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二十三章 含桃山庄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沈家九姑娘正文 第二百二十三章 含桃山庄
(156166http://www.156166.com)    沈丹遐回到祉园,砚墨练字,刚写了两页,莫失进来了,送来了徐朗写给她的信。这些日子,徐朗忙公务、忙着应付他外祖父、忙着哄祖母、忙着设计谋算赵公葑、忙和高鋆以及前瑞王的余孽斗智斗勇,不过虽然忙得没空过来,但不妨碍他写信来倾诉衷肠。

    字写得龙飞凤舞,词写得情意脉脉。沈丹遐看得俏脸发烫,提笔给他写了封回信。写完信,打发莫失送出去,沈丹遐抽出字帖,开始练字。

    “姑娘,大爷来了。”侍琴在外禀报道。

    沈丹遐搁笔,起身迎了出去,“大哥。”

    “妹妹,在做什么?”沈柏密问道。

    “在练字。”沈丹遐笑道。

    “不用上茶了,我和妹妹说几句话就走。”沈柏密吩咐道。

    沈丹遐脸上的笑淡了下去,知道沈柏密今天是送高鋆那边的谜锁图来了,不知道那位自以为高才的章大才子这次弄得是什么?沈丹遐骇然发现,她居然有点期待解谜了。沈丹遐嘴角微微抽搐,难道她是被虐体质?

    在沈丹遐胡思乱想中,沈柏密把黄先生交给他的图铺在了桌子上,“妹妹,你看看这个。”

    沈丹遐皱眉,这画得是什么呀?

    “大哥,这谁画得?画得乱七八糟的,没法啊。”沈丹遐费了半天劲,也没看清上面写得是什么字。

    “画不出来的,这是拓的。”沈柏密绷着脸道。

    沈丹遐恍然大悟,谜锁越来越难,图案也就越来越复杂,高鋆才会想让她亲自去看、去解。

    “妹妹,这或许是最后一个谜锁,你不着急,慢慢解。”沈柏密要沈丹遐拖延时间。

    沈丹遐看着图,道:“这不是最后一个谜锁。”

    “你确定?”沈柏密皱眉问道。

    “前三道谜锁是一样的,第四道谜锁不同,表明至少有六道谜锁。这前三道是一样的,后三道是一样的,这第四道是十二星座图,那第五道应该也跟天空有关。”沈丹遐眼中一亮,数了数,“二十八星宿,大哥,这是二十八星宿图。”

    沈柏密看着桌上的图,就觉眼晕,二十八星宿图,那是什么东西?算了,他不想知道,问道:“解开需要多少时间?”

    沈丹遐苦笑道:“大哥,我就知道这么个名,我不知道要怎么解,我得翻翻章善聪的手稿,也许能从中找到答案吧。”她不是全才啊,她对天文的了解有限,非常有限,她不得不承认这个章善聪知识非常渊博,设个谜锁,还要涉及到天文。

    “章才子的手稿收集齐了?”沈柏密问道。

    “没人知道他有多少本手稿,我也不知道我有没有收齐。”沈丹遐叹气道。章善聪有才不假,可也爱故弄玄虚,他的手稿记东西记得很杂、很乱,最令人无语的是有两本里记得是流行歌的歌词,有一本里面记得居然是他猎艳的事。

    “解得开就解,解不开也没办法。”沈柏密淡然道。经过这一年来的部署,他已有些底气与高鋆周旋了。

    “嗯。”沈丹遐颔首。

    为了解开二十八星宿这个谜锁,沈丹遐收集到的章善聪手稿全部堆放在书案上,一本一本的翻看,前面四道谜锁,她都是凭自己所知去解的,这道谜锁,她必须借助章善聪的手稿了。

    沈丹遐翻开一本,“易之为义,从日从月,阴阳之变,会意成名。易曰:变动不居,周流六虚。故卜筮之道贵在融通,勿泥形迹。”沈丹遐噘嘴,“这什么鬼?看不明白。”

    虽然看不明白,沈丹遐还是硬着头皮看完了,没找到有用的资料,又拿一本过来,“猪、牛、羊各一斤剁烂成馅;虾米半斤捣成碎末;马芹、茴香、川椒、胡椒、杏仁、红豆各半两,捣成末、生姜切丝十两,腊糟一斤半,麦酱一斤半,葱白一斤,盐一斤,芜拂细切二两。”

    菜谱!

    这章大才子原来是个吃货啊!

