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二十四章 婚嫁之事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沈家九姑娘正文 第二百二十四章 婚嫁之事
(156166http://www.156166.com)    将花灯放进水中,徐朗牵着沈丹遐的手,将她带离湖边,往卖糖炒栗子的摊子去了。他们刚一走,高鋆带着两个下属从人群里走了出来,高鋆看着湖面上漂着的花灯,道:“去把灯捞上来。”

    下属之一听命行事,将那盏花灯给捞了上来,双手递给高鋆。高鋆没接灯,而是伸出手指,将花灯里的两张纸条拿了出来。展开纸条,一张纸条上的字体是簪花小楷,另张纸条上的字体是草书,字体不同,但愿望相同,“缔结鸯盟,生死同心。”在这八字的下方,分别写着“朗”和“遐”字。

    高鋆微眯了眯眼,将两张纸条撕成了碎片,撒进湖水中,冷着张脸带着两个下属走了。

    过了上元节,这年算是过完了,日子恢复常态。沈穆轲每天去吏部当值,沈家三兄弟加上乔智嘉四人又开始频繁出入书房,这天午后,沈穆轲忙完公务,去勤书馆查问七人的功课,“我过几日要去拜访礼部左侍朗吴大人,我出个题目给你们,你们写篇文章,到时候你们带上文章与我一起去。”

    虽然四个学生中,沈穆轲更看好乔智嘉,但在没有会试之前,谁会高中谁也说不定,是以这个时候沈穆轲对他们是一视同仁。

    沈柏密和沈柏寓比较淡定,毕竟他们要见这些人还是非常容易的,其他五人非常激动,礼部仪制清吏司,掌控科举考试事务,不过因为沈家三兄弟要参加考试,身为礼部尚书的徐奎要避忌,皇上点了礼部左侍朗吴大人做今年春闱的主考官,陪考是礼部仪制清吏司郎中和翰林院学士。

    沈穆轲愿意带他们去拜访其他大人,说明很看重他们,能结识礼部的官员,于他们百益无一害,五人齐刷刷地行礼道:“多谢先生抬爱。”

    沈穆轲走到书案,提笔沾墨,在纸上写了个题目,“你们照这个题目好好写。”

    顾青山双手将纸接过去,七人表示一定好好写,沈穆轲满意地点头,勉励了他们几句,就背着手出去了。

    在七人翻查资料写文章之时,大皇子为九公主选定了下降之人,昌仁侯府的大少爷郑全济。赵后虽不知高榳为何要多管九公主的闲事,但还是帮着说服了皇上,下了赐婚懿旨。

    九公主虽然不受宠,但毕竟是龙子凤孙,只要不参与谋逆等事,已败落,快沦落成三流侯府的昌仁侯府会因为九公主至少多富贵两三代。昌仁侯府对这门亲事十分满意,颇有点天上掉馅饼,被砸中的欣喜,可九公主不愿意,她想嫁得人是徐朗,她还记得那天偷听他对着一朵花喊九儿的事,那样的深情,她怎么能辜负?

    九公主在良太嫔的面前,嚎啕大哭,“我不嫁,我不嫁。”

    皇上指的婚事,不管好不好都是皇恩浩荡,敢违抗圣意的人,下场会很惨,九公主是不嫁也得嫁,良太嫔除了劝她安心待嫁,别无他法。

    九公主下降的事,与沈丹遐无关,这天下午,华嬷嬷出门办事,沈丹遐不用学礼仪规矩,闲来无事,见天气晴朗,去了花园,逛了一圈,去秋千上坐下,慢慢地摇。

    徐朗来时,看到的就是这幅美丽而宁静的画面,唇角上扬,柔声唤道:“九儿。”

    沈丹遐回首一看,笑道:“朗哥哥,快过来,我们一起荡秋千。”

    徐朗走过去,与她并肩坐着,关心地问道:“你病可好了?”

