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171:(二更)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天降萌球:傻妻拐进门正文 171:(二更)
(156166http://www.156166.com)    杜德强觉得这事儿已经解决,只要陈渐兴还想要小命,就会替他摆平。是以他拿着钱继续胡天作地。

    有了钱的他觉得这个出租屋太破,所以打算换一个,所以带着蔡青花重新找了个地方。

    他不怕,但是蔡青花却怕了,天天在他耳边让他去自首。那天回去的时候,杜德强发现蔡青花居然拿着手机给110打电话,要举报他。

    他冲过过去将手机抢了摔在地上,然后扼住蔡青花脖子愤怒往墙上砸。当时的他刚刚喝了酒回来,还吸了大麻,神智本就不太清醒,见蔡青花奋力挣扎,还想要大喊呼救。

    顺手就抄起床头柜上的水果刀捅向蔡青花,连捅几刀,菜青花挣扎的力度小了下去,但仍想试图呼救。

    杜德强干脆的用刀划了她脖子,尔后坐在一旁看着蔡青花抽搐的身体渐渐平静,眼睛瞪得老大。

    杜德强冷笑:“那娘们生命力也强,加上脖子那刀,一共捅了她十三刀。当时那房子我才租的,不能马上退,所以我就想起之前的那间屋,床板下是空的,正好可以放人。”

    他用胶带将蔡青花的尸体和水果刀缠在一起,于是大半夜,把蔡青花的尸体运进那是出租屋的床底下。

    “那屋子破得不行,一般人根本不会租,那房东碰上我们租是运气好。”杜德强说到这里有点懊恼,“哪曾想居然转眼被个二百五租了,妈的,那么破的房子也能看上眼。”

    做完这一切,杜德强把自己的足迹一一清理干净,门也锁好,再偷偷跑了出去。

    回到他现租的房子里,他也将房间处理干净,又过了两天,心里总不安。最后仍是咬牙退了房子,给陈渐兴打电话,让他来安排。

    以上,便是他引爆煤气罐以及杀害蔡青花的原因。

    杜德强说完后,看向周玉清:“说起来你该感谢你妈,要不是你妈,我都对你动手了。”

    “混蛋,变态!”周玉清想冲上去再补几脚。

    白大胖拦住她:“打他脏手。”

    然后让在场的女警将周玉清带下去安慰了。杜德强什么都说了,她该听到的真相也听到,再待在这里也只不过徒增伤心和愤怒。

    杜德强天不怕地不怕,打心眼里却对白大胖充满畏惧,一对上后者目光,他就止不住的脊背发凉。

    也是奇了怪了,他杀人的时候都不怕,现在居然会怕一个娇滴滴的小姑娘。

    白大胖忽然问他:“你有没有认识什么姓龚的人?”

    “姓龚的……”杜德强沉思片刻,盯着白大胖笑,“你问这个干嘛,关于案子的事情我全都说了。”

    白大胖朝他逼近,见状,杜德强立刻道:“你说的龚是哪个龚?我倒是遇到个妞儿姓宫,皇宫的宫。”

    白大胖停下脚步,转头问秦时越:“张茂典有开口吗?”

    之前她就让秦时越撬张茂典的嘴巴,后者肯定知道什么。

    秦时越摇头,无论怎么问,张茂典只承认他贩毒一事,其他什么也没说。就连他的毒品来源他也没说。

    对于这种打死也不说的,秦时越拿着也没辙。

    “我等会儿去会会他。”白大胖说。

    秦时越等的就是她这句话。虽然他至今也不知道那天晚上白大胖是如何得知陈渐兴家暗室藏有尸体的,还有朱相权突然就回答她的问题,但这不妨碍他认为白大胖是个审问高手。

    总觉得一旦犯人到了她手里,什么都能吐出来。

    他审问张茂典,张茂典不说,不代表白大胖审问不出什么来。

    只是知道白大胖要照顾沈易,而且白大胖也不是局里的人,是以不好让她做什么。

    现在正好。

    秦时越立刻道:“把张茂典带过来。”

    张茂典这几天不好受,为了让他说出背后的人,秦时越让他不准睡觉,从精神层面上摧毁他。

    然而这个人实在是牛逼,咬着牙愣是什么也没说。

    这会儿被人拖到这边,在看到白大胖时,一直死水的表情猛的变了,整个人剧烈的抖了抖,指着白大胖大叫:“怪物,她是怪物!”

    他记得很清楚,之所以被抓,是因为藏在他办公室的毒品被白大胖找了出来。

    在他看来,白大胖这人有毒,一见到她准没好事。

    白大胖一脸蒙蔽,万万没想到张茂典被她吓成这样,她和沈易对视一眼,眼中有了笑意。

    白大胖一靠近张茂典,张茂典就惊恐大叫,看向白大胖的目光充满恐惧。旁边的杜德强看着这一幕,再去瞅白大胖,像张茂典这样的人都被白大胖吓成这样,自己对上白大胖时产生的恐惧感看来是真的。

    “既然说我是怪物,那我这个怪物就问你个问题。”白大胖笑眯眯的,也不上前,“你认识宫小姐吗?”

    张茂典身子一僵,看向白大胖的目光满是不可置信,接着又从不可置信转化成深深的恐惧。

    得嘞!

    这反应已经代替他说出来了。

    接朱相权口中说吐出的‘龚’其实是‘宫’,还是个女人。

    沈易对杜德强道:“把你与宫小姐如何认识如何相处的说出来。”

    同时秦时越去找陈渐兴,问他那天晚上给他打电话通知让他跑路的是女人还是男人。

    杜德强摸着下巴:“你们找这个姓宫的应该有很重要的事吧,我要是说了,能给我抵消一点罪行吗?”

