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167:我不在乎他在乎谁(二更)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天降萌球:傻妻拐进门正文 167:我不在乎他在乎谁(二更)
(156166http://www.156166.com)    167:我不在乎他在乎谁(二更)

    白大胖拿起张茂典的手机,翻看通话记录,开头那个是‘陈先生’。

    “直接打过去问?”白大胖说。

    沈易想了想,摇头:“不妥,现在没有证据,容易打草惊蛇。”

    “也就是说,还是得问他喽。”白大胖嘿嘿道,“审问人嘛,我还是能行滴!”

    沈易知道由她来审问比他效果要好,便道:“是是是,你厉害,交给你了。”

    说完退到一边,将场地交给白大胖,任由她发挥。

    白大胖也不客气,直接开了瓶酒朝张茂典泼去。

    张茂典醒来,果然不愧是老大,第一时间发现自己处境,并没有大喊大叫,而是沉着脸看向沈易:“沈警官,作为一名警察,你没有权力私自审问公民。”

    对于张茂典能认识自己,沈易一点也不惊讶,只道:“张老板怕是糊涂了,我有审问你吗?你看我站这么远呢。”

    “你。”张茂典深吸口气,让自己冷静,只有冷静才能自救。

    “你们是怎么进来的?”

    “这还不简单。”白大胖一脚踩在茶几上,“就你外面站着的那些歪瓜裂枣,你觉得他们能拦得住我?”

    张茂典定了定神,道:“他们哪比得上警官的神勇。”

    白大胖挑眉,她拿出手机,点出两张照片:“这两人你认识吧。”

    照片上的是张圣军和丁开宇,这是刚刚小毛发给她的,两人手戴镣铐,坐在警车里。

    看到他们,张茂典脸色微微一变,难怪这两人一直不回来,真是废物。

    眼中狠厉的神色很快收起,张茂典换上一副惊讶的样子:“两位警官,这是我那两个手下不成器,之前犯了事儿被我辞退。不知他们犯了什么事。”

    “呵。”白大胖给他一个‘你就继续装吧’的眼神,“张茂典,你好好想想,现在已经查到你头上来了。爆炸案的真凶迟早我们能找到。你现在说了,以后罪行就轻一点。你要是一直不说,等着你的可不是什么好事。”

    张茂典苦笑:“这位警官,我就是一个老老实实的生意人,开了间酒吧,哪能犯什么事。您这话可是无缘无故给我扣了顶犯罪的帽子,叫我如何是好。”

    白大胖最讨厌这样弯弯绕绕说话,她起身,直接走向东南角落,将那处的盆栽挪开。

    见状,张茂典神色剧烈一抖。

    他之所以敢肆无忌惮,是知道就算张圣军和丁开宇对白大胖沈易说了他做毒品交易,但他们找不到证据,就不敢拿他怎么样。

    再等十分钟他有个朋友会来拜访,届时白大胖和沈易不可能在众目睽睽之下对他怎样,等白大胖和沈易离开,他就有时间转移布置。

    而且他自信他这间房藏的东西,没有谁能发现。

    之前他特意托关系弄了条警犬,也没发现这间房他藏着的东西。

    然而,现在看到白大胖的举动,张茂典好不容易平静下去的心跳再次快了起来。

    白大胖直接一拳头砸向地板,尔后从下面拿出一个箱子。

    她提着箱子扔到茶几上:“张老板,这是什么,嗯?”

    沈易已经将箱子打开,里面是一袋袋码得整整齐的毒品,共计五袋。

    张茂典额头冷汗滴下,连忙否认:“我不知道这是什么,它为什么会出现在我房间……”

    白大胖:“我都不知道这是什么,你就知道这是什么了?所以说这就是你的东西嘛,你对它很了解。”

    沈易冷冷插话:“贩卖毒品是大罪,现在人赃并获,张老板,你还要继续隐瞒?”

