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199 挖坟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陆少的纨绔军妻正文 199 挖坟
(156166http://www.156166.com)    现在一想,慕蔷薇对他们来说就好像是一个谜。他们不知道她家里的情况,更不知道她的身手到底是去哪儿学的。他们只是主观的认为,陆奕扬能够信任的人,那肯定也没什么问题。

    谁会想到,她会突然背叛呢?

    几人心情沉重,谁都不愿意去想这里面的深意。尤其是贺和安,他咬牙切齿道,“就算她没打算下杀手那又怎么样?她终究是对老大动手了不是吗?难道就因为她没有弄死老大,我们就能放过她?”

    这话问得就连殷凌白也再也找不出任何可以替慕蔷薇解释的话。

    是啊,再怎么样她也是动手了。即便陆奕扬没事,这件事情也不可能就这样轻飘飘的接过。要是上面的人真的追究起来,蔷薇是逃不掉的。

    他们一群人里就邓志新最为冷静,看了看又要吵起来的几人,道,“我们说得再多也没有用。这件事情的决定权在上面,他们要怎么处理我们只能听令,我们在这里讨论得再多也起不了任何作用。”

    这话是句大实话。

    上面的人要怎么处理慕蔷薇的事情,只需要一句话。能让他们改变主意的,也只有陆奕扬这个当事人。但现在他处在昏迷中,做决定是不可能的。

    听到这话,包括贺和安在内的几人倒是逐渐冷静下来。

    因为他们身上还穿着特警的衣服,加上还染着血,看起来挺瘆人的。贺和安打了个电话,让人把衣服送过来,然后道,“老大这边有我照顾,你们先回基地吧。那边缺人,我们总不能所有人都在这里等着。”

    殷凌白张了张口,想说自己留下来。但是她也清楚,自己留在这里反而不方便,想了想点头,和华清等人先回陆战队。

    因为心里有事,几人一回到基地就各自散开,没有以往的谈笑风生。殷凌白站在原地思考了好久,才低头朝自己的宿舍走去。只是没有想到,她半道上被人截了下来,而且一张嘴就是,“小蔷薇呢?”

    会这样称呼慕蔷薇的只有一个人。她有些茫然的抬头,就看到司飞羽有些着急的站在他面前。

    “你”

    司飞羽不想解释,只是简洁道,“你们的事情我都知道,你不用问我怎么知道的,我不会说。我只想知道,小蔷薇现在怎么样了,你们有没有她的消息?当时在现场,到底发生了什么?”

    本来殷凌白以为司飞羽是在诓她,听到后面才意识到他是真的清楚。想到陆奕扬之前说的司飞羽手上有张堪比情报部门的情报网,她默了默才含糊道,“我们不知道,我只知道蔷薇不见了。”

    司飞羽转身就走。

    看来他没有待在这里的必要了。

    出了那样的事情,估摸着小蔷薇是没办法回陆战队了。不过这样也好,等找到她,她就是自己的了。

    殷凌白喊住他,对上他疑惑的视线,她小声道,“要是你找到了,能不能也告诉我一声?你放心,我没打算找她算账,我只是想知道为什么。”

    她还是不相信慕蔷薇会无缘无故的对她家老大下手,这其中肯定有什么他们还不知道的内情。况且她和慕蔷薇做了那么久的室友,见证了她和陆奕扬一路走来的变化,有些事情她看得很清楚。

    或许连蔷薇自己都不清楚,她对老大是什么样的感情。然而她这个旁观人,却看得很明白。

    他们两人之间,是有些情愫在里面的。

    司飞羽盯着她,似乎是要看穿她的灵魂。殷凌白神色坦然,他看了一会儿,点头,“好。”

    他对殷凌白的印象还是不错的,愿意告诉她一声。

    说完这话,他立即回了自己住的宿舍,一边走一边打电话。电话很快接通,他直接开门见山道,“我要离开陆战队。”

