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207 全灭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陆少的纨绔军妻正文 207 全灭
(156166http://www.156166.com)    那男人看起来稍显稚嫩,长得和慕蔷薇也不想象,但是那双眼睛和她一样漂亮。他看她的时候眼里有着让人颤栗的火光,但是在看向别人的时候,又像是一滩死水,无比的沉寂。

    司飞羽感受到了巨大的危机。

    他很清楚,像她这样的人不管到哪儿都会是众人瞩目的焦点。她身处黑暗,但是身边却总是带着光,到哪儿都会让人飞蛾扑火似的靠近。

    看看,这才消失多久,身边就多了只外表看似蠢萌可欺负实际上是只猛兽的小野猫。

    慕蔷薇对上他那炙热的视线,面色平静。她很清楚司飞羽对她的感觉,但是她同样也清楚,这辈子她都不可能有回应,所以这次她很难得的认真了几分,“何必在我身上浪费时间呢?”

    司飞羽最怕她和自己认真。

    她开玩笑的时候,他尚且可以把那些话当做是笑话,听了也就算了。可她一旦认真起来,是真的半点余地都不会给他的。

    在遇到她之前,他从未想过自己也会这么不管不顾的想把一个人纳入自己的羽翼之下。也许刚开始的时候他只是被同类吸引,只是对她有些好奇,但后来的种种,他才明白那句酸溜溜的话的真正含义。

    “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

    “我愿意啊。”司飞羽打断她的话,没给她继续说下去的机会,“对你我总是特别的有耐心。”

    没关系,他有的是时间。他的小蔷薇啊,最终会落于他掌心,刻在他心上,然后缓缓绽放。

    慕蔷薇默了默,对他头一次产生无奈的感觉。

    司飞羽把话题扯回到方才的问题上,“那人我看着和你挺像,难不成是我大舅子?”

    他调查过慕蔷薇,自然知道她是没什么哥哥弟弟的,不过没关系,管他那人是谁,他认为是大舅子就得是大舅子。

    “我弟弟。”慕蔷薇警告似的瞥他一眼,“别动他。”

    她倒不是担心墨昭,反正墨昭身手好,两人真的打起来司飞羽不一定是他的对手。只是司飞羽这个人到底不简单,她不希望他利用他手上的情报网去调查墨昭。有些东西,不适合放到阳光底下。

    司飞羽瞬间明白她的意思,笑呵呵的点头,“哪儿能啊。那可是我小舅子,我讨好他还来不及呢。”

    那人看着应当已经成年了,他还以为对方是慕蔷薇的哥哥,没有想到竟然是弟弟。

    哎,弟弟好,弟弟年纪小,很多事都不能做。

    慕蔷薇并不知道司飞羽已经想了很远,她只是看了下时间,想着墨昭那边应当差不多了,这才道,“没什么事的话我先走了,你可别跟着我,我这个人特别不喜欢别人调查我户口。”

    她说这话的时候,还耐人寻味的看一眼司飞羽,后者心领神会,死命点头表示自己绝对不会乱来。不过临走前,他还是问道,“那你最起码得给我一个联系方式吧?我可不想又把你弄丢了。”

    慕蔷薇哦了一声,没有半点心软的意思。司飞羽拿她没办法,最后只能道,“那有空你可得联系我。”

    “嗯。”

    虽然慕蔷薇只是淡淡的应了一句,而且也没保证真的会联系,但司飞羽还是心底忍不住雀跃了起来,想着自己这可是实质性的进展了一大步,四舍五入这就是革命成功的礼炮。

    哎呀呀,真不好意思。

    慕蔷薇不理会他的扭捏,坐上车离开。

    司飞羽如她所要求的,并没有追上来,也没有让人偷偷跟着她,这点倒是让慕蔷薇脸色好了一点,想着这人要是不缠着她就更好了,指不定两人以后真的可以做一对普通的朋友。

    她对司飞羽真没什么意见,顶多就是觉得他缠人的功夫太强,让她有点招架不住吧。

    她果然还是喜欢简单一点的人么?

