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三十六章 成亲之前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沈家九姑娘正文 第二百三十六章 成亲之前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徐老夫人难得在面对沈妧妧时露出笑脸,“赶紧安排人把春实院收拾出来,准备为我的乖孙迎娶媳妇儿。”

    “不是我娘家三嫂舍不得,要再多留九儿两年吗?”沈妧妧一点都不想替徐朗操持婚事,谁让徐朗娶得人不是她想让他娶的。

    徐老夫人心情极好,对沈妧妧郁闷的神情视而不见,道:“我找相国寺的法宗大师给朗哥儿和九儿合了八字算了命,今年四月十六日是近五年最好的日子,大吉大利,在这成亲,夫妻和睦,子孙满堂,所以啊,九儿的娘就答应让九儿嫁过来了。”

    这番话,沈妧妧一个字都不信,可是她找不到理由阻拦,垂在身侧的手,在衣袖里攥得紧紧的,口不对心地道:“朗哥儿成亲是喜事儿,儿媳这就找人把春实院收拾出来。”

    “这是图纸,照这个收拾。”徐老夫人满意地笑道。

    沈妧妧深吸了口气,居然连图纸都已经准备好了,她这是有多期待徐朗成亲啊?可是再怎么不满,沈妧妧也不得不接过图纸,打开一看,眉头紧锁,要是依照图纸扩建,春实院将由一个正院两个跨院一个后院组成,一跃成为徐家最大的院落。

    “母亲,这过份了吧?”沈妧妧沉声问道。

    “哪里过份了?朗哥儿是徐家长子嫡孙,他以前不讲究,愿意住在那个院子,我随他去,现在他娶妻了,那就不能由着他的性子来了,得让九儿住得舒服。九儿和朗哥儿的亲事,可是皇上赐婚的,怎么能怠慢?”徐老夫人振振有词地道。

    沈妧妧无言以对,忍着一肚气,行礼退了下去,安排人手扩建春实院。晚上在徐奎怀里抱怨这事,得了徐奎一句,“母亲决定的事,谁能更改?你就照她的意思办,左右就这么一回。”

    也是,左右就这么一回,老太婆那么大年纪了,还能护得住那个逆子几回?沈妧妧噤了声。

    正月十九是沈丹念十五岁生辰,可这也是沈老太爷的死忌,为了避讳,陶氏挑了正月二十八日为沈丹念举办及笄礼。沈丹念没定亲,这正宾,陶氏请了林氏,有司是沈丹逦,赞者找了沈穆轲一个下属的庶女允当。

    沈丹念及笄了,可她的亲事还没着落,董其秀急得不行,这早上,主动去给陶氏请安,旁敲侧击地起沈丹念的婚事;陶氏直截了当地道:“董姨娘注意你自己的身份,五姑娘的亲事,自有老爷和我作主,轮不到你来管。”

    陶氏将董其秀赶了出去,董其秀跑去求沈穆轲。沈穆轲去找陶氏这事,陶氏淡定地道:“是董姨娘太心急了,五姑娘虽不是从我生的,可也喊我一声母亲,她的亲事,我怎么会不考虑呢?”她从来没想过将沈丹念和沈丹逦养在家里不嫁出,等沈丹迅出嫁,她就立刻将这两个丫头打发出门,省得留在家中浪费米粮。

    陶氏侧身拉开榻边的三层红木雕花矮柜的抽屉,从里面拿一本册子,递给沈穆轲,“我本是想打听清楚,再和老爷商量,既然董姨娘这么心急,那老爷看着办吧。”

    言罢,陶氏起身走进内室去了。沈穆轲翻看了一下册子,上面的人选,在他看来都挺不错的,这也明陶氏是真把沈丹念的亲事放在心上的,并不像董其秀所言,不想让沈丹念出嫁。沈穆轲仔细看罢,挑中了他顶头上司户部尚书的庶子杨凭。

    杨凭去年没能通过会试,这点比不上那个乔智嘉,董其秀是不太满意的,可他是户部尚书之子,在家世上和沈丹遐所嫁的徐朗是一样的,如是董其秀觉得还不错,如是就同意了。

    沈家三个适龄的女儿的亲事都定好,备好嫁妆依次将她们嫁出即可。

    一月底,沈柏密告诉沈丹遐,“黄先生昨日离京南下了。”