    “你觉得呢?”沈易看着他,目光沉沉。

    杜德强之前一直没怎么注意沈易,是因为沈易头顶还缠着纱布,一另弱鸡样。再加上一直处于对白大胖的恐惧中,更是没注意过沈易。

    这会儿被沈易的目光锁定,他才发现这个看起来弱鸡的小子一点也不简单,对方的目光锐利的像是一把刀子割着他的脸。

    如果白大胖的目光让他感到恐惧的话,那么沈易的目光则让他感到颤栗。

    前者像明面上凶猛的老虎,后者像伺机在暗处的毒蛇。

    杜德强打了个哆嗦,最终不再作妖,老老实实的交待:“那妞是我在路边遇到的,喝醉了,我见她长得还挺漂亮,好心给她买了瓶水,让她醒醒酒,然后送她去酒店。之后我就离开了。”

    “你没趁机对她做什么?”白大胖插了句。

    “老子虽然爱玩女人,但这种事情讲究你情我愿。”杜德强说,“她当时醉得不醒人事,我哪下得去手。”当然,他是想下手的,但想着上醉成够的人也没趣,跟上条死人没区别,也就罢了。

    “她身上有名片,上面写着宫薇两个字,公司是什么律师事务所。这之后我就没见过她了。”

    杜德强见沈易眼中寒光愈盛,知道对方是不相信,立刻举手:“我发誓,我没说谎。”

    “听你们口气,是觉得这个宫薇是他口中说的姓‘宫’的女人?”杜德强指向惨白着脸张茂典,“照你们所说,这个宫姓女人身份似乎不同凡响,是个厉害人物。但我个人觉得我遇到的那个宫薇,应该不是你样要找的人。”

    话落,张茂典嘶哑着声音道:“不叫宫薇。”

    他就说了这么一句,之后再不开口。

    白大胖乐了:“张茂典,你是聪明呢还是傻,还是觉得我们智商低?你不觉得你这么说了之后,我们更加会认定宫薇就是你背后之人。”

    张茂典垂眸,不发一言。

    “不是宫薇。”沈易道。

    白大胖不解的看向他,张茂典这话,不是指名宫薇就是那‘宫’姓女人吗。

    沈易道:“他是故意这么说的。”

    白大胖想了想,立刻明白过来,张茂典之所以这么说,是干脆将计就计。既然他们将怀疑的目标落在宫薇身上,那么就坐实宫薇的怀疑。真正的‘宫’姓人就安全了。

    在场的刑警经过大大小小很多案子,也立刻明白了沈易的意思。看向张茂典的目光充满愤怒,小毛更是愤愤道:“都这个时候了,你还不会悔改!”

    “看不出来,你挺聪明的嘛。”白大胖呵呵,差点将她骗过去,于她来说,简直是奇耻大辱。

    她走过去,张茂典想躲,拉着他的警察不让他躲:“你信不信,我用那天找到你藏的毒品的法子来对付你。”

    张茂典还没说话,秦时越带着人重新走进来:“陈渐兴说,给他打电话提醒他的人确实是个女人。那声音虽然经过处理,但他能听出来,是个女声。”

    沈易道:“宫姓之人是女人没错,但不是宫薇,不过,和宫薇定然有什么关连。”

    秦时越疑问:“宫薇?”

    小毛将杜德强说的话给秦时越说了。

    白大胖将指节掰得卡卡作响,指着张茂典说:“把他带到空的房间,我来慢慢审问他。”

    不顾张茂典的大叫,迅速将张茂典带去一个空旷的房间。

    白大胖跟着过去。

    在她离开的时候,沈易凑在她耳边:“悠着点。”

    白大胖给了沈易一个‘放心’的眼神,沈易看了,反而愈发不放心,生怕等会儿白大胖就不见了,变成一颗球。

    白大胖去审问张茂典,沈易则问杜德强,想从他口中得知更多关于‘宫薇’的事。

    不过杜德强知道的也就这么多,沈易见他不是撒谎,最终只得无奈放弃。

    一群人出得审训室,等待白大胖审问的结果。

    白大胖出马,一个顶十。

    张茂典本身精神离崩溃就不远了,他对白大胖忌惮加恐惧,两人现在单独相处,不可避免又回到那天。

    他藏毒品的地方,只有他自己一个人知道,他谁都没说过。

    白大胖却能准备的将他藏的毒品拿出来,要么她是误打误撞,要么她能未卜先知,两样张茂典都不相信。

    后来他反复的想,最终觉得白大胖定是有着一种可怕的不为人知的能力,所以他才会这么害怕白大胖。

    这样的情况下,洛基几乎没费什么力气就侵入张茂典脑袋中,白大胖开始问问题。

    问到最后,白大胖脑子更懵了。

    张茂典确实认识一个宫姓女人,那个女人是不是宫薇,她也不知道。他和宫姓女人之间的联系通过短信,他的货源也是通过这个女人拿的。他甚至不知道这个宫姓女人叫什么名字。

    不过据张茂典却说宫姓女人绝不是宫薇,因为在他印象中,宫姓女人是个非常冷酷的人。曾经给他发过一小段视频,视频里宫姓女人亲手杀死了两个人。

    而杜德强口中的‘宫薇’醉酒在路边,与他认识的宫姓女人没有丝毫相象之地。

    白大胖出去将这些消息告诉沈易等人,听完后,大家都沉默了。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天降萌球:傻妻拐进门》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天降萌球:傻妻拐进门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天降萌球:傻妻拐进门》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