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198 陆奕扬出事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陆少的纨绔军妻正文 198 陆奕扬出事
(156166http://www.156166.com)    除夕夜,慕蔷薇还是在军营里度过的。那两个大概是知道自己谁都劝不动她,也没有再去劝,默默的留下来陪着她以及众士兵过年。

    除了需要值夜班的人之外,众人都坐在广场上,看大家编排了许久的节目。大概是很久没有这么大型的活动的缘故,众人兴致高昂,每次表演不管好坏,都是报以热烈的掌声。

    当然,怕冷的还可以窝在食堂等等地方,通过电视看全国性的晚会,想着这就算是和父母家人一起过年了。

    他们有的人已经当兵好几年了都没能回一次家,只有偶尔通过视频和家里人见面,特别的心酸。对他们这些在他乡的游子来说,逢年过节的时候,他们最是想念家乡,想念亲人。

    真希望回家看看啊。

    慕蔷薇什么都没看,只是呆坐在海边,听着背后传来的喧嚣,什么都没想。

    她很喜欢这样放空自己,会让她暂时的躲避那些烦恼。但很显然,在这样所谓的特殊的日子里,她想安静是不可能的。

    也不知道殷凌白等人是不是合计好了的,搬来烧烤架和一些吃的,又找了些零食,搭起大灯,就开始吵着要烧烤。陆奕扬和司飞羽这两人也在,他们彼此看不顺眼,却不愿意在这一天扫兴,难得的和睦相处中。

    当然,所谓的和睦相处仅限于他们两人不和对方说话。

    慕蔷薇被殷凌白拉了起来,笑嘻嘻道,“自己一个人干坐着有什么好玩的,跟我们一起烧烤吧。你是不知道去年你没来的时候,我们几人是怎么凄惨度过的。今年难得人这么齐全,当然要好好的庆祝一番。”

    去年的除夕夜,他们几人是在野外冻着过的。临近除夕的时候他们接到了任务,大家再不情愿,也只能收拾东西出发。

    不过这算不上他们过得最惨的,更惨的还有好多。

    几人分工合作,把架子架上,再烧上煤炭,拿出已经准备好的调味料,再把肉串等等放上去,没多久香味就飘了过来。虽然海边的风有点大,但在场的都是耐寒抗冻的人,谁也没把这点风当回事,继续有说有笑。

    殷凌白和贺和安他们天生是热闹的人,到哪儿都能调动起气氛来。况且还有几个小时就要过年了,大家也不想愁眉苦脸的迎接下一年,那些烦心事自然都被抛到了脑后,笑声很快传了出去。

    慕蔷薇被这气氛感染到了,主动自己拿肉串烧烤。还别说,她还真的有点这方面的天赋,烤出来的肉色泽均匀,一看就知道很好吃。烤好后她往后面走了走,刚想放到嘴边吃,一人动作比她还要快,倾身过来,很不客气的咬了一块肉,尝完味道后道,“嗯,味道不错。”

    那情形,就好像是慕蔷薇在喂他吃一般。

    “小偷!”

    这人到底还有没有点廉耻之心,连这点肉都不放过。

    陆奕扬低声笑了笑,在她耳边道,“你偷走了我的心,我吃这点肉不算过分吧?”

    慕蔷薇:“”她这是被人调戏了吗?

    她冷笑两声,恼怒之下也就忘了那肉串他吃过了,自己狠狠咬了一口,像是在吃他的肉,“我可不稀罕,你赶紧拿回去吧!”

    谁知道他的心是不是带了毒的,万一把她也给毒死了怎么办?

    啊呸!

    她没有偷走他的心!

    察觉到自己完全被他带偏了的慕蔷薇很是生气,踩了他一脚后走到另外一边。正好司飞羽烤好了肉很高兴的走到她旁边,殷勤道,“小蔷薇,这是我特意为你烤的,你看看好不好吃。”

    慕蔷薇拿了一串,“谢谢。”

    该有的礼貌还是要有的,不然对方因此误会了什么,她以后会比现在更麻烦。

    司飞羽却很不习惯她这样。

    以前她可没和自己这么生分。

    “你我这关系不用分彼此。”司飞羽含糊的说道,“我的就是你的嘛!”