    那头的人似乎早就猜到他会说这样的话,训斥两句,“我早就说过你小子待不久的。你可要想好,这次离开之后,你就不能再回去了。”

    陆战队可不是他家,他想走就走,想回去就回去的。

    司飞羽没有半点迟疑,“我知道。”

    对他来说,没有慕蔷薇的陆战队,没有任何吸引力。

    “那你现在收拾东西吧,我会让人去接你。”那人突然正色道,“你已经离开岗位太久,现在是该回来处理点事情了。这次你可不要再推脱,上面的人指定要见你。惹怒了他们,可不是随便两句话就能打发的。”

    司飞羽倒是没在意,嗤笑道,“他们不好打发,难道我就是吃素的?我知道了,你赶紧让人来吧。”

    不等那人回答,他直接挂断电话。

    “臭小子!”那人嘀咕一句,手下的动作却不慢,直接打电话让人去陆战队接司飞羽。

    而此时,医院这边,贺和安也迎来了一位大人物。

    他正站在重症病房外看陆奕扬,身后忽然传来几声很轻的脚步声。他对这声音很敏感,瞬间扭头,确认来的人是不是敌人。

    “首长好!”贺和安下意识的抬手敬礼。

    柳彭阑示意他不用这么拘束,和他并肩站着往里头看了一眼,道,“他的情况如何?”

    “医生说熬过去就没有什么大问题。”贺和安据实以告,话语里充满了对他的担忧和对罪魁祸首的厌恶,“柳老,我们真的没有想到我们中间会出现了叛徒。慕蔷薇是老大亲自带回来的,我们以为她靠得住。”

    说到底,这件事情也不能怪陆奕扬。谁能想到慕蔷薇会有问题呢,明明之前一切正常。

    柳彭阑拍拍他的肩膀,道,“我来就是为了处理这件事情。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你跟我来吧。”

    贺和安也知道这里说话很容易被人听见,当下跟着他进了一间医生办公室。这里应该被柳彭阑的人提前清理检查过了,没有什么问题。

    “和安啊,我知道这次奕扬出事,你们都很紧张,也很痛心。”柳彭阑示意贺和安不用拘谨之后,他才淡淡的开口,“当我知道他出事的时候,我也挺担忧的。奕扬是特战队的核心人物,也是名优秀的军人,他做出的贡献你我都看在眼里。”

    贺和安点头。

    “我知道你们都想解决慕蔷薇,想替奕扬出口气。但是,”他话锋一转,说道,“我想如果奕扬此刻清醒着,他也不愿意去追究慕蔷薇的责任。”

    贺和安本以为自己会等到柳彭阑一个完美的解决方案,不想听到的竟然是这样一番话。他愣了愣,心渐渐沉下来,忍着怒意问道,“柳老,您这是什么意思?难道慕蔷薇在执行任务的过程里伤了人,差点害死我们队长,我们还不能追究她的责任?!就算,就算队长不追究,你们就不打算替他讨个公道吗?”

    不知道为什么,他就是否认不了那句话。

    如柳彭阑所说的,要是他家老大真的清醒的话,还真的有可能不追究慕蔷薇的责任。可是,他不打算追问,难道他们就要这样算了吗?慕蔷薇这种行为有多恶劣他们又不是不清楚,难道上面的人也跟着选择性眼瞎?

    这不是谁要不要计较的问题,是慕蔷薇已经触碰到了底线啊!背叛自己的队友,就等于是背叛了自己身上那身军装,她就应该接受相应的惩罚!

    柳彭阑没有急着回答,等到贺和安自己稍稍冷静后才道,“我理解你的心情。奕扬出事,我也不好过,也不知道该如何向陆老交代。只是慕蔷薇这件事,你不要再插手了。”

    “柳老”

    他的话还没说完,柳彭阑就抬手制止了他,“就这样决定了。在奕扬归队前,特战队暂时交由凌白负责。这次的事件我心里有数。你不要再继续查下去,这是命令,听明白了吗?!”

