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170:(一更)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天降萌球:傻妻拐进门正文 170:(一更)
(156166http://www.156166.com)    本来杜芸的突然死亡已经让陈渐兴骇得不行,又冒出个杜德强,还用手机将刚才的画面拍了下来当作证据。

    陈渐兴没办法,惊恐之下只得答应给杜德强钱,当时他也是病急乱投医了,不知道怎么处理杜芸,毕竟杜芸是吸食毒品死亡,要是报警的话,说不定很快就查到他头上。

    所以他在慌乱之中询问杜德强怎么处理,杜德强在得知他家的大别墅后,问他家有没有隐蔽的不容易找到的地方,陈渐兴就透露了暗室所在。那其实本来是存酒的地方。

    杜德强便给他提议就将杜芸放在暗室里,用药水泡着不让她腐烂就行。没谁会想到这么个隐蔽的地方藏着具尸体。

    陈渐兴想不到更好的方法,当时也不敢将这件事告诉任何人,包括自己的父母,是以同意了杜德强的提议。

    事后他给了杜德强一笔钱,很快,杜德强又找上他要钱,陆陆续续向他要了好几笔钱。那只手表也是被杜德强硬生生要去的。

    结果没过多久,他就接到杜德强的电话,说他犯了事,引爆了煤气罐。重点是,他事后才发现那只表不见了,才想起表落到案发现场。

    杜德强知道这表的贵重性,万一被警察找到,他心里做了亏心事心虚不安,所以打电话来让陈渐兴摆平。

    不然就把陈渐兴杀了杜芸的事抖出去,陈渐兴没办法,只得照办。所以他才会给张茂典打电话。

    结果,兜兜转转,到底还是被发现了。

    秦时越问他为什么突然赶往机场跑路,陈渐兴说是因为他接到一个陌生电话,电放里那人告诉他,警察已经查到他头上,让他不想死就赶紧去国外避风头。

    问他那人是谁叫什么名字,陈渐兴也不知道。

    现在煤气爆炸案的凶手已经确定,是杜德生,警方已经发出通缉令,只要将他缉拿归案就好。

    陈渐兴正好知道杜德强在哪,几天前他接到杜德强的电话,说他又杀了人,要他收留他,找个安全的地方让他避一阵子。

    最好是能送他出国,陈渐兴咬牙切齿的答应了。这几天他也在想到底怎么处理杜德强,要一直替杜德强擦屁股吗?

    可是不擦不行,他逮着他的把柄。

    杜德强把话说挑明了说:“你不帮我也行,我去自首,把你的事儿爆出来。反正我也活了这么多年,又是个穷屌丝,杀了这么多人,也够我陪葬了,不亏。”

    说完又嘿嘿道,“不过你嘛,富二代,这么有钱,生活还没享受够,不想死吧。不想死的话就好好给我想办法。”

    正所谓光脚的不怕穿鞋的,陈渐兴没辙,他找了个隐蔽的地方让杜德强暂时待着。

    这几天杜德强一直住在那儿。

    陈渐兴说出地址,秦时越立刻带人前去。

    杜德强很会享受,他仗着陈渐兴的把柄在自己手上,虽然陈渐兴给他找的地方很是破烂,但他每天吃喝玩乐照样搞。

    杜德强很聪明,为防止陈渐兴下狠心雇人杀他,明确告诉陈渐兴,就算陈渐兴杀了他也没用。他把他杀害杜芸的视频刻录下来,存放在一个非常安全的地方,只要他死了,过不了多久那视频就会被取出来,到时候陈渐兴一样会玩完。

    正是如此,才会让杜德强这么放肆,只要陈渐兴不想死,无论怎样都会替他处理。

    所以当秦时越带着人破门而入时,杜德强正在房间里和几个小姐玩乐,里面一片乌烟瘴气。

    看到真枪实弹的警察后,杜德强懵了。

    裤子都来不及穿,慌张的想从通地后厨跑路,被大铁一腿踹在地上,半天起不来。

    落网的杜德强在见到陈渐兴后怒骂陈渐兴不是人,说出卖他,结果当得知陈渐兴的事情也暴露了时,立刻从破口大骂变成哈哈大笑,非常配合的把他存放的视频地点说了出来。

    原来这厮把视频存放在了银行保险箱里。

    顺便对自己犯的罪供认不讳。

    蔡青花是他杀的,周玉清家的煤气爆炸也是他引爆的。

    审问的那天,周玉清周文海到场,白大胖和沈易也来了。秦时越在审训室里问,白大胖几人在隔壁房间听。

    “你认识周建华和陈华菊吗?”

    大概是知道自己死定了,悔不悔认都没关系,是以杜德强一点也不怕,脸上甚至没有丝毫愧疚,坐在椅子上,回答:“没听过。”

    秦时越面无表情:“你在人家家里引爆煤气罐,你不认识他们?”

