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一十四章 赛马受伤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沈家九姑娘正文 第二百一十四章 赛马受伤
(156166http://www.156166.com)    徐朗听话的张嘴,沈丹遐将一颗樱桃塞进了他嘴里,“这是我摘的。”

    “难怪这么甜。”徐朗唇角上扬,眉目柔和。

    沈丹遐娇羞地斜了他一眼,走回沈柏寓身边。除了赵诚之,其他人都没注意到这一幕,赵诚之眼中闪过一抹妒忌。在赏景亭坐下,赵诚之笑问道:“沈姑娘,那两盆兰花,你可喜欢?”

    沈丹遐心里咯噔了一下,这个赵诚之想做什么?他想告诉大家,她和他有私情吗?这样败坏她的名声,太可恶了。虽然已恼,但面上不露,沈丹遐故作讶然地道:“兰花?什么兰花?我不喜欢花花草草。”徐朗看到沈丹遐垂在身旁的手在轻轻捏裙子,目光微闪,那是沈丹遐说谎时,不由自主的小动作。

    “嗯,我妹妹比较喜欢吃。”沈柏寓在旁边补充道。

    沈丹遐斜了他一眼,示意他别多嘴。赵诚之勾起左边唇角,笑得意味不明。

    不多时,婢女送来了清洗好的樱桃和净手的温水。高榳拿了一颗樱桃,吟道:“樱桃果小味鲜美,日月精华聚其中。”

    赵诚之接吟道:“阳春三月果成熟,绿叶丛里尽珠红。”

    “三月东风吹欲尽,落花时节樱桃熟。”徐朗接吟道。

    张舣等人也接了下联,四位姑娘没有参与。

    吃完樱桃,严裕和沈柏寓商量赛马一事,被高榳听到,也要参与,张家兄弟、赵诚之和徐朗也被迫参赛,为了增加难度,决定让姑娘们为他们挑选马匹。姑娘们除了李云茜对马略有了解,其余三人都是不懂马的。

    高榳目光扫过四位姑娘,笑道:“我的马,就劳烦严姑娘替我选。”四位姑娘中,他和沈丹遐比较熟,视她为亲妹,可赵后一直误会他对沈丹遐有儿女之情,他担心赵后会私下懿旨将沈丹遐指给他做侧妃,是以他不敢让沈丹遐帮他选马,刻意的疏远,保持距离。

    沈丹遐不知高榳所想,见他让严素馨帮他选,心揪了一下,严素馨虽比高榳大一岁多,可若高榳真看中了她,也不是不可以婚配的,孝恭皇后就比昭孝帝大三岁。

    严素馨无法推辞,屈膝领命。

    “我的马就劳烦沈姑娘替我选。”赵诚之抢在徐朗之前提出请求。

    “赵世子身娇肉贵,我怕我挑错马,万一害得赵世子堕马受伤,那就罪过了,赵世子还是让其他人挑吧。”沈丹遐扭头看着徐朗,“朗哥哥,我帮你选马可好?”

    “谢九妹妹,这是我的荣幸。”徐朗唇角轻扬,面色愉悦。赵诚之面上笑容依旧,眼中闪过一抹恼色。

    为赵诚之挑马的重任就落在了李云茜身上,张鹋儿为她两个兄长挑了两匹枣红马,严素馨为严裕挑了头才出生六个月的小马,给高榳挑了匹看着就十分温驯的母马。严裕幽怨地看了他姐一眼,骑这马比赛,他肯定垫底,“姐,能不能换一匹马?”

    “你觉得这匹马不好吗?”严素馨拧着眉看着他。

    “姐,它是一匹幼马,还小,我不忍心骑它。”严裕一本正经地道。

    “哦,这样啊,那换一匹吧。”严素馨接受意见,严裕窃喜。

    严素馨重新为严裕选马,选了匹同样温驯的母马;严裕一脸颓废,这跟刚才那匹马区别不大啊!正要再找理由让严素馨给他换马,严素馨看着他道:“就这匹,你要还不愿意,那就别比了。”

    严裕这下不敢再挑了,严素馨翘翘嘴角,臭小子,在她面前耍花样,真以为她会上当受骗吗?

    沈丹遐帮沈柏寓挑了匹黄毛马,给徐朗挑了匹四只白蹄的纯黑马,她隐约记得《全唐文》里说这种马是匹良驹。

    李云茜给宋煊选了匹棕色马,在赵诚之指引下,为他挑了一匹纯白马。

    马选好了,八人去换上骑马服,徐朗是玄色骑马服,赵诚之刚是一身雪白的骑马服,翻身上马,骑到起跑线上伫立;在不远的林子里,插弟八面小旗子,八人骑到林中将小旗子拿下,再原路返回起跑线,谁最先拿到旗子回来,就算赢。

    严素馨走到沈丹遐身边,笑问道:“沈妹妹,你觉得谁会赢?”