    “他还真有耐心。”沈丹遐撇嘴道。

    “成大事的人,当然得有耐心。”沈柏密略带嘲讽地冷笑道。

    二月十九日,大吉;徐老夫人为了表示对沈丹遐这个孙媳的疼爱,不顾徐奎的反对,执意用六万六千两银子下聘,就这样她还嫌不足,把她自己嫁妆里的一尊一人高的羊脂白玉观音、一对翡翠西瓜、一对红玉石榴、一套赤金点翠头面、一对赤金镶珊瑚镯子和一枝赤金镶绿玉佛九莲环簪添进了聘礼里;至于彭氏的陪嫁的铺子田庄的地契房契,以及徐朗从大皇子那里得到的田庄,也一并添进聘礼。

    看着那长长的礼单,沈妧妧的心在滴血,凭什么凭什么拿这么多东西去下聘?这是要把家当全搬空吗?这个家又不止徐朗这一个嫡子,这个老太婆实在是太偏心了。

    徐老夫人对沈妧妧的心情一点都不关心,也不在意,且不她的嫁妆该由她支配、彭氏只有徐朗这一个亲子,她的嫁妆理当只属于徐朗一人,就算依照徐家的家规,嫡长子本就能分到六成的家产,而其他嫡子共同分三成的家产,庶子分余下的那一成家产。

    陶氏看着送进门来的一箱箱聘礼,脸上露出愉悦的心情,她在意的不是东西,而是徐家对这门亲事的诚意。六万六千两银子的聘礼,就是在贵权圈里,也属大手笔了。

    “徐家只需提供房子,里面的家具,我会让人准备的。”陶氏豪气地道。

    “家具就劳亲家太太费心了。”官媒笑道。

    “应该的应该的。”陶氏笑道。

    春分过后,儿渐渐暖和起来,沈丹遐脱下臃肿的冬衣,换上漂亮精致的春衫。这沈丹遐换上新做的朱红色绣浅粉色海棠花的斜领褙子,下身是一件宝蓝色的褶裙,裙摆上绣着一圈浅粉色的海棠花。

    “箴绣布庄请得这个新绣娘,手艺真不错。”沈丹遐展开手臂,转了一圈,欢喜地笑道。

    “姑娘,姑爷来了。”墨书走进来道。

    沈丹遐微愕,“谁来了?”

    “姑爷来了。”墨书嘻嘻笑道。

    沈丹遐瞪她一眼,道:“坏丫头,不许乱叫,请朗哥哥去厅里坐。”

    沈丹遐系上禁步,去厅里见徐朗,“朗哥哥,过来有什么事吗?”

    “院子收拾得差不多了,特来问你正房,你希望怎么摆设?”徐朗笑问。

    陶氏早就派心腹婆子去徐家看过,徐家的新房是什么样的,沈丹遐早就心中有数,厢房跨院让婆子婢女们摆还行,正房她希望能依自己的心意来,她还没来得及跟徐朗,徐朗先来跟她了,这应该算是心有灵犀吧。

    沈丹遐甜蜜地笑道:“正房的东次间做卧房,在东稍间砌个临窗火炕,当暖阁用,西次间收拾出来做书房,我们可以一起在里面画画看书下棋,西稍间摆上罗汉榻,可以憩用,东居室收拾出来当会客室,招呼亲近的朋友……”

    听她事无巨细地完,徐朗笑道:“行,我回去就让他们按你的做,等弄好了,我带你去看一看。”

    “我娘现在不让我出门,你画成图拿来给我看吧。”沈丹遐噘着嘴道。

    “好。”徐朗知道陶氏在顾虑什么,并不强求。

    过了两日,与沈丹遐交好的姑娘,或亲自上门,或打发贴身婢女过来为沈丹遐添妆。到了三月二十六日,沈丹遐十六岁生辰,沈丹遐正和袁清音陪着陶氏笑,进宝笑眯眯进来,行礼道:“太太,徐府派人来给姑娘送生辰礼了。”

    “快把人请进来。”陶氏忙让招财去把送礼的人请进来。 依照习俗,过了纳征之礼,姑娘就已经是婆家的人了,重视姑娘的婆家,会有礼物送来。陶氏从一大早就在等徐府的人来了。

