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197 跟我回家过年?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陆少的纨绔军妻正文 197 跟我回家过年?
(156166http://www.156166.com)    在殷凌白看来,慕蔷薇就是傻。

    加入特战队对一名军人来说可是至高无上的荣誉。虽然说加入其中所承担的风险也会比较大,但是对他们来说,这是实现自己人生价值的好地方啊。

    “蔷薇啊,我知道你和老大之间有点小误会,但你真的没必要因此拒绝加入。”殷凌白以为她是讨厌自家老大才决定和他对着干,苦口婆心的劝解道,“以你的实力,你绝对是有资格加入其中的。”

    慕蔷薇还是不动心,没把她的话当回事,“好了,我要睡觉了,下午还得折腾那群兔崽子呢。”

    看见她这拒绝沟通的样子,殷凌白只能无奈叹气。她把那申请表折好,塞到慕蔷薇床上。后者翻了个身,没理会。

    接近饭点的时候,慕蔷薇打着哈欠起来,招着殷凌白去食堂吃饭。正好考核也结束了,贺和安训完话后没为难他们,大手一挥让他们去吃饭。一群人像是脱缰的野马,狂撒脚丫子奔向食堂。

    殷凌白和慕蔷薇坐的这一桌没人敢过来,直到贺和安等人也打好饭菜才有人落座。华清四处张望,没看到陆奕扬,狠狠的松了口气,含糊道,“要是老大知道我今天的表现”

    他话还没说完,就听到殷凌白不会好意道,“他已经知道了,你就等着受罚吧。”

    华清差点蹦起来。

    他狠狠的嚼着嘴里的菜,咽下去后才哀嚎,“凌白,我往日对你不错吧?你至于这样打我小报告么?老大的为人你又不是不知道,他要是知道我输给司飞羽那小子,肯定会折磨死我的!”

    凌白这是想害死他的节奏啊。

    殷凌白无辜的耸肩,解释道,“这可不是我说的。”

    不是她说的?

    华清看向慕蔷薇,后者摇头。他想了想,转头去盯贺和安,贺和安没好气的瞪他,“你看我干什么!我一个早上都在考核,哪儿有空去告状。话说回来,要不是你小子自己技不如人,能这么提心吊胆么?都是自己活该的,别抱怨了。”

    贺和安这话直接戳死了华清的心。

    他当然知道自己输给司飞羽的真正原因是因为自己的实力的确不如他,但这才是最让他气馁的啊!如果是自己大意失荆州,那还可以安慰自己,想着自己不是不如那个富二代。

    然而事实证明,他是真的比不过。

    一直都瞧不起的人其实比自己还要强,可笑自己之前还在对方面前夸下海口,沾沾自喜,这样的认知更让他丧气。

    正当他郁闷不已的时候,那个让他郁闷的人就出现了。这样也就算了,对方还在他对面坐下,笑嘻嘻的打招呼,“哟,这不是输给我的华教官么?我方才似乎隐约听到你们在说我啊!”

    华清抓着筷子,忍住往他脸上插的冲动。

    冲动是魔鬼,冲动是是他妈!

    “哼,不就是赢了我一次么,有什么了不起的。”华清心里认输,但是面上可不能示弱,当下直接反击,“输赢乃兵家常事,这很正常。”

    司飞羽心情愉悦,看样子要不是场合不对,他还要吹起嘹亮的口哨。他没打算和华清在这件事上多纠缠,没理会他,直接偏头去看慕蔷薇,“小蔷薇,这个菜不错,你试试?”

    华清正不满呢,一看他碗里的菜都是肉,而且分量比自己的要多,一下子就不平衡了,“我靠,你这小子是贿赂了炊事班的人了吧?”

    凭啥给自己的都是素菜多?

    司飞羽斜睨他一眼,看似漫不经心,其实又狠狠的插了华清几刀,“我长得好看,人家愿意给我多点,你有什么意见吗?”

    华清:“!”

    就连给吃的也要看脸了?

    两人这边火药味十足,那边慕蔷薇吃得很淡定。她和殷凌白都没有阻止两人的关系,反倒是觉得两人这样互相挤兑,有点那啥的意思。尤其是殷凌白,眼珠子在两人之间来回打转,看得眼冒绿光,仿佛是嗅到了奸情的味道。

    陆奕扬端着饭菜走过来的时候,两人之间的火药味已经达到了顶点,眼见着就要爆发。然而一看到他,两人立即收回了视线,若无其事的吃着饭。

    华清是不想多惹事端,让陆奕扬想起今天他输给司飞羽的事情。至于司飞羽他纯粹就是不想给陆奕扬教训他的借口。再者说,自己可是坐在小蔷薇身边呢,论这点他就输了!

