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二十九章 山寺桃花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沈家九姑娘正文 第二百二十九章 山寺桃花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陶氏和沈丹遐也没有觉得同进士有什么不好的,在陶氏看来,只要儿女好生生的活着,四肢健全就可以了,至于功名利禄不重要;而沈丹遐觉得贡试就跟高考似的,考不上清华、北大,读其他学校也一样有出息;她记得一部电视剧里有个人物得话,很有理,考上那个学校,那个学校就是最好的学校。所以她哥能考个同进士,也挺好的。

    母亲、妹妹和岳家都是这种态度,打蔫了一的沈柏寓,恢复了精气神,这一早,兴冲冲跑到祉园来,“妹妹,走。”

    “去哪?”沈丹遐问道。

    “我和人约好蹴鞠,带你去观看。”沈柏寓眉飞色舞地道。他不用参加殿试,也就不用看书了,恢复以前自由生活。

    “不去。”沈丹遐十分干脆的拒绝,古代蹴鞠和现代足球一样,两队人马混一起,跑来跑去,她看了懵圈,她喜欢看排球和乒乓球。

    “为什么不去?很好看的,我踢得又高又准。”沈柏寓鼓吹道。

    沈丹遐还没有再次拒绝,寿婆子进来了,“哎哟,二爷,你要出门就出门,但不能带姑娘出去,姑娘如今是定了亲的人了,是不能随意出门了。”

    “妹妹,你好可怜。”沈柏寓同情地伸手揉了揉了沈丹遐的头。

    沈丹遐横他一眼道:“我不觉得可怜,我又不是你,不出门就不出门。”虽然现在没有电脑手机给她玩,但每在家,她也有很多事做;上午给陶氏请了安,去稠院陪三月三玩,回房练字下棋,看棋谱看话本,下午学规矩,学调香,学烹饪,日子过得很充实,出不出门,她真不在意。

    “那你就呆在家里玩,我出门了,一会回来带好吃的给你吃。”沈柏寓着往外走,走到门口,突想起什么来,停步回头,“寿妈妈,你怎么叫我二爷,不叫我二少爷了?”

    “刚太太了,如今大奶奶已添了少爷了,家里的称呼得改,以后你就是二爷,大奶奶和二奶奶生下的孩子,才是少爷姑娘。”寿婆子笑道。

    “哦,明白了。”沈柏寓迈过门槛往外走。

    陶氏之所以要改称呼,因为袁清音又有一个多月的身孕了,也不知道是不是排行第二的都有点二,这位二少爷的性格就跟沈柏寓这位二叔如出一辙,比沈柏寓自个的儿子还像沈柏寓,沈柏寓也最喜爱这个二侄儿。

    转眼到了四月十六殿试开始,殿试也是一,上午辰时进殿,申时末刻交卷。次日阅卷,由皇上亲自主持,将卷子交读卷官,让他们轮流传阅,用符号示优劣,以圈为最佳,以叉为最劣,最终得圈者最多的十份考卷呈给皇上亲审,钦定名次。

    尽管所有参加殿试的人皆可称之为子门生,但事实上,皇上没那么多闲功夫,他仅评定前十名,其他的就由诸大臣评优劣定名次。三日时间里,读卷官将一百张卷子全部看完,将最佳的十份卷子呈给皇上,并将这十位贡士宣召进宫,给皇上过目。

    十位贡士里,没顾有光,只有乔智嘉和沈柏密。顾有光愁眉苦脸地道:“我真担心我会落到三甲去。”

    “现在大局已定,你担心也没用了,就算落到三甲也没什么,同进士也不差,走,跟我去街上转转,买几本蹴鞠的古本。崔哥,走走走,一起去。”沈柏寓拽着顾有光和崔成大往外走。

    贡试后,沈柏宯和赵时飞就不常来沈宅了,他们担心沈穆轲靠不住,在另寻门路想办法谋官职。

    乔智嘉果如沈穆轲所料,进了一甲,又因他长相出众,被点了探花;沈柏密得了个二甲第一,也就是第四名。顾有光的名次稍后,在第五十三名,是二甲最后一名,好歹没有沦为三甲做同进士。

    殿试名次一定,状元游街;新科进士们途中经过的地方都会有民众出来围观,敲锣打鼓,唢呐声声,场面十分的热闹。新科进士们都按照名次骑在马上,前面是一百名穿着御林军官服的御林军骑马开道,接着是拿着乐器的乐匠们,然后是三百名进士,后面缀着一百名穿着官服的城卫军