    人家都说夫妻一体,他们以后也会是那种关系,有什么好分你我的。

    慕蔷薇差点把肉串塞回去。

    这两货是不是约好了的?一个吃了她的肉串想把自己送出来,一个认为自己吃了他的肉串就是她的人了。

    妈卖批,他们把肉串当什么了!

    觉得这两人完全玷污了食物的美味的慕蔷薇直接给了两人一个白眼,自己走到殷凌白身边忙活,和她说说笑笑,比起面对他们两人的时候明显心情要好了很多。

    “唉,可惜不能放烟花。”吃饱喝足的殷凌白拿张小板凳和慕蔷薇并肩坐着,仰望星空,有些感慨道,“说起来我好像好几年没看见过烟花了。还有放鞭炮。小的时候我经常和邻居家的小屁孩到处放鞭炮呢,他们比我胆子还小,每次都”

    她絮絮叨叨的说着,眼中有着怀念。

    她也是出身农村,那边是没有所谓的放炮限制的。除夕夜,家家户户都会在吃完年夜饭后走出院子开始放烟花,一直放到十二点,然后开始放一长串的鞭炮,预示着新的一年也红红火火。

    想想那个时候可真好啊,没什么心理负担,不用忙着操心这个那个。

    慕蔷薇似乎是有些疲倦,难得的打着哈欠,嘀咕了两句。附近太吵,殷凌白没有听清楚她说的话,不由得凑过去,问道,“你说什么?”

    她肩膀一重。

    慕蔷薇竟然是靠着她的肩膀睡着了。

    这一动作,自然引来了陆奕扬和司飞羽的注意。迎上两人的视线,殷凌白无辜的摊手,表示自己也没有想到。

    那两人有些欣羡的收回视线。

    察觉到放到自己身上的视线消失了,殷凌白这才如释负重,往慕蔷薇那边靠了靠,希望她能睡得好点。

    说起来,蔷薇满打满算也还没十八呢。别看她平时挺要强的一个人,和他们这些人没什么差别,其实她心里还是很孤单害怕的吧?再怎么厉害,她也只是个孩子。奈何她往日的表现出来的太过惊人,导致他们都忘记了她的年龄。

    这样想着,殷凌白望向她的眼神就多了些道不明的情绪,不远处想拿烤串给两人吃的贺和安突然停下脚步,呆呆的看着这边。

    事情该不会是像他想的那样吧?

    那个不该有的念头惊到了贺和安。

    慕蔷薇醒过来的时候,差不多快到十二点了。她被人稳稳的抱着,头靠着宽阔有力的肩膀。她不用睁眼,光是凭气息和味道就能知道坐在她身边的人是谁。

    “你醒了?”

    听到陆奕扬的声音,慕蔷薇打了个哈欠想坐直身子,对方却没给她这个机会,手禁锢着她不让她动。不远处看到这一幕的司飞羽已经急红了眼,他想走过去把两人分开,但殷凌白和华清等人简直神烦,死缠着他就是不肯让他过去。

    那边的热闹没有影响到这边。

    慕蔷薇没好气的戳着陆奕扬的胸口,有些生气,“我说你也该够了。我要起来了,你赶紧放开我。”

    其实她完全可以趁机对他出手,逼他不得不放手。但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今夜是除夕的缘故,她竟然没有动手。

    陆奕扬似乎也察觉出了她的想法,抱得更紧了一些,另外一只手去抓她那不安分的小手。

    两人谁都没有开口。

    远处忽然传来了喧闹的声音,隐约听到有人在倒数。陆奕扬在心里默念了几个数,等到零的时候,他俯身在她耳边轻声道,“新年快乐。”

    慕蔷薇眨眨眼,长长的睫毛扑闪扑闪的,像是轻轻的挠了陆奕扬的心几下。他正想着要不要说点什么的时候,就见身边的人冲他伸出手,一本正经道,“恭喜发财,红包拿来。”

    陆奕扬:“”

    暧昧的气息瞬间被扑灭,他无奈的放开她,在她以为他什么都没有的时候从口袋里掏出了一个红包塞到她手里,“拿去。”

    慕蔷薇本来只是想逗逗他的,万万没有想到他真的准备了红包。她默了默,当着他的面打开,在看到里面居然是一张存折的时候,更加的沉默。她拿了出来,看到上面的数字的时候还数了数。

    嗯,挺多。

    “全部家产都在这里了。”陆奕扬语气轻松,“这聘礼够了吗?”

