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四十章 三朝回门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沈家九姑娘正文 第二百四十章 三朝回门
(156166http://www.156166.com)    沈丹遐拿过话本子,边翻看,边啃糕点,徐朗走了进来,沈丹遐抬眸看了进来,又垂下眼睑继续翻看手中的话本子;虽然沈丹遐神情平静,可徐朗觉得沈丹遐有些不高兴。

    徐朗走到她身后,伸手抱住她,问道:“刚才有谁来过了?”

    “你怎么会觉得有人来过了?”沈丹遐斜睨他问道。

    “猜的,不过看来我猜中了,是谁来过了?”徐朗问道。

    沈丹遐勾勾唇角,道:“大嫂刚来过,跟我说了一件关于你的事。”

    徐朗挑眉,“关于我的什么事?”

    “大嫂跟我说,你未成亲之前,住在澹怀院,前几天,你亲自要了一个名唤巧萍的婢女进院伺候。大嫂暗示我,你对巧萍有别样心思哟。”沈丹遐侧转身体,勾着唇角盯着徐朗。

    徐朗凑过去,轻啄了下她的唇,道:“九儿,你该知道,我只对你有那种心思。”

    “可是大嫂很想看到我跟你闹啊,你说我们要不要如她所愿呢?”沈丹遐狡黠地笑问道。

    “不要。”徐朗不愿意,他好不容易才把人娶进门,他只想相亲相爱,一点都不想为了别人去做戏。

    “哪个巧萍是什么人?”沈丹遐问道。

    “她是别人安插进来的一个探子。”徐朗压低声音道。

    沈丹遐惊愕地沉声问道:“你既然知道她是探子,做甚还要把她放在身边?”

    “我要让她帮我传递一些消息给她的主子。”徐朗微微笑道。

    原来是将计就计啊,沈丹遐已然明了,也不再多问,如是这个小插曲就此揭过,两人继续腻腻歪歪。晚饭,徐朗和沈丹遐是在灵犀院吃的,菜饭是由圃院的小厨房送过来的。

    次日是三天回门,因昨晚,徐朗只折腾了一回就放过了沈丹遐,早上起来,沈丹遐神清气爽,气色红润;吃早饭时,徐朗一脸委屈地道:“等忙完这几日,我就不用缩手缩脚了。”

    沈丹遐羞愤地横了他一眼,刚开荤的男人,太生猛了!昨晚虽只做了一次,可那时间,也太长了点吧!

    回门事大,徐老夫人早就打发人过来说了不用去圃院给她请安,徐老夫人发了话,沈妧妧也派人来知会了一声,让两人用过早饭,直接回沈家。

    徐朗骑马,沈丹遐坐轿,随行的寿婆子、喜婆子和锦书墨书坐车,莫失莫忘骑着马,护在轿子的两侧,一大队人马浩浩荡荡地往沈家去。

    两家的距离不算太远,半个多时辰,也就到了。远远的,就听到震耳欲聋的鞭炮声,硝烟散过后,沈丹遐就看到沈柏密领着三月三站在门口迎接他们。

    “三姑爷、三姑奶奶回门了。”管家大声喊道。

    徐朗翻身下马,亲自到轿边扶沈丹遐下轿。今天的沈丹遐打扮非常华丽雍容,梳着牡丹髻,戴着一整套赤金镶红宝石头面,穿着银红色绣五彩如意纹斜襟褙子,深蓝色留仙裙;徐朗则是深蓝色绣银色祥云纹直裰,头发一丝不苟地绾在头顶,用翠竹碧玉挽着。

    “妹妹。”沈柏密见沈丹遐气色红润,笑容深了几分,看向徐朗,“妹夫。”

    “大哥。”徐朗和沈丹遐同时喊道。

    “姑姑,抱。”三月三扑了过去,抓住沈丹遐的裙子,“姑姑,你去哪了?三三想你了。”

    “姑姑也想三月三了。”沈丹遐弯腰想要抱起他,然而被徐朗抢先抱走了。

    三月三认得徐朗,但两人没怎么相处过,三月三有点认生,不肯让他抱,扭着小身子往沈丹遐去,“坏,坏人,放,放开,姑姑,抱抱抱。”

    “三月三,他不是坏人,他是你的姑父,三月三乖,叫姑父。”沈丹遐笑盈盈地道。

    三月三见沈丹遐不抱他,扭头看着徐朗,乖乖的喊道:“姑父。”他还小,不明白姑父是什么意思,可最疼他的姑姑让他叫,他就叫。

    新鲜出炉的姑父心情愉悦,立刻掏了个大大的红包给他。三月三接过去,递给沈丹遐,“姑姑,买糕糕。”