    脑海里某个人的身影一闪而过,她嗤笑两声。

    得了,那人也不是个简单的主。

    抛却这些乱七八糟的想法,她到了西蒙的酒吧。来往的都还是熟客,却没有人敢不长眼睛的来找她的麻烦。慕蔷薇从容的从一群人中间穿了过去,迈着步子上二楼,找到可怜兮兮的窝着的墨昭,趁着没人揉揉他的头发,“怎么了?”

    “有人,抢。”

    慕蔷薇噗嗤两声笑出来,只觉得自己这个弟弟怎么看怎么可爱,半晌又有点惆怅,操着一位看自己孩子终于长大了要出去拱别人家白菜或者被别家的猪拱了的心思,“没事的,以后你也会有。”

    她的弟弟这么优秀,一定会有更好的人在等着他。从此以后,他会走出那片黑暗。

    “不会。”墨昭有点气闷,但是又说不上来,窝到慕蔷薇怀里蹭了蹭,“我们,永远。”

    他不想离开慕蔷薇,也不想让人抢走她。她是他的光,这辈子都是。

    慕蔷薇没推开他。

    她很清楚,墨昭只是因为太过依赖她才会这样。等以后他遇到了真正喜欢的人,就会知道原来这广阔的天地间不只是有她慕蔷薇,他应该出去走一走,见见外面的世界,接纳真正可以陪伴他一生的人。

    在慕蔷薇看来,墨昭还小,那些东西他现在不着急知道,等以后遇到了,他会真正的长大的。而在这之前,她愿意宠着他惯着他。

    西蒙站在门外,把房屋内的一切都看在了眼里。他出现的时候,房间内的两人就察觉到了,只是没有说而已。

    慕蔷薇给了他一个眼神。

    西蒙勉强笑了笑,想着那一刻的她,真的像极了自己记忆里的某个人。

    知道自己被发现后,他大大方方的走了进来。墨昭从慕蔷薇怀里退出来,一言不发的窝到沙发上,只是手上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把匕首,反射着冰冷的光芒,似乎要杀人灭口。

    慕蔷薇瞪了他两眼。

    墨昭很委屈的把匕首收了回去。

    西蒙笑了笑,视线在两人之间来回打量,半天才道,“真想不到你们认识。”

    两人很明显关系不一般。

    只是他想不明白的是,既然慕蔷薇认识墨昭,为什么还要让自己引荐呢?如果是墨昭出面,这其中不知道可以省略多少麻烦。

    慕蔷薇哪儿不知道他在想什么,但是她并不想告诉西蒙她和墨昭的关系。别说那个时候她并不知道墨昭也加入了组织,就算是知道了,她也不会让他出面引荐自己的,因为安德鲁一定会起疑心。

    眼下这样就好了。

    “找我有事?”

    “洛克和欧文出事了。”

    西蒙淡定的陈述,仿佛死的是两个陌生人。当然,某种程度上那两人和他的确也没打过什么交道,不过都是一个组织的,这样未免也太过冷情了点。然而慕蔷薇好似已经习惯了,点头,“我知道了。”

    两人对视,都从对方眼中看到了同样的情绪。

    “任务还有继续下去的必要么?”

    慕蔷薇想了想,笑了,“当然,没有他们,我怎么回去呢?”

    西蒙知道她心里有数,也清楚自己没有资格多管闲事,但起身的刹那,他还是忍不住说出口,“不管怎么样,我都不希望你出事。”

    一如以前那人。

    “我不会。”慕蔷薇看着他,笃定道,“我不会在同一个地方失败两次。”

    这话说得西蒙心猛的跳动。他似乎是意识到了这话背后的含义,却又有点不敢相信。

    慕蔷薇看他,“还有事?”