    贺和安心里满是难掩的震惊。他想问为什么,但是柳彭阑是不会告诉他的。他低着头思考了许久,才僵硬的点头,“是!”

    他是军人,是军人就得服从命令,尽管他不明白为什么。

    见他答应了,柳彭阑的面色才缓和下来,“和安,我知道你跟奕扬时间最久,所以感情最好。你为他打抱不平,这是很正常的,只是有些事情没你想象的那么简单。我也知道我这个命令有点强人所难,但是命令就是命令,你知道我这话的意思么?”

    “知道。”

    “你是个好孩子,这些天就好好看着奕扬吧。等事情过了,我会让人给你们安排假期。”

    他又说了几句敲打的话,这才带着自己的人离开。

    贺和安重新回到病房外,面色低沉。

    他的直觉很准,柳彭阑之所以亲自来而不是派人来和他谈话,就证明对方是很重视这次的事情的。确切的说来,他是很在意慕蔷薇,不然也不会三令五申,告诫他不要再查下去。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谁能告诉他?

    ==

    m国。

    慕蔷薇下了飞机,站在机场大厅张开手深呼吸。

    这熟悉的地方啊。

    组织的人已经收到了西蒙的信息,自然知道慕蔷薇要加入他们的事情。一辆黑色的车子停在机场外,看到她出来后直接停到她面前。慕蔷薇漂亮的眼眸微微眯起,旋即若无其事的上车。

    其实加入组织没什么难的,随便找个人报名就行。只要经过身体等各方面的检查,没什么大问题的都可以成为其中的一员。当然,这样子加入的都是外围人员,也就是的俗称炮灰,赚得很少,接触的人也不是什么高层人员。要想往上爬,需要花很多时间。

    慕蔷薇是来拿回自己的东西的,没时间玩什么从底层爬起。想要登顶,她所要对付的人也就那么几个。有了西蒙的引荐,她可以省却很多程序。

    因为她已经通过了考核,某种程度上算得上是内部人员,来接她的人并没有拿黑布罩住她。当然,他们罩住了也没有用,因为慕蔷薇对那个地方太熟悉了,她闭着眼睛都能找到。

    那里可是她长大的地方。

    她坐在后座,手撑着下巴望向窗外,往事一一浮现。

    她是在组织长大的,而且她的养父还是组织的老大,凭这一点她就和别人有所不同。在别人还在绞尽脑汁的接近她的养父的时候,她已经可以在组织横着走。别人都以为这是因为她养父的缘故,却不知道背地里的她接受的是什么样的训练。

    从懂事开始,她就被丢到有几十个小孩的训练基地,那里的人都是无父无母的孤儿,在来这里之前他们只能在街上乞讨解决温饱。

    他们拼命训练,起初是为了能吃得饱穿得暖,到后来他们是为了能活命。

    是的,每隔一段时间,他们都要经过一次比试。不杀死自己的对手,他们谁都不能走出牢笼。

    最开始,不是没有人抗争过。

    她记得很清楚,训练他们的人故意把一对很要好的朋友关进同一个牢笼,告诉他们要么两个一起死,要么拼劲全力杀死对方自己活下来。两人抱头痛哭,坚持了四五天。到最后,他们还是抵抗不了香喷喷的饭菜的诱惑,反目成仇要杀死对方。

    他们都是饿惯了的人,要是从未享受过每天吃饱喝足,睡得香喷喷的日子,大概没什么不能忍受的。但正是因为曾经拥有,才知道那滋味有多么的美好,才能让他们再也不想回到过去。

    能活着走出那个炼狱的,只有一个人。所以到最后,除她之外的所有人都杀红了眼。

    想到那些事情,慕蔷薇不由得笑了笑。

    其实她也没有好到哪儿去,没有杀红眼,不过是因为她天生就冷心冷情,从来不知道什么叫做人什么叫做感情。她从小就是被养父当成杀人机器在养着,从来不和人亲近,哪怕是她的养父,她也曾动过杀念。