    慕蔷薇直接把存折塞回去又递给他。

    很明显,她不要。

    陆奕扬看她,后者态度坚决。

    “跟你开玩笑的。”到最后,陆奕扬只能无奈道,“你没有密码,取不了钱的。”

    慕蔷薇脸黑了几分。

    “要是哪天我出了意外,这钱就给你了。”陆奕扬没收,站起来往前走两步,“不过这几率很小,你不用抱什么希望。”

    他走向殷凌白等人,司飞羽神情激动的扯着他的衣领,“你对她做了什么?”

    陆奕扬微微低头,拿开他的手。

    “哼!”

    重重的冷哼过后,司飞羽直接奔向慕蔷薇,看到她往口袋里塞什么东西。他有心想问,但又觉得自己好不容易才争取到时间,何必和她谈那个煞风景的陆奕扬?他笑了笑,先是说了新年快乐之类的,然后对慕蔷薇道,“希望新的一年,你可以当我新娘。”

    慕蔷薇摸摸下巴,认真考虑了这个可能性,摇头道,“当你的新娘是不行的,当你娘我倒是可以考虑考虑。”

    司飞羽又是气又是觉得好笑。

    他喜欢她的果断,却又恨她对他也这么冷静。

    什么时候她也能对自己稍稍的心软呢?

    因为刚睡过一觉,慕蔷薇并没有觉得困,走到烧烤架那边烤火。殷凌白不知道从哪儿掏来几根烟火棒,在得到陆奕扬的同意后走过来,无视掉司飞羽那不甘心的眼神警告,对慕蔷薇道,“蔷薇,这个可好玩了,一起来玩吗?”

    “太幼稚。”

    殷凌白垮下脸,“这可是我特意为你准备的。”

    她还以为她会惊喜的蹦起来呢,太让她失望了。

    听到这话,慕蔷薇微微垂眸,旋即站起来,扬了扬眉,“好吧,这次我就陪你幼稚一回吧。”

    两人很欢快的去放烟火了,留下一肚子郁闷的司飞羽。

    玩了许久,在陆奕扬的提醒下,众人才重新把东西收拾好,拎着东西各自回了宿舍。

    洗完澡,慕蔷薇躺在床上,从枕头下面掏出陆奕扬给的红包,在她自己都没有注意到的时候,唇角弯了个漂亮的弧度。

    第一次过年,感觉好想也不赖。

    ==

    这样平静的训练下,很快就熬过了这个冬天。

    这期间,新兵们都有了很大的进步,尤其是一班的男兵,即便是最差劲的姬文光也有了很大的改变。如果说之前他是很快会被踢出陆战队的类型的话,现在的他就是已经完全摆脱了那样的命运。

    虽然他还是很多古怪的点子,却比之前的要有担当得多,在训练过程中也不再只是考虑到自己,也在学着替邢向阳等人考虑。见到他有这样的改变,慕蔷薇嘴上不说什么,心里还是觉得很高兴的。

    他们是自己一手带出来的,看到他们没给自己丢面子,她当然会觉得开心。只不过这开心,没有到让她愿意留下来的地步而已。

    结束早上的训练,慕蔷薇被喊进了陆奕扬的办公室。

    “加入特战队的事情,你考虑得怎么样了?”陆奕扬认真的看着她,“我希望这次的答案是我想要的。”

    慕蔷薇还是那嬉皮笑脸的样子,看得陆奕扬心一沉,大概能猜到她的答案是什么。果不其然,在他的注视下,她依旧是坚持自己当初的决定,“不管你问我多少次,我的答案都是不。”

