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零五章 又到岁末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沈家九姑娘正文 第二百零五章 又到岁末
(156166http://www.156166.com)    莫失先下车,放好木杌子,扶沈丹遐下来,接着莫忘跟着跳下骡车;马车上下来一个披着玄色绣祥云鹤氅和蓝色锦袍,头戴玉冠的男子。沈丹遐看清人,眉尖微蹙。

    摔坐在地上的女子仰面唤道:“赵世子。”

    赵诚之听而不闻,看着渐渐显露出惊人美貌的沈丹遐,薄唇上扬,“沈姑娘,好久不见。”

    沈丹遐没有理会他,而是向前一步,盯着那女子细看,“谢惜如。”

    “赵世子,赵世子。”谢惜如痴迷地看着赵诚之,朝他伸出手,希望他能扶她起来。

    赵诚之对她的手视而不见,凝视沈丹遐,扬起薄唇,露出一个明朗如阳的笑,体贴地道:“沈姑娘,外面冷,你先上车,这事交由我来处置。”

    “她应该是冲着你来的,这事交给你处置的确比较合适。”沈丹遐不领他的情,看了眼他那张比女人还要俊美的脸,毫不犹豫地转身朝骡车走去。

    赵诚之看着她披着的斗篷在满是积雪的地上,划出一道好看的弧度,挑挑眉;沈丹遐对他的态度,挺令他感到疑惑的,从认识以来,沈丹遐对他是疏离和防备的,可他不记得有得罪过她,而且还一直对她释放善意。

    “赵世子,赵世子。”谢惜如无惧地上的寒冷,坚持坐在地上,手直直地伸向赵诚之,等着他扶她起来。可悲的执着。

    沈丹遐已上了骡车,赵诚之收回了目光,看向谢惜如,眸底幽光一闪而过,唇角上勾,问道:“谢姑娘这么跑出来,徐奎大人可知晓?”

    谢惜如被冻得发红的脸颊,瞬间血色褪尽,他知道!他知道她做了徐奎的外室,慌乱地摆手道:“赵世子,你听我解释,你听我解释,我不是心甘情愿做他的外室的,我是被迫的,他逼我,他强迫我的,赵世子,赵世子……”

    “你是自愿还是被迫,与我有什么关系?”赵诚之打断她的话道。

    “赵世子,我……我仰慕你。”谢惜如眼泪婆娑地道。

    “你的仰慕,我不需要。谢姑娘,你是自己让开,还是我派人去请徐奎大人过来请你让开?”赵诚之对谢惜如没有丝毫怜香惜玉,目光鄙夷地看着她,冷冷地道。

    “赵世子。”谢惜如眼中的泪落了下来,为什么要对她这么残忍?

    赵诚之拉了拉身上的鹤氅,转身上了马车。

    谢惜如瘫坐在地上,马车和骡车停在原处不动,三方僵持一小会,谢惜如意识到赵诚之不会管她,诡异地笑了几声,拂去落在身上的雪花,从地上慢慢地爬了起来,跌跌撞撞的原路离开。

    “让赵世子先行。”沈柏寓拉开些许车门,吩咐道。

    车夫动了动马鞭,示意赵家的车夫先行。赵家的车夫拉扯缰绳,驱使马向左转。马车从骡车边经过,赵诚之撩开了马车的窗帘,往外看,正好看到一只白嫩圆润的手,放下窗帘,眸中幽光闪过,唇角微微下弯。

    马车和骡车背道而驰,渐行渐远。后续的事,沈丹遐不想惹没必要的麻烦,让莫失着人盯着。

    第二天,沈柏寓带着管事亲自去踏勘土地、设基选址,为开义庄尽心尽力;沈丹遐每天上午帮着袁清音处理家事,下午跟着华嬷嬷学规矩,隔三岔五送些亲手做的点心给徐朗品尝。

    冬月十五日,谢惜如的事有了最终的结果,她有了身孕,被徐奎用一顶小轿接回府中,向沈妧妧敬了茶,成了徐奎的小妾。沈丹遐想到谢家会失势,是徐朗在后面使得力,现在谢惜如阴差阳错的成了他的庶母,抚额,这是什么样的孽缘啊?