    沈丹遐咽了咽口水,继续看下去,“将香油炼热,将肉料一齐下锅炒熟,再加其他的下锅,炒熟收汁,放冷后,封贮收藏,方便随时食用,此方……”

    “啊呸!”沈丹遐把书丢一边,骂了句,“种马男。”

    沈丹遐不想看了,唤莫失进来冲了杯桑椹蜜膏喝,看看时辰钟,差半刻钟就到未时正,就带着莫离莫弃去了无涯院。

    每天下午未时正到申时正是她学规矩和调香的时间,未时正华嬷嬷来了,看站在那儿等候她的沈丹遐,华嬷嬷笑眯了眼,她教了这么多姑娘,唯有这位姑娘从第一天学规矩就没有懈怠过,也没闹个脾气,还很尊重她这个嬷嬷,在她生辰时甚至为她亲自煮了碗长寿面;若是太太肯留她,她愿意侍奉这姑娘。

    申时正,规矩学完了,婢女送来了厨房里做的新鲜糕点和茶水,沈丹遐和华嬷嬷到外室吃糕点和茶水。在华嬷嬷面前,沈丹遐很注意自己的用餐礼仪,右手用竹签插一块糕点,左手捏着帕子,翘着兰花指,半托半掩,小口的吃着糕点。

    “姑娘记住,在外面,最好不要吃易掉渣的糕点。”华嬷嬷告诫道。

    “是。”沈丹遐放下了手中的酥饼。

    侍琴脚步匆匆的走了进来,行礼道:“姑娘,奴婢有事要禀报。”

    华嬷嬷知趣的起身道:“奴婢告退。”

    等华嬷嬷离开,沈丹遐问道:“说吧,发生了什么事?”

    侍琴张张嘴,欲言又止,似乎不知道要怎么说。沈丹遐端起茶杯抿了一口,道:“不必措词,有什么说什么。”

    侍琴舔舔嘴唇,道:“四爷和周家大姑娘在周家的花园里私会,被人看到了。”

    沈丹遐呆怔了片刻,“我记得周大姑娘是嫡出。”沈柏宯却是庶出,在沈家七兄弟里,不显山不露水,这一次,可真是令人“刮目相看”了。

    “姑娘没有记错。”侍琴道。

    “周家愿意结这门亲吗?”沈丹遐蹙眉问道。

    “为了周大姑娘的名声,周家应该会同意结亲的。”侍琴揣摸道。

    是的,为了周宛儿的名声,周家同意了这门亲事,把周氏膈应坏了;可她再恼火、再不甘、再生气,也不得不为庶子操持婚事,不看僧面看佛面,谁让新娘是她的亲侄女,她还指望着把女儿嫁给嫂嫂的娘家侄子,那个晋州城有名的才子呢。

    “二房这下可热闹了。”沈丹遐抚额,为周氏掬一把同情的泪。

    因周宛儿已珠胎暗结,这门亲事得速办,六礼从简,亲迎之日定在了四月初九。还好二房三房已分家,要不然,沈柏宯还得等沈柏寓成亲后才能娶妻,周宛儿的肚子那里等得了。

    周氏虽碍于兄嫂的面子,帮着操持婚事,可到底气不过沈柏宯的算计,迁怒于他的生母丁姨娘,将丁姨娘送到城外的庄子里去养病。

    二房的事,沈丹遐听过也就罢,过了几日收到张鹋儿的帖子,邀请她十九日去城郊的庄子摘樱桃。沈丹遐这些天看章善聪那些手稿,看得头昏眼花的,也想出去轻快轻快,回帖给她,接受邀约。

    “呜呜呜,我也想去。”袁清音可怜巴巴地看着沈丹遐道。

    “嫂嫂,你还没出月子,不能出门。”沈丹遐断然拒绝,“我会带樱桃回来给你吃的。”

    “你要带多多的回来。”袁清音提出要求。

    “放心,一定带很多回来,然后我们再酿些樱桃酒,等过年的时候喝。”沈丹遐笑道。

    “好啊好啊。”袁清音笑眯了眼,过年时,她可以想喝多少喝多少了。

    十九日,沈丹遐带着莫失莫忘,莫离莫弃,以及六个护院,在沈柏寓的陪同下,坐着马车出城去张家的含桃山庄,在城门口遇到了严素馨和陪她一起去的严裕。

    “严妹妹。”沈柏寓拱手道。

    “沈小哥。”严素馨欠身道。

    沈丹遐眉梢微动,唇角上扬,两人已经哥哥妹妹互称了,看来她家小哥好事将近啊。

    寒暄了几句,沈丹遐上了严家的马车,和严素馨同坐,严裕上了沈家的马车,和沈柏寓一起;一行人高高兴兴的到了含桃山庄,见到了张鹋儿和她二哥张舫。过了一会李云茜和她的表兄宋煊来了,施礼寒暄待茶,张家兄妹陪众人游览山庄。