    陆奕扬眸色微沉,说不上来是否真的失望。他沉吟片刻,道,“你用不着现在给我答案,等这次任务回来后,我会最后再问你一次。我希望你能认真的考虑,到底要不要加入。”

    慕蔷薇不语。

    他叹了口气,站起来率先走出去,“走吧。”

    两人走到后山,贺和安等人已经在等着了。知道慕蔷薇没时间去食堂,殷凌白很贴心的给她准备了两个白面馒头,“看我对你多好。”

    慕蔷薇给了她两个字:“呵呵。”

    一行人上了直升机,直接飞往目的地。

    市区最大的酒店入住了一批人。本来这没什么,但是根据情报部门的发过来的信息,这群人是隶属于某个杀手组织的,这次在这里集合是想对军方某些大领导下手。要是不及时处理掉的话,后果不堪设想。

    那个杀手组织在国内可是出了名的,要是不及时处理掉,以后会更加麻烦。上面的人在得到消息后立即传到陆奕扬这边,让他们趁着对方还在酒店住的时机处理掉他们。

    飞机上,陆奕扬把这次任务都讲清楚了,道,“他们现在应当是在等他们雇主的消息,所以才没有轻举妄动。记住,我们的任务是清理掉这些人,要是没办法留下活口,那就全部杀掉。”

    这些杀手都是训练有素的人,即便是抓到他们也不一定能问出什么信息来。所以为了他们这边人的安全,他们没有必要要留所谓的活口。

    “是!”

    几人都是合作多次的伙伴了,默契是有的,有些话不用多说大家都能明白。他们神色轻松,看起来没什么好担心的,甚至还开玩笑道,“我记得差不多一年前,我们好像也执行过类似的任务。”

    那是他们唯一一次还没碰到人对方就全灭了的任务,所以记得特别清楚。

    “是啊。”说起这个,贺和安也是忍不住咋舌,“你们说那个女的也太生猛了,一个人干掉了那么多个杀手。换做是我们,除的老大没人做得到吧?关键是人家直面那群人,好像也没受伤。”

    话匣子一打开,其他人也都纷纷开口,华清插话进来,补充道,“你们也别忘了,对方还从我们手上逃脱掉的事实。要不是她倒霉,一场爆炸带走了,只怕以后对上她会更可怕。”

    好在那人那次不是冲着他们去的。

    陆奕扬偏头去看慕蔷薇,发现她闭着眼假寐,对他们说的话充耳不闻,脸上没有丝毫的波动,仿佛他们正在谈论的那个人不是她。

    几人很快到达目的地。

    他们身上穿着特警的衣服,又没有围观的人群,倒也不怕暴露自己的身份。让这边早已赶到的特警队员们配合酒店方把客人们都请出去后,陆奕扬带着人坐电梯上去。殷凌白站在慕蔷薇身边,小声道,“别怕,跟着我。”

    慕蔷薇眼中可没有害怕的神色,她倒是像在隐隐期待着什么,难以遏制脸上的激动。

    出了电梯门,陆奕扬看向跟着自己来的几人,道,“按着我们事先的分组,各自组好队。记住保持通话,有情况随时联系。”

    “是!”

    华清去了监控室,确保能够看到每一层的情况。剩下的人则各自带领一小队特警,慢慢的朝杀手所在的房间移动。

    慕蔷薇是跟着陆奕扬的。

    他没有给她特别的保护,只是默默的把她藏在自己身后,以免出现意外的时候,他可以替她挡住所有的危险。

    一切都进行得很顺利,但这异常的顺利引起了陆奕扬的注意。他总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劲,但到底是哪儿有异常,他又想不出来。

    这只是他个人很强烈的直觉。

    “等等!”

    耳机里传来了华清的声音。

    众人的动作立即停下。

    “老大,不对劲啊,酒店楼上还有人。”

    待在监控室里的华清看着忽然从房间里走出来的几个带着面具的人,脸色相当的难看。对方似乎是知道有人在透着监控观察他们似的,看了一会儿监控,然后直接掏出枪打烂了所有的摄像头。

    这群人到底是什么来头!