    “好的。”沈丹遐把红包拿了过去。

    “妹夫,妹妹,进屋吧。”沈柏密笑道。

    徐朗抱着三月三迈进门槛,往里走,沈丹遐将红包塞给沈柏密,“大哥,这是给三月三的,你记得带他去买糕糕吃。”

    “知道了,放心,我不会贪墨他的红包的。”沈柏密笑道。

    进到前厅,就看到沈穆轲、陶氏、袁清音、严素馨、沈丹迼夫妻、沈丹迅、沈丹念和沈丹逦等人。徐朗和沈丹遐给坐在罗汉榻上的沈穆轲和陶氏磕头敬茶,陶氏看着眼前这郎才女貌的小俩口,唇边带着笑,眼眶却红了,背过身去掏出帕子按了按眼角。

    陶氏抿了口杯中的茶水,马上让人将他们扶了起来,然后拉着沈丹遐不住的打量。母女俩虽分开不过三日,可陶氏却觉得分开了三年一般。宝贝女儿不在身边,陶氏整个人都颓废了,连吃饭喝茶都觉得没了意思,蔫蔫地打不起精神。

    陶氏问了徐朗几句这两日的生活,徐朗自然说一切安好;沈穆轲不耐烦听陶氏絮絮叨叨说这些家常话,借口还有公务要处理,就起身离开了正厅,去外面的书房。

    徐朗被沈柏密和邓建业拉到旁边去说话了,沈丹遐则被袁清音、严素馨等人围着打趣闲聊。过了一会,婢女进来禀报归宁宴已准备好了,众人移步花厅入席。

    花厅里摆了四张红漆雕花大圆桌,男女分桌,中间用檀香木八扇镂空雕花屏风隔开。沈丹遐坐在陶氏和袁清音的中间,六斤六被奶娘抱下去歇午觉了,三月三和沈柏密坐在男席上;酒菜陆陆续续上了桌,大家围着边吃边说笑。

    女眷这边先散了席,沈丹遐跟着陶氏回了若水院。袁清音等人知趣的没有跟过去,让她们母女说体己话。陶氏屏退下人,拉了沈丹遐的手,关切的问道:“你在徐家过得可好?徐家的人对你好不好?沈妧妧有没有为难你?”

    沈丹遐将这几天在徐家发生的事情一一告诉陶氏,当然隐瞒了巧萍是探子的事,只说徐朗对那巧萍并无那种意思,全是沈妧妧在搞鬼,徐朗顺势将巧萍困在澹怀院的。

    陶氏轻哼一声,嘲讽地冷笑道:“真是有其母必有其女,沈妧妧不愧是老太太教出来的好学生,使得手段一模一样。”当年陶氏嫁到沈家,新婚夜,沈母就没有为她准备席面,次日让周氏告诉她,沈穆轲身边有个宠婢。没想到,事隔多年,沈妧妧居然依葫芦画瓢。

    “她的手段没有多高明,不难应付。”沈丹遐淡笑道。

    陶氏微微笑道:“她不是你嫡亲的婆婆,老夫人又站在你这边的,你只要诚心诚意的侍奉好老夫人,有老夫人护着你,她有所畏惧,就不敢乱来,你在徐家的日子就不难过了。”

    “老夫人年事已高,我能应付的事,我不想麻烦她,应付不了的,再请老夫人出面比较好。”沈丹遐没想过完全依靠徐老夫人。

    “你这么想也对,靠人不如靠己。”陶氏轻轻拍拍她的手。

    沈丹遐和陶氏说了一会儿话,又出去陪着袁清音等人说了一会话,不知不觉就到了申时初刻,沈丹遐辞别娘家人,和徐朗带着要来的厨娘以及袁清音为他们准备的回门礼回徐家去了。

    回到徐家,下马下轿,换府中乘坐的青帏小轿,去徐老夫人的圃院,徐老夫人没有久留他们,让他们一人喝了碗人参茶,就打发他们离开,“你们也累了一整日,回院子歇息去吧。”

    两人从徐老夫人的圃院出来,徐朗身边的小厮引泉过来禀报道:“三爷,常大护卫来了,现在外院的书房等您。”

    “我去去就来,你等我一起去太太请安。”徐朗成亲前就跟常缄说过,没有要紧的事,在他休婚假期间,绝对不可以上门打扰他,常缄现在过来,肯定发生了十分紧急的事。

    “不用了啦,你去忙你的,太太那儿,我自己过去,你用不着这么紧张,太太不是洪水猛兽,我也不是任人拿捏的软杮子。”沈丹遐对应付沈妧妧还是有信心的。他们虽是夫妻了,可她不能总让他护着她,他在外已经够辛苦了,她不愿他再为内宅的事操心,何况这内宅从来都是女人的战场。

