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一十七章 文曲星君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沈家九姑娘正文 第二百一十七章 文曲星君
(156166http://www.156166.com)    沈丹遐伸手拽住了他和衣袖,徐朗回首看着她,眸光明亮,沈丹遐上前一步,踮起脚,在他唇上轻啄了一下,然后向退开,却被徐朗一把搂住了纤腰。

    “九儿。”徐朗轻唤,低头,吻住她娇润的红唇。

    沈丹遐脸颊发烫,安静的夜晚,能听到彼此的心跳声。沈丹遐仰着头,双手放在他的胸口前。

    结束这个缠绵的吻,沈丹遐双腿发软,若不是徐朗搂着她的腰,她就坐地上去了。徐朗半搂半抱的把她移到软榻上,亲了亲她的脸颊,“还有一年,等你及笄,我就上门提亲。”

    “我娘可舍不得我这么早就出嫁,说要多留我两年。”沈丹遐斜睨他一眼道。

    “不着急,两年时间很快就过去了。”徐朗摸着她柔顺的长发道。

    沈丹遐拍开他的手,“谁着急了,是你着急好不好?”

    “是我着急。”徐朗坦然承认,他这个年纪的人,大多都娶妻生子,可谁让他喜欢上的是个小姑娘,唯有眼巴巴的盼着她快点长大。

    “姑娘,可是要喝茶吗?”墨书的声音从外面传来。

    沈丹遐被吓了一跳,拍拍胸口,道:“我不喝茶,你安心睡吧,我要喝茶时,会唤你的。”

    “哦。”墨书心眼实,姑娘说不喝茶,那就是不喝茶。

    沈丹遐暗自庆幸今儿值夜的是墨书,要是侍琴、抚琴和锦书,她们肯定得进来察看,徐朗跳窗离开都来不及。

    “你走吧,路上小心。”沈丹遐推了推他道。

    徐朗也知道不能久留,跳窗离开。徐朗随严锦添去海西平乱,这对沈丹遐的日常生活没多大的影响。二十八星宿的谜锁,仍然没有解开,这天收到古博店掌柜传来的消息,沈丹遐禀明陶氏,带着四莫出门去了古博店。

    马车在店门口停了下来,沈丹遐下了马车,伙计就迎了上来,行礼笑道:“姑娘来了,姑娘请进。装书的箱子,在二楼放上,掌柜的在后面清理瓷器和陶器。”

    “不必打扰他了,你领我上二楼去吧。”沈丹遐是为章善聪的手稿而来,以前解谜锁是受高鋆的威胁,现在解开谜锁成了她的爱好。

    上到二楼,伙计推开虚掩的门,“姑娘,箱子就摆在屏风旁边。”

    沈丹遐一眼就看到雕花屏风边摆着两个大大的箱子,道:“你家掌柜的这次淘了很多东西回来呀。”

    “是淘到不少东西,能卖到过年。”伙计笑道。

    沈丹遐走了进去,道:“行了,你去忙吧,我自个慢慢找。”

    伙计行了一礼,退出了房间,并将门给带上了。

    沈丹遐正要走过去开箱子,一个箱盖却突然打开了,把沈丹遐骇得向倒退了一步。莫失一个箭步窜到沈丹遐面前,厉声问道:“什么人?出来。”

    箱子里的人坐了起来,沈丹遐恼怒地道:“赵诚之,你怎么会在箱子里?”

    “沈姑娘,想见你一面,还真是不容易。”赵诚之从臬子里走了出来,白衣胜雪,笑意盈然。

    沈丹遐这个时候若还不知道是赵诚之串通店掌柜,把她骗过来,她就是傻子了,冷冷地剜了他一眼,转身道:“莫失莫忘,我们走。”

    虽说两人见面的次数不多,但赵诚之很清楚沈丹遐不待见他,可他真心不知道他哪里得罪这位小美人儿了?勾唇笑笑道:“沈姑娘要走可以,只要你来过就可以了,一会有人来,我只管将这珠钗拿给她们看,到时候就算沈姑娘再怎么伶牙俐齿,怕也无法辩白了。”

    珠钗?

    沈丹遐回首一看,当场愣住了,赵诚之手上的那根珠钗,她瞧着怎么那么的眼熟啊?莫失莫忘眼神狠厉地瞪着赵诚之,“你什么时候偷走我家姑娘的珠钗的?”

