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三十三章 大胜回京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沈家九姑娘正文 第二百三十三章 大胜回京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妹妹厉害了,出口成章。”沈柏密打趣地笑道。

    “大哥讨厌。”沈丹遐噘嘴道。

    沈柏密屈指刮了下她的鼻梁,道:“好了好了,别这么担心,朗哥儿不会有事的,若是有什么消息,大哥肯定第一时间告诉你行不行?好了,不要胡思乱想,回院歇着去。”

    沈丹遐知道徐朗的情况不是太糟糕,放下了一半的心,起身回了祉园。

    次日,李云茜和张鹋儿前后脚到了沈家,告诉沈丹遐,她们打听到的消息,和沈柏密所知道的一样。沈丹遐向两人道了谢,并留两人吃午饭。

    边关战事又起了变化,阿汗德久攻格林城不下,留在一万人马继续佯攻格林城,他率二十七万大军绕去攻打旁边的东胜城,东胜城共有三万守军,守城将军是毛向东。

    毛向东的确是一员猛将,他身先士卒亲身站在城墙上指挥守城军,抵抗大宛军的一次又一次的进攻。虽然战略得当,守城军并无太大伤亡,可是因赵诚之运得那批粮草被劫走,后一批粮草还在路上,城中粮草不济。他一边急报送往锦都,一边派人突围向格林城请求支援。

    粮草未到,援军未至,阿汗德突然撤兵。毛向东虽感诧异,但危机解除,是件值得庆贺的事。可就在城中军民松懈的晚上,大宛士兵用云梯爬上了城墙,潜进了城内,打开了城门,放大宛军入城。

    这时大丰将领发现大事不妙,奋起反抗,却为时已晚,杀声震,刀光剑影,血肉横飞,惨叫声整整持续了两个时辰,这一场仗,打得惨烈无比,只有毛向东率六千残军杀出重围逃往格林城,城中百姓十存其一,街道上满是鲜血、残肢和尸首。

    毛向东在半道上遇到了亲自率兵过来救援的大皇子高榳,高榳问清东胜城的情况,任命严锦添为先锋将军,徐朗为先锋副将,率两万精兵,快马轻骑突袭东胜城。

    阿汗德显然没有想到大丰援军来得如此之快,被打了个措手不及,经历了一番生死之搏,大宛军伤亡惨重,不得不下令撤退;撤退得十分及时,他们撤退半个时辰后,高榳率领十万大军赶到了东胜城。

    九月十七,沈丹莉及笄,因她还没定亲,是以,林氏这个大伯娘充当了正宾,沈丹念和沈丹逦姐妹,一个充当有司,一个做了赞者。依着固有的仪式举行简单而庄重的笄礼。

    同时半夜,大诏狱突发大火,火势冲,空气里还弥漫着浓浓的火油味,原本就秋高气爽,干物爽,加上火油,水师面对熊熊烈火,束手无策,只能眼睁睁看到大火将大诏狱所有的牢房烧成灰烬。

    大火从半夜一直烧到明,火势才慢慢转,水师立刻架起火炮灭火,守卫森严的大诏狱已成一片废墟;清理废墟后,发现六七具烧焦的尸体,而其中一具从他身上烧裂掉的玉佩确定正是被关在诏狱,听候发落的安平亲王高鋆。

    得知此事后,沈丹遐找到沈柏密,问道:“大哥觉得死得是高鋆吗?”

    “妹妹觉得不是?”沈柏密反问道。

    沈丹遐颔首,“像是死遁。”高鋆已无法取信皇上,他若不找机会脱身,就要被皇上押上断头台了。

    “我不会放松警惕的,我已派了人盯着黄先生,他是高鋆重要幕僚,如果高鋆没有死,他一定会见他的。”沈柏密正颜道。

    不管高鋆是真死,还是假死,锦都城至此后就再无安平亲王;别的人到还罢了,对他一往情深的徐纹伤心欲绝,沈妧妧看着哭得两眼红肿的徐纹,恨声问道:“高鋆是逆贼,你为他难过,是想要把一家人都害死吗?”先前徐纹想嫁给高鋆做继妃,沈妧妧是赞同的,可高鋆接连出事,沈妧妧就断了这个念想。

    徐纹扭身趴在软枕上继续哭,不理会沈妧妧。气沈妧妧上前捶了她两下,“我不会再任由你胡闹,我会尽快找户人家,把你嫁出去,你给我乖乖呆在家中,哪儿都不许去。”

    “我不嫁,我不嫁,我不嫁,你别想逼我。”徐纹嚷道。

    “由不得你不嫁,徐家不养老姑娘。”沈妧妧冲着几个婢女怒吼,“好好伺候姑娘,不要纵着她胡闹,看好姑娘,若是敢让姑娘离开院子,我就将你们全都发卖出去。”

    言罢,她怒气冲冲地走了。

    九月下旬到十月上旬,边关捷报频传;在东胜城大败大宛军,大皇子趁胜追击,不但成功收复那卡城,打得敌人溃不成军,还趁机夺占了大宛国的苍乌城,徐朗还杀死了大宛军副将。眼见大丰军如破竹之势杀了过来,大宛王派大臣来边关商讨议和。

    皇上考虑了两日后,派鸿胪寺卿邹大人、兵部郎中江大人和礼部郎中前往边关和大宛议和;大皇子则率大军,返回锦都。从沈柏密那儿得知这个消息,沈丹遐算是松了口气,太好了,他终于回来了。

    冬月初一清晨,沈丹遐精心打扮了一番,披上大红绣银撒花缎面连帽斗篷,这才满意地对莫失莫忘道:“我们走吧。”莫忘的伤在半个月前已痊愈,跟她出门的人又变回莫失莫忘。

    沈丹遐含笑出了祉园,去若水院见陶氏;陶氏见她打扮的十分漂亮,抿唇笑问道:“出去要干什么呀?”

