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零二章 日常琐事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沈家九姑娘正文 第二百零二章 日常琐事
(156166http://www.156166.com)    沈丹遐自认是个俗人,绝对不会在大冷的冬天,跑去采集梅花上的雪,虽然能看出雪水泡得茶水要比井水泡的茶水更清亮些,味道也更醇甜些,但是她畏寒,没那么大的兴致,不过严素馨愿意拿雪水泡茶请她喝,她还是很乐意风雅一把的。

    红泥小火炉上面放着六角浮雕梅花图案的铁壶,壶里装着茶叶和雪水。小婢女拿着扇,在那儿扇火。不多时,茶水初沸。小婢女用帕子包着铁壶的提手,将茶水注入万蝠纹紫砂提梁壶。

    严素馨右手提壶,左手将茶盖掀起,将茶水缓缓地注入杯中,她的姿态优美,“借得梅上雪,煎茶别有香。沈妹妹,请。”

    “好茶好水,丹遐谢领。”沈丹遐笑道。

    两人边喝茶边闲聊,沈丹遐送出了带来的熏香,“严姐姐,这是我自己做的,希望你能喜欢。”

    “沈妹妹还会制香啊,真是了不得。”严素馨笑道。

    “严姐姐别笑话我,这不算什么,不过是拿来打发时间而已。”沈丹遐羞涩地垂首,将手收回时,一不小心,带翻了桌上的茶杯,半杯温茶洒在了沈丹遐裙子上,“哎哟,瞧我这笨手笨脚的,还好杯子没事。”

    “沈妹妹,你有没有被烫到?”严素馨关心地问道。

    “没有,茶水已经不烫了,就是把裙子给弄湿了。”沈丹遐站起来,拿帕子擦了擦身上的水渍道。

    严素馨见她裙子湿了一大片,蹙眉道:“沈妹妹若是不嫌弃,拿我的衣裙给你换换吧。”两人高矮胖瘦都差不多,沈丹遐能穿得下严素馨的衣裳。

    目的达到,沈丹遐弯唇浅笑,“那就麻烦严姐姐了。”

    “不麻烦。”严素馨领着沈丹遐去卧房,绕过四扇红木浮雕花卉屏风就看到了两个朱漆填描金花卉纹衣柜。

    严素馨是永宁侯府的嫡出姑娘,自是不缺新衣裳穿,她是个懂礼又大方的人,命丫鬟将左边的衣柜打开,对沈丹遐笑道:“沈妹妹,这个衣柜里的衣裙是我没穿过。”

    “哪能穿姐姐的新衣裳,我要换姐姐穿过的衣裳,要不然我就不换了。”沈丹遐扯着湿裙子道。

    “你不要这么客气嘛。”严素馨上前挑了件和沈丹遐身上穿的颜色差不多的,一件樱红色绣银菊直裰长袄,“这件好不好?”

    沈丹遐摇头,眸光一闪,干脆不绕弯子直接道:“我记得姐姐有件淡紫色绣豌豆花长袄,我能换那件吗?”

    “你喜欢那件?”严素馨笑,让丫鬟打开右边的衣柜。

    沈丹遐看到了那件淡紫色绣豌豆花长袄,微微一笑,看来她没有记错,严素馨真是她小哥看中的姑娘。沈丹遐换上了干净的衣裙,和严素馨回到茶室,继续品茗。

    沈丹遐有意无意的将话题往亲事上引,“我大哥和我小哥是双生子,如今我大哥的长子就快出生了,我小哥还没成亲,我母亲急着给他相看。”

    “我母亲也说要给我好好相看呢,说女儿家迟早要嫁,与其被宫里胡乱指一门亲事,不如她提前张罗。”严素馨轻叹了口气,神情落寞,“可是我并不想这么早嫁人。”

    “男大当婚,女大当嫁。你母亲说的对,与其被人胡乱指一门亲事,不如找一个合眼缘的人。严姐姐,幸福是掌握在自己手中,不要轻易交给别人,任人摆布。”沈丹遐对江水灵的亲事心有余悸“严姐姐,其实你有没有想过将来要嫁什么样的人?”

    沈丹遐打探严素馨对男子的喜好,借此想知道沈柏寓有没有机会。

    “什么样的人?”严素馨轻咬了下唇角,面露羞涩,“待我好的人。”

    这个答案太笼统了。

    “相貌家世都不挑吗?”沈丹遐问道。

    严素馨笑,“能过得了我母亲眼的人,相貌不会难看,家世也不会差到那儿去。”

    沈丹遐微微挑眉,严素馨心中还没有人,这事大有可为,只要小哥能入永宁侯夫人的眼就行了;沈丹遐对沈柏寓相貌还是挺有信心的,沈穆轲的官级也不算太低,只要沈柏寓明年中举,有功名在身,家世勉强也能匹配得上了。

    在永宁侯府用过午饭,沈丹遐告辞回家,先去祉园换了身衣裳,把那件淡紫色绣豌豆花长袄整理好,带去见沈柏寓,“小哥,你看看是不是这件衣裳?”

