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四十四章 两个通房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沈家九姑娘正文 第二百四十四章 两个通房
(156166http://www.156166.com)    这天傍晚,徐朗从外面回来,带回来一个榉木箱子,脸臭臭的;沈丹遐搁下手中的绣棚,迎上去问道:“你怎么了?可是衙门有什么不顺心的事?这是什么呀?”

    “衙门没事,这是程珏送给你的。”徐朗指着箱子道。

    沈丹遐弯唇笑道:“程二哥回来了。”说着去开箱子看礼物,“朗哥哥,你和程二哥约个时间,我们请他吃饭。”

    “为什么要请他吃饭?”徐朗问道。

    沈丹遐抬头,斜了他一眼,道:“礼尚往来,程二哥送这么一大箱东西给我,我们不应该请他吃一顿饭吗?既替他洗尘,又可谢谢他啊。”

    “行,我去跟他约时间。”徐朗闷闷地道。沈丹遐忙着看礼物,没空搭理不知道为什么心情不好的徐朗。

    大宛使臣在夷馆休息三天后,皇上为他们举办了国宴,明面上是为了给他们接风洗尘,实际是为了彰显大丰朝强盛国力,让大宛人知道,大丰朝不是他们可以轻易打败的。为了表示隆重,文武百官都会参加了这场接待国宴。

    这场国宴只有官职四品以上的才能带家眷,沈丹遐懒得进宫应酬,没有去,徐奎带着沈妩妧、徐纹和徐蛜进宫了。徐纹的亲事解决了,她被皇上选中,为两国睦临友好,和亲大宛国。

    远嫁异国他乡,徐纹是不愿意的,可皇命难违,皇上封她为建安郡主,赵后指派了四个嬷嬷来徐家教她礼仪规矩。

    对于徐纹被皇上选中和亲,沈丹遐有点诧异,依照大丰朝列来选和亲女的惯例,一般选得是落魄勋贵家或败落的宗室家的姑娘,唯一例外的就是谢太傅的二女谢妍;好吧,有一次例外,再来一次也不是不可以,但沈丹遐就是觉得徐纹会被选中和亲,是徐朗对徐纹算计他的报复。

    不过想是这么想,沈丹遐并没有去问徐朗做证实,她对徐纹没有好印象,徐纹能远嫁,少个麻烦。要知道这几日,徐纹已闹了好几件事出来折腾她了,虽然她都顺利解决,但是能将徐纹扫地出门,她拍手称快。

    六月初一,严素馨阵痛两个时辰,产下她和沈柏密的长子,重六斤七两。六月初四,沈丹遐回娘家参加小侄儿的洗三礼。马车经过程家时,沈丹遐从卷起帘子的窗口,看到了站在门外的程珏,让车夫把马车停了下来。

    “程二哥哥。”沈丹遐从马车里探头出去喊道。

    程珏回首看去,眼波微动,唇角上扬,“小九妹。”

    沈丹遐从马车上下来,走到程珏面前,抬头一笑,明媚如春光,“程二哥,好久不见。”

    “好久不见。”程珏温和浅笑,看着面前妇人装扮的沈丹遐,笑容一滞。

    “程二哥从是要去呢,还是刚从外面回来?”沈丹遐笑问道。

    “送母亲和大嫂去你家,恭喜,你又多了个小侄儿。”程珏笑道。

    “谢谢。”沈丹遐笑,“对了,程二哥,你很忙吗?”

    程珏挑眉,“还好,不是太忙,怎么了?”

    沈丹遐眨了眨眼,“我想请你吃饭,为你洗尘。明天正午,宝香楼见,可以吗?”

    “那我就却之不恭了。”程珏笑道。

    沈丹遐笑,“程二哥,明天见。”

    “明天见。”程珏笑道。

    沈丹遐离开程家门口,转身回了娘家。在娘家参加完小侄儿的洗三礼,沈丹遐返回婆家,去圃院见过徐老夫人,回到灵犀院,沈妧妧身边的婢女过来道:“三奶奶,太太有事请您过去一趟。”

    自从她给沈妧妧用过不老丹后,而后沈妧妧又自寻死路的去算计徐朗,被震怒的徐老夫人和徐奎禁足在漪岚院,她们就没怎么见过面,沈妧妧突然找她过去,为得是什么事呢?