    张茂典张了张嘴,一时说不出话来。

    怎、怎么会这样呢。

    他想不通,怎么这么快就被警察盯上并且将他的货源搜出来了呢。

    快的不给他准备的时间。

    他忽然想起,几个小时前秦妩给他打电话,说她在厕所里和他打电话说的话被一个女警察听到了。

    他当时怎么说的,信誓旦旦的说就算听到没有证据也不会拿她怎么样,而且光凭一个电话也不会知道他的身份,就算查到他身上来也得花费一些时间。

    万万没想到,几个小时后,他却被抓了个现形。

    早知如此,当初就……

    可是,世界上没有‘早知如此’的药。

    事实胜于雄辩,张茂典咬牙将他知道的关于表的事情说了,至于其他,比如关于他的‘上面’,一概没说。

    ‘上面’不会不管他,说不定会看在他表现好的份上,将他捞出来。但是,他要是敢透露关于上面的一些事,就算是在监狱,他也会死得很惨。

    同时他的家人也会……

    打了个寒颤,张茂典拒绝自己往深处想,几下就交待了。

    原来张茂典在去年一次放纵,不小心患上性病,后来无意间认识富二代陈渐兴,陈渐兴介绍了一个医生给他,没想到他的病被这个医生治好了。

    当时他在X市,病好后正好路过秦妩工作的那家卡格兰专卖店,正好看到秦妩在哭,美人哭得梨花带雨。当时张茂典旱了快一年,顿时就被秦妩打动。

    一番打听,才知道秦妩当值时失窃了一只价值二百三十万的表,张茂典心中一动,便与秦妩商量,她卖身给他,他就替他赔偿。

    无奈之下,秦妩答应了。

    之后张茂典回海城,他便托关系把秦妩也弄上海城的卡格地专卖店上班。

    因为感激陈渐兴,想不到什么送的,秦妩便向他提议说送手表,张茂典典想想很是不错,所以约了陈渐兴来他酒吧,送了只表给他。

    那只表是张茂典以他的身份在秦妩工作的专卖店里买的,前两天,张茂典接到陈渐兴的电话,说他把表送给别人了,那人杀了人,表落到案发现场,警察很有可能凭着表找上门,让他想办法处理。

    张茂典若是真的只是一个单纯的酒吧老板,自然是不惧警察上门。问题是他私底下做毒品买卖,再加上在他连番追问下,陈渐兴告诉他那人用引爆煤气罐杀人,张茂典再一查,这案子是沈易接手,顿时就慌了。

    所以吩咐秦妩,如果有警察拿只表找上门查找购买记录的话,让她不要说实话,并让秦妩将他之前购买那只表的记录删掉。

    以上就是张茂典吐出的全部内容,说完后,他还主动说出陈渐兴的身份。

    陈渐兴,男,三十二岁,父亲是海城一家投资上市公司的董事长,是个典型的富二代。整天无所事事,和几个狐朋狗友一起玩,在海城有好几套房产,常住的是一套海天别墅。

    沈易立刻给小毛打电话,让小毛去陈渐兴家抓人,结果得来消息,说陈渐兴已经去机场赶飞机了。

    沈易立刻挂断电话联系机场的负责人,让机场的人将陈渐兴拦下。

    又怕出什么意外,白大胖和沈易立刻朝机场赶。

    “沈易,我怎么觉得有点不对劲。”白大胖坐在副驾驶上,看着沈易在市区飙车。

    沈易‘嗯’了一声:“我们刚查到陈渐兴头上,他人就马上要飞往国外,可见有人向他告密。”

    “警局出了内鬼?”想来想去,白大胖也只得出这么个结论。

    “不排除。”沈易猛打方向盘,超了旁边的大货车。

    “帅!”白大胖举手给沈易鼓掌,“要是陈渐兴出了国,还能再找到他吗?”

    “难。”沈易从两辆车中间挤了过去。

    白大胖一边看他炫车技,一边思考:“按张茂典的说法来看,陈渐兴是把表给了一个人,那就说明他不是凶手,既然不是凶手,他跑什么呀。”

    “还是说,他就是那个凶手?”

    沈易肯定道:“他不是凶手。”

    一个富二代,和周玉清家里没有任何交集,吃饱了撑的跑周玉清家里引爆煤气罐。

    “那可真是奇了怪了。”白大胖猜测,“你说会不会是他也犯了事,因为心虚,所以跑路?”

    “不排除这个可能。”沈易说着,踩了刹车,红绿灯口。

    绿灯亮起,挂档起步,车子冲了出去,就在这时,对面左侧街道转弯的那辆货车突然加速,直接朝沈易撞来。

    来不及躲避,在那一瞬间,白大胖迅速伸手将沈易拽过来,自己压在他身上。

    砰的一声巨响,车子翻着飞了出去,再擦着地面滑了好长一段距离。

    四周的车纷纷停下。

    让人吃惊的是,那辆撞了车的大货车非旦没有停下来,反而继续朝宝马撞去。

    白大胖将这一切看在眼里,危急关头,她真是将速度发挥到极至,一拳轰开变了形的车门,抱着已经晕过去的沈易跳了出去。

    刚刚触地,宝马就又飞了出去。

    然而大货车的司机在看到白大胖抱着人跳出车门后,竟然猛打向盘,朝白大胖和沈易碾压而去。

    这是赤裸裸的谋杀!

    周围停下的车里的人目瞪口呆的看着这一切。

    白大胖不用回头,听着马路的震动就知道大货车朝他们撞过来。

    MD,真他妈以为她白大胖好欺负?