    然而他还没有得意的笑出声,就见殷凌白很主动的往旁边挪了个位置,示意陆奕扬在慕蔷薇旁边坐下。

    陆奕扬给了她一个赞赏的眼神。

    很好,很有眼力劲,不愧是他的“爱将”。

    殷凌白美滋滋的吃饭极力忽视慕蔷薇那瞬间射过来的视线。

    她这都是为了他们两人好嘛,才不是为了自己呢,哼哼。

    慕蔷薇也懒得计较这个,继续默默的吃饭。周围吃饭的新兵们动作很轻,声音很小,根本不敢吵到他们这边。当然,他们这样做更多的还是想知道有没有什么八卦可以看一看。

    啧啧,陆战队三大主角悉数到场,他们之间会发生什么样的狗血事件呢?到底是三角恋还是纯单相恋还是其他?

    作为绯闻的女主角,慕蔷薇自然是察觉到了他们那火热的视线。她没什么表演**,自然不会让这群人看什么热闹。安静的吃完饭后,她捧着餐具站起来,招呼着早就吃完还要赖着不肯走就为了看好戏的殷凌白,“走了!”

    殷凌白很是可惜的应了,跟着站起来。

    司飞羽和陆奕扬谁都没有动,只是收回自己看她离去的背影的视线,不约而同的盯着对方,各自冷笑。

    华清等人瞬间觉得很难熬。

    这个时候走吧,会显得很突兀。司飞羽不能拿他们怎么办,陆奕扬可以啊。不走吧,以两人的性子,要是他们真的打起来,遭殃的还是自己。

    到底走不走,这是一个很关键的问题,做不对的,下场会很惨。

    好在两人都还算是有理智,慕蔷薇不在,他们两人争破头也没有用。当然,在陆奕扬看来,慕蔷薇是自己的未婚妻,他没必要搭理司飞羽。他真理会了他,那才是给了他脸呢。

    两人都把对方当做空气,吃完饭后各自站起来去放餐具。等走出食堂,陆奕扬停下脚步,转身去看华清等人,吓得几人心咯噔两下,“你们跟我来。”

    贺和安暗暗叫苦。

    他今天可是顺利的完成了考核任务,难道这样也还要接受惩罚?

    几人忐忑不安的跟着他去办公室。半路上华清扯了扯邓志新,对他竖起大拇指,“老邓,说真的,我很佩服你。每次老大要惩罚人,你总是能做到面不改色,半句都不吭声,是条汉子!”

    他要是能像他那样看得开就好了。

    邓志新面无表情的看着他,在众人都以为他不会理会的时候,他悄悄拍了胸口,“谁说我不怕,我这是怕得脸都扯不动了好吗?”

    众人:“”

    进到办公室,陆奕扬在办公桌前坐了下来,看向像是犯了错正等着受罚的小学生似的几人,问道,“华子,你先来说说,你为什么会输给司飞羽?”

    哪怕只是做一次演示,也该拼劲自己的全力。这一点,是当初陆奕扬和他们说过的。只有拿出全力给那些新兵震撼感,才能让他们有目标,才能让他们在训练过程中有所动力。

    这一次他和司飞羽在新兵面前做示范,虽然没说需要竞争,但华清应该具备这样的认知。

    事实上,华清也是这样想的。

    当时他的确是打算拼劲全力,拿出自己最好的状态,好让司飞羽出丑。他要以漂亮的成绩告诉对方,这陆战队不是他该来的地方,他要是识相的话就该早点滚蛋,别在这里碍手碍脚。可谁能想到,结果竟然会是那样。

    到头来是自己被吊打。

    “我有点轻敌,在这过程中又出现了一点小失误”华清低着头没敢看陆奕扬,就连说话的声音也很小,“要是我”

    “我不想听这些废话!”

    听到陆奕扬这话,华清心一震,旋即颓丧道,“追根到底,是我没有对方强。”

    要他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承认自己不如司飞羽,简直是太难受了。好在司飞羽不在这里,不然他怕是更加想死。

    得到他这个答案,陆奕扬视线移到贺和安身上,问道,“当时你注意到了么?”