    沈丹遐闲着无事,写信去调侃了徐朗几句。徐朗看了信,回了封哭诉的信。

    日子一天天过去,四十九天的停灵终于结束了,不过四品以上官员及命妇们还得送殡去皇陵,一来一回需要二十几来天,陶氏差不多快过年了才能回来。袁清音得独立准备送给亲朋好友的年礼,沈家在锦都多年,亲戚故交甚多,送礼的账本厚厚一本,才翻看几页,袁清音就觉头昏眼花,按了按额头,“三妹妹,帮帮我。”

    “嫂嫂,你也看到了,我手头上有一堆账要算,我帮不了你啊。”沈丹遐亦是叫苦不迭,恨不能多生出两双手来。年终了,铺子庄子都来奉帐,这里面不仅有沈丹遐名下的,还有陶氏名下的。产业太多,也是一件令人头痛的事。

    腊八节这天,袁清音打发府中体面婆子拿着沈穆轲的帖子,去城里法源寺领腊八粥;袁清音留在家里,因沈穆轲和陶氏不在家中,是以沈柏密带着弟妹们去老宅祭祖。祭祀完先祖,领腊八粥的婆子回来了,用腊八粥祭祀百神,感谢百神的福祐之功,祭庄稼神、祭农神、祭窝棚神、祭地畔神、祭井神、祭灶神、祭仓神、祭水神、祭土神;因还在路太妃的丧葬期,傩戏和游戏这些热门欢快的事儿一律取消。

    在老宅吃过午饭,沈柏密带着弟妹们回家,沈丹遐跟着沈柏密去稠院看袁清音;袁清音不在房里,沈柏密皱眉问道:“大奶奶去哪儿了?”

    “大奶奶去太太院子里的小厨房看夏嬷嬷腌腊八蒜。”婢女笑道。

    “大哥,我们也去看看。”沈丹遐拽拽沈柏密的衣袖道。

    “好,我们去看看。”沈柏密宠溺地笑道。

    兄妹俩去了若水院的小厨房,进去就看袁清音挺着个大肚子,和美娥美娇在那儿剥蒜皮,夏嬷嬷在另一边挑选合用的米醋。见沈柏密和沈丹遐走了进来,袁清音抱着肚子站了起来,道:“君子远庖厨,相公,你快出去。”

    于是沈柏密出去了,沈丹遐留了下来,美娇搬了小凳子请她坐下。莫失莫忘也帮着一起挑选蒜子、剥蒜皮,等她们弄好,夏嬷嬷也挑好米醋了。

    “把蒜子放钵里用温水洗干净。”夏嬷嬷告诉她们下一步该怎么做。

    洗干净了蒜子,放在竹笸里,沥干水汽,在放到灶边烘干。趁着这个时间,夏嬷嬷告诉她们,“腌腊八蒜最好用紫皮蒜和米醋,切记不可用老陈醋和熏醋,米醋色淡,泡出来的蒜,色泽翠绿,口感酸辣适度,香浓而微甜。用老陈醋和熏醋泡出来的蒜,色泽发黑,味道酸涩。”

    众人受教的颔首。

    蒜瓣烘干后,夏嬷嬷将蒜瓣一个一个放进腌菜罐子里,摆好。将米醋沿着罐子口,缓缓倒进去,没过所有的蒜瓣,封上口,在边上倒了点温开水,将罐子放到阴凉处。

    “等大年三十,开罐就可以吃了。”夏嬷嬷笑道。

    腊八粥,喝几天,哩哩啦啦二十三。腊月二十三日,沈穆轲和陶氏回来了,满身疲惫。下人们已把屋子打扫干净,灶前的祭品已拱好,只等沈穆轲回来带领沈柏密兄弟去祭灶。男不拜月,女不祭灶。只因月宫仙子是女子,灶王爷是男儿,要避嫌。

    小年一到,就意味着年关已近。从小年到大年除夕,就如儿童唱的曲子一样,每天都有要忙碌的活动。小孩儿小孩儿你别馋,二十三,糖瓜粘;二十四,扫房子;二十五,冻豆腐;二十六,去买肉;二十七,宰公鸡;二十八,把面发;二十九,蒸馒头;三十晚上熬一宿;初一、初二满街走。

    当然今年有点特别,路氏的名分虽是太妃,民间不用守国孝的,但她毕竟是继后,权贵官宦人家三个月禁娱乐和嫁娶。腊月二十八日,皇帝封笔休朝,徐朗终于抽出时间来探望他的小姑娘了。

    “姑娘,徐公子来了,现在若水院和太太说话。”莫失从外面走进来,对歪在榻上,边看话本子,边吃磕爪蒌子的沈丹遐道。

    沈丹遐立马掀开搭在肚子上的绣花羊绒毯,道:“伺候我更衣,我要去给母亲请安。”

    莫失笑,唤侍琴等人进来,伺候沈丹遐换上衣裙和鞋,沈丹遐披上斗篷,揣着暖手炉,袅袅婷婷往若水院去了,走进若水院的暖阁,就看到徐朗捧着杯茶,坐在椅子上,态度恭敬的和坐在炕上的陶氏说话。

    看到沈丹遐进来,徐朗眼中一亮,他的小姑娘又长大了点,梳着垂挂髻,中间戴着镶贡珠弯月梳,左侧插着他送给她的那枝赤金蝴蝶簪,蝴蝶的卷须在微微颤抖,显然刚才她是一路急行,无声的唤了声,“九儿。”

    沈丹遐给陶氏行了屈膝礼,走到徐朗旁边的椅子上坐下,小嘴微微噘起,“朗哥哥,好久不见,你在忙什么?好久都没过来看我了。”

    不等徐朗回来,沈丹遐又道:“朗哥哥,你怎么瘦了?是不是没好好吃饭?”