    沈丹遐带着满腹疑惑去了漪岚院,在漪岚院的门口,遇到了从里面走出来的徐朝。

    “三嫂。”徐朝笑眯眯地行礼道。

    “四弟。”沈丹遐侧身避让。

    徐朝的目光落在她胸前的隆起上,咽了咽口水,“三嫂被三哥滋润的越发的水灵了。”

    沈丹遐微皱了下眉,绕过徐朝走进漪岚院,徐朝回头看着她窈窕的背影,伸出舌头舔了下嘴唇,要是能一亲芳泽就好了。

    沈丹遐不知徐朝的龌龊想法,走了东居室,沈妧妧看着她,眼中闪过一抹恨色,道:“你来了。”

    “见过太太,给太太请安。”沈丹遐屈身行礼道。

    “坐吧。”沈妧妧指着旁边的搭着银蓝色撒花椅搭的玫瑰椅道。

    “谢太太。”沈丹遐在椅子上坐下。

    沈妧妧端起放在榻几上的茶杯,抿了一口,慢悠悠地开口问道:“朗哥儿媳妇,你进门快两个月了吧?”

    “是的,太太。”沈丹遐淡然道。

    沈妧妧叹气道:“遐儿,你实在是太不懂事了。”

    沈丹遐讶然,她怎么不懂事了?

    “新婚一月不空房,你没有安排通房也就罢了,可现在都快两个月了,你都没有张罗,就太不成体统了。遐儿啊,你要知道善妒者,内心无德。”沈妧妧一副告诫她的语气。

    沈丹遐心下已然明了,老实了一个多月的沈妧妧又不安分了,要往徐朗身边塞通房了。沈丹遐眸光微闪,淡笑问道:“太太想要我怎么做?”

    “遐儿,我知道你是怎么想的,可是身为正妻的你,要贤良淑德,善妒是乱家之源,会妨害家族的延续;通房是在你身子不方便的时候替你伺候朗哥儿的,对你的地位没有任何影响,你这样吧,我调教好了两个丫头,你带回去吧。想给她们什么名分,由你安排。”沈妧妧对站在身边的婢女使了个眼色。

    那个婢女会意,走了出去。

    沈丹遐垂首无声冷笑,这个沈妧妧就像阴沟里的蛆虫一样,做出的事令人厌恶之极。

    沈妧妧放下茶杯,道:“遐儿,我这么做都是为了你好”

    “行了太太,用不着说那么好听。”沈丹遐站起身,“明人不说暗话,你打得是什么主意,我很清楚;那两个丫头,我是不会带回去的,太太若是不愿将她们留给老爷享受,就送给四弟五弟吧,这样也免得四弟老往怡红馆跑,五弟欲求不满,寻小倌败火。”

    “沈丹遐,你知不知道什么叫做长者赐,不可辞?”沈妧妧拍着桌子厉声问道。

    “太太要摆长者姿态,就该做长者该做得事,你想往我房里塞人,想膈应我,还想要我忍气吞声的受着,规规矩矩的按着你的意思去办,真是好笑,你凭什么觉得我会乖乖的听你的话,把人领回去呢?”沈丹遐挑眉问道。她娘从小宠着她,不让她受半点委屈,她嫁到徐家来不是要受欺负的,沈妧妧休想让她逆来顺受。

    “沈丹遐,你这是想翻天吗?不错,徐朗不是我亲生的,我也没养过他,可我是他名正言顺的继母,你要是敢不听我的话,就是不孝!”沈妧妧恨声道。

    “太太要告我不孝尽管去,最好也让人知道太太为了陷害继子,为了留住男人,不惜买那种香料来用,这些事传扬开来,让沈家女名声再坏上一坏,挺好的。”沈丹遐有恃无恐地道。

    “你!你!”沈妧妧伸手指着沈丹遐。

    “太太若没有别的事情,那我就先回去了。”沈丹遐肆无忌惮地敷衍地欠了欠身,转身离开,气得沈妧妧额头青筋突起,心口都疼了,这个死丫头!这个没有规矩的死丫头!

    沈丹遐回了灵犀院,一边用力扇扇子,一边吩咐婢女道:“给我泡一壶金银花茶来。”虽然拒绝了沈妧妧,没把人带回来,可这气没咽下去。

    酉时初刻,徐朗从衙门回来,沈丹遐缩在榻上,抱着竹夫人,怯怯地喊道:“三爷。”

    徐朗挑眉,沈丹遐调侃他时,才会喊他三爷,平时喊他朗哥哥,在床上喊他夫君或是好哥哥,含笑走到她面前,“怎么了?”