    赵诚之挑眉,将珠钗翻了个过,将钗股上那个小小的圆篆体的“遐”字,展现给她看。她的首饰上都刻有一个遐字,但是沈丹遐可以肯定,赵诚之手中的珠钗不是她的。

    “我何德何能,让赵世子如此费心思。”沈丹遐百思不得其解,她没招惹过这位啊,怎么就让这位盯上她了呢?沈丹遐压根就没想到赵诚之肤浅的看上了她的那张脸。

    赵诚之容貌出众,对娶妻娶贤,纳妾纳美一说,嗤之以鼻,他就要娶一位美貌的贤妻,长相丑陋的女子,不堪入目;这么多年,沈丹遐还是第一个,他认为在长相上能匹配他的人。

    “沈姑娘无须妄自菲薄,沈姑娘相貌不俗,又聪慧过人,值得本世子多费心思讨好。”赵诚之转动着手中的珠钗,笑道。

    “赵世子的讨好,我消受不起。赵世子的家世样貌,想要什么样的姑娘找不到,为何偏要用这种法子,促成你我的婚事,着实令我感到惊愕。”沈凡遐眸光一凛,身上似有寒气慢慢逸出来。

    赵诚之挑眉,“我请媒人上你家提亲,你可会答应?”

    当然不会答应。

    沈丹遐明白他的意思了,行正途不行,才走歪道。沈丹遐磨了磨牙,道:“赵世子就没想过我会宁为玉碎不为瓦全吗?就算被你败坏了名声,我宁可终身不嫁,与你赵家结仇,也不嫁给你,你当如何?”

    赵诚之一怔,这个答案显然在他意料之外,捏紧了手中的珠钗,沉声问道:“我究竟有什么地方,令沈姑娘瞧不上?”

    沈丹遐沉吟片刻,问道:“赵世子知道芜荽吗?”话还是委婉点说,免得触怒他。

    赵诚之微皱眉,道:“知道,芫荽性温,味辛,具有发汗透疹、消食下气、醒脾和中之功效,主治麻疹初期透出不畅、食物积滞、胃口不开等病症。芫荽辛香升散,能促进胃肠蠕动,有助于开胃醒脾,调和中焦。”

    “芫荽有这么多功效,很多人都爱吃,可是我不喜欢吃,我嫌它的味道难闻。赵世子,明白我的意思了吗?”沈丹遐问道。

    “沈姑娘的意思,我懂了,但芫荽味道不错的,沈姑娘可以尝一尝。”赵诚之笑道。

    沈丹遐摇头,“我已找到我爱吃的菜了。”

    “沈姑娘真不考虑换道菜?”赵诚之问道。

    “喜欢吃的菜,我会吃一辈子。”沈丹遐表明立场。

    赵诚之盯着沈丹遐,“如果以后没有那道菜,沈姑娘要如何?”

    “谁敢动我的菜,我就剁了谁的手。”沈丹遐冷声道。

    赵诚之双手一用力,珠股被捏弯了。

    “莫失莫忘,带我从那里走。”沈丹遐指着开启的木窗道。与赵诚之说不通,沈丹遐也不想再磨蹭了,再耽误下去,“捉奸”的人该来了,她可不想被人堵在这屋里,抓个现形。

    赵诚之没有阻拦沈丹遐离开,他并不想和沈丹遐玉石俱焚。莫忘抱着沈丹遐从木窗跳了出去,稳稳地落在地上,从后巷绕了出去,离开古博店,沈丹遐就直接回家了。

    沈丹遐对赵诚之的所作所为,很生气,更生气的是她一时之间,想不到法子整治赵诚之。只能暗暗念,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她一定会找到机会将今日之辱,还给赵诚之的。

    五月下旬传来了与暴民交战的消息,徐朗立功了,斩杀了一个小头目。沈丹遐的心揪了一下,这人身先士卒,也不知受没受伤?

    日子一天天过去,七月初,经过激烈的攻防战,海西被夺了回来,严锦添押解暴乱的几个大头目回京,徐朗则留在海西查引起暴乱的原由。海西的捷报传来的同天,竹山城的主薄送来了一批壮马,共有一百匹,都是高头大马。

    皇上留下了十匹马养在御马间,禁卫军那边得了二十五匹,城卫军得了五十匹,骑兵近一步得扩增,余下的十五匹,皇上交给了昌宁伯,养在含桃山庄的马场里。赵公葑偷骑御马间的马,摔了下来,摔断了腰,御医确诊治不好了,这后半辈子,赵公葑只能瘫痪在床,由人伺候了。