    没有人告诉她什么叫做父母,她也不曾感受过所谓的家的温暖。她只知道,要么自己活着,要么让别人踩着自己的尸体活着。她向来是个自私的人,当然会毫不犹豫的选择前者。

    “到了。”

    对方突然出声,慕蔷薇回过神,才发现自己已经到达目的地。她下车,看不出有什么紧张之色。

    有人上来引导她走进去。

    慕蔷薇跟在那人后面,顺着蜿蜒曲折的小径走进去,在前面狭窄处转弯。前方看似已经没路,但其实这边比外面还要大很多。要是第一次来的人,肯定会被这种柳暗花明的感觉所震撼。

    最先映入眼帘的是道路两旁那一大片蔷薇。

    这是她名字的由来。

    养父说她长大后必定会如蔷薇那般,妖媚艳丽,带着尖尖的刺。

    引导人在一栋三层房子前停下,示意她自己进去。慕蔷薇点头,抬步走进去。

    她刚踏入门口,就能察觉到房子内有什么东西变了。她无所谓的笑了笑,顺着中间的红地毯一路走上前,最后视线定格在最中央的宝座上。那里,一位穿着黑色便装的老者正笑眯眯的望着她。

    老者看起来很和蔼慈祥,唯有慕蔷薇才清楚这人私底下的手段有多么的狠毒。

    “你的事情我都听西蒙说了。”老者似乎是在看她,又似乎透过她看向了遥远的地方,“我还是第一次见到他这么极力的引荐一个人。不过,有些东西还是要我亲自看见才能确认,你不介意吧?”

    他话音未落,一道人影就从她视线死角袭来,带着凌厉的掌风,丝毫不顾及这样会要了她的命!

    “看来安德鲁先生没打算问我意见呀!”

    明明对方的掌风就要打到她,她还能站在原地笑吟吟的和安德鲁开玩笑。安德鲁眼底闪过一丝异样,再细看又什么都没有,仿佛之前的都是错觉。

    慕蔷薇侧身躲过对方的袭击,在那人想要后撤的时候抓住了他的手腕,力道之大,根本不容他挣脱,“既然来了,那就好好玩玩吧,别走了!”

    她一边说着话,一边应付对方的攻击。没过几招,那人就被她一脚踹了肚子,整个人软绵绵的跪了下来。她站在原地,像是女王般居高临下的看着对方,“啧,真是抱歉啊,一时没控制好力度。”

    那人大概是没有想到慕蔷薇身手那么厉害也就算了,就连那张嘴也能活活把人气死。

    “退下。”

    安德鲁一句话,那人瞬间消失在原地。

    慕蔷薇见怪不怪,重新看向安德鲁,耸肩,“安德鲁先生,这就是你这里的人的水平吗?说实话,和我想象的有点差距啊。”

    不愧是组织的大boss,他并没有因为慕蔷薇这番狂妄的话而生气,只是道,“我只是想试试你的水平而已,又不是真的打算对你下手,没必要搞那么大的阵仗。万一打坏了,我损失可就大了。”

    他眼光毒辣,自然能看得出来慕蔷薇的实力不只这么点。以她现在的身手,能在他手底下的人里排前十。以她这样的年纪,能达到这样的境界,饶是他以前最为疼爱的养女也比不上。

    她的潜力无限大啊。

    “听说你叫慕蔷薇,以前是华夏军人。”在说到这个的时候,安德鲁脸上的笑容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阴森森的审视,“我有些好奇,你为什么要加入我们呢?你知道加入我们,意味着什么吗?”

    “因为相比于保护人,我更喜欢杀人。”慕蔷薇笑容不变,仿佛没看见他那锐利的眼神,“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故事,这不是很正常的吗?我想其他人加入进来,也是有他们自己的理由的吧?”

    安德鲁没有着急回答,沉吟了一会儿才道,“你拿什么让我信任你?万一你是华夏军方派来的间谍呢?”