    徐朗想了想,道:“那你要小心点,不要在她那里喝茶吃东西。”

    “我知道,你放心。”沈丹遐微微笑道。

    夫妻一个去外院,一个去了沈妧妧的漪岚院。院中的婢女见沈丹遐进来,边向内禀报,“太太,三奶奶来了。”边打开帘子,让沈丹遐进去。

    沈丹遐进去发现秦氏和王氏都在,沈妧妧半眯着眼,斜靠在美人榻上;秦氏歪坐在榻尾,拿着美人捶给沈妧妧捶腿;王氏坐在一旁的矮几边,拿着银剔子在剔核桃。

    看沈妧妧这老封君样,沈丹遐眸光闪了闪,上前行礼道:“见过太太,见过大嫂,见过二嫂。”

    沈妧妧睁开眼看着沈丹遐,“朗哥儿媳妇回来了,肊哥儿媳妇,现在什么时辰了?”

    秦氏舔了下唇角,放下美人捶,起身去角落摆着的时辰钟,“母亲,酉时一刻了。”

    “已经这么晚了啊。”沈妧妧扶着发髻上的赤金雀鸟钗,坐了起来。

    “是不早了。”秦氏看了眼沈妧妧,见沈妧妩盯着她,又舔了下嘴唇,扯扯嘴角,对沈丹遐笑了笑,“三弟妹这么才晚回来,定是亲家太太舍不得,留了晚饭才让三弟三弟妹回来的吧?”

    沈丹遐还没说话,沈妧妧冷声问道:“朗哥儿媳妇,你不知道回门的规矩吗?”锦都城这边的习俗,三朝回门,必须要在酉时之前回到婆家。

    “知道啊,所以我并没有吃了晚饭就马上赶回来了,长幼有别,我先去圃院给祖母请安了,陪祖母说了一会子话,蒙祖母疼爱,赏了碗人参茶给我喝。到太太这儿就迟了,儿媳知错,还请太太原谅,以后儿媳会先来给太太请安,再去给祖母请安。”沈丹遐淡笑道。

    “你不要曲解我的意思。”沈妧妧瞪着沈丹遐,没想到这个死丫头如此牙尖嘴利,“你老夫人年纪大了,要静养,你不要老是去打扰老夫人,一切要照府中的规矩来,别仗着老夫人宠爱,就恃宠生娇,肆意妄为。”

    “太太请息怒,儿媳没有其他的意思,儿媳只是向太太解释因何晚来给太太请安的原因,若是太太不信儿媳的话,可打发人去圃院问一声。”沈丹遐笑道。

    沈妧妧端起茶杯喝了一口,借以平息满腹怒气,“朗哥儿呢,怎么没跟你一起过来?”

    “三爷的同僚来府中寻三爷有事商谈,三爷不好让客人久等,就先去见客人了。”沈丹遐笑道。

    沈妧妧嗤笑一声,道:“不过是个正五品的小官,会有什么事急着商谈?连先过来请安都不成。”

    “这个儿媳就不知道了,这是三爷外头的事情,我一个妇道人家,也不好问。”沈丹遐笑道。

    沈妧妧不好再问下去了,插手男人外头的事,有失内宅妇人的本份。沈妧妧将茶杯往茶几重重一放,咳了声嗽。一直坐在旁边看戏的王氏放下手中的银剔子,开口道:“三弟妹,是这样的,母亲念你和三弟是新婚,不曾要你立规矩。只是百行孝为先,我们做儿媳得遵从孝道。从明日开始,你也跟我和大嫂一起早晚到母亲跟前伺候吧。”

    沈丹遐见沈妧妧眉梢微动,面上得色一闪而过,想起陶氏说过沈母就是让林氏和周氏帮腔,让她嫁到沈家才三天,就得去立规矩的事;只是那时沈母在沈家内宅一人独大,可徐家的情况与沈家不同,徐老夫人还在世呢,沈妧妧这法子,未必行得通。

    沈丹遐对沈妧妧照搬沈母的手段,只觉好笑,淡笑道:“二嫂所言有理,从明日起,我就随两位嫂嫂一起到太太跟前伺候。”

    “你们别以为我这个做婆婆的,要故意磨蹉你们,我身边不缺人伺候,我之所以让你们早晚来立规矩,不过是怕外人说我们徐府没有规矩。”沈妧妧一副为她们好的姿态。

    “太太的苦心,儿媳明白。”沈丹遐笑容未改,似乎相信了沈妧妧说辞一般。

    “你早上也不用太早过来,就跟你两个嫂嫂一样,每天卯时一刻过来就好。”沈妧妧接着道。

    “儿媳定然每天准时过来。”沈丹遐笑道。

    1527435636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沈家九姑娘》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沈家九姑娘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沈家九姑娘》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