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八十五章 痴心妄想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沈家九姑娘正文 第一百八十五章 痴心妄想
(156166http://www.156166.com)    人多力量大,而且常缄常默是有内劲的人,聚声喊话,震得那些人,一阵耳鸣,等嗡嗡声过后,心神渐定,没有那么慌乱,次序亦渐渐变好了,人群不再胡乱挤来挤去,此时锦都府和东城兵马司的人也赶到了。

    在官差的指挥下,人渐渐散了,站在高台上的人也开始动起来,准备离开,这时突然一个女子窜出来,抱住一个被踩得吐血,全身上下都是脚印的老者,哭喊道:“祖父,祖父。”

    沈柏寓是个粗枝大叶的人,对无关紧要的人,是不会认真记着的,但是这回他偏偏记住了常清友,记住也就罢了,看她哭得梨花带雨的,怜悯之心又起,走过去道:“常姑娘,快别哭了,赶紧送令祖父去医馆,或许还有救。”

    常清友听到声音,抬起泪眼一看,“沈公子。”她之所以来看灯会,为得就是能与沈柏寓偶遇,可是走了一路都没遇上,没想到会在这种情形下碰上。他总是在她无助的时候出现,他是她的天神,她一定要留在他的身边,“沈公子,求你帮帮我,帮帮我。”

    徐朗皱起了眉,看来那天他说得话,沈柏寓是一句都没入耳,又多管闲事了。当然今天这闲事,不会连累到身边的人出危险,徐朗没有出声反对,任由沈柏寓帮着常清友,把常恐秋送去附近的医馆。

    程珏和沈柏密等人不知初二的事,因知沈柏寓是较为热心肠的人,就保持观望态度;沈丹遐虽不知因何原由不喜常清友,但她不是铁石心肠的人,在这种情况下,也不可能一走了之,如是跟着一起去了医馆。常恐秋送到医馆时,还没断气,但大夫诊脉后,叹气摇了摇头,道:“姑娘,老夫医术浅薄,这位老人家的伤势太重,老夫无能这力,姑娘还是另请高明。”

    这很明显是一句虚假的谦言,话里还有要赶他们出去的意思,人死在医馆,医馆的名声有碍,沈柏密上前与大夫交涉。常清友看着即将离世的祖父,伤心的哀哀哭了起来,如果不是她要来看灯会,祖父不会发生意外,可是不来灯会,她又遇不到沈公子。祖父年事已高,又辛苦了一辈子,就这么去了也好,她求沈公子帮着择一个风水好的地方,将他厚葬,也就对得起他的养育之恩了。

    常清友说服了自己,眼泪虽还在流,心里却没有先前那么哀伤。没过多久常恐秋就断了气,常清友惨叫一声,扑到常恐秋的尸体上,哭道:“祖父啊,您就这么去了,留在孙女在这举目无亲的锦都,要怎么办?祖父啊,您命丧他乡,孙女身无长物,没办法送您归故土,孙女不孝。苍天啊,子欲养而亲不在,祖父啊……”

    她哭得字字泣血,听得众人心中恻然。

    “大哥,帮人帮到底,我们就帮常姑娘将她祖父安葬了如何?”沈柏寓找沈柏密商量道。

    “行。”沈柏密同意了。

    于是,除了沈家的两个小厮,徐朗也让常缄留下来。沈丹遐知沈柏寓初二时,把银子用光了,现在身上就一两多碎银子,如是掏出了几枚银豆子,准备给他,徐朗握住了她的手,道:“常缄身上有银票,不需要你的银豆子,收起来。”

    沈丹遐听话的把银豆子放回钱袋里。

    “天色不早,该回了。”程珏抱着已睡着的小嫣华,低声道。

    “华华睡着了呀,睡得小脸红扑扑的,哎哟,还流口水了。”沈丹逦凑过去,拿出帕子要帮小嫣华擦嘴角。

    程珏往旁边移了一步,避开了沈丹逦的手。沈丹逦脸厚,又凑了过去,程珏再次避让,沈丹遐蹙眉道:“六妹妹,你脚上长刺了,走来走去的不安分,程二哥要被你挤下台阶了。”

    这话说得很不客气,沈丹逦僵在了原处,程珏眼中浮现浅浅的笑。

    上元节因这场意外,划下了不圆满的句号,各自归家,次日下午,莫失上街打听了一番,回来告诉沈丹遐,昨夜的踩踏事故让三人丧身,九人受伤。相国寺的师父们下山,为这些无辜丧命的人,发下宏愿,为他们念七天的往生咒,希望上苍有好生之德,引领他们去往西方极乐世界。