    “谁赢,我不知道,但我知道谁会输。”沈丹遐明眸流转,“严姐姐,你希望谁赢啊?”

    严素馨想了想,道:“徐大人吧。”

    “我不是问你谁会赢,我是问你,你希望谁赢。”沈丹遐促狭地笑道。

    严素馨看了她一眼,俏脸微红,跺脚道:“你好坏哟!”

    “我哪里坏了?”沈丹遐挤眉弄眼地问道。

    “讨厌,我不和你说了。”严素馨害羞地躲到张鹋儿身边去了。

    伴随着一声响锣声,赛马开始,八匹骏马箭一般的冲了出去。

    领先的人是赵成之,跑在第二位的是张舫,第三的是沈柏寓,第四的是宋煊,第五的是张舣,第六的是高榳,徐朗仅比严裕快一点,排在第七。

    怎么会这样?

    沈丹遐惊愕地瞪大了双眼,难道她给他挑了匹劣马?白蹄马不是良驹吗?尽信书,不如无书。何况那书的内容,她还没记全。对不起啊,朗哥哥,沈丹遐在心里向徐朗道歉。

    “赵世子快快快。”李云茜兴奋地大声喊道。赵诚之骑的马是她挑的,赵诚之要是赢了,她与有荣焉。

    “朗哥哥加油,不要输给他们。”沈丹遐也跟着喊了起来。

    加油是什么,徐朗不知道,但不要输给他们,他听懂了,一夹马腹,催马上前,一下就超过了高榳;两个骑母马的高榳和严裕落在后面,慢悠悠地往前跑,保八争七的局面。

    “严姐姐,大皇子输了不会生气吧?”张鹋儿不安地问道。

    “我也不知道。”严素馨面露忧色,咬着下嘴唇。她考虑问题有缺失,光考虑高头大马跑得太快,大皇子万一骑术不好,堕马会受伤,给大皇子挑了匹跑不快的母马,却忘了他是要去赛马的,输了比赛,大皇子会不会生气发脾气?

    沈丹遐见状,安抚她们道:“别担心,大皇子很和善的,不会生气的。”

    “沈姐姐,你怎么知道大皇子很和善?”张鹋儿问道。

    沈丹遐眸光一闪,道:“大皇子面相看着就是个和善的人,再说了,连严小弟都知道母马跑不快,大皇子焉能不知道?可严姐姐给他了,他并没有说要换一匹,就同意了,这也表明他对输赢并不看重,对输赢不在乎,又怎么可能会生气呢?”

    “沈妹妹分析得很对。”李云茜赞同地道。

    严素馨和张鹋儿想想,也觉得沈丹遐所言有理。

    四人边喝着茶水吃着糕点边闲聊,约过了一刻钟,马蹄声由远至近,跑去林里的八人回来了。沈丹遐、李云茜和张鹋儿三人从圆墩上站起来,伸长脖子张望。

    “不是吧,怎么不是赵世子呢?”李云茜看清最先回来的人,难以置信地道。

    沈丹遐得意地笑了,“我就说过是朗哥哥赢。”按捺不住心中的喜悦,朝着他挥手,“朗哥哥,朗哥哥。”

    徐朗听到小姑娘清脆地呼喊声,看了她一眼,唇角上扬,夹紧马腹冲刺。紧跟在徐朗后面的是沈柏寓和赵诚之,他们也在往前冲,可就在这时沈柏寓骑的马失了前蹄,沈柏寓惯性地被甩了出去,马的后蹄眼看着就要踩在他的身上……

    “小哥!”沈丹遐失声喊道,小脸煞白。

    严素馨被吓得抓紧了衣襟,“沈……”眼前发黑,人摇摇欲倒,旁边的婢女连忙扶住她。

    李云茜和张鹋儿吓傻了,反应不过来。

    徐朗听到喊声不对,回头一看,翻身上马,一个箭步冲了过去,与此同时赵诚之也从马上跳了下来,去救沈柏寓。徐朗快一步,抱着沈柏寓往旁边一滚,避开了重重踏下来的马蹄。

    “小哥,小哥。”沈丹遐提着裙子,跑了过去。

    沈柏寓受了伤,不过还好徐朗救得及时,没有性命之忧,只有左腿膝盖、额头还有屁股上有擦伤;徐朗抱着沈柏寓在地上滚时,把手臂给弄伤了。只是他穿着玄色的衣裳,不是太看得出来,他又是一脸的淡然,沈丹遐还以为他没有受伤,就没管他,围着沈柏寓身边。

    张舣让人去拿烈酒和金创药过来,沈柏寓的屁股上也有伤,被扶到屋里洗清伤口,烈酒倒在伤口上,疼得沈柏寓鬼哭狼嚎的,“痛痛痛痛,痛死我了!”