    被她那眼神看得心中的激动冷却了下来,西蒙有点失魂落魄的摇头,踉踉跄跄的往外走,看起来有几丝不易察觉的狼狈,“没事。”

    墨昭奇怪的看了看西蒙离去的背影,眼神冷漠,说出来的话也很瘆人,“要,处理。”

    慕蔷薇拍了他的头,“小屁孩,别乱来。”

    “喔”

    墨昭没觉得慕蔷薇是在凶他,笑眯眯的捂着头。

    慕蔷薇给了他一个“你没救了”的眼神。

    ==

    计划有条不紊的进行。

    克里斯等人好像也忘记了洛克和欧文等人都不在了的事情,每天忙忙碌碌的,就连米娅也不再挑衅慕蔷薇,顶多就是碰面的时候用那怨毒的眼神盯着她而已。至于慕蔷薇,她是半点感觉都没有。

    反正都是要死的人了,让她多看几眼自己也不会掉块肉。

    动手的那天,慕蔷薇和墨昭负责解决陆奕扬,而在这之前,克里斯和米娅以及雷纳德要为他们扫平道路。

    三人预感不是太好,只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况且一想到待会儿两人和陆奕扬交手的时候,他们可以从中做点什么,让他们三人都丧生于此,他们就忍不住的兴奋,眼中满是喜悦。

    好像他们已经预见了未来美好的日子。

    慕蔷薇只当没看见。

    目送两人先进去的慕蔷薇笑得像是在给他们送葬。

    三人打扮成医院里的医生,穿着白大褂在医院里穿梭,很快坐电梯到陆奕扬所在的那一层。

    这里大多数都是高级病房,一般人很少会上来。不过此时三人都是医生打扮,出现在这里也不会显得很突兀。

    他们走到楼梯口,先是确认逃生通道畅通,不会让他们在电梯里被人困住,这才探头去查看走廊的情况。很快的,他们就发现了守在陆奕扬病房前的几个保镖模样的人,只是他们动作井然有序,一举一动都带着军人的刻板风。

    “身手不错。”克里斯冷静分析,对米娅和雷纳德道,“都是练家子有点不太好解决。”

    这不是说明他们没有把握,只是要在几秒钟之内解决了门口的那几人,不让他们发出半点声音,免得惊动病房里的陆奕扬,对他们来说还是有点难度的。

    如果洛克等人还在就好了。

    克里斯强行压下内心的烦躁,看向米娅,“问一下他们两人到哪儿了。”

    一行五人会很引人注目,所以是他们三人先进来解决障碍,慕蔷薇和墨昭落后一步跟上。等他们解决完毕之后,他们要立即冲进病房抓紧时间把陆奕扬解决了,然后在被人发现异样之前赶紧撤退。

    米娅赶紧透过耳机问。

    慕蔷薇语气有点怪,但是又说不上来哪儿不对劲,“快到了,你们解决了?”

    “没!”米娅有点生气。

    他们两人说的倒是轻松。

    慕蔷薇笑了笑不再说话。

    “动手吧!”米娅烦得不行,直接对克里斯催促道,“在这里耽误得越久,我们就越危险。万一这个时候有人来,我们的处境会变得更加难处理。那两人也快到了,我们可得给他们制造机会啊!”

    她说得阴阳怪气的,克里斯也被她说得有点意动,想着大不了就是被人发现而已,咬咬牙道,“走!”

    三人彼此对视,小心翼翼的走了出来。然而他们刚走到一半,就见一群穿着防弹衣的人冲了出来,把他们三人围在中间,“不许动!”

    三人面色大惊!

    这是怎么回事?他们什么时候被人发现的?况且,这里埋伏着这么多人,为什么他们在进来的时候没有发现?

    正想着,就见一人穿着一身军装,俊美的容颜染着冰霜,气势逼人。他迈着稳健的步子,清脆的声音在走廊里回响,让那三人心头俱是一颤。他们死死的盯着那人慢慢靠近,最后在不远处站定。

    那双坚定的眼眸在他们身上打转,许久才动了动唇,没有任何的感情,“把他们都抓起来!”

    见此,克里斯等人还有什么不明白的,阴鸷的盯着陆奕扬。

    他们被人算计了,而且他们当中出现了叛徒。

    慕蔷薇!

    正当他们想着要怎么抵抗的时候,耳机里传来了莫蔷薇好听的声音。只不过眼下,她的声音更像是恶魔,一开口就让人头皮发麻,“我给你们准备的大礼,是不是很激动是不是很兴奋?没关系的,你们六人很快就可以在下面碰面了,别太感谢我!”