    这天的早朝,顺王与人私下开采银矿一事被揭发,并且证据确凿,私开银矿是动摇国本的大事,皇上勃然大怒;顺王所犯之罪,不可饶恕。顺王被夺了褫夺了爵位,贬为庶人,即刻处斩;赵后和大皇子高榳求情,顺王一家老小得以保全性命,但该发配的还是发配,该充军的充军,该为奴的为奴,处理起来毫不心慈手软。至于和顺王同谋的官员,获利最多的那位和顺王一样掉了脑袋,其他人或抄家流放,或削官免职永不录用。

    朝堂刚刚发生的事,还没那么快传到内宅来,沈丹遐并不知这些事,她正忙着将洗好、熨好的披风叠起来,等着徐朗过来拿。正月十八,徐朗过来时,恰巧陶氏去了仁义伯府,他再次长驱直入,进了祉园。

    沈丹遐把披风拿出来,“朗哥哥,你试试看长短合不合适?”

    先前在房里伺候的锦书和墨书领着赏花赏月端着绣笸悄声退了出去,有聪慧知趣的丫鬟,也有别有心思的丫鬟,往炉子里添银霜炭,名唤彩霞的三等丫鬟不但没出去,还放下手中的火筴,走到徐朗身边,要服侍他。

    沈丹遐歪在炕上的引枕上,咬着一块蜜枣糕点,似笑非笑,她还真是疏忽了,没发现她身边还有这么志向高远的婢女。徐朗俊脸一沉,冷声道:“出去。”若不是打狗要看主人面,他早就一脚将人给踹出去了。

    “徐公子,服侍您,是奴婢的本份。”彩霞强撑道。

    “我不需要你服侍,出去。”徐朗面无表情地道。

    彩霞看了眼沈丹遐,虽然姑娘面带笑容,可那淡漠的眼神,让她生出怯意,不敢再强留,低头退了出去。她是沈丹遐身边的丫鬟,她做得不好,打得是沈丹遐这个主子的脸,徐朗没有多言,就当没有发生这回事,系上披风的带子,抖了抖披风,道:“这披风长短合适,九儿的女红精进了。”

    “嗯,我眼光挺准的。”沈丹遐笑道。

    “九儿的眼光又准又好。”徐朗一语双关,“我亦然。”

    沈丹遐听明了他的话外之意,抿唇浅笑。

    徐朗穿着披风,在暖阁来回走动,舍不得脱,沈丹遐难得见这稳重的人露出这孩子气,道:“屋里热,快脱下来,别闷出一身汗来。”

    徐朗这才解开披风,交回沈丹遐手上。沈丹遐将披风叠好,放在包袱布上,包好,系上,递还给他,“一路顺风。”

    徐朗带着披风离开了沈家。

    沈丹遐没有亲自处置彩霞,而是让禄婆子去管教她,至于禄婆子如何做,沈丹遐没管也没完,不过从那天起,沈丹遐就再也没见过彩霞。经过彩霞一事,禄婆子对婢女们的管束更严厉了,绝不允许再出现这种背主的婢女。

    次日天明,徐朗带着随从离开锦都前往雁城。

    这天下午,江水灵欢欢喜喜地过来了,带来顺王府湮灭的消息。顺王府不复存在,绵虞郡主亦被褫夺了封号,脱下绫罗裙换上粗布衣,和顺王府其他女眷一样,即将成为低人一等的奴仆。

    沈家和顺王府没有来往,而沈穆轲的官职,没资格分到这些官奴,是以这么大的事,在沈家这里,不过是闲话几句,过了半天就再无人提及,而陶氏主要关注度在正月二十六日,袁清音的及笄宴上。

    陶氏是袁清音未来的婆婆,她将是及笄宴上的主宾,沈丹遐这个嫡亲的小姑子,做了赞者。在大丰朝,只有来了癸水并及笄的姑娘,才可以出嫁,而袁清音在两年前已是大人了,她及笄后,两家人就可以商谈亲迎之事了。

    做为赞者的沈丹遐一大早就去了袁家,做为正宾的陶氏则晚了两刻钟才去。袁家将行礼的地方设在袁家的祠堂门口,在东边还搭了个临时的棚子。等陶氏和众宾客到了,落了座,袁父起身走到棚子正中位置站好,拱手行礼道:“今日小女清音及笄,多谢各位亲朋好友前来观礼。”

    众宾客笑着回了礼。

    及笄礼正式开始,三加过后,礼成,袁父请再次向众宾客行礼道:“小女清音笄礼已成,略备薄酒,请各位宾朋嘉客移步入席,多谢各位赏脸观礼。”

    众宾客笑着回礼,移步入席。

    参加完袁清音的及笄礼,沈丹遐继续过着她按部就班的日子,正月三十日,沈丹遐拿着这五日写的大字去程家,刚走到二门处,就听到后面有人喊道:“三姐姐,三姐姐。”

    沈丹遐诧异回首一看,是沈丹逦,微微蹙眉,待她走近,问道:“有事?”