    慕蔷薇唔了一声,把自己手里的手机丢了过去,上面是一张陆奕扬胸口中弹倒地的照片。

    “我对自己的上司动了手,您觉得我还能回去吗?这件事情可不是我造假,你若是不信可以让人去调查。”

    安德鲁没看照片,慢慢恢复了笑容,又变成了最初那个慈眉善目的老者,“我最后问你一次,你来这里,为的是什么?”

    “我想站在最高处。”拿回属于我自己的东西。

    后面那半句话,她没有说出来。

    “既然如此,我会给你一个机会。但你能不能坐上那个位置,得看你自己。”她越是狂妄,安德鲁越是高兴,“蔷薇么?我倒是挺期待你能”

    最后几个字他说的很轻,没人能听清楚。

    然而慕蔷薇知道他在说什么。

    他在期待自己坐到那个位置,代替以前的慕蔷薇,成为他的“爱宠”。

    是的,听话乖巧,永远不会反抗他的宠物。

    安德鲁拍拍手,让人过来带慕蔷薇去他安排的地方入住。

    像她这样有实力的人,安德鲁都愿意提供舒适的地方给他们住下。一来是方便他监控,掌握他们的动态,二来嘛,算是在拉拢人心。

    说白了,加入这里的人的要么是来寻求组织庇护的,要么是缺钱想搏命翻身的,要么就是单纯因为喜欢杀人。然而不管哪种人,对安德鲁来说,能为他所用的,不会背叛他的才是真正可以在组织里担任职务的人。

    以前慕蔷薇就是除了他之外在组织里最有话语权的人。除了她自己本身的实力之外,还因为她是安德鲁比较信任的人。

    安顿下来后,慕蔷薇也没急着去接任务或者是去见以前的那些人。她大部分的时间都用来调整时差,剩下的她会选择在周围走一走,适应一下这里的环境。

    这样的举动对以前的慕蔷薇来说是多余的,不过在外人眼里,她初来乍到,这样的行为很正常,不到处走走他们还要怀疑她是不是在打什么坏主意呢。

    她住的地方离安德鲁的别墅不是很远,但双方没事都不会见面。而且,在没有任务的时候,安德鲁也不会管束他们的行动,愿意住哪儿就住哪儿,愿意和谁打交道就和谁打交道。

    当然,他有没有让人在暗中跟踪调查,那就是另外的事了。

    作为一名新人,最开始接的任务都是比较简单的,没什么难度。但慕蔷薇不一样,安德鲁给她安排的是个比较有挑战性的任务,一着不慎就有可能丧命。不过相对的,报酬也会很丰厚。

    对此,慕蔷薇也没提出异议。

    她知道,这是安德鲁对她的考验呢。要是她连这个任务都拿不下来,那所谓的登顶就只能是个笑话。

    出发之前,安德鲁又见了她一面。他对她似乎很上心,还好心的问她需不需人帮忙。毕竟是初手,她再怎么强悍也得有个领路人啊。

    慕蔷薇拒绝了。

    有别人在,很多事情都不好做。

    她出门之后,安德鲁对着空气说了一句,“跟着她。”

    没人回应,但是空间似乎是波动了一下。

    慕蔷薇这次的目标是某大公司的副总。这人看似是个慈善家,明面上捐了很多钱,私底下却是个变态,最喜欢虐待自己的妻子和儿女,就连生他的父母都没能逃过他的毒手。

    当然,这不是委托人要杀他的目的。对方想除掉他,不过是因为他阻碍了自己前进的脚步而已。

    在查清楚自己要下手的人的事情后,慕蔷薇却没有急着找上门去。她知道自己身后有尾巴,旁若无人的往前走,跟着一大群来购物的人进了商场。等到她再出来的时候,她已经换了身衣服,戴着假发拎着包包,看起来就像是个时髦的贵妇。