    “慕蔷薇!”米娅疯狂的对着那头喊,“你怎么敢这样做!安德鲁先生不会放过你的,那个,那个”

    她本来是想说墨昭也会对她展开追杀,但是想了半天也没想起墨昭的名字。

    他的一切都是谜。

    “你是想说墨昭也不会放过我?”

    “对对对,你”米娅的话戛然而止。

    她怎么知道他的名字?

    慕蔷薇恶劣的笑出声,“今天我心情不错,不妨告诉你一个秘密。墨昭啊,他是我弟弟。”

    米娅噗的一声硬生生吐出血来。

    原来如此,原来如此!他们从一开始就被他们姐弟戏耍了,他们根本不是要来执行任务的,而是要把他们弄死!

    慕蔷薇的话克里斯和雷纳德自然也都听到了,但是现在不是计较这个的时候。眼下他们被人包围,多半是没有逃出生天的机会了。但是他们不甘心啊,明明只差一点,明明只差一点!

    两人眼中有着决绝和狰狞,想着既然活不了了,拉几个垫背的也不错。

    他们想动手的瞬间,陆奕扬下了命令,“开枪!”

    “砰砰砰——”

    三人身子僵硬,最终不甘心的倒了下来!

    解决了这麻烦,陆奕扬慢吞吞走过去,捡起染了一些血的耳机。他略微皱眉,最终只是简单的擦了擦,对着耳机那头的人喂了一声。通话并没有挂断,他甚至可以清晰的听到那人轻轻的呼吸声。

    在他喂了一句之后,慕蔷薇并没有出声。

    陆奕扬也不急。

    两人默默的不说话,直到那边传来手枪上膛射击的声音,旋即是吵闹的是枪声和听不大清楚的惊呼声。到最后,陆奕扬听到有人朝耳机那边的人走了过来,亲呢而又有些委屈的喊着,“薇。”

    陆奕扬心沉了下去。

    慕蔷薇擦了擦不小心溅到的血迹,看向正朝这边走过来的西蒙,忽然没头没脑的说道,“别忘了我说过的话。”

    耳机再没了任何声音。

    她结束了通话。

    陆奕扬面色微紧,浑身的气息似乎又冷了几分。不远处看着他的人都有些不安,为首的一个吞吞口水凑过来,对陆奕扬道,“少将,人已经解决了,我们要撤退还是继续搜查有没有同党?”

    “不用了,把这里收拾一下就好。”

    本以为陆奕扬会生气,不想一瞬间他又恢复成矜贵的陆少将,那人眨眨眼,有点怀疑自己是不是眼花了。

    而此时,慕蔷薇这边也收拾了最后的一伙人。她低头去看之前去接自己的几人,看他们都躺在地上成了尸体,说不出来有什么感觉。西蒙收起枪,脸上已经没了收拾叛徒的冷冽,只是道,“我不确定还有没有漏网之鱼,所以你们保重。”

    别看他身边人很多,其实能用的已经没几个。

    早些年,安德鲁已经在着手换掉他。毕竟他年纪大了,而且又在华夏多年,安德鲁这个疑心重的人是不会放心他的。于是,他身边的人都成了安德鲁的眼线,包括那天去接慕蔷薇的人。

    那天她本来没打算下手,不然也不会说陆奕扬不该跟来。只是事已至此,她只能抢先在那群人下手之前先自己出手。最起码,她可以保证他不会死。

    她要走是既定事实,就算是陆奕扬亲自阻拦也不能挡。但她的确没有狠心到要他死的地步。

    或许上辈子的蔷薇会毫不犹豫的对准他的心脏开枪,可她终究已经不是蔷薇。不过现在的情况好像已经好不到哪儿去了,贺和安他们大概是没办法再相信她。至于陆奕扬算了。

    她看向西蒙,似乎看到了他一贯挺直的腰板变得弯曲了不少。她走上前,没嫌弃他身上的血腥味,简单的抱了抱,“希望下次再见面,你还可以请我喝酒。”

    西蒙偏过头,笑骂两句,“别以为这样就可以不用把你欠下的几十万酒债还上。”

    慕蔷薇气呼呼的拉着墨昭走了。

    西蒙站在原地,看着两人彻底消失在自己的视线里。他弯腰咳嗽两声,想着果然是年纪大了,容易感伤。他转身,看了看自己身后仅剩的几个亲信,“回去吧,别以为今天酒吧会打烊,你们不用上班!”