    “三姐姐,你是不是要去程家?”沈丹逦娇喘吁吁地问道。

    “是。”沈丹遐淡然道。

    “那我们一起吧。”沈丹逦笑道。

    沈丹遐蹙眉问道:“你去程家做甚?”

    “我做了些红豆糕,想送过去给苗姨和陶姐姐吃。”沈丹逦娇笑道。

    沈丹遐眸光微闪,好心劝了她一句,“六妹妹,有些人不是你可以攀附的,安分些吧。”

    “三姐姐,你不要太过份了。”沈丹逦拦在沈丹遐面前,气极败坏地道

    “我过份?”沈丹遐讶然,“我怎么过份了?”

    “你有一个徐朗还不够吗?为什么还要霸占程二哥?”沈丹逦右手攥拳放在胸前,冲沈丹遐嚷道。

    沈丹遐嘲讽地冷笑道:“怎么?在朗哥哥那儿碰了壁,这是又看上了程二哥了,沈丹逦,你改辙易途的挺快的嘛。”

    “我是看上他了,怎么样?与你有什么关系,他又不是你什么人?你能不能别来妨碍我?”沈丹逦被沈丹遐激怒,顾不得装娇羞了,直白地道。

    沈丹遐沉声道:“你看上人家,人家就一定能看上你吗?沈丹逦,奉劝你一句,别自不量力,别过去自取其辱。”沈程两家交好,沈丹遐不愿沈丹逦过去,连累陶氏这个嫡母丢脸。苗氏注重嫡庶的,厌恶妾室通房。

    沈丹逦被沈丹遐的一番话给气得心肝儿痛,绷着张小脸,转身往回走。沈丹遐看着她的背影,撇了撇嘴,吩咐守门的婆子看好门,没有她的同意,不准让沈丹逦出门。转念想了想,又道:“若是老爷带六姑娘出门,立刻回禀我。”

    守门婆子领命不敢违。

    沈丹遐到了程府,熟门熟路的直接去了程老太爷的书房,程老太爷和程珏刚对弈完一局,正在捡棋子,见沈丹遐来了,程老太爷笑道:“小九儿,来,帮程爷爷把棋子捡进棋盒里去。”

    有沈丹遐帮着捡棋子,程老太爷去了净房,沈丹遐在程珏对面坐下,看着唇边噙着浅笑、温文尔雅的程珏,想到沈丹逦对他的觊觎,沈丹遐实在不忍心让这么块美玉深陷泥淖之中,决心警示他一下,道:“程二哥,我大哥要成亲了。”

    “这事我已知,恭喜。”程珏虽不明白沈丹遐为何说这个话题,但还是好脾气地笑道。

    沈丹遐轻咬了下唇角,道:“我记得程二哥比我大哥要年长几岁。”

    “三岁多,不足四岁。”程珏捡起一枚棋子道。

    “程二哥什么时候成亲?”沈丹遐问道。

    程珏脸上的笑容淡了下去,捏着那枚棋子,“小九妹为何突然这么问?”

    “就是觉得程二哥年纪不小了,该成亲了。”沈丹遐心虚地笑笑道。

    “成亲是一辈子的事,不能随便,总归要寻一个两情相悦的人才好。”程珏眸光微闪,“小九妹年纪还小,有些事,不需要太早做决定,多想想,没有坏处。”

    沈丹遐还要说什么,程老太爷进来了,只得噤声。程老太爷翻看了沈丹遐写得字,道:“这三张写得不好,心浮气燥的,重新写。这张写得好,字字端正,一笔一划,己见风骨。”

    程老太爷检查完沈丹遐写的字,又抽她背了一段书,笑道:“把东西拿进来。”

    三个婢女应声端着茶具走了进来。

    ------题外话------

    抱歉,左耳突然再次流血,去医院耽搁到现在才回。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沈家九姑娘》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沈家九姑娘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沈家九姑娘》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