    “我坏了你的好事,你不要生气好不好?”沈丹遐可怜兮兮地道。

    “什么好事?”徐朗侧身在榻上坐下。

    “太太调教了两个千娇百媚的丫头,让我带回来给你做通房,我拒绝了,而且态度还不怎么好,她应该很生气。三爷,她说女人善妒是会休的。怎么办?你会休掉吗?”沈丹遐愁眉苦脸地问道。

    “你想不被休掉,我有一个法子。”徐朗托着下巴,认真地道。

    “什么法子?”沈丹遐问道。

    徐朗伸手将她怀里的竹夫人拿走,一只手将她搂入怀中,一只手去摸她的肚子,道:“一直没消息,你说是不是因为我不够努力?”

    沈丹遐俏脸微红,举手给了徐朗一击粉拳,“夜夜笙歌,你已经够努力的了。”她都想要限定每晚的次数了。

    “我得了本好书,晚上我们一起看。”徐朗舔舔她的耳垂道。

    沈丹遐推开他,撇嘴道:“肯定不是什么好书,我才不要和你一起看。”

    “我们不但和我一起看,还要和我一起做。”徐朗将沈丹遐压在身下,坏坏地道。

    “你这个不知羞的。”沈丹遐踢了踢脚,夫妻俩在榻上笑闹了一会,唤婢女传晚饭进来,两人对坐吃饭,沈丹遐想起了,道:“哦,对了,我约了程二哥明天在宝香楼吃午饭。”

    徐朗夹菜的手停顿了一下,道:“好,明天午时,我会准时到宝香楼去。”

    小夫妻俩一起吃了晚饭,天色尚早,徐朗牵着沈丹遐的手,夫妻俩去徐家的后花园散步。白天天气热,傍晚时分,微风轻指,十分凉爽,从灵犀院的的后边角门过去,绕过四照亭和徐老太太住的圃院,通过垂花门就是徐家的后花园。

    徐家的后花园里亭台楼阁,假山水榭,各色花草齐全,夫妻俩沿着铺着鹅卵石的路,缓步而行,这一幕落在独自出来纳凉的秦氏眼中,“他们看起来很恩爱是吧?”

    秦氏没等婢女回答,接着喃喃自语地道:“沈氏的命还真是啊,娘家十里红妆送她出嫁,到了婆家,又得夫婿爱重,一进门就掌管中馈,逼得继婆婆退避三舍,不敢与之争锋。”

    徐朗和沈丹遐逛了一圈,回了院子,沈丹遐被徐朗强行抱去洗鸳鸯浴了,这一次“沐浴”自然持久。徐朗文武双全,每天都会练剑,是以他的身材精壮,腹肌分明。虽说两人已做了近两个月的夫妻,但沈丹遐仍觉得羞涩,错开眼神不去看他。

    徐朗捧起了她的脸,凑上去,吻上她的唇,辗转吮吸,缠绵悱恻,随着亲吻的加深加快,两人的呼吸变得粗重。完事儿后,因为体力悬殊,沈丹遐趴在浴桶上,只有喘气的份了,可而徐朗还精神抖擞。

    徐朗伸手将人搂入怀里,轻轻地帮她揉腰;沈丹遐酥软无力靠在徐朗怀里,休息了一会儿,气不过,转身张嘴去咬他。

    “乖乖,松开,别伤到牙。”徐朗柔声哄她道。

    沈丹遐松开嘴,重重地哼了一声。

    徐朗唇角微微上扬,道:“我嘴软软的比较好咬。”

    沈丹遐娇嗔地啐他一口,道:“你想得到美,快点洗吧,水都要凉了。”

    一刻钟后,夫妻俩总算沐浴完,换上干净的中衣,披上寝袍,回到卧房的床上。因刚才已闹腾过一回了,徐朗静静的搂着沈丹遐,大手有一下没一下的抚着她的脊背。不过软玉温香在怀,徐朗自制力虽强,却也是把持得住的,如是将怀中之人翻了个身,又酣畅淋漓的弄了一回。

    小夫妻甜甜蜜蜜的相拥而眠,漪岚院里的沈妧妧却辗转反侧,难以入睡。

    次日,徐朗照旧卯时前起床,亲了亲还在酣睡的娇妻,自己穿上衣裳,去东居室吃了早饭后,他就去衙门了;沈丹遐则睡到辰时一刻才起,梳妆更衣,去圃院陪徐老夫人用过早饭,并告知徐老夫人中午她要外出的事。

    巳时,沈丹遐到倚兰居处理府中琐事,刚打发走徐纹派来要当归的婢女,二门处的总角小厮进来禀报道:“三奶奶,您娘家有人来访。”

    沈丹遐蹙眉,她昨天才回了娘家,今天娘家又打发人来,这半天加一夜,娘家会发生什么事?沈丹遐顾不得理事,急忙去前院的花厅见娘家人。

    1527780008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沈家九姑娘》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沈家九姑娘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沈家九姑娘》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