    她打了车,给司机报了个地址。

    跟在她后面的人此刻还在商场里打转,意识到自己把人跟丢了之后,他额头上都是汗水,颤抖着打了个电话回去,向安德鲁报告这一事实。没有想到安德鲁这回没有怪他,只是笑着道,“真有意思,我还真的有点小期待了呢。”

    “你回来吧,不用跟着了。她要是真有别的用心,迟早会露出马脚的。”

    得了这话,那人才松了口气。环视一圈,还是没想明白慕蔷薇是怎么逃脱的。

    他擅长跟踪,又修炼的r国的忍术,按理说来普通人是察觉不到他的存在的。没有想到慕蔷薇这么厉害,几下就把他甩掉了。看样子,这个所谓的新人真的很了不起呢。那些人的地位,怕是要受到威胁了。

    当然,这些跟他没什么关系,他只需要按着安德鲁吩咐的去做就好。

    到达目的地后,慕蔷薇付钱下车。她中途的时候还去五金店之类的地方买了个锤子和折叠铲,此时就这么大大咧咧的拎在手上,显得有几分诡异。好在这里是墓地,没什么特殊的日子没人会来这里,她倒也不怕会被人撞见。

    她目的很明确,直直的往上走,直到走到一块墓碑前,她才停下脚步,神情有些古怪。

    那墓碑上面没刻名字,只是刻了一朵蔷薇,看起来栩栩如生,仿佛是真的一样。

    这里是她给自己买的墓地,除了她自己之外没人知道。

    本来这里没有埋葬人,是不该刻碑的,不过她不忌讳这个,反正她也没指望自己死后还会有人来祭奠。甚至,她连自己能不能葬进来都不抱有希望,所以她根本不讲究那些。

    看了一会儿,她丢掉拎着的包包,双手拿着锤子,狠狠的捶烂了墓碑,然后拿铲子开始挖坑。她哼哧哼哧的挖了许久,才找到自己之前葬在这里的东西。

    一个古朴的盒子。

    她拿起盒子,拍了拍上面的尘土,小心翼翼的打开,在看到自己的存折之类的东西全都保存完好时,她松了口气,很宝贝的塞到一边的包包里,嘴里念叨着什么血汗钱之类的。

    拿到自己的东西,她顺手把土填了回去,决定要是以后有空的话,就让人帮忙把这里二手转卖了。现在是一墓难求,更何况她这个地方风水挺好的,价钱也公道,她不怕卖不出去。

    当初她可是花了不少钱买的,既然不打算葬在这里,自然不能白白浪费。

    弄完后,她整理了一下自己的着装,又跟个贵妇人似的,扭着纤腰到山脚下打车,找到了自己要下手的目标。

    老天爷也是够照顾她。

    她本来打算无声无息的潜入进那人的公司,给他下药或者其他也好,直接把人弄死了就算了。她的时间宝贵,可不想在这人身上浪费太多。谁想到她刚到他公司楼下,就正好撞见他带着一个女人上了车。

    慕蔷薇跟在后面。

    两人带着几个保镖大大咧咧的去了酒店开房,慕蔷薇就跟在他们后面,带着大大的蛤蟆镜。前台也没多问,拿她身份证办好房间后就把房卡给了她。

    三人前后脚跟的进了房间。

    一进到房间里面,慕蔷薇立即检查房间内是否有摄像头或者是监听器之类的东西。这是她的一个习惯,一直保持到了现在。她也不怕这个习惯会成别人的把柄,反正这个又算不上什么特殊的爱好。

    但凡有点戒备心的,都会这么做。

    她脱掉了自己一身华丽的衣服,只剩下一件黑色的抹胸和藏青色短裤,看起来非常清凉。把头发扎起来,她还有闲情的吹着口哨,神色轻松,看不出是即将要执行任务的样子。

    等到弄好一切,她带着白色的橡胶手套,走到阳台,扫了一眼四周的环境,掏出钩爪往侧边一抛,固定好后自己踩上栏杆,深呼吸,像走钢丝一样踩上了那绳索。

    这里是二十多层的高楼,她却看不出有什么好紧张的,踩着那绳索很快跳到了隔壁的阳台。阳台的门是关着的,而且拉上了窗帘,她根本看不清楚里面的情况。不过她没什么担心,拿出根铁丝轻轻撬了撬,就推门走了进去。