    “好了。”沈丹遐笑笑,“就是有一点点咳嗽,喝了一剂药就好了。”

    “春寒料峭,要注意保暖。”徐朗叮嘱道。

    “知道知道。”沈丹遐乖巧应道。她以后再也不臭美了,天没有真正暖和以前,绝对不会再脱下厚厚的冬衣换清凉的春衫。

    两人坐在秋千上说了一会子话,起风了,太阳躲进云层里去了,徐朗把沈丹遐送回祉园,进了屋,徐朗没有马上离开,而是将她搂入怀中,低头将唇覆在她的檀口上,去品尝她的芬芳。

    亲了好一会,徐朗才意犹未尽地松开她,喘息着看着满脸通红的沈丹遐,轻唤道:“九儿,等你及笄,我就让祖母上门提亲。”

    沈丹遐抬眸看着他,被他亲也亲了,搂也搂了,不嫁他还能嫁谁?只是嘴上还得矜持,“我娘可舍不得这么早就把我嫁出去。”

    陶氏的确舍不得沈丹遐一及笄就嫁人,她想把女儿养到十八岁,可惜沈穆轲不这么想,他和沈丹遐父女之情虽然不深,但沈丹遐毕竟是他唯一的嫡女,她的亲事,他也惦记着。沈穆轲先前也如沈母打算的那样,让沈丹遐攀高枝,可是董其秀不遗余力在他面前诋毁沈丹遐,令他想法改变了,被陶氏养得过于娇纵的嫡女,嫁入高门,带来得不是助力,有可能会是祸事。

    沈穆轲决定给沈丹遐挑个低门,又有前程的女婿,扒拉了一通,他看上了乔智嘉,把乔智嘉叫进了书房。乔智嘉给沈穆轲行礼请了安,在沈穆轲的示意下,在椅子上坐下来。

    下人把茶水送上来,退了出去,并将门掩上。沈穆轲抿了口茶,问道:“士会是哪年生人?”

    士会是乔智嘉的字,乔智嘉放下茶杯,起身恭敬答道:“学生生于泰昌十六年九月十七。”

    “闲聊家常,不必如此拘谨,坐下说话。”沈穆轲笑道。

    乔智嘉再次落座。

    沈穆轲接着问道:“士会二十有三,早已到了娶亲之龄,为何还未娶亲或定亲?”

    “家严家慈曾欲给学生娶亲,只是学生以为,身为男儿,自该是先立业后成家,功名未就,怎能娶妻生子?再者,学生亦未遇到心仪的女子。成亲这等大事,虽应当遵从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但学生以为该寻一个心灵相契者共结连理,才能永结同心、白头偕老。”乔智嘉低头,唇角上翘,他本就是天姿聪颖又灵动之人,听此言,已知沈穆轲有意要将家中女儿许给自己;他虽守礼,未进内宅,未见沈家女,但沈穆轲嫡女即将及笄一事,他多少有耳闻。

    沈穆轲被他这话触动了心结,半晌不语。乔智嘉心中一紧,难道他说错话了?回想刚才所言,并无不妥,强作镇定的端杯喝茶。

    “士会,上次吴大人看过你的文章,对你的印象不错,保持下去,春闱必能顺利通过。”沈穆轲把话题岔开了。

    “是,先生。”乔智嘉也就顺着他之意,改了话题。围绕着科举,沈穆轲提点了他几句,就将他打发走了。

    沈穆轲在书房里又坐了一会,起身往若水院去。陶氏在内客观小憩,淡淡的兰花香,从香熏里飘散出来,婢女们坐廊下,或纳鞋垫,或绣帕子,或打络,整个院子安安静静的,没有异响。见沈穆轲进来,纷纷起身屈膝福礼。

    陶氏听到声响,被惊醒了,皱了皱眉,这人这个时辰过来,要做什么?初三从仁义伯府回来后,两人就再没见过面。可人已进来了,陶氏到底也不能无缘无故将人撵出去,只得穿上外裳走了出去。

    “老爷过来有什么事吗?”陶氏直接问道。

    沈穆轲在椅子上坐下,“我已决定把遐姐儿许配给乔智嘉。”