    陶氏横她一眼,道:“你以为你朗哥哥和你一样,天天没事做,吃了睡,睡了吃,他当差那么辛苦,怎么可能不瘦?”

    “娘啊,猪才吃了睡,睡了吃。”沈丹遐对她的说法不满意。

    “你可不就是娘养得小猪。”陶氏笑道。

    “我才不是小猪,我是娘的心肝宝贝。”沈丹遐娇声道。

    陶氏笑道:“没说你不是娘的心肝宝贝啊。”

    “娘,留朗哥哥在这里吃饭吧,你煮点好吃的给朗哥哥补一补。”沈丹遐找借口支走陶氏。

    陶氏一向疼惜徐朗,听这话,并没多想,还颔首道:“九儿,你陪朗哥儿在这里说话,娘去熬一道滋补汤。”

    “有劳陶姨了。”徐朗站起身,拱手行礼道。

    “不要和陶姨讲客气,一会你多喝两碗,陶姨比什么都高兴。”陶氏笑盈盈出门去小厨房了。

    陶氏前脚刚走,沈丹遐和徐朗才对话了一句,“你忙归忙,也得顾着身体,每天要按时吃饭,保证睡眠时间。”“我有按时吃饭,每天睡两个时辰。”沈柏寓后脚就进来了。

    沈柏寓口若悬河地拉着徐朗说义庄的事,沈丹遐插不上嘴,从桌上的果盆里拿个蜜桔剥皮。剥完了桔皮,沈丹遐分出一瓣来,伸手递向徐朗,“朗哥哥,吃桔子。”

    徐朗眼含笑意,凑过去,张嘴将桔子和她的手一起含在嘴里。沈丹遐抽出手指,嗔怪地斜了他一眼。沈柏寓手舞足蹈说得兴奋,没注意到两人在眉目传情。

    “好吃吗?”沈丹遐轻声问道。

    徐朗唇角上扬,“沁甜的。”

    沈丹遐笑弯了眼,“再吃一瓣。”又掰了一瓣,送进他嘴里。

    “九儿也吃。”徐朗柔声道。

    两人分食了那个不大的蜜桔。

    徐朗在沈家吃过午饭,没有逗留多久就匆匆离开,继续忙他的公务。

    过了腊月二十九,就到大年三十一大早,沈丹遐催着夏嬷嬷开罐拿蒜。一打开盖子,腌辣的蒜瓣和香沈的醋酸顿时扑鼻而来,罐里泡在醋里的蒜瓣已变得通体理绿,夏嬷嬷用筷子夹了几个蒜瓣,放在白色的瓷碟,视觉效果十分好,湛青翠绿的蒜瓣如同翡翠碧玉,看着就让人食欲大增。

    沈丹遐装了一小碟放在食盒里,令人将蒜瓣和她昨儿晚上亲手做的五色饺子,送去给徐朗吃;饺子经过一夜,已冻硬了,刚放锅里煮好了,灌上熬了一个时辰的人参鸡汤。

    陶氏不想让袁清音去老宅那边和魏牡丹一起过年,如是借口丧孝期内过年一切从俭,今年只是她和沈穆轲去老宅,陪沈母吃顿饭,沈柏密等人都留在家中。沈丹遐吃了几个蒜瓣和饺子,就回房歇着去了。

    申时正,沈穆轲和陶氏从老宅回来,等到酉时初刻,一家人聚集到厅里吃年夜饭。吃完年夜饭,守岁到子时,放了鞭炮,接了神,沈丹遐没要沈柏寓送,自个回祉园。

    沈丹遐一路都在打哈欠,打算回去就睡。还没走到房门口,就看到门口一个身形颀长、面容俊美、披着银狐皮斗篷的男子,静静站在那儿,一下惊醒过来,提着曳地的斗篷,小跑了过去。

    跑到徐朗面前,沈丹遐仰面问道:“朗哥哥,你怎么过来了?”

    “过来看你。”徐朗眼中闪过惊喜,吃着她派人送来的饺子,按捺不住相思之情;虽然明知今日是除夕夜,她兴许会和家人一道守岁到天明,不会在院子,可还是忍不住过来碰运气,庆幸苍天怜悯有情人,让他在新年伊始就见到了她。

    ------题外话------

    注:义庄可不仅仅是安放棺木的地方哟。

    好吧,小九儿就是个吃货,只会送吃食给她的朗哥哥。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沈家九姑娘》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沈家九姑娘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沈家九姑娘》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