最好不过的了。”

    “这上面的字,我看着不像法语。”程珏发现照沈丹遐教他的法子,他拼不出读法。

    “这是英语,我可以翻译成官话,只是我不懂火药和铸造,程二哥哥还得找专业人士。”沈丹遐笑道。要是法语,她不一定能翻译,还好是英语。

    “你把它们翻译过来就行了,翻译大概需要几天时间?”程珏问道。

    沈丹遐翻看了一下,道:“五天。”

    “不要太辛苦,这事不着急。”程珏又道。

    “放心吧,我心里有数,不会累着自己的。”沈丹遐摸着肚子笑道。

    在沈丹遐专心翻译图纸上的英文时,程珏派去锦都的心腹已顺利的见到了陶氏;他先去的是徐家,但徐老夫人还在昌平县,把持徐家的是沈妧妧,因程珏交待过,这事不要惊动沈妧妧,他才转而去沈家找陶氏。

    陶氏得知沈丹遐从坏人手中逃了出来,如今在葵县,由程珏照顾,双手合十,念了声,“阿弥陀佛,菩萨保佑。”

    念完佛号,陶氏觉得为难,现在,徐朗还在外四处找寻沈丹遐,沈柏密和沈柏寓每日要在灵堂守灵,不能分身去葵县接人,沈丹遐怀有双胎,被坏人绑走,侥幸路上没有出事,回来时,那些坏人知道沈丹遐的下落,在路上动手什么办?

    可沈丹遐不回来也不行,死得是她的亲生父亲,出嫁女虽不用守三年孝,但也不能一直不在灵堂上出现啊!不过片刻间,陶氏就想明白了,女儿比那死鬼重要的多,名声是要紧,但比起性命来,也不算什么了。

    陶氏安顿好那个来传信的心腹,把沈柏密找来,道:“老爷已经走了这么多天了,让他入土为安吧。出了殡,你和柏寓假借扶棂回鲁泰,也出京去找你妹妹吧,也不知道九儿怎么样了?她还怀着孩子呢。”为了让沈柏密同意出殡,陶氏耍了个小心眼,没有告诉他,沈丹遐的下落。

    死者已矣,生者当然更重要。沈柏密握住陶氏的手,道:“母亲,您放心,我一定会把妹妹找回来的。”

    陶氏和沈柏密商量好,要送沈穆轲的灵柩回鲁泰,可沈母不同意,“九丫头怎么还不回来?她父亲死了,她都不回来戴孝哭灵吗?”

    “老太太,九儿是沈家女,可她已了嫁,是徐家妇,如今徐老太太受伤留在昌平,九儿要在那里照顾她,没办法回来。此乃天灾,非人力可以扭动的啊,求老太太体谅吧。”陶氏哀声道。

    旁边的人深觉有理,也纷纷劝起沈母来。

    沈母无法,只得同意出殡。

    沈穆轲死时是三品官,但依照大丰朝的规矩,出殡的仪仗提升一级,是以他出殡的队伍是二品官的仪仗,很壮观,在一片低声饮泣中缓缓前行。沈柏密夫妻,沈柏寓夫妻都身穿斩衰,头戴粗麻布制成的帽子,走在队伍的前面,后面跟着邓建业以及沈姓的子侄。

    1528561696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沈家九姑娘》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沈家九姑娘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沈家九姑娘》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