    把情况和陆奕扬说了之后华清道,“他们似乎没有往下走,我这里没有看到他们的身影。但是这个时候出现这群人,难道真的只是巧合吗?万一那伙杀手是个陷阱,楼上那群人才是我们最大的威胁”

    现在这样的局面,神似他们来之前说的那次任务。

    陆奕扬沉默。

    正当气氛胶着的时候,慕蔷薇神情自然的回答,“我去察看情况。万一对方真的有威胁,我会发信号给你们。”

    她这样主动请缨没有任何的问题。

    特战队里除陆奕扬之外,就慕蔷薇的身手最好。何况其他人各自带队,只有她是跟在陆奕扬身边的。真要有人去查探的话,她去的确是最合适的。可是,熟知她底细的陆奕扬放心不下。

    他很有预感,她这一去,他们这辈子大概都见不了面了。

    “我和她去查看情况,你们负责这边。”这些杀手都已经被他们包围,即便他不在,也不会出现什么意外,“记住,任务要紧。”

    大家都相信他的判断,而且觉得这两人身手很好,只是查清楚情况的话是不会有什么问题的,当下都没有提出反对意见,只是告诉两人对方很有可能是穷凶极恶的恶徒,千万要小心。

    “等我们这边完事之后,我们会立即赶往你们那边。”

    “ok”

    陆奕扬和慕蔷薇坐电梯上去,在离对方还有一层楼的距离的时候走出电梯。因为这边的摄像头还没有被破坏,华清看得一清二楚,并没有什么人往下走。也就是说,这一层是安全的。

    听到耳机那边传来贺和安说行动的声音,慕蔷薇摘下耳机,跟在他后面低声道,“你不该来的。”

    “你”

    两人此时正好走到楼梯口,慕蔷薇抬头看一眼不远处的摄像头,脸上挂着灿烂而有些诡异的笑容,看得华清面色微紧,只觉得这样子的她很熟悉很熟悉,却说不出来到底在哪儿见过!

    慕蔷薇一枪崩了那摄像头。

    “糟糕!”

    华清不知道她接下来的举动,但是心里不详的预感已经达到了顶峰。但现在贺和安等人都在和那些杀手交战,他又不可能离开这里!他压下那些慌乱,通过耳机问道,“蔷薇,你这是做什么?!”

    没人回答。

    慕蔷薇拿枪抵着陆奕扬的胸口,脸上笑容不变,“你看,我都说了你不该跟来的。”

    其实在她打掉摄像头的时候,陆奕扬就已经猜到她到底要干什么了。以他的反应力在那瞬间他完全可以反手制住她,可是他没有。他只是看着她一点点靠近,然后拿枪抵住他胸口。

    他摘下耳机,定定看她,“真要这么做?”

    “是啊。”慕蔷薇语气欢快轻松,仿佛已经迫不及待的要离开,“为了能把你们引出来,我的朋友们可是做了很多的努力呢。你不是一直想知道我的答案么,现在很清楚了啊陆教官。”

    “蔷薇。”

    慕蔷薇垂眸,继而笑出声,“你不用拖延时间了,我清楚他们的能力,知道他们很快就会赶来。要是你不跟来,又何必吃这样的苦头?”

    听到楼梯传来的脚步声,慕蔷薇走上前抱住他。

    “砰!”

    胸口传来撕扯的疼痛,陆奕扬身子微颤,神色僵硬在脸上,身子无力的往下滑。他嘴角已经开始流出血,却依旧盯着慕蔷薇。慕蔷薇抱着他缓缓蹲下来,俯身亲吻他的嘴角,粉嫩的舌头席卷了他的鲜血。

    她本就容貌艳丽,此刻嘴唇染上他的鲜血,竟然有种说不出来的妖娆魅惑。她低头去看他,看他双眼渐渐失去光亮,轻声笑了。只是碍于脸上带着血,十分的诡异,“下次有机会,我们来谈个恋爱吧,陆教官?”