    ==

    安德鲁坐在自己的宝座上,看向浑身是血的走进来的两人。

    一男一女,面容稚嫩,但是那双眼睛却透着这个年纪不该有的沧桑和成熟,以及对他丝毫不掩饰的厌恶。

    这是他最优秀的孩子啊,只可惜这两个孩子有点不听话。

    慕蔷薇很敏锐,刚进门就注意到有几道危险的视线盯着他们两人。只是安德鲁没有出声,那几人也没有出手。她无所谓的擦了擦自己脸上的鲜血,想着这血腥味真是越闻越想吐。

    组织很庞大,但不是所有人都会为了这个组织卖命。他们只是想赚钱而已,不是想丢掉自己的性命。因此在察觉到这里气氛不大对的时候,人就差不多跑光了。当然,也有少部分选择留下的。

    他们都觉得这是个爬到组织核心的机会,况且慕蔷薇和墨昭看起来那么年轻。

    只是两个小屁孩而已,没什么好忌惮的。

    于是他们带着自己要升官发财了的心思冲了上来,然后被慕蔷薇和墨昭一刀割破喉咙,告诉他们有些不是属于他们的东西是绝对不能贪心的,不然最后只会招来杀身之祸,白白丢掉性命。

    本来慕蔷薇不打算下杀手,只想着让他们丧失战斗力也就行了,但是这群人太过恶毒,她对敌人的仁慈是对自己的残忍。更何况,她本就不是什么圣母。

    拿枪干掉最后一人的时候,慕蔷薇低头看了看自己身上流着的他人的血迹,自嘲一笑。

    看,她就是这么自私又恶毒的女人。

    “我的孩子们,见到你们我很高兴。”安德鲁依旧是那么的和蔼而亲切,好似没看到鲜血正从他们两人身上滴下来,也没听到外面一声又一声的惨叫,“华夏的任务你们完成了么?”

    他丝毫不提克里斯等人。

    “没有。”

    听到慕蔷薇清冷的声音,安德鲁呵呵呵的笑起来,只是那笑容怎么看怎么怪异,“真是不乖的孩子呢。既然任务没完成,那你们只能乖乖的接受惩罚了。不要试图反抗,不然会被关小黑屋的哦。”

    慕蔷薇丢掉已经没了子弹的手枪,不知道从哪儿掏出一张手帕慢条斯理的擦着,“没关系,只要你死了,我们就不用被惩罚了,你说是不是啊干爹?”

    这称呼顿时取悦了安德鲁,他点点头,好似她要死的人不是她一样,“孩子长大了,有自己的想法也是应该的。可是,再怎么样也不能违背父亲的命令啊,不然会被讨厌的。”

    慕蔷薇不接话。

    安德鲁看向墨昭,眼中有着痴迷,“我这还是第一次见到面具下的你呢。长得不错,像我。”

    墨昭不吭声。

    他对安德鲁只有厌恶和仇恨,压根就不想和他说话。安德鲁也不介意,拍拍手,“把他们带下去好好学学规矩,不乖的孩子是没有糖吃的。唉,为什么不能做让父亲省心的好孩子呢?”

    空气波动几下,从不同角度蹿出几个人。

    慕蔷薇和墨昭的反应都很快,挡住几人的第一波攻击后主动反击。只是对方修炼的是忍术,慕蔷薇的拳头总是砸不到人。每次眼见着踢腿要踢中要害,那几人就凭空消失,下一秒出现在别的地方。

    慕蔷薇心沉了沉。

    这几人应当是跟在安德鲁身边多年的死士。他们面无表情,不知疼痛,只要还残存一口气,他们都要听从主人的命令。

    知道这样下去,自己的体力只会被对方耗尽。慕蔷薇冷笑两声,看也不看墨昭,只是在躲过对方的攻击后突然喝道,“昭!”