    道路两边都有很多民众在站着看热闹,二楼还有人开着窗看,大多是些不好抛头露面的大家闺秀。大家都想看看状元郎长什么样,不过一般最受关注的还是探花郎,能做探花郎的进士,一般容貌较好。

    乔智嘉相貌若和赵诚之、徐朗相比,那就只是中等偏上,可和三十几岁的状元,四十岁的榜眼一比,他就成了英俊的美男子了。再加上同样相貌不俗的传胪,相貌普通的状元和榜眼被民众嫌弃的不要不要的。

    胆大的姑娘将鲜花、香囊、手帕啊不停地朝乔智嘉和沈柏密扔了过来,还朝他们挥手呼喊,“看我看我。”

    袁清音见了,吃醋地撇嘴道:“现在的女子都这么脸皮厚吗?”

    “三月三,有没有闻到一股酸味?”沈丹遐逗煌甯道。

    煌甯还,听不懂,对着沈丹遐嘻嘻笑。袁清音羞恼地拍了沈丹遐一下,“讨厌。”

    沈丹遐笑着去桌上取来两朵花,一朵给袁清音,一朵递给沈丹迅,“别让人家专美,你们俩也丢花呀。”

    沈丹迅有点不好意思,袁清音到是接过花,趴在窗口,冲外面喊道:“相公,相公,接花,接花。”

    沈柏密循声望去,就见袁清音攥着一枝开得红艳艳的花,冲他挥手,吓了一跳,这女人不在家里好好养胎,跑出来做什么?

    袁清音可不知他在为她担忧,高高兴兴地把花抛给了他,又喊道:“探花郎,你等着,我五妹妹也有花要给你。”然后催沈丹迅赶紧丢花。

    沈丹遐把沈丹迅推到窗边,“快抛,一会就要走过了。”

    沈丹迅低头看着到骑在马上,仰面往上看的乔智嘉,四目相对,这对未婚夫妻,第一次相见居然是以这种方式,沈丹迅抿唇一笑,将手中的花抛了出去;乔智嘉接着,学其他人一样,将花簪在头上。

    状元、榜眼和探花依照惯例,进翰林院,分别授翰林院修撰和翰林院编修之职。二甲的分别授检讨、五经博士、典籍等职位,三甲进士有的外放做知州和知县等职,有的就得等空缺。

    乔智嘉是翰林院正七品编修,沈柏密是翰林院从七品检讨,顾有光是翰林院正八品五经博士,崔成大外放去了离他老家不远的桂田县做正九品知县,沈柏寓不但有个做三品的父亲,还有做一品侯爷的岳父,再加上未来妹夫徐朗,以及大皇子高榳出力,他被外放到离锦都城仅一半路程的昌平县做知县。沈柏宯和赵时飞不甘心外放,到处寻门路,想留在锦都城,沈穆轲自从两人不再来沈家,对他们就袖手旁观了,白眼狼,枉费他一番心思。

    二十七日的傍晚时分,仁义伯府的婆子过来了一趟,次日清早,金氏就过来了,和陶氏一起带着沈丹遐去相国寺,在那儿“凑巧”与去上香的大理寺卿伍大人的太太以及其排行第四的女儿遇上了。就算陶氏不,沈丹遐也知道这不是真正的凑巧,根本就是约好的。

    就在几前,陶侃已帮陶深定了与这位伍四姑娘的亲事,今是金氏在两家定下亲事之前,提前相看这位即将成为儿媳的姑娘。她和陶氏是来和伍太太闲聊,而沈丹遐任务重大,她负责观察这位伍四姑娘,了解她的性格。前面两个儿媳娶得都不错,这最后一个,也得好好把关,金氏可不想娶个祸害回家,闹得家宅不宁,她还想过安逸日子。等把儿媳娶回去,她就彻底撂担子,以后就吃吃喝喝,玩玩乐乐,啥事都不管了。至于过几年要亲的长孙,不是有他爹娘嘛,一代管一代,她这个当祖母的不操那份闲心。

    伍四姑娘比沈丹遐整整了三个月,长得眉清目秀,一笑,嘴角边还有两酒窝,娇俏甜美。以沈丹遐对陶深这个表哥的了解,这位伍四姑娘的相貌是他喜欢的。

    金氏和陶氏唇边含笑,眼都不眨地盯着伍四姑娘看;伍四姑娘虽有些害羞,脸红粉扑扑的,眼睑下垂,浓密的睫毛微微颤抖,但没有躲闪,她知道这一遭是必须经历的,任由两人打量。