    “哦。”杜德强恍然大悟,“原来是那两个老不死啊。”

    隔壁房间听到这话的周文海父女俩,脸色爆怒,要不是白大胖喝住他们,只怕已经冲过去揍杜德强了。

    秦时越继续问:“为什么要点燃煤气罐?”

    “因为那两个老不死的太烦人了你知道吗,本来我只想弄死他们俩,但是看房间里摆布还挺好,就想弄死两个人,周文海那厮还有房,最多损失点丧葬费。如此一来,我还容易留下把柄,不太好。”

    “一场爆炸,房子炸没了,人也死了,也看不到我出现过的痕迹,周文海得拼命挣钱养他女儿,以后日子肯定不好过,一举几得的事,我干嘛不这么做。”

    秦时越:“你为什么这么做?”

    “为什么,还不好猜啊。当然是因为蔡青花那婊子,妈的,老子为她付出那么多,给她出谋划策让她傍富豪多捞点钱,结果她倒好,蠢得像头猪,没仅没捞钱,还被元配赶出来。”

    “赶出来也就算了,以前用得到老子的时候,老子能把她操得大爽大叫的时候,对老子那叫一个好。现在没钱了,就不打算老子了,反而想去找什么前夫复婚,我呸。”

    “真当老子是鼻涕,一甩就甩掉?”

    原来蔡青花傍上富豪后,有了钱,自己又养了个小白脸。这个小白脸就是杜德强。杜德强给她出计让她从富豪身上多捞点钱,结果最后蔡青花反而被赶出来,一分钱也没捞到。

    她身上钱不多,杜德强又是个贪得无厌的东西,爱赌爱嫖还抽大麻,蔡青花以前有富豪给她的钱,还能养杜德强。现在没了经济来源,自然就养不起杜德强。

    于是便去找周文海,打算复婚,周文海不同意,她便把主意打在周文海的爸妈身上。

    以前当过他们的儿媳妇,蔡青花知道这两老的心肠好,周文海又是个孝顺儿子。只要两老答应他们复婚,周文海就会同意。

    所以她没有通知杜德强悄悄回了海城,在她看来,她悄悄走了,再换号码,杜德强就不会知道她去了哪。

    回到海城后,蔡青花就去找周玉清爷爷奶奶,刚开始被两老赶出去,蔡青花又是道歉又是下跪,一副忏悔的样子。

    那个时候蔡青花看到待了许多年的家,看到周玉清摆在家中的艺术照,想着自己女儿都长这么大了,心中着实悔了。

    尔后天天往周玉清家里跑,照顾两老。两老不准她去找周玉清,周玉清周末回家的时候也不准她过来,蔡青花为了让两老同意他们复婚,只得咬牙答应。

    但她其实有偷偷去学校找过周玉清,却被周玉清冷言冷语骂走了。她一直以为杜德强不会再来找她,哪想到某一天她被杜德强堵在了路上。然后被杜德强打了一顿。

    杜德强得知蔡青花是为了和周文海复婚而抛弃他,愤怒不已,叫嚣着要去杀了周玉清。蔡青花知道杜德强是什么人,只怕他说到做到,只能安抚他。

    后来她退了她之前租的房子,两人一起重新租了间房。

    那段时间,蔡青花依旧每天去周玉清家里照顾两老,杜德强看在眼里,后来无意间看到陈渐兴杀了杜芸,他录了下来,知道自己挣钱的法子来了。

    是以勒索陈渐兴,那段时是因心思在陈渐兴身上,又有钱花,也就没怎么关注蔡青花。

    就是那个时候,他染上大麻,脾气越来越不好。

    “蔡青花虽然是个残花败柳,但好歹是我上过的女人,算是我的女人。我女人天天去给前夫的爸妈端茶送水,像老佛爷一样的照顾。妈的,她有那个心思去照顾两个老不死的,没心思照顾老子?”

    “这一切拜谁所赐?还不是周文海那个懦夫,是个男人都咽不下这口气,老子要让周文海痛苦一辈子,所以那天蔡青花进入房间后,我也跟着走了进去。”

    他进去和两老发生了争执,失手打晕了两老,蔡青花也挨了打,她当时已经懵了。

    怒气上头的杜德强干脆一不做二不休,直接用法子引爆煤气罐。

    为了避免被人发现,他拉着蔡青花从厕所窗口跳出去逃了。

    “你用什么法子引爆煤气罐的?”

    说起这个,杜德强一脸得意:“你想,当时我和蔡青花还在现场,我不能让煤气罐立刻爆炸,那不然我俩都得拜拜。所以我把煤气罐阀门打开,把烟点燃放在那儿。”

    “然后,砰的一声。”杜德强用手比划一个爆炸的手势,脸人露出快意的笑。

    隔壁

    周文海大叫一声,眸子猩红,再也忍不住,冲了进去,对着杜德强的脸轰了下去。

    “我杀了你!”

