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七十六章 填字游戏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沈家九姑娘正文 第一百七十六章 填字游戏
(156166http://www.156166.com)    远离那群妖娆的妓女,一行人继续前行,很快到了北市街的中心,那里搭着戏台子,戏台子周围已挤满了等着看傩戏的人。傩,由人字和难字组成,意思是人遇到灾难,见鬼惊骇,其词曰傩。依字面解释,就是人遇困难请神相助。傩戏是从原始傩祭活动中蜕变出来的戏剧,表演者穿着五颜六色大花袍子,戴着夸张的面具和头饰。

    在莫失莫忘等人的帮助下,沈丹遐几个都挤到了前面站好,不多时跳傩戏的人出来了,傩戏和别的戏不同,以跳为主,唱为次;表演者戴的面具有点吓人,沈丹遐这下明白沈母为何不让她们出来看傩戏了,这傩戏有些像群魔乱舞。

    开场戏跳得是蜡祭,扮成土地神的表演者唱道:“土反其宅!水归其壑!昆虫勿作!草木归其泽!”土地神拿着做成稻穗样、系着黄条带的藤条,左一下,右一下的挥舞着。

    土地神又连续唱了几遍后,退了下来,上来五个人,他们的头饰上分别写着麻、黍、稷、麦、菽,代表着五谷,他们在台上唱道:“……圣明天子,朝中坐,风调雨顺,五谷丰……”

    五谷神下去后,轮到天官上声,天官唱道:“吉庆堂前禄寿齐,富贵荣华正当时。年年日尽子香报,天官赐福永不离……回首只见红云至,不知哪位大仙来了?”

    “药王神来也!”药王神应声上场,“病有四百四症,药有八百八方,怪病之中有怪病,奇方以内有奇方。灵丹妙药送百姓,保佑大家百病不生,老少安康,不遇瘟疫。”边唱,药王神从腰袋里掏出做好的丹药往下面撒。

    围观的百姓争先恐后的抢药,沈丹遐是一点都不愿参与,鬼知道台上人撒得是什么,别病没治好,反添了病。沈丹遐本抓着沈柏密的衣袖,被人一挤,给挤开了,她人也离戏台远了些,她想挤过去继续抓着沈柏密。

    可是人太多,身小体弱的沈丹遐挤不过去,她喊道:“大哥,二哥,程二哥哥,莫失莫忘。”可锣鼓声太大声,没有人听到。

    程珏似有感觉,环顾四周,人实在是太多,目光所及全是脑袋,眉头微皱,“小九妹,小九妹。”

    这时药王神赐完了药丸,唱道:“眼见一朵红云到,不知哪位大仙来?”

    “财神来也!”财神上场,他背着个纸糊的金蝉,“撒钱撒钱,遍地金钱,金银撒在福地面,富贵荣华万万年!”

    这下台下更热闹,药丸还有人嫌弃,铜板可就没人嫌弃,人人都往台前涌,财神唱道:“一年分四季,四季十二月,正月新春舞龙灯,二月郊外放风筝,三月清明杨柳绿,四月牡丹花正红,五月……”他边唱边撒铜板,沈丹遐被接铜板人挤得离沈柏密他们更远了。

    “沈九姑娘,我要主子要见你。”一个男子站在了沈丹遐面前道。

    沈丹遐一惊,“你主子是谁?”

    “姑娘去了便知。”男子笑道。

    “如果我不肯跟你去,你会怎样?”沈丹遐试探地问道。

    “姑娘是聪明人,这个就不用我明说了,姑娘请。”男子捏了捏手指关节,发出咔咔的声音。

    沈丹遐舔了下嘴唇,眸光流转,这里人挤人的,大哥他们也不知被挤到哪里去了,她逃脱的机会为零,不管是龙潭还是虎穴,她都得闯一闯,强作镇定地道:“有劳大哥带路。”

    “姑娘客气,请随我来。”男子并没将沈丹遐带多远,走了一百多米,拐进了一间茶楼,径直上了三楼,在第二间包厢的门口站着两个人,沈丹遐不认识,但看两人站立的姿态,好像是宫里的人。能带宫里侍卫在大街上行走的,也就那几个,屋里的人会是谁?

    已到地方,马上就要见到人了,沈丹遐也没去猜,男子推开门,侧身示意沈丹遐进去。沈丹遐心跳有点加速,深吸了口气,抬腿走了进去,门在身后关闭。

    一个身穿棕黄色绣五彩楼阁人物的刺绣锦袍的男子,背着手,凭窗而立,日光斜照在他身上,将他笼罩在一个光圈之中。听到关门声,他缓缓回头,唇角上扬,眼眸晶亮。

    “你来了。”高鋆语气透着暧昧,仿佛他们是约好在此见面一般。

    沈丹遐捏紧了衣袖,疏远地问道:“王爷找小女过来,不知何要事?”