    贺和安点头,看一眼华清后回答,“因为知道华子的实力,所以我是全程盯着司飞羽的。最开始的时候他是落后的,华子出去很远他才刚过完铁丝网。但过完铁丝网后,他的速度就变得很快,快到不可思议!”

    大概是觉得大家都被华清流利老练的动作吸引住了,没什么人在看他,司飞羽表现得很轻松,几乎是全程带着微笑完成的。和华清相比,他看起来更加轻松更加惬意,动作也比他的要干脆利落。这样的表现,绝对不可能是随便什么人都能练出来的。

    听完他讲述完全程,包括华清在内的众人都面露震惊之色,仿佛不敢相信他方才说的那个人真的是司飞羽,是那个看起来没什么威胁力的富二代,空降兵。

    陆奕扬却没什么意外,目光最后落在殷凌白身上,“你说说你的想法。”

    殷凌白先是说了声是,沉吟片刻才道,“司飞羽基本上可以说是在邢家长大,和邢家人的关系很好。邢老爷子很器重他,把他放在自己身边教导。邢老爷子是什么身份大家也都明白,所以司飞羽有些身手我也不意外。何况他出身司家,像他们这样的人为了自保而学习点本事,也不是什么说不得的秘密。但如果只是这样的话,司飞羽的身手都不可能达到这样的地步。”

    “我第一次见他,是在执行任务的时候。我记得很清楚,即便是道上再赫赫有名的人见到他,也得尊称一声司二爷。那些可都是些亡命之徒,但在他面前,他们乖巧得像是只猫一样,根本不敢露出自己的爪子。如果他真的只是个简单的商人,又怎么可能会有这么大的影响力?”

    “种种迹象都表明了,他司飞羽这个人绝对没有他所表现出来的那么无用。况且我们都忽略了一个事实。”殷凌白环视一圈,最后看向陆奕扬,“陆战队不是想来就能来的,要是没有上面人的施压,单凭一个邢家他怎么可能可以进来?而且一做就是副营长!”

    上面的人为什么答应他这个着实很无理取闹的要求?这才是最根本的原因。

    “分析得不错,有长进。”陆奕扬难得的夸奖她两句,然后神色凝重道,“凌白说的没有错,你们都看轻司飞羽了。”

    “我对他所知的不多,但是以当初上面人找我谈话的态度来看,他绝对不只是普通商人这么简单。据我所知,他手上有一个情报网,那是比我们的情报部门更为可怕的存在。你们觉得,以他商人的身份,能自己砸钱养活这个情报部门吗?如果他只是一名商人,他做这么大的原因是什么?上面的人也知道情况,为什么不接手或者是限制?这些原因,你们想过吗?”

    众人垂眸。

    他们的确是没有想到这点。

    “他是什么身份你们不用管,上面的人能把他放进来,就代表他们清楚司飞羽很安全,绝对不可能做出背叛或者是泄密的事情来。”陆奕扬手敲着桌子,慢慢道,“你们所要做的,就是把他当成你们的对手,不能再以以前态度去看他。”

    再把对方当成傻子,到头来吃亏的只会是他们。

    华清等人都已经了解了司飞羽的不同寻常,又怎么可能再像从前那样把他当成没用的废材。

    “今天和你们说的事情你们也别往外传,自己清楚就好。”陆奕扬挥手示意他们可以走人,只不过在众人转身后又不忘补上一句,“华子,自己去绕海岸线跑二十圈,另外今天晚上不准吃饭!”

    华清顿时垮脸。

    他以为他已经忘记惩罚自己这回事了呢。看来什么事情都不能高兴得太早,不然死的会更难看。

    殷凌白留在最后,对上陆奕扬询问的眼神,她笑嘻嘻的问道,“老大,这个要不要告诉蔷薇?”

    “你以为她没有发现?”

    这话反问得殷凌白无言以对。

    也是,以慕蔷薇的本事,她怎么可能没有发现?现在想想,好像很多事情都是有迹可循的。很多东西一早就可以发现,只是他们没有太过注意,才会在他明确点明后才发现。

    因为有了陆奕扬的叮嘱,接下来的训练,华清等人自然是不敢再真的把司飞羽当成不学无术的富二代。不过因为司飞羽说话真的太欠揍,而且他一看就是来挖人墙角的,华清他们对他是一点都不客气,甚至还恨不得找到借口狠狠揍他一顿。

    蔷薇是他们未来的嫂子,这人一点眼力劲都没有!