    周文海死举着拳头,一拳又一拳的捶下去。

    他是工作地上做工的,力气大,几拳下去杜德强脸上就见了红,他却浑不在意,哈哈大笑。

    周文海冲了过去,周玉清哪还坐得住。

    白大胖怕他们出事,拉着沈易也跟了过去,按理说现在应该制止周文海对杜德强的殴打。

    然而,没有一个人制止,大家伙儿心里都憋着一股气,杜德强与陈渐兴比起来,更加恶心。

    至少,陈渐兴没有坏到骨子里,他在吐露害死杜芸时,一脸害怕,隐隐后悔。

    可杜德强不仅没有害怕,没有愧疚,反而一脸得意,这样的人,已经坏到了骨子里,完全心理变态。

    直到杜德强笑不出声开始痛叫时,秦时越才让人将周文海拉开。

    沈易说:“冷静。他早晚会受到惩罚,不要为了他让自己染上鲜血。”

    “爸,妈!是我害了你们。”周文海跪在地上,抱着周玉清嚎啕大哭。

    这段时间,周文海为了处理这事,连悲伤都来不及,只得将伤痛压在心里。他不能倒,双亲没了,房子没了,但他还有女儿。他要是倒了,女儿怎么样。

    这会儿听到杜德强的陈述后,终于崩溃了。

    周玉清哭得声音都哑了:“爸,你别这样……”

    秦时越对大铁使了个眼色,大铁将周文海带了出去,周玉清要跟着,白大胖拉住她:“继续听吧,接下来是你妈死亡的真相。”

    “那不是我妈,是帮凶,是刽子手!”周玉清咬着牙,眼中全是仇恨。

    白大胖拍了拍她肩膀:“虽是如此,那也是你妈,你有权利知道她是怎么死的。”

    周玉清只得按捺住心情,继续旁听。

    “把老子打成这样,还想让我供述,想得美。你们警察不是自诩公正吗?老大被打的时候怎么不见你们出来制止。”

    白大胖抄着手上前一步:“你刚刚被打的时候不是很爽么?”

    “你又是哪根葱?”白大胖毕竟不是警察,没有警服,是以她穿的是正常服装。

    “你管我。”白大胖冷哼,又指身后的众人,“大家乐意看你被打,怎么滴?允许你杀人,还不允许人死者家属揍你?警察是需要公正,但是也要有良心,懂吗,没让你被打死已经是我们大发慈悲,还在这儿唧唧歪歪。”

    说着,凑近了些:“你还没在多人监狱待过吧?你知道监狱里其他凶人对待新犯是什么手段?我告诉你,要想多活一刻,不活得那生不如死的话,就老实点。”

    对着那双眼睛,杜德强嗫嚅着嘴唇,到底没说出什么来。

    然而,如果他什么也不说的话,不就代表着他怕了一个娘们?

    “喂,你们都是聋子吗?她威胁我!”杜德强大声叫嚣。

    “是吗?”沈易挑眉,“我怎么没听到呢。”

    “秦队,你听到了吗?”

    秦时越严肃的摇头,只不过看向白大胖的目光里充满欣赏和笑意,他现在是越来越喜欢这个小姑娘了。

    因为跟沈易的关系,自然也不是外人。但她不是警察,完全可以把他们不敢说不能说的放说出来,简直不要太好。

    “秦队。”正想着,沈易站过来,“您打算盯着我家胖儿看多久?”

    秦时越:“……”

    沈易:“您已经四十五了,有老婆孩子。”

    “去你个小兔崽子。”要不顾忌这会儿人多,他能一巴掌呼在沈易脑门。

    沈易低头笑,伸手把白大胖招过来。

    秦时越轻咳一声,敲了敲桌面:“继续。”

    回归正轨。

    “为什么杀害蔡青花?”

    大概白大胖那番话起了作用,杜德强再愤怒,也老实交待了。

    原来他和蔡青花离开后,蔡青花非常不安,回到出租屋里,对他又打又闹,然后独自一个人哆嗦着说什么‘我杀人了’这类的话,总之整个人变得胆战心惊。

    杜德强本来不觉得有什么,被蔡青花念叨的烦了,加上他发现他手里戴的那块从陈渐兴那要来的表不见了。

    这表他拿来没有拿去卖,也是想戴着过过瘾。

    左思右想,才想起表是在和周玉清爷爷奶奶起争执的时候掉的,心里跳了跳。

    他出去探消息,得知警察已经接手这个案子,而且断定是有人故意引爆煤气罐害人。

    杜德强也有点慌了,想了想给陈渐兴打电话说明情况,只要表的事情不牵扯出来,他就不会有事。顺便向陈渐兴又敲炸了一笔。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天降萌球:傻妻拐进门》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天降萌球:傻妻拐进门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天降萌球:傻妻拐进门》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