    陆奕扬眼前一黑。

    这话,他似乎曾经在哪儿听过啊。

    “老大!”

    刚冲出电梯的贺和安等人身上还染着血,但是谁都没有在意,猛的盯向这边。在看到两人如此古怪的姿势的时候心瞬间往下沉!贺和安二话不说,举枪就要射击!殷凌白没多想,二话不说阻止了他,“不要!”

    她拿手堵住了他的枪管,要是他扣动扳机,最先出事的人肯定是她。

    “你疯了!”

    华清的话说得很明白,慕蔷薇不对劲!看此时的情况,除了她还有谁会对老大下手?

    老,老大!

    想到这里,贺和安立即去看陆奕扬的情况,在看到他胸口鲜血直流的时候,目眦欲裂,“老大!”

    慕蔷薇!

    贺和安推开殷凌白,举枪就要对慕蔷薇下手。然而他终究是慢了一步,慕蔷薇身影一闪,直接奔向楼梯往楼上走。

    几人见状,全都冲了过去,在看到陆奕扬的惨状的时候,贺和安整个人都要疯了,让殷凌白赶紧打电话叫救护车后,他带着人继续往上冲。他心中满是说不出来的愤怒,导致那张脸已经扭曲了起来。

    慕蔷薇找到那群人,在说明自己的身份后道,“走吧。”

    那群人本来就是接到别人的委托来带她走的,自然没有什么意见。尤其是知道后面有追兵,他们谁也没耽搁,直接冲到楼顶。慕蔷薇断后,把铁门彻底的锁死。

    她很清楚,这道铁门是挡不了贺和安等人太久的。

    前来接人的直升机也很快到达,一群人跳了上去。慕蔷薇回头看了一眼,正好看到贺和安带人撬开了铁门的锁。她笑了笑,在他怒目而视下冲他抛了个飞吻,然后挥手示意再见。

    “把她给我打下来!”贺和安怒吼着开枪,“死活不论!”

    “砰砰砰——”

    机舱门已经关上,飞机缓慢起飞。

    “该死的!”

    贺和安狠狠捶了旁边的墙壁!

    居然就这样让她跑了。

    飞机在废弃的港湾停下来。慕蔷薇从飞机上下来,看到已经在这里等了她很久的西蒙阿尔弗列德,俏皮一笑,看起来心情不错,“你的人干得不错,很对我的胃口,要不让他们跟了我?”

    西蒙苦笑两声,“你要真看得上他们就好了。事情我都安排妥当了,今晚你就可以离开华夏。”

    “谢了。”

    西蒙注视着她,在看到她如此潇洒的说出谢了两个字的时候,他不由得恍惚起来,仿佛真的看到了自己记忆里的那个人。她也是如眼前这人这般,天生就是那么的耀眼,让人挪不开眼。

    “你真的打算加入我们?”

    以她的身手和身份,他真的想不明白她到底为什么要加入其中。

    雇佣兵听起来很酷炫,其实就是在刀尖上讨生活,随时都有可能丧命。要不是走投无路,大部分人都不会选择冒那个险。

    “当然。”

    看她不打算多说,西蒙也没再问,只是道,“希望你能做到你之前所说的话。”

    慕蔷薇挥挥手,弯腰钻进前来接她的车子。她摇下车窗,对西蒙道,“你等着吧,不会太久的。”

    西蒙说了声好。

    不知道为什么,他就是莫名的对她有信心,相信她可以做到没人能做到的事情。

    车窗重新升起,隔绝了外界的视线。慕蔷薇低头去看自己这一身染血的衣服,轻轻的摸了摸,头再抬起来的时候,眼神凌厉而决绝。她拿了西蒙让人准备好的衣服换上,又看了看自己手机里的照片,闭眼。

    那个熟悉的地方啊,她终于要回来了!

    ==

    陆奕扬被送去军医院抢救。在抢救室外的几人面若寒霜,尤其是贺和安最为愤怒。他不知道自己此时的心情是怎么样的,他只知道要是慕蔷薇此刻站在他面前,他会毫不犹豫的开枪!