    “坐下说。”高鋆拉开椅子,一撩锦袍,坐了下来。

    沈丹遐眸光微闪,寻了离他最远,也就是他对面的椅子坐下。

    “不必对本王如此防备,本王对你没有恶意。”高鋆笑道。

    “王爷强行让人请我过来,与礼不合,这就是最大的恶意。”沈丹遐沉声道。

    高鋆被她用话一堵,虽恼却并没动怒,小姑娘都爱耍小性子,只要没过底线,他可以容许,笑了笑,提壶斟茶。沈丹遐不愿饮茶,谁知道他有没有在茶里掺什么奇奇怪怪的东西,“王爷有话就请说,一会我两个哥哥发现我不见了,会着急的。”

    “不着急,等一等。”高鋆慢条斯理地端杯饮茶,他让人把沈丹遐请来是临时起意,东西并没有带在身边,他虽记得清,也能画得出,但事关重大,他不敢大意,怕万一出现错处,误了大事。

    沈丹遐眉尖微蹙,等一等,等谁?能使唤得动亲王的就只有当今圣上了;可是当今圣上为何要见她?她平凡的很,应该没在当今圣上面前挂上号啊?难道是高榳的原因?可她在高榳面前的表现,没什么值得他在当今圣上面前提起她吧?沈丹遐满腹疑惑,却不敢多问,默默地端起茶杯暖着手。

    “听闻你喜对弈,过来与本王对弈一局。”高鋆直接下令道。

    “小女棋艺不佳,怕忧了王爷兴趣,王爷还是另寻对手吧。”沈丹遐拒绝道。她下棋要挑对手,对着高鋆,她没心情。

    高鋆冷哼一声,沈丹遐抿唇不语。

    室内一片寂静,一个慢慢品茗,一个呆坐不动。杯中的水渐渐变冷,沈丹遐有些不安,再次请辞,“王爷若没事,请容小女告退。”

    “本王有事找你。”高鋆放下杯子道。

    “王爷有事就请说事。”沈丹遐催促道。

    “等着。”高鋆勾唇笑道。小丫头就是小丫头,这么沉不住气。

    沈丹遐不得不耐着性子等下去,楼下傩戏已唱完,人群四散,沈柏密这时才骇然发现拽着他衣袖的不是沈丹遐,大惊失色,“妹妹,妹妹,你在哪?”

    环顾四周,不见沈丹遐,看到了沈柏寓,“老二,看到妹妹吗?”

    “妹妹不是和你在一起吗?”沈柏寓瞪大眼睛问道。

    “妹妹不见了。”沈柏密哭丧着脸道。

    “怎么可能?”沈柏寓也急了,“妹妹,妹妹,妹妹。”

    程珏兄弟和莫失莫忘听到呼唤声,围了过来,得知沈丹遐不见了,程珏立刻道:“分头找,一刻钟后,在这里碰头。”

    “好。”几人应道,分头寻找。

    楼上有人叩响了门,高鋆道:“进来。”

    门被推开了,进来一个中年儒生;沈丹遐看那儒生穿着一袭棉布长袍,浑身气质也不象居上位者,便知他不是当今圣上;中年儒生正是高鋆幕僚之一黄先生,他向高鋆行礼道:“鄙人见过王爷,给王爷请安。”

    “行了不必多礼,把东西拿出来。”高鋆等着也不耐烦了。

    黄先生赶紧从怀里掏出一个荷包,从荷包里又拿出一张叠着的纸,递给沈丹遐。沈丹遐一脸迷茫地接了过去,展开来一看,惊愕地樱唇微启;纸上画得是以前她看《花溪》时,每期后面都有的填字游戏。

    高鋆一直留意着沈丹遐的神情,见状,知他没找错人,淡笑道:“沈九,你替本王解开此关,本王许你侧妃之位。”

    沈丹遐的视线从纸上移到高鋆身上,“谢王爷抬爱,小女高攀不起,侧妃之位请另许他人。”这个自以为是的男人,谁稀罕当他的侧妃。

    拒绝的毫不犹豫。

    高鋆脸色一沉,“徐朗那小子有什么好?能让你为了他拒绝本王。”

    “我拒绝王爷,与他无关。”沈丹遐扬了扬手上的纸,“王爷,能否告诉我,设计这个的是谁吗?”

    “设计这个的人是前朝大才子章善聪。”高鋆没什么隐瞒的。

    沈丹遐读过正史和野史,正史对这个位章大才子功劳记载得比较多,野史上记载的是这位大才子的风流韵事,她曾怀疑这个章善聪是穿越前辈,如今可以确定了;章善聪设计的这个填字游戏,用得是英文字母的大小写标注横竖格,在图格上放写着thefirstpass,在图格的右侧写着,A:李白《清平调》,B:诗和画的一样的意境。C……

    “王爷,这个,我可以给帮你解开,不过需要一点时间。”沈丹遐将纸叠好道。

    “多久?”高鋆问道。

    “五天,五天后,我会把答案填好,我会派人送去王府。”沈丹遐不敢说出她已识破鹂姨娘的身份。

    ------题外话------

    注:傩戏没看过,而且流传至今的傩戏很多都走样了,索性就把查到的资料和秦腔的一些资料,堆积在一起写编了个傩戏,请考据的朋友见谅。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沈家九姑娘》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沈家九姑娘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沈家九姑娘》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