    陶氏惊了一下,断然道:“这门亲事,我不同意。”且不说沈丹遐喜欢的人是徐朗,那怕沈丹遐没有喜欢的人,她也不会将女儿嫁给一个被庶女觊觎的男子。

    “乔家虽是商户,门第不高,但是乔智嘉有才识,乡试他是经魁,如今他拜在我的门下,我看这他的文章,这次春闱,他极有可能进一甲,到时就可以改换门庭。朝中有我提点他,他一定能熬出来,到时候封妻荫子,遐姐儿跟着他也能享福。遐姐儿是低嫁乔家,只要沈家不倒,其父母兄嫂必会好好待遐姐儿,遐姐儿日子必然过得轻松,这门亲事有何不好之处,你凭什么不同意?这事就这么决定了,等遐姐儿及笄后,就让乔家上门提亲。”沈穆轲考虑的还是比较周全的。

    陶氏被他的自作主张差点气厥过去,冷笑道:“遐姐儿的亲事,我早已和人商定好了,不劳老爷操心。这乔智嘉这么好,你还是留给五姑娘吧?难道老爷不知道,这乔智嘉可是五姑娘看上的人,腊八节那天五姑娘还亲自送了腊八粥给这位乔公子,还托人送荷包,送信函,还想月上柳梢头,人约黄昏后呢。”

    “你闭嘴,念姐儿虽非你生,也唤你一声母亲,你怎么能如此败坏她的名节?”沈穆轲诘问道。

    “老爷等着。”陶氏起身进内室,找出了沈丹念上元节那天约乔智嘉上街观灯的纸条。

    看到那张纸条,沈穆轲脸都黑了。

    “老爷,五姑娘不愧是老爷心爱的女儿,眼光和老爷一样,都看上了乔智嘉。”陶氏阴阴地笑道。

    “你为何不早将这事告诉我?”沈穆轲沉声问道。

    “老爷公务繁忙,我都见不着老爷,我上哪儿告诉老爷这事?如今不是更好,把五姑娘嫁给乔智嘉,既全了五姑娘的心思,又合了老爷的意思。”陶氏嘲讽地道。

    沈穆轲狠狠地瞪了陶氏一眼,抓起那张纸张,气冲冲的走了。陶氏抓起榻上的软枕,朝着他的背影砸了过去,女儿的亲事,她绝不会由他胡乱作主的。

    在两人谈崩的同时,沈丹遐戴着帷帽,和莫失莫忘站在路边,等着车夫修车;沈柏寓被沈柏密盯着,在家里温书,为春闱做最后的冲刺;沈丹遐带着莫失莫忘去永宁侯盘账,盘完账,回家途中,马车坏了。

    “姑娘,要不我们去那边的茶棚坐会?”莫失提议道。

    沈丹遐刚要说好,一辆翠盖珠缨绘着金色腾龙纹饰的车驶了过来,停在了主仆三人面前,高鋆从车上下来。沈丹遐皱眉,她这是破船偏遇顶头风啊,怎么在这个时候遇上这个人?

    “沈姑娘怎么站在路边?可是马车坏了?”高鋆明知故问道。

    沈丹遐充耳不闻,从马车后面绕过去。高鋆拦住了她,还想伸手去撩开她的面纱,沈丹遐向后退,让他的手落了空。高鋆收回手,道:“时近正午,沈姑娘若不嫌弃,不如和本王去前面的酒楼坐坐。”

    “我嫌弃。”沈丹遐庆幸今天多事戴上了帷帽。

    “沈姑娘,真得要拒本王于千里之外?”高鋆盯着她,目光冷冽。

    “王爷,小女愚笨,不知哪里得罪了王爷?让王爷不惜用这种法子来逼死小女。”沈丹遐低头道。

    “本王是情难自禁,才做出这种有失礼数之事,还望沈姑娘见谅。”高鋆长揖行礼道。

    “小女自知得罪王爷,难免一死,王爷不用赤口毒舌逼迫小女,小女会以死谢罪的,只求王爷能饶了小女的家人。”沈丹遐转身跑走。

    莫失莫忘愣了一下,连忙去追人。高鋆没有去追,上了马车,扬长而去,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他去沈家等着,他就不信,她不回家。

    ------题外话------

    明天把字补全,抱歉,今天很不舒服。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沈家九姑娘》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沈家九姑娘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沈家九姑娘》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