    沈丹遐脸微红,不依地跺脚道:“娘,做甚要明知故问嘛?”

    陶氏眨眨眼睛,扮无辜道:“我没有呀。”

    “不理你了,我出门了。”沈丹遐转身往外走,陶氏在后面哈哈大笑。

    大皇子高榳率三百近卫军从德胜门进城,大皇子高榳不仅是嫡皇子,还是嫡长子,尚未及冠就立在这赫赫战功,相貌俊秀不凡,尚未娶亲,今日凯旋而归,或许皇上皇后就会立刻替他选皇子正妃了,锦都城的贵女们齐聚城门口的一家茶馆。

    茶馆二楼的雅间已被这些贵女们预定,是来喝茶聊,实际是为了观看大皇子的飒爽英姿;沈丹遐也预定了一间,当然她不是为高榳而来,她是为了徐朗而来。

    沈丹遐坐在靠窗的位置上,手里捧着一杯茶水往外看。巳时初刻,一群持着长矛身穿甲胄的士兵将街道两侧的行人分开推至路边上,跟在后面、骑着高头大马,身穿银色盔甲的男子正是立下大功的大皇子高鋆。在高鋆左侧是他的近卫军统领徐朗,右侧是这次的副将严锦添。

    军队纪律严明,三百近卫军步伐整齐,铿锵有力,威风凛凛。看得茶馆里那些姑娘热血沸腾,发出一阵阵欢呼声。大皇子的确吸引众人的目光,但沈丹遐的眼中只有跟在大皇子身后,那个身穿着甲胄披着玄色暗纹披风带着面具的徐朗。

    沈丹遐抿唇一笑,还挺听话的。

    就算徐朗戴上了面具,遮住了他俊美无双的脸,可他骑在马上,身姿笔直挺立,修长的双腿夹着马腹,穿着长马靴的双足踩在马镫上,显得强健有力,英武不凡。徐朗本就是锦都有名的四大公子之一,文彩出众,已引得城中贵女趋之若鹜,而今他又显示出他在武艺上的才华。

    文武双全、霞姿月韵,看得贵女们心神摇曳,脸红心路,可是一想到这位徐公子已和吏部左侍郎家的女儿定了亲,就凉了半截,她们的身份不可能让她们委身为妾啊。

    士兵们整齐划一地从茶楼下通过,拐进玄武大街,去宫城见皇上。沈丹遐不想跟那些贵女挤,在茶楼里喝了完那壶茶,吃完点心,才结账出茶馆回家。

    马夫把马车驶了过来,沈丹遐正要上马,却听到身后有马蹄声,由远至近传来,虽觉得不可能,但她还是转头去看,唇角上扬。

    徐朗翻身下马,走到了她的面前,“姑娘是否在等人?”

    沈丹遐眸光流转,笑意盈盈,“我在等我的未婚夫,不知这位将军可瞧见?”

    若不是在大街上,徐朗真想将人拥入怀中,“九儿,我回来了。”

    沈丹遐伸手取下他脸上的面具,细细端详了一下,道:“瘦了。”

    “相思最是催人瘦。”徐朗看着她的眼睛道。

    沈丹遐心中一甜,笑问道:“你不用陪大皇子进宫晋见皇上吗?”

    “万岁爷身子不适,明日才召见。”徐朗答道。

    “你的伤可好了?”沈丹遐关心地问道。

    “一点伤,早好了。”徐朗轻描淡写地道。

    “你少骗我了,城里都传遍了,有人还跟我,我要守望门寡了呢。”沈丹遐嘟着嘴道。

    “什么人胡八道?”徐朗皱了下眉,“真是伤,你若是不信,我这就给你看。”

    沈丹遐轻啐了他一口,道:“流氓。”

    徐朗看着她红润的樱唇,喉节上下动了动,“我送你回去。”

    沈丹遐点了点头,钻进了马车,徐朗看了眼莫失莫忘,跟着上了马车;莫失莫忘知趣的没跟上去,莫失去骑徐朗的马,莫忘和车夫一起坐在车外面。

    徐朗拉上车门,长臂一伸,就将人搂进怀里,寻着她的唇,低头含住,一解相思之苦。

    ------题外话------

    儿子出门看电影,我妈在旁边骂我,我不管好他,让他晚上出门,万一出什么事怎么办?吓得我心乱如麻的,直到儿子回来。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沈家九姑娘》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沈家九姑娘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沈家九姑娘》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