    放开沈易,白大胖迎着冲过来的大货车跑去,脚下用力一蹬,整个人拔地而起落在货车车头,手握成拳击碎挡风玻璃。

    “给老娘滚下去!”握住司机的头发,白大胖手中一用力,将司机扯了出去,她自己迅速钻进去,踩住刹车。

    大货车剧烈抖了几下,停下了。

    白大胖长舒口气,迅速下车,看到她扔出去的司机正躺在地上,身下浸出血。她刚刚在愤怒之下用了很大力,扔出去摔在地上不死也半死。

    没去管那司机,白大胖来到沈易身边,洛基检查完后,说:【受了点冲击,有点脑震荡,脑门上有条口子,其他没大碍。】

    白大胖最后那口气也舒了出去。

    得亏她速度够快,如果她速度不快,沈易这会儿就已经是具尸体了!

    一想到这时白大胖就止不住的心生戾气,要不是洛基拼命在她脑海制止,这会儿她能上前将那司机杀了。

    “姑娘,你没事吧?”

    许多人从车上走下来,纷纷询问白大胖。

    有人大喊‘报警,赶快报警’。

    前方一个路口有交警值勤,听到消息立刻赶过来,一群目击者前指着地上生死不知的司机说:“这人故意杀人。我们看得清清楚楚,他开车撞的他们!”

    大部分站在外围,回忆刚刚看的那一幕,简直刷新了他们的世界观。

    明目张胆的杀人也就罢了,关键是那姑娘的反应,要不是周围没有摄像机,要不是那司机看着不行了,真会以为是在拍电影,还是惊险动作片!

    白大胖已经联系小毛,得知两人出车祸后,小毛倒吸口凉气,立刻带着人赶过来。

    同时告诉白大胖,陈渐飞已经被机场的工作人员扣下,秦时越已经带人去机场了。

    总算有个好消息。

    小毛的速度很快,几乎和救护车一起到达,交警已经拉了警戒线,小毛掀开警戒线,看到沈易的样子吓了一跳:“这是这是怎么回事?”

    沈易脑袋上划了口子,血流了一脸,白大胖因为抱着他,身上也沾了不少血,一眼看上去就是两个血人,吓得小毛脸都白了。

    白大胖恨恨看着被医护人员正在抢救的司机,小毛顺着他目光看过去:“故意的?”

    “何止。”白大胖冷笑,将沈易交给医护人员,不忘叮嘱,“小心点,别弄疼他了。”

    站起来,又对小毛说:“今儿个要不是我反应快,沈易就没了。”

    最后几个字是咬着牙根说的。别让她逮到背后的人,逮到了让他尝尝非列科星刑讯的滋味!

    小毛脸色顿时沉了下去。

    “这里交给你了。”白大胖说,跟着沈易进了救护车。

    眼见着医护人员准备将司机也抬上来,白大胖冷冷看过去:“弄上来我就弄死他。”

    抬担架的护士被白大胖的话吓得僵在原地,好在小毛走过来:“胖儿,要是他死了,背后的人就难找了。”

    他理解白大胖的想法,正如他也恨不得让司机也去死一样。但是不行,第一,他们是警察。

    第二,得查背后的凶手。

    所以司机不能死。

    白大胖扭头,不发一言。

    小毛低声对几名护士道歉,护士们也没说什么,抬着司机上了车,一路疾驰至医院。

    看到沈易被推进急救室,白大胖坐在外面椅子上,目光沉沉,不知想什么。

    【洛基:“你这个样子我很不习惯。”】

    【白大胖:“我什么样子?”】

    【洛基:“来到地球也有十多年了,第一次看你发这么大火。”十年前赵树风死亡的时候白大胖都没这么愤怒。】

    【白大胖有点茫然:“你到底想说什么。”】

    【洛基破天荒的沉默,许久才道:“你太在乎沈易了。”】

    【白大胖拧眉:“他是我来到这个星球认识的第一个人类,而且对我还那么好,我不在乎他在乎谁?”】

    【洛基:“那你有没有想过,沈易是人类,他会老会死。你是机器人,永远不会老。按照地球平均寿命来算,沈易最多活一百岁,百年过后,他也会死。现在他只不过受伤你就发这么大火这么不安,百年后他死了,你会怎样?”】

    【白大胖:“你也说了按照地球寿命来算,沈易最多活一百岁,这是生命的轮回,是定律,我没法改变。但是,只要有我在的一天,就不允许沈易是被人害死,你明白吗?”这就是她愤怒的原因。】

    洛基不吭声了。

    陪他一同来的是沈易同队的另一名同事,叫楚安寻,处理好一切手续后,看到白大胖这样,以为白大胖是在难过。他挨着白大胖坐下,安慰道:“圆圆,你放心,小易没事的。”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天降萌球:傻妻拐进门》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天降萌球:傻妻拐进门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天降萌球:傻妻拐进门》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