    墨昭极有默契的推了她一吧。

    有了墨昭的加速,慕蔷薇的速度比之前的要快了许多,一拳打在一人的肚子上。虽然对方消失得很及时,但还是被打到了。

    然而只这样还不够。

    她需要更快点。

    只要在他们消失之前打到人,管他们下一瞬会出现在哪儿呢?

    抱着这样的念头,慕蔷薇和墨昭的速度越来越快。两人一个是前任第一,一个是现任第一,再加上默契十足,直觉敏锐,很多东西不用眼睛去看也能本能的察觉到,即便那几人已经合作了很多年,却还是稍微吃了点亏。

    交手几十个回合后,慕蔷薇渐渐摸到了些门道。在一人消失后拳头一转,对着某处虚空狠狠砸去。

    “噗!”

    一人被她砸出了内伤,现出身形。

    她不相信这个世界上真的有人可以隐形,他们之所以会消失在自己的视野里,只不过是因为他们更擅长于找别人的死角而已。他们以极快的身手躲进去,然后趁人不备再出手。

    发现了这点后,她很容易就找到了他们躲藏的地方。

    几人也察觉到了慕蔷薇清楚了他们的套路,下手的动作越来越快。只是慕蔷薇和墨昭真的太强悍,导致他们逐渐处于下风,而且隐隐有着落败的趋势。

    不只是他们,连安德鲁也瞧了出来。

    看到自己精心调教出来的人连这两人都解决不了,他脸上的笑容逐渐消失,取而代之的是无尽的阴冷。他看着和几人纠缠的慕蔷薇和墨昭,心里却没有多少着急。他的手段很多,足够让他们继续回来当他的孩子。

    这两个可都是好的苗子呢。

    这样一想,他又忍不住怀念自己之前培养出来的,堪称最完美杰作的蔷薇。

    那个孩子天生就是属于黑暗的呢。

    他嘴角习惯性的向上扯,却在扯到一半的时候僵住。下一刻,他难得失态的站起来,瞪大眼睛看着慕蔷薇。

    蔷薇蔷薇,是她么?

    眼角余光注意到安德鲁的动作,慕蔷薇清楚他多半是发觉了。毕竟自己方才用的招数,可是他亲自指导的,天底下大概只有两人才会。

    她不怕自己的身份被他察觉,反正他待会儿就是个死人,又何必藏着掖着?

    安德鲁脸上全是难以克制的喜悦,因为情绪太过激烈,导致他那张长满褶皱的脸急速抖动着,看起来很是丑陋。但是他好似没有察觉,只是盯着慕蔷薇,哈哈大笑,“好孩子,是你回来了!”

    这话说的很肯定。

    慕蔷薇踹开要偷袭自己的人,假惺惺的跟着笑,“是啊干爹,你都还没死,我怎么舍得死呢?”

    安德鲁自动过滤了她话里的杀意,“我就知道你不会丢下我。你是我最得意的杰作,是我花了二十多年才培养起来的继承人,肯定不会那么容易去死。乖孩子,来,到我身边来。”

    那几人面色惊骇,都以为安德鲁是疯了。

    慕蔷薇倒是好像已经料到他会这么说,安抚了墨昭,自己走过去,却在即将走到安德鲁面前的时候从袖子里划出一把匕首。她眼也不眨的朝安德鲁划去,云淡风轻道,“干爹,我还真的挺想你的。”

    她想他死已经想了好几年了。

    安德鲁轻轻松松的躲过她这攻势,身手去抓她的肩膀。慕蔷薇狠狠一震,弹开他的手,再次主动攻击。

    两人你来我往,交手了几十个回合。在这期间也有人想去帮忙,却都被墨昭拦了下来。

    安德鲁到底是组织的老大,他的身手本就在慕蔷薇之上,更别提很多东西都是他教她的。两人对彼此可以说得上是最熟悉,每一次过招都是对对方的死穴下手,根本不留余地。

    “我的小蔷薇,你就是这样对我的?”安德鲁被她划出了一道口子,但她也好不到哪儿去,肩膀差点被他捏碎,“你在我身边这么久,难道不知道我多么讨厌不听话的孩子吗?小蔷薇,即便是你也不行哦!”