    沈柏寓眼睛发亮,“是的,是的,就是这件,妹妹,你今天去哪儿了?”

    “永宁侯府。”沈丹遐看着他道。

    沈柏寓神色微黯,永宁侯府深得圣宠,严素馨身份高贵,足可以匹配皇子,他只是一个三品官的嫡次子,又无有功名在身,拿什么去娶她?

    沈丹遐把她和严素馨说过的话,告诉了沈柏寓,小心翼翼地问道:“小哥,你会放弃吗?”

    沈柏寓抿紧了唇角,沉吟片刻,道:“妹妹,我不想放弃。”

    “不想放弃那就去争取,小哥,你该知道怎么做吧?”沈丹遐看着他,认真地问道。

    “我知道该怎么做,不过母亲那边,你得帮我说服她。”沈柏寓刚被陶氏抓去念叨了半个多时辰,念得他头都大了。

    “娘看好小儿媳了?”沈丹遐讶然问道。

    “她和人约好,过几天去相国寺,让我跟着一起去相看。母亲一直说那姑娘好,很喜欢的样子。”沈柏寓苦恼地道。

    “知道是哪家吗?”沈丹遐问道。

    沈柏寓想了想,道:“好像是姓绍的。”

    “绍?”沈丹遐眸光微凝,“用玉绍缭之的‘绍’?”

    “应该是吧。”沈柏寓不确定。

    “我去问问。”沈丹遐起身道。

    “妹妹,你一定要帮我。”沈柏寓恳求道。

    “我不是一直在帮你吗?”沈丹遐斜他一眼,抬腿走了出去。

    沈丹遐去若水院见陶氏,陶氏刚午睡起来,在吃银耳鸽蛋汤,“九儿回来了,进宝舀一碗汤给姑娘。”

    进宝舀了碗汤,放在沈丹遐面前。沈丹遐喝完汤,搁下碗,靠在陶氏身边,“娘,听小哥说你要去相看小儿媳了?”

    陶氏笑,“是啊,约好过几天去相国寺。”

    “是哪家的姑娘?我认识吗?”沈丹遐笑问道。

    “山阴绍家的姑娘,你应该不认识。”陶氏笑道。

    沈丹遐眸光一闪,“娘,她的闺名叫什么?”

    陶氏想了想,道:“芷婷,绍芷婷,白芷的芷,婷婷玉立的婷,这名字好听吧?”

    还真的是她。

    “娘,你知不知道绍家和江家是亲戚?”沈丹遐问道。

    “哪个江家?”陶氏皱眉问道。陶氏遵行前世的记忆,故意与绍家做生意,然后借机认识绍家人,她还是想让绍氏做她的小儿媳。

    沈丹遐舔舔嘴唇道:“江水灵家,绍芷婷和水灵是两姨表姐妹。”

    “你在江家见过她?”陶氏着急地问道。

    “见过一两次。”沈丹遐点头。就算绍家与江家没关系,在沈柏寓对严素馨动了心思的情况下,她也必须让这事成不了。

    陶氏脸色微变,那这门亲事,就不能结了。

    虽然陶氏已放弃和绍家联姻,但是没有取消几天后去相国寺的事,她想见见绍芷婷,那个善良、不嫌弃沈柏寓瘸了,嫁到沈家来的好姑娘。就算做不了儿媳,也要和她结一份善缘,等她出嫁时,给她添一份厚礼,全了彼此的情意。

    九月十七日,陶氏去了相国寺,没有带沈柏寓和沈丹遐去。就在这天,河间郡王府传出一个大丑闻,成王府的五姑娘高牡丹和河间郡王府的二公子高康明被人捉奸在床。两人虽然出了五服,但是仍属同姓同宗的堂兄妹。

    高康明毁了高牡丹的清白,如果是表兄妹,为了脸面,两人唯有结婚,可他们是堂兄妹,不可以结婚;兄妹乱伦,兹事体大。高牡丹若是被逼,河间郡王府要还她一个公道;高牡丹若是不知廉耻主动勾引堂兄高康明,那成王府也必须还高康明一个公道。