    锦都城少了蔡灿这个祸害后,又少了个祸害,普天同庆。祥清侯府老夫人却不这么想,大吵大闹,说是有人谋害她的宝贝儿子。赵后命人查了一番,查到是有人在赵公葑面前吹嘘那匹烈马是难得一见的汗血宝马,骑上如何如何威风,赵公葑才会去偷马骑的。

    赵公葑已记不清在那人的样子,也不知那人的姓名;那马是皇上所钟爱的马,不能砍杀,这案子就这样不了了之。

    七月二十日,沈母领着一家老小去了趟城南的文昌祠,沈柏宽、沈柏密、沈柏寓、沈柏宯四兄弟,三年前都通过了童子试,要参加今年的秋闱,沈母希望四个孙子,都能顺利的通过乡试。

    文昌祠里供奉的是文曲星君,文曲星又称禄神、文昌星,是专司功名利禄的神,吉星,主大贵。进了文昌祠,就看到一尊泥塑的魁星,左手拿斗,右手拿笔,单足立在鳌头上、一脚向上后踢。传说魁星右手那支笔是专门用来录取科举士子的,一旦点中就会文运、官运一起来。正是“自古文章无凭据,但愿魁星一点斗。”在星君后面,还塑着两个童子,据说这两童天聋地哑。

    袁清音和沈丹遐从香笼中各自取了三柱香,在烛火上点燃,跪在蒲团之上,诚心叩拜,闭目许愿,沈丹遐默念道:“愿星君保佑大哥小哥三元及第,金榜题名。”沈柏宽那浪荡样,除非魁星附体,否则他别想中举;至于沈柏宯,沈丹遐不耻他的为人,不愿替他祈祷。

    沈家一行人祭拜了文曲星君,去登魁星楼,在魁星楼前,有一只铜质的大鳌,沈家兄弟给香油钱后,一个接一个的站在鳌头上。魁星点斗、独占鳌头,是每个参加科举的士子的追求。

    离秋闱虽还有半个多月,但来文昌祠拜祭的人已有很多,沈丹念去上净房时,一不小心就与一位清俊的书生撞上了。那位书生相貌清秀,唇红齿白,穿着一袭月白色襦衫,头戴襦帽,风度翩翩。

    两人的视线不慎的对上了,书生忙低头,长揖行礼道:“小生无礼,冒犯姑娘了。”

    沈丹念屈膝还礼道:“是小女子失礼在前。”

    “刚才是小生未曾缓步而行,冲撞了姑娘,还请姑娘见谅。”书生温声道。

    沈丹念看了他一眼,抿唇浅笑,弯腰去捡地上的帕子;那书生也去捡那帕子,两人的手指碰到了一起。那书生忙直起身体,向后退了一步,取出袖中的扇子,扇了几下,“小生又失礼了,抱歉。”

    “公子是一番好意,多谢了。”沈丹念小脸微红,含羞带娇地道。

    “姑娘请先行。”书生客气地道。

    “谢公子礼让。”沈丹念往前走了两步,回首,见那书生站在原处未动,看着这边,眸光流转,唇角上扬,一颗芳心砰砰乱跳。见到姐妹们时,她并没有提及此事。

    八月初一,沈柏密兄弟去官府办了手续,因为要去画画像,所以本人必须亲自到场。八月初九卯时初刻,天色微亮,沈柏密和沈柏寓兄弟出发去贡院,陶氏原本只打算带着袁清音和沈丹遐去送他们,到二门外时,沈丹念赶来了,“太太,我也想去送两位兄长。”

    陶氏皱了下眉,沈丹遐轻拽了拽她的衣袖,“母亲,五妹妹想去,就带她一起去吧。”

    陶氏盯了沈丹念一眼,也没多说什么,就把她带上。

    贡院门口,人马纷纷,五城兵马司的人,拿着画像,一个一个唤名字进去,一一盘查,怕有人冒名顶替。沈丹念撩开些许窗帘往外看,不停地在人群里寻找着那天那位书生,功夫不负有心人,她看到了那天那位书生,他穿灰青色儒服,背着竹制的竹箱。

    官兵大声喊道:“乔智嘉,乔智嘉。”

    那书生大声应道:“有有有,在这。”

    沈丹念看着他进了贡院,放下了帘子,原来他叫乔智嘉,这名字真好听。知道他名字,就可以打听他的情况了。陶氏三人的心思不在她身上,并没觉察到她的举动。

    足足花费了一个时辰,所有应试才子全部进入贡院。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沈家九姑娘》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沈家九姑娘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沈家九姑娘》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