    慕蔷薇听得内心作呕,面上却依旧是言笑晏晏,“我在你身边这么久,难道你不知道我本就不乖吗?”

    她舔了舔干涸的嘴唇,笑了,“我以为你已经在等着这一天了呢。”

    她从来就不掩饰她想杀他的心。

    两人一边交手一边还说着以前的事情,看起来不像是敌人,更像是正在切磋过招的多年好友。

    当然前提是得忽略他们彼此看对方时,眼中强烈的杀意。

    墨昭应对这几人,时不时还得注意慕蔷薇那边的动静。在看到慕蔷薇被安德里折断左手手臂的时候眼睛瞬间充血,像是头闻到了血腥味的野兽,攻势越发的凌厉,而且身手提升了好几个档次。

    他本来不想尽全力,因为他怕蔷薇知道会生气,但此刻他哪儿还管得了那么多。

    墨昭爆发出来的惊人的力量也让那几人吃了一惊。意思到眼前这人很可怕后,几人下手也越发的谨慎,没有再像之前那么主动。

    “滚开!”

    墨昭的脚狠狠的踹到一人的肚子,把他踹到地上,拖出一道长长的血迹。他发狂似的干掉剩下几人,转身看到安德鲁对慕蔷薇伸出的爪子,浑身气息暴涨,匕首飞了出去,擦着安德鲁的耳朵钉到后面的柱子上。

    他跃到慕蔷薇身边,神色着急,“薇!”

    慕蔷薇咧了咧嘴角,想着这身体到底不是自己的,即便是经过了一年的磨合时间也没有完全的适应。何况这身体底子本就很差,即便她已经足够努力,但还是达不到以前的高度。

    她本来没打算这么快和安德鲁翻脸。她的本意是回到组织后慢慢来,等自己实力恢复了再收拾他。

    但是计划永远都赶不上变化。

    若是没有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情,没有她大概不会这么着急。

    她无声的叹气。

    某些东西还真是害人不浅啊。

    “我没事。”示意墨昭不用担心自己,慕蔷薇忍着痛强行把自己的胳膊接了回去,然后咬着牙甩了甩。

    “我来。”

    慕蔷薇知道墨昭是在害怕自己,也知道自己现在这种情况再坚持会很糟糕。但是知道是一回事,她自己心里也有自己要坚持的东西。何况安德鲁和墨昭其实没什么关系,既然那些不愉快的过往是从她这儿开始的,自然要由她来结束。

    她是真的很期待把刀插入他心脏的那一刻的愉悦感呢。

    “你在旁边看着就好。”慕蔷薇往前走了一步,回头对墨昭眨眼,示意他应该对自己的姐姐有信心,“大不了我真打不过后你再出手就是。”

    她也不是什么矫情的人,如果真的到了需要帮忙的地步,她是不会死撑着不让墨昭出手的。

    闻言墨昭才放心了一些。

    两人再度交手。

    安德鲁是很清楚她的招式和风格是不假,若是和他交手的是以前的蔷薇,她肯定不是他的对手。但现在,她是蔷薇又不只是蔷薇。她的实力的确是退步了,可也多了些安德鲁所不了解的东西。

    比如现在。

    她硬生生的挨了安德鲁一掌,然后把自己手中的匕首插到了他的肩膀。安德鲁吃痛,拧着眉后撤。

    他竟然被自己教出来的乖孩子弄伤了。

    血液从指间流出来,他偏头看了看,闻着那熟悉的血腥味,莫名的有些兴奋起来,骨子里的某些嗜血因子又开始蠢蠢欲动。

    啊,他已经很久没有这样快活过了。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陆少的纨绔军妻》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陆少的纨绔军妻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陆少的纨绔军妻》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