    被众人嫌弃的司飞羽完全没当回事,依旧是每天乐此不彼的跟在慕蔷薇后面,弄得殷凌白每次都要气喘吁吁的过来抓人,到最后她差点不顾自己的性命跑去找陆奕扬,让他把司飞羽调到男兵这边来。

    这不是耽误她训练么?

    好在司飞羽很有分寸,虽然每次都能搞得殷凌白跳脚,但是训练的时候都很尽职尽责,让人挑不出毛病来。殷凌白对他是又爱又恨,到最后竟然神奇的习惯了,每天训练之前都先跟着慕蔷薇集合,抓到司飞羽后再往女兵那边走,省却了不少时间。

    ==

    转眼间,除夕即将到来。饶这里是军营,也到处张灯结彩,过年的气息浓烈。

    慕蔷薇第一次在华夏过所谓的年,什么都觉得新奇。看殷凌白等人饶有兴致的讨论,她难得有几分兴致,坐在他们身边听他们说以前的一些趣事,听他们谈论起自己的家人。

    偶尔有那么瞬间,她也会羡慕他们,想着他们好歹还有家人,有充满幸福的回忆。而她所有的回忆,除去陆战队的,剩下的都是血腥的记忆。除了钱能让她有愉悦感之外,也就执行任务杀人的时候她会有一秒钟的好心情。

    她知道要是他们知道自己的想法是这样,肯定会觉得她是个变态。但对那个时候的她来说,真的没有比数钱和杀人更能让她开心的事情了。公司的人都只想着如何赚钱,可不讲什么情谊。

    如今这样的改变,也不知道是好还是坏。

    她这样想着,忽然听到殷凌白喊了她几声。她疑惑的望去,就听到殷凌白关切的问道,“蔷薇,你方才在想什么呢,脸色好难看。”

    “没什么。”

    见她不肯说,殷凌白也不追问,又道,“快过年了,你不打电话回家吗?”

    他们好像从未听她说起过自己家里的事情。

    家?

    慕蔷薇有那么几秒钟的茫然,后来才想起来这具身体是有个所谓的家的,虽然她不承认。

    “没什么好打的,都死光了。”

    她这话一出,说笑的华清等人都下意识的放轻了声音,连带着脸上的笑容也淡了很多。他们看她那冷淡的模样,没由来的觉得很可怜。

    她一定是故作轻松的说出这样的话来,其实她心里还是很在意的。

    唉,她再怎么强悍也只是个女孩子,心肯定敏感而脆弱。

    华清等人自己脑补出了很多东西,看向慕蔷薇的眼神多了些许的怜悯。他们小心翼翼的不再聊那个话题,而是扯回到之前聊到的联欢晚会,“老大说了,今天我们还是可以搞联欢晚会的,除了不能违反纪律,其他都可以。”

    “我听炊事班的人说了,他们买了很多好东西回来,等年三十就开始煮。到时候全军一起联欢,肯定很热闹!”

    “那可不,去年我们还四处串门,认识了很多女兵呢!”

    “嘿嘿,这个好,指不定我还能被人家看上,就这样找到个志同道合的媳妇呢。哈哈哈,这样也好,最起码回家不用被家里人念叨,说我当兵几年,连女人长什么样都不知道了。”

    “咳!”

    “哎呀我们还是说这个吧。”

    殷凌白去看慕蔷薇,发现她又出了神,有些无奈的揉头。她刚想说点什么话安慰,就见司飞羽走了过来,毫不客气的赶人,“我要和小蔷薇说悄悄话,你不许偷听。”

    “哼,我又不是那种人。”

    “哦,是么?那上次是谁”

    “停!”一看他要算旧账,殷凌白立马做了个打住的手势,一边走开一边嘟囔,“有什么了不起的,不就是说悄悄话么,我也会啊!我还每天晚上和蔷薇睡一间房呢,你小子有这能耐么?”

    被鄙视了的司飞羽表示自己不和她一般见识。

    “小蔷薇,快过年了。”司飞羽热切的看着她,连他都没有注意到自己眼中包含着期待,心微微紧张着,“要不要和我一起回去过年?”