    来的是个年近五旬的婆子,穿着棕黄色绣团花的对襟褙子,挽着圆髻,白白胖胖的,显得十分的富态。婆子向陶氏、袁清音和沈丹遐行礼,“亲家太太万福,老奴姓于,在老夫人身边伺候。”

    陶氏受了她的礼,袁清音和沈丹遐都侧身还了半礼。陶氏笑道:“于嬷嬷请坐。”

    “谢谢亲家太太。”于嬷嬷笑道。

    徐老夫人爱屋及乌,自然不会错过这个向沈丹遐表达喜爱之情的机会。

    陶氏悬着的心,见到了于嬷嬷,落到实处。于嬷嬷双手呈上礼单,陶氏接过去,迅速地看了一眼,上面有首饰、胭脂、绸缎、以及一些玩意儿,准备的十分齐全。

    “老夫人太客气了。”陶氏笑,道了谢,掏出早就准备好上等红封给了于嬷嬷。

    沈丹遐亦起身行礼,“请嬷嬷回去,代我向老夫人请安问好。”

    于嬷嬷笑应了。

    又了几句客套话,陶氏亲自送了于嬷嬷出去。

    日子过得飞快,依照两家的商议,四月初八,一车车的东西从沈家往徐家拉,押送的管事厮,还跟看热闹的人解释,今日不是抬妆晒妆日,是铺陈新房。

    徐老夫人不顾年事已高,亲自坐镇新房,看着下人们将大大的家具搬进屋安放好,次日,徐老夫人被徐朗劝住了,没有过来,不过她让于嬷嬷过来盯着。

    沈妧妧和徐纹原本是不打算露面的,可最终没能忍住,看着清一色的花梨木家具,徐纹眼睛都红了。沈妧妧素知陶氏财大气粗,出手阔绰,又十分娇养沈丹遐,但没想到她会这么夸张,光这些家具摆设也值上万的银子,加上那些嫁妆,陶氏给沈丹遐的陪嫁不低于六万六千两的聘礼。

    “我看沈柏密和沈柏寓娶妻时,也没这么大手笔,怎么到沈丹遐,三舅母这么舍得?”徐纹嫉妒沈丹遐有这么丰厚的嫁妆,她心里很清楚,家里绝对不会给她这么丰厚的陪嫁的。沈丹遐不过是三品官的嫡女,凭什么陪嫁比她这个二品官嫡女多?她只想着陪嫁,完全忘了她至今还没定亲。

    “谁让你祖母用六万六千两银子下聘呢。”沈妧妧冷着脸道。聘礼送到沈家,陶氏再把它们陪嫁过来,就成了沈丹遐的私产,她要想弄出来,不是件易事。

    “不知道四哥娶亲时,祖母能拿出多少银子下聘?”徐纹问道。

    沈妧妧脸色又沉了几分,肯定没有这么多,在那个老太婆眼里,就只有徐朗那个孽障。

    母女俩在还没命名的新房里,走了一圈,看了一肚子气。

    出嫁前一日,入了夜,陶氏过来了,手里捧着一个红漆雕花木匣子,后面跟着端着红豆汤的招财。沈丹遐刚好沐浴,穿着水红色寝衣,及腰的长发披散着,用白玉簪挽了一缕头发在头顶,脸泛着淡淡的红润,“娘。”

    “乖九儿,来,把这碗红豆汤喝了。”陶氏亲手端过甜汤,递给沈丹遐。

    沈丹遐接过碗,拿勺子轻轻搅了搅,抿唇吹了吹,一口一口喝完甜汤,把瓷碗放到一旁,她知道陶氏为何而来,娇柔柔地唤了声,“娘。”

    陶氏抬手将她垂在肩上的头发挽在耳后,“娘的九儿长大了,转眼之间就从襁褓到要出嫁了。”话音一落,陶氏声音哽咽,眼中含泪。

    沈丹遐抬眸看着她,浓密的睫毛上亦沾有晶莹的泪水,又唤了声娘,扑进了她的怀里。陶氏抚着她的背,“九儿啊,婆家不比娘家,嫁过去之后,好好伺候老夫人,好好和朗哥儿过日子,你那姑母,若是为难你,你不要与她硬杠,你记得要找老夫人……”

    沈丹遐乖乖听着,陶氏完这些话,挥手让婢女们退下后,打开了木匣子,从里面拿出一本泛黄的册子,递给沈丹遐。沈丹遐虽然什么都懂,却不得不装出什么都不懂的真样,“娘,这是什么?”