    华清也是同样很生气,又有些自责。在看到慕蔷薇开枪打掉摄像头的时候,他就该立刻去找他们的!要是自己能早点赶到,说不定这一切就不会发生了。

    “这到底是为什么?!”贺和安疯狂的扯着自己的头发,只觉得整个人都要抓狂到爆炸了,“她为什么要对老大动手?难道说,她早就和外面的人勾搭上了,之所以潜伏在我们身边这么久,就是为了等这一天,好对老大动手吗?”

    他实在想不出来她动手的理由是什么。

    华清沉默。

    他心里其实有个猜想,但是那个猜想太过离奇,即便说出来也不会有人相信。不说别人,饶是他本人自己也没办法接受会是那个理由。

    这怎么可能呢?那样的事情只会存在在电视剧或者里啊!

    殷凌白心里也不好过。陆奕扬在她心里的地位不用说,如果可以选择的话,她宁愿出事的人是她自己。只是现在牵扯到的另外一人也是她认定的好友,是她打从心底里喜欢的伙伴,她真的不愿意相信这一切。

    但是她亲眼看到了那一幕,她没办法欺骗自己。

    “或许,这里面有什么我们不知道的隐情。”殷凌白低着头,小声说道,“以老大的身手,要是蔷薇真的有不对劲的地方,他不会任由她那么做的。他”

    “你到现在还为她说话?!”贺和安不敢置信的盯着她,深深的呼吸,以免自己失去理智,“你都看到了,是她伤了老大,是她背叛了我们!难怪她总是不肯加入特战队,原来她早就知道会有这么一天!”

    殷凌白知道他跟陆奕扬的时间最长,感情最深,也没怪他,只是冷静的分析,“如果她真的要对我们不利,答应加入陆战队不是更好吗?加入我们,不管什么行动她都可以参加,还会得到最大权限的自由。换做是我,要真想对大家下手,加入特战队才是最好的选择。”

    这话说得贺和安无言以对。

    他想反驳,但是又想不出什么反驳的理由来,最后只能恼恨的捶了墙壁。殷凌白站起来,走到他面前,“我知道你现在很生气,不只是对蔷薇,也是对我。但是冲动解决不了事情,有什么话你可以等上面派人来再说。”

    她攥紧手,低低道,“那个时候,你把我当成蔷薇的同伙报告给上面的人也可以,毕竟是我阻止了你对她开枪。”

    贺和安心一震。

    苦涩的滋味在嘴里蔓延开来,贺和安张了张嘴,憋在心里的那个问题差点脱口而出。但到了最后,他还是什么都没说,只是颓然的顺着墙壁滑下来,面上一片死灰,看得出来今天对他的打击很大。

    众人沉默着等着。

    手术室的灯亮了好几个小时,直到晚上,陆奕扬才被护士从里面推出来,转进了观察室。几人拦住医生,询问情况。在得知陆奕扬身体内的子弹已经取了出来时,几人松口气问道,“那他现在情况怎么样?”

    “幸好子弹没有打中心脏,不然神仙也救不了他。不过他现在的情况不算得太好,要观察一段时间才能知道有没有后续的问题。”医生看着几人,在看到他们身上穿的衣服,甚至上面还染有血迹时顿时了然他们是做什么的,语气缓和了几分,“只要这期间伤口没有感染发炎的话,那应该不会出现什么大问题。”

    他伤口看起来挺瘆人的,但只要抢救及时,一般都不会危急生命。

    听到医生的话,几人紧绷的神经才算是放了下来。

    “你们说,蔷薇是不是算计好了,知道老大不会出事才那样做的?”殷凌白脸色苍白,眼底却燃烧着暖黄的火焰,看起来就像是濒临死亡的人抓到了最后的一根救命稻草一样,“只是,她到底要做什么?”

    ------题外话------

    好了,你们期待的男主被杀来了,嘻嘻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陆少的纨绔军妻》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陆少的纨绔军妻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陆少的纨绔军妻》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