    沈丹遐在外面听得胆战心惊,刚才那一幕,差点吓得心脏停止跳动了。要是沈柏寓有什么好歹,她真得不敢想像,“朗哥哥,谢谢你救了我……”沈丹遐看到地砖上有几滴鲜血,徐朗的右手背上有两条血迹。沈丹遐这才知道徐朗也受伤了,上前去查看他的伤势。

    “你受伤了,为什么不说?”沈丹遐又是生气又是心疼。

    “一点皮外伤,不要紧。”徐朗安慰她道。

    沈丹遐抬头瞪了他一眼,拿剪刀剪开他右手衣袖,亲自为他清洗伤口和上药。徐朗咬紧牙关,一声不吭。

    “不疼吗?”沈丹遐蹙眉问道。

    徐朗额头上已疼出一头的汗,却道:“不疼。”

    “就会逞强。”沈丹遐撇嘴道。

    这时沈柏寓上完药,由严裕搀扶着走了出来,拱手,“朗哥儿,谢谢你救了我。”

    “你我是亲戚,救你义不容辞。”徐朗正颜道。

    张舣安顿好高榳后,从外面走了过来,“徐大人,沈公子,两位的伤势如何?”

    “皮外伤,没什么大碍。”沈柏寓挺了挺身子,装硬汉。

    “骑马受伤在所难免,张世子不用放在心上。”徐朗面色冷肃地道。

    “两位无碍就好。”张舣松了口气,多亏徐朗救下沈柏寓,要是沈柏寓命丧含桃山庄,张家难辞其咎,还好还好,有惊无险。

    有了这件事,午饭推迟了半个时辰;沈丹遐和严素馨都被吓得不轻,也不想再留在山庄里玩耍了,吃过午饭,歇了一盏茶的时间,告辞回城。张家兄妹也没留她们,送了她们每人三小篓樱桃、各色的干果,还有几只锦鸡、一对兔子等野味。

    回到家里,沈丹遐打发侍琴,送了一小篓樱桃去程家。侍琴从程家回来,对沈丹遐道:“姑娘,定边侯府也给程府送来了一小篓樱桃。”

    “你没看错?”沈丹遐质疑问道。

    “奴婢绝对没看错,送樱桃来的那个是李姑娘身边的侍剑。”侍琴道。

    沈丹遐还想说什么,小厅里传来沈柏寓哎哟哎哟的呼痛声,“母亲,你戳到我伤口了。”

    原来陶氏得知沈柏寓从马上摔下来,差一点就小命不保,生气地伸手在他包着纱布的额头上用力一戳。

    “现在知道痛了?你技不如人,逞什么强?赛什么马?”陶氏生气地诘问道。

    “母亲,意外,这是意外,我差一点就超过朗哥儿得第一了。”沈柏寓抱着头道。

    陶氏曲指在他头上敲了一下,“听说是朗哥儿救了你?”

    “朗哥儿为救我,把手臂给弄伤了。”沈柏寓躲开了些,免得他娘打得顺手,又给他来几下。

    “你说你这事闹得,自己受伤也就算了,你还连累别人。”陶氏生气扬起手,发现打不到沈柏寓,眼一瞪,“你给我过来些。”

    “母亲,我现在受伤了,你等我伤好了,再打行不?”沈柏寓央求道。

    “行,行,就留着等你伤好了再打。”陶氏同意了。

    沈柏寓的伤势不算太严重,不影响他看书写字,但徐朗属于武官,他手臂受伤,就不能再舞刀弄枪,不能当值,要在府中休养一段时间。沈丹遐不知道他在府上能不能休养好,有心过府去看看,如是就跟陶氏道:“朗哥哥是救小哥受得伤,我们不过去看看他,感谢他吗?”

    “明天我准备带些补药和伤药过去看他,感谢他。”陶氏笑道。

    “娘,明天我和你一起去。”沈丹遐笑道。

    陶氏看着她,道:“你留在家里,娘一个人去。”

    “娘,你就带我一起去吧。”沈丹遐抱着陶氏的胳膊,娇声道。

    “九儿,你还记不记得娘上回说过得话?”陶氏盯着她的眼睛问道。

    ------题外话------

    注:我曾想过我重生,我能改变什么?我发现我能改变的就是阻止表妹去河里游泳,不让她小小年纪就溺水身亡。其他的,我似乎改变不了,我小学不会做的数学题,我至今仍然不会做(家里就我数学不行,让身为数学特级教师的老妈倍感惭愧。)或许我还能让家里变得稍微富裕一些。

    我想说得是重生没什么了不起的,穿越也一样。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沈家九姑娘》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沈家九姑娘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沈家九姑娘》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