    在陆战队这些日子,他可没少下功夫。然而慕蔷薇一直以来的态度都很坚决,也很明了,她对他是半点意思都没有。

    是的,连暧昧都不肯给。

    这样的态度自然是让他很受伤,但他也不是轻言放弃的人。他认定了一件事情,那就一定要去做,而且达不到目的誓不罢休。慕蔷薇对自己没意思是不假,但也没见她和谁走近啊。就连陆奕扬,她对他也是很冷漠。

    自己还是很有机会的。

    果然不出他所料的,听到这话,慕蔷薇头也不抬的拒绝了,“不要。”

    如此的干脆利落。

    司飞羽很喜欢她这点,尤其是她用在陆奕扬身上的时候。但偶尔他也会很讨厌这点,比如用在面对他的时候。

    唉。

    默默的叹口气,司飞羽犹如打不死的小强,半点都不受她拒绝的影响,死缠烂打道,“你先别拒绝这么快嘛!和我回去过年可好玩了。一来你不用待在这里陪那些没情趣的人过年,二来,你可以认识认识我的家人。你放心,我每次过年都是在邢家过的,我表弟也在。”

    加上一个邢向阳,她总不会还觉得无所适从了吧?

    “没兴趣。”

    又被扎心了的司飞羽简直要抓狂了。

    他待在陆战队的时间不多了,要是再不能把人拐走,以后只会更艰难。这里毕竟是陆奕扬的地盘,谁知道自己走后他会不会立即对小蔷薇出手?要是因为这个自己输了,他死也咽不下这口气。

    只有自己才能配得上小蔷薇。

    司飞羽心理承受能力很强,这几个小打击都没能让他退缩。他拿出自己让人送来的茶叶递到慕蔷薇面前,讨好道,“这是我让人去找的,这可是极品货,特供的,有钱也买不到。”

    “那你是怎么拿到的?”

    “咳咳,这个不是重点。”司飞羽一噎,赶紧跳过这个问题继续说道,“你跟我回去过年,我保证会给你弄更好的。”

    虽然这样子听起来是有点交易的意思,但他也顾不上这么多了,先把人骗去自己家再说。等盖上自己的章,他再慢慢收网。

    慕蔷薇低头去看那茶叶,看样子是真的有点意动。

    一只大手伸过来,在她没反应过来之际直接拿走。随之而来的,是某人义正言辞的声音,“没收了。”

    眼见着自己就要说服成功了,司飞羽心中懊悔的同时又忍不住动怒,狠狠瞪着神出鬼没似的陆奕扬,不满道,“那是我送给小蔷薇的,你凭什么没收?你是想拿走之后再借花献佛送给小蔷薇,好让她感动?美的你!”

    看见他这气急败坏的样子,陆奕扬似乎心情不错,“你把这里当成什么了?随便什么东西都能拿进来?我没处分你已经不错了,你有什么好不服气的。”

    司飞羽:“”

    他想弄死他!

    两人这样时不时的吵架慕蔷薇已经习惯了,茶叶一走她也就冷静下来,想着自己为了点茶叶而“出卖”自己有点不值得,搓搓手要走。

    “小蔷薇!”司飞羽赶紧喊住她,“我们话还没说完呢。”

    天杀的陆奕扬,整天就知道来坏自己的好事。要不是自己现在是在陆战队,早就和他干起来了!

    慕蔷薇没兴趣的挥手,“不用说了。”

    司飞羽啊的一声冲陆奕扬挥拳!

    两人身手都不错,而且这算是切磋,没到拼命的地步,谁也没使出全力。就在旁边看着的殷凌白等人没有上前拉开两人的意思,反倒是凑到一起小声的说着什么,隐约可以听到打赌两个字。

    大概是在猜谁会赢。

    当然,为了表示他们对陆奕扬的信任,他们全都投了他一票。

    结果也没出他们的预料。

    司飞羽揉了揉发麻的胳膊,抛下狠话,“姓陆的,你给我等着!”

    陆奕扬根本不吃他这一套,转身看向殷凌白等人,“你们都很闲是不是?我看炊事班的同志都快忙不过来了,你们去帮帮忙?”

    “呵呵,我们这不是在商量着这次的联欢晚会怎么办么,我们也是很忙的。”

    说着一群人全做鸟兽状散了。

    陆奕扬没有追上去,拿着茶叶到慕蔷薇宿舍,看到她正拿着一张类似信纸的东西看着,脸上难得有几分失态。他好奇的走过去想看看到底是谁的东西能让她做出这样的表情,却不想她反应很快,三两下就收了起来,皱眉,“你来做什么?”

    “还你茶叶。”他就是故意膈应下司飞羽,没真打算真的收起来不给她。

    慕蔷薇哦了一声,看他还不走,挑眉问道,“不是说只是还茶叶么?还不走?想喝茶也行,自己泡!”