    含桃山庄有温泉,在温泉附近种着数百棵樱桃树,在离立夏还有十几天的春末,樱桃就成熟了,红红的挂在枝头上,等人采摘。

    “这樱桃味道甚是甜美,你们说是让下人去摘,还是我们自己去摘?”张鹋儿挤眉弄眼地询问众人的意见,她是想自己摘,可她知道她哥是不允许的,故意这么问的。

    “自己摘。”沈丹遐、李云茜、沈柏寓和严裕四人异口同声地道。

    宋煊摇头道:“树太高,你们上树去摘,不安全,还是让下人去摘好。”

    张舫也是不同意她们上树。

    “妹妹,你是女孩子,穿着裙子,不好上树,还是小哥上树摘给你吧。”沈柏寓哄她道。

    “我特意来摘樱桃的,不上树,那我跑这么远来做什么?我在家里等着不就好了。”沈丹遐噘嘴道。

    “就是就是。”李云茜和张鹋儿也噘起了嘴,一脸的不高兴。

    “这树也不算太高,搭个木梯,让下人们好生护着,我们也会小心的,不会摔着的,你们就让我们自己摘吧。”严素馨央求道。

    四个姑娘都执意要上树亲自摘樱桃,做兄弟的拦不住,只得同意,命仆妇们搭好木梯,他们亲自在旁边护着。沈丹遐挽着个小竹篮,登上梯子去摘樱桃。

    大家正享受着亲手摘樱桃的快乐,一个下人匆匆过来向张舫禀报道:“二公子,世子爷、祥清侯府世子爷和御林军副使徐大人,陪着一位小公子进庄了。”

    张舫脸色微变,能让他大哥、赵诚之和徐朗一起陪同的人,除了宫里那几个,不会有别人。

    小公子?

    难道是大皇子到了?

    “鹋儿,有客人来了,我要到前面去一趟。”张舫道。

    “客人?谁啊?二哥,你也邀请了人吗?”张鹋儿塞了个樱桃在嘴里,含糊地问道。

    “还没洗,你就吃,肚子会长虫的。”张舫皱眉道。

    “我在衣裳上擦干净了,不脏。”张鹋儿笑道。

    “你……我懒得说你,我先去前面了,你让下人洗两碟樱桃送前面去。”张舫道。

    “知道了,知道了,快去快去吧。”张鹋儿赶他走,没他盯着,这樱桃,她想怎么吃就怎么吃。

    张舫招呼仆妇看紧张鹋儿,他往前面去了。

    “鹋儿,你二哥怎么走了?”李云茜随口问道。

    “好像是他请得客人到了。”张鹋儿吐出樱桃核道。

    “是谁啊?”李云茜问道。

    “不知道,他没说。”张鹋儿提着满篮的樱桃下梯子。

    李云茜就没问了。

    四个姑娘一人摘了一篮下了木梯,沈柏寓三人爬上木梯去摘樱桃,张舫陪着大皇子高榳、赵诚之、他大哥张舣和徐朗过来了。宋煊站得高,看得远,他常出入宫闱,认得高榳等人,道:“大皇子,赵世子、张世子和徐大人过来了,妹妹们还是回避一下较好。”

    “用不着回避吧,上回我们进宫就见过大皇子了。”张鹋儿拧着眉道。

    沈丹遐一听徐大人也来了,也不肯回避,她好久没见着徐朗了,难得有机会碰面,得珍惜。李云茜打小在边疆长大,那边民风彪悍,男女之禁并不严,也觉得没必要回避。严素馨虽是个守礼数的大家闺秀,但三个好友不回避,她要和她们共同进退,刚才上树摘樱桃,也是出于这个想法,否则以她的本性,是不会做这么出格的事的。

    说话间,高榳五人已走了过来,想回避也回避不了,众人行礼道:“见过大皇子,给大皇子请安。”

    “不必如此多礼,请起。”高榳双手虚扶,“我这个不速之客,打扰你们摘樱桃的雅兴了,还请恕罪。”

    “大皇子的到来,令山庄蓬荜生辉。”张舣笑道。

    “不知道我能否品尝几颗樱桃?”高榳笑问道。

    张舣命仆妇把樱桃拿下去清洗,请高榳去前面的赏景亭坐下。众人跟在高榳的后面,往亭子里走去,沈丹遐飞快地走到徐朗身边,“张嘴。”

    ------题外话------

    注:虽然每本书,我都是认认真真在写,但水平有限,写文只为了娱己娱人。不喜欢的朋友,可以不看。别留言告诉我了,你们不喜欢还可以自由选择看别的文,我却要在心情受影响的情况下,继续码字,所以,请互相体谅。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沈家九姑娘》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沈家九姑娘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沈家九姑娘》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