    她是光着脚走进来的,像只性感的猫咪,没有发出任何的声音。倒是房间里很吵闹,伴随着**的味道,是各种奇怪的声音。慕蔷薇虽然没有经历过,但不是什么小白,一听就知道是在做什么。

    随着叫声越来越疯狂,房间里的温度好似也跟着上升了好几度。

    慕蔷薇面不改色,走到两人后面站着,饶有趣味的观摩,甚至还有心情在心里默默点评。

    啧啧啧,这男的不行啊,十几个回合姿势都没有变过。而且从两人进房间到现在,这才过去多久啊,他就快坚持不住了。而且,女的叫声也太夸张了,一听就知道是为了迎合讨好男人,其实压根就没有爽到嘛!

    她在这边吐槽的时候,女人很激动的抓着男人的后背,微微仰头。也是这个时候,她看到了双手环胸,笑嘻嘻的望着他们动作的慕蔷薇!

    “啊——”

    她这声刺耳的尖叫落到男人耳朵里,就成了骚浪的信号。他淫邪的拍了拍女人的屁股,奸笑道,“怎么的,迫不及待了?别着急,我还能坚持很久呢,保证让你这辈子都不想下床。”

    “噗!”

    慕蔷薇忍不住笑出声。

    这男人还真的是一点自知之明都没有啊!

    听到这笑声,男人也察觉到不对劲了。他只觉得一道宛若有实质的视线放在自己身上,那冷意从后背刮过来,惹得他打了个冷颤。他回头,正好对上慕蔷薇那双比黑曜石还要美丽上三分的眼睛。

    漆黑得那么干净纯粹,目光流转间,似乎有异光一闪而过。

    只是一双眼睛而已,就已经那么迷人。

    男人视线上下扫量,在看清楚她的容貌和身材时,呼吸不由得急促了几分。美色上头的他甚至已经忘记问慕蔷薇是怎么进来的,他只以为是哪个下属给他送过来的极品女人。

    她就好像是最烈性的春药,随便一个眼神都能让男人为之疯狂。

    “宝贝儿”

    他垂涎的看着慕蔷薇,不顾床上女人的尖叫声,也不顾自己还是光着的状态,就那么大大咧咧的下床走到慕蔷薇面前,挺着自己的啤酒肚,搓搓手,“是前台给你的房卡?”

    以前这样的事情也不是没有发生过,所以他才这么淡定。

    慕蔷薇歪着头,咧嘴笑了笑,漫不经心的低头,“是啊。”

    男人以为她是要检查自己,很有自信的往前挺了挺。

    “真丑。”

    慕蔷薇用华夏语说了一句,在男人不解的视线下狠狠踹了他下体。她出脚的速度太快,男人的视线都没跟上呢,自己就觉得钻心的疼从下面传来。他本能的捂着,眼前一黑,身子软绵绵的跪下来。

    到了此时,他再猜不到慕蔷薇是来找茬的,他就白活这一辈子了。

    他的保镖就站在门外,只要他一叫,他们肯定会立即冲进来!然而慕蔷薇根本没有给他机会,再走上前踹了他的下巴,直接把他踹到床边。

    “你再继续叫下去,我可不敢保证你不会跟着丢掉性命哦。”

    她不是怕女人把外面的人引进来,而是觉得她太吵,吵得耳朵疼。

    慕蔷薇总是能死死的压制住男人,没给他反抗的机会。而床上的女人听到这话,眼神闪烁两下,又去看看男人,最后失声狂叫,“来人啊来人啊,杀人啦!”

    ------题外话------

    挖自己的坟,这感觉是不是很酸爽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陆少的纨绔军妻》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陆少的纨绔军妻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陆少的纨绔军妻》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