    不知成王府和河间郡王府是如何商量的,最后背负罪名的是高康明和高牡丹身边的两个婢女,这两个婢女是表姐妹,被殿中省分到两个王府当差;高牡丹虽是庶出,可生她的侧妃十分得宠,成亲王十分喜欢这个模样长得与他有几分相似的庶女,一直在为她谋求封号,把她宠得忘乎所以,性子比嫡出的端和郡主还要跋扈几分,对身边伺候她的婢女,非打即骂;据说是那婢女怀恨在心,和表姐合谋,促成了这件丑事。

    这事与沈家无关,当成八卦听过也就罢了。只是没想到过了两天,沈家收到了成王府的请柬。邀请陶氏、沈柏寓和沈丹遐参加九月二十六日,高牡丹的及笄礼。

    女儿家的及笄礼,请陶氏和沈丹遐参加正常,可请沈柏寓这个外男去,这其中透着古怪。陶氏将请柬丢在地上,用力地跺了几脚,“成王府实在是欺人太甚!”

    “娘,何必动怒,不去就是了。”沈丹遐塞了瓣蜜桔放嘴里。

    陶氏盯着请柬,眼中寒光闪动,这事不会就这么算了的,成王府敢谋算她的儿子,必须要付出代价。等沈丹遐吃完那一碟蜜桔回了祉园,陶氏命人把沈柏密给叫了过来,道:“成王纵情声色、宠妾灭妻、不修私德的事,该让圣上知道了。”

    沈柏密躬身道:“母亲说得是。”

    仅过了一日,弹劾成王的折子,就冒了一大堆出来;已是第三个宗室王爷出事了,皇帝都麻木了,连着人去查实都没有,直接问罪,成亲王被降为了成郡王,福禄田被褫夺、罚俸三年……

    闹腾了这么一场,高牡丹的及笄宴没有办成。不是亲王,府里的用度与伺候人数都要减少,王府有些院子也得锁起来,成郡王妃忙着处理这些事,更有理由不管高牡丹的事了。

    九月底,沈丹遐收到程珏寄来的第一封信,信上写着他在路上的所见所闻;还估算她收到这信时,他应该已到了竹山城;并与她约定,每五日写一封信。在信尾盖着他的闲章,归来子。

    沈丹遐给他写了回信,写得虽是家中鸡毛蒜皮的小事,却也写了三页纸,并在信尾盖上了他为她雕刻的闲章。

    十月初一,陶氏照旧带着五个女儿去老宅给沈母问安。自打魏牡丹想害袁清音的事发生后,陶氏就不让袁清音过去了。在萱姿院的东居室,沈丹遐见到刘宝珍的母亲涂氏和她的妹妹刘宝珠。

    涂氏满脸喜色的在和沈母说话,刘宝珠穿着一袭崭新的银红色绣金菊交领夹棉袄子,挽着反绾髻,髻上妆点着几枝花卉短簪和一枝凤尾钗。

    “表嫂今日怎么舍得过来?”陶氏笑问道。

    “我是来跟姑母道喜的,我家大丫头有了身孕。”涂氏笑道。

    “恭喜恭喜。”陶氏客气地道。

    这事的确值得恭喜,安平亲王高鋆成亲已有四五年,至今膝下犹虚,若刘宝珍能顺利为他诞下一男半女,母凭子贵,刘宝珍在王府的地位必然有所上升,甚至谋一个侧妃之位,也不是不可能。

    涂氏今日前来不止是为了报喜,她还是来炫耀的,刘宝珠得意地告诉沈丹遐姐妹,她过几日要去王府探望刘宝珍,表示可以带沈丹遐姐妹一同前往。

    沈丹蔚淡笑道:“我们这么多人过去,恐扰了刘夫人的休息,珠表妹还是一个人过去探望刘夫人,多和刘夫人说说体己话,帮我们代问一声好吧。”

    其他人跟着附和,让刘宝珠代问好,她们就不去了。刘宝珠再三邀请,众人再三推脱,刘宝珠见众人执意不肯去,只能作罢。

    沈丹遐从老宅回到家中,下午小睡起来,莫失进来,在她耳边,小声道:“姑娘,徐公子来信了。”

    沈丹遐且惊且喜,惊得是徐朗好好的怎么突然写信回来?喜得是这人总算开窍了,知道给她写信了,接过莫失递来的信,示意她退下,折开信。

    这封信让沈丹遐大失所望,一张纸上就写了六个字,十月初六,回京。京字的最后一笔,力透纸背,也不知他用那么大的劲作什么?

    沈丹遐凝眸看着纸上的日期,眉尖轻蹙,他告诉她回京的日子,是什么意思?让她去接他?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沈家九姑娘》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沈家九姑娘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沈家九姑娘》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