    “九儿啊,朗哥儿身边没有通房,这洞房花烛夜,他难免会有点孟浪,你……”陶氏磕磕碰碰把事体讲明白,“听明白没?朗哥儿碰你,你不要耍性子,怕痛把他推开,知道了吗?”

    “知道,我不推开他就是了。”沈丹遐脸颊微红,低着头道。

    陶氏看她害羞样,担心她没听进去,如是翻开几页,道:“九儿啊,这个姿势比较……”

    “娘,我知道了,我知道了,你别了。”沈丹遐实在是不好意思跟母亲床第之事。

    “这事儿也没什么害羞的,头一回肯定会疼,忍忍就过去了。”陶氏合上册子,“好了好了,娘不了,这本册子你得认认真真看完,省得洞房夜什么都不懂,吃苦头,知道吗?”

    “知道了。”沈丹遐摸了摸发烫的脸,“娘,色不早了,您回房去睡吧。”

    “好了,娘不打扰你了,你自个儿看。”陶氏起身出去了。

    沈丹遐送陶氏出门,转身利落地脱鞋上榻,趴在软枕上翻看册子,一页页翻看完,又将木匣里那十个玉制雕像拿出,扭开一个葫芦,里面是一对缠在一起的男女。雕工十分细致,两个面上欲死欲仙的神态都雕了出来。

    放下葫芦,扭开一个鱼形的,里面仍然是一对缠在一起的男女,不过姿势同先前那个的不同,男子跪着,女子跨骑在他身上,两腿盆在男子左右两侧,双手环抱男颈。在鱼尾处还雕刻着四个字,琴瑟合鸣。

    沈丹遐看得兴趣盎然,古人的把戏不比现代人少啊,把玉制的雕像全拿出来看了一遍后,这才将它们和册子一起收进木匣里,红着脸下榻,抱着木匣进了卧室,放进她放棋谱的箱子里。

    福嬷嬷走了进来,道:“姑娘,明儿还要早起,你赶紧睡吧。”

    沈丹遐这才上床睡觉,明她这个新娘虽不用做什么,可光顶着凤冠霞帔一整,就够累得了,而且为了不出恭,还不让吃太多东西,真是不人道。

    吐槽归吐槽,沈丹遐还是很期待明的,两辈子第一次出嫁,嫁得还那是那么出色的男儿,感谢上苍对她的厚爱。

    卯时初刻,侍琴和抚琴就进来,把沈丹遐给叫醒了,“姑娘,该起了。”

    沈丹遐迷迷糊糊地梳洗了一番,在梳妆台前坐下,才稍微清醒一些,这时陶氏、袁清音、严素馨、沈丹迅、沈丹念和沈丹逦等人都来了,皆穿戴一新。

    “三姐姐,今真美。”沈丹迅笑赞道。

    沈丹遐笑了笑,“等你出嫁时,也一样这么美。”

    接着上头婆子进来给沈丹遐开脸上头,沈丹遐是个怕痛的,那受得了这个磨难,“痛啊,好痛啊,什么能才箍完啊?”

    箍完十二道,沈丹遐完全被痛清醒了,感觉痛出来的冷汗都浸湿了中衣,这是成亲吗?这是上刑吧!

    在沈丹遐梳妆时,徐朗在练功房里练剑,他昨夜没有睡好,半梦半醒间全是沈丹遐的身影,她甜甜的笑、她娇嗔的噘嘴,她柔柔的樱唇,她肉肉的手,令他心潮澎湃。

    练完剑,徐朗回房沐浴换上大红喜袍,去圃院见徐老夫人。老年人睡眠浅,今又是乖孙的好日子,徐老夫人蒙蒙亮,就起来等着了。

    看着恭敬行礼的徐朗,徐老夫人笑得一脸慈祥,给他整了整衣领,道:“去把我的乖孙媳接回来吧。”

    “是。”徐朗笑应道。

    ------题外话------

    注:写几千章,饶了我吧,我会崩溃的,我写不了一千章!

    本书由沧海文学首发,请勿转载!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沈家九姑娘》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沈家九姑娘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沈家九姑娘》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