    “四姑娘平日在家中喜欢做什么?”陶氏和善地笑问道。

    “婶娘,我闺名一个襄字,婶娘可以叫我襄姐儿。”伍襄笑笑,“我平日在家看书练字或做针线,得闲帮着母亲一起管家,或者教几个侄儿侄女读书习字。”

    金氏和陶氏交换了一下眼神,伍太太察言观色,见状就知这对姑嫂对自家姑娘是满意的,笑道:“不是我要自夸,我家襄姐儿,是真得听话又懂事,是我最贴心的棉袄。”

    “我家遐姐儿也一样,最贴心了。”陶氏立刻附和地表扬起自家闺女。

    被表扬的沈丹遐也不能坐旁边啥都不干,笑问道:“襄姐儿喜欢看什么书?”

    “《女四书》《烈女传》,偶尔也看《游记》一类的书,遐姐姐喜欢看什么样的书?”伍襄笑道。

    沈丹遐笑道:“我也爱看《游记》,《女四书》和《烈女传》一类的书,我不爱看,不过我母亲逼着我看了一些,觉没什么意思。”

    “是没什么意思。”伍襄赞同道。她也不爱看,她也是被母亲逼着看的。

    又闲聊了一会,金氏笑道:“我们古,两丫头不爱听,得,你们到寺里去玩吧,不拘着你们了。”要两个丫头不宜听的话,随口找个借口打发两人离开。而且姑娘家在长辈面前,容易端着,在同龄人面前,更容易露出本性来。

    进来更换茶点的沙弥笑着道:“本寺后头有一整片的桃林,如今正是桃花盛开的时节,远远望去,就好像是从下落下的云霞,桃花还散发出阵阵清香,让人神迷意醉。若是两位施主不嫌弃,倒是可去桃林逛一逛。”

    “多谢师傅告知,伍家妹妹,我们去看桃花吧。”沈丹遐笑道。

    “好。”伍襄无有异议,从禅房里出来,“这个时候后山的桃花快要凋谢了吧?”

    沙弥笑道:“山上的桃花要比山下桃花要晚开一个月多,此时正是桃花盛开的时节。”

    “人间四月芳菲尽,山寺桃花始盛开。”沈丹遐笑吟了句唐诗。

    伍襄笑,“沈姐姐出口成章,好厉害呀。”

    沈丹遐尬笑道:“我随口胡诌。”

    沙弥给她们指明了方向,两人带着婢女往后山去。沈丹遐已及笈并定亲,纵然她不喜欢,但还是依从规矩,戴上帷帽,帽前垂着长长的白色纱幔,长及腰间。

    出了寺面后门,远远的就到了那片桃林,走进桃林百余步,听到了叮叮咚咚的流水声,沿着山路缓步而行,不多时走到溪边;溪水清澈,溪面上飘着粉红色的桃花花瓣,溪水中鱼游过,阳光直照水底,鱼的影子映在了水底的石上。

    “沈姐姐,你看,踩着石礅子,我们可以穿过溪水去对面。沈姐姐,我们过去看看吧。”伍襄兴致颇高地道。

    “好。”沈丹遐颔首笑道。

    莫失牵着伍襄,莫忘牵着沈丹遐,护着两人踩着石礅子走到了对岸。在林中深处,有一座八角亭,亭中有石桌石凳,两人进去准备稍做歇息,就往回走了。

    这时从林中突然窜出几个蒙面人,莫忘交待了一句,“莫失,带姑娘走。”就飞身出去迎敌。

    “姑娘,我们快走。”莫失忙道。

    突如其来的变故,把从未经过这种事的伍襄给吓呆住了,沈丹遐跑到亭外,发现她没跟上,又转身过去,一把抓住她的胳膊,拽着她走。

    从桃树上跳下一个青衣人,朝那几个蒙面人冲了过去。莫失忙中偷闲地告诉沈丹遐,“是爷派来保护姑娘的暗卫。”

    “哦。”沈丹遐拽着伍襄朝前跑,有了青衣人相助,莫忘压力大减;但是二对五,胜算太大啊。

    ------题外话------

    注:看不懂足球的人是纤雪本尊。我老公喜欢看足球,现在正努力培养他儿子看足球,想孤立我,可惜没用啊,儿子是我十月怀胎生出来的,偏向我,哈哈哈。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沈家九姑娘》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沈家九姑娘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沈家九姑娘》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