    她又不是他的专属泡茶师。

    陆奕扬没打算喝茶,看了一圈本想走了,却在看到桌面上被拿来垫东西的东西很熟悉时停下脚步,沉着脸走过去拿起来,手蓦地收紧,“慕蔷薇!”

    他突然加大声音,慕蔷薇还以为自己哪儿又惹到他了呢。看到他手上拿着的东西时她才恍然大悟,无所谓道,“不就是一张纸么,有什么大惊小怪的,我说你不至于这么小气吧?”

    陆奕扬被她这话给气笑了,颇有些咬牙切齿意味的问道,“大惊小怪?”

    她拿自己给她的特战队申请书来垫东西,还好意思说自己少见多怪?

    这人真是气死人不偿命是吧?

    “你要是心疼,完全可以拿回去啊!”慕蔷薇很无所谓的耸肩,表示自己是真的不在乎,“我又不会说什么。其实我早就想当垃圾丢掉了,但是凌白那个烦人的家伙非要我留着,我”

    “慕蔷薇!”

    陆奕扬走近她,微微低着头,看她眼中还隐藏着激怒自己之后的那点小得意,简直是气得牙痒痒,“你不惹我生气你就不开心是不是?”

    “话也不能这么说。”慕蔷薇微微摇头,纠正道,“你生气我是挺开心的,但你不生气和我好像也没什么关系。”

    “我和你没关系?”

    慕蔷薇刚想点头说是,陆奕扬就俯下身子来,主动寻找那让他有点着魔的红唇。两人唇齿相碰的刹那,陆奕扬只觉得自己整颗心都被填满了,涨涨的,愉悦在不断的往外溢出。

    这样的满足感,其他的东西给不了,只有在她这里他才会有所渴望,才会想要更多。

    慕蔷薇居然没有推开他。

    她站在原地,任由他索取。甚至在他想要退出的时候,还主动的往前靠了一步,差点让陆奕扬引以为傲的理智瞬间崩塌。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两人才停了下来。慕蔷薇脸颊染上两抹飞霞,那双漆黑的眼眸多了微不可见的**,像是无尽的**深渊,在不停的冲他招手呼唤,勾引他一步步走入地狱。

    她意犹未尽的舔了舔嘴唇,灵巧的舌头在嫣红柔嫩的红唇上滑过,陆奕扬立即撇开视线。

    这个时候的她,简直魅惑得不像话。

    “你”

    他想说点什么来打破这暧昧的气氛,慕蔷薇却不给他说完的机会,直接抢过话语权,“你别误会,在那样的情况下,不管是谁,我都会接受的。”

    陆奕扬的脸色立即沉了下来,眼中乌云密布,隐约还有可以吞噬人的风暴,“你说什么?”

    “我说在那种情况下,不管是谁都可以呀。”慕蔷薇笑嘻嘻的回答,丝毫不顾他那恼怒的模样,“你说气氛那么好,不接吻多可惜呀,对不对?”

    “慕!蔷!薇!”

    “你不用喊那么大声,我听得见。我说的都是实话,你们为什么不愿意听呢?我这人别的没有,就是诚实。”

    陆奕扬定定看她,明明双手拳头捏得死死的,上面的青筋清晰可见,他到最后还是忍住了,道,“我还是那句话,我会对你负责的,你大可放心。”

    “可我不要你负责啊。”

    这种事情你情我愿,他的负责对她来说还是种负担呢。她又不是把贞操看得很熟的人,对这方面没有那么多想法。也许有一天她看谁顺眼了,指不定就和对方来个难忘的夜晚呢?

    当然,能让她看上的人也不多,不然她也不会上辈子到现在都是个咳。

    打住自己的念头,慕蔷薇双手环胸,示意他没事就赶紧走,“你天天往我这里跑,也不怕人家说闲话?身为陆战队的头儿,你说你是不是该做个好榜样?”

    “你在担心我?”

    慕蔷薇:“”她觉得自己还是别说了,免得这人自作多情!

    沉闷的心情好转了许多,陆奕扬想起方才司飞羽对她说的话,心也有异动,“这次除夕,你和我回去过?”

    反正她始终都是要嫁给他,两人提前在一起过年也没什么不好意思的。

    “我拒绝。”

    这两人有完没完,一个个都以为她没地方可去似的。

    “难道你想回那个家?那里又不是你”陆奕扬下意识的说到一半才想起那样说有点不好,改口道,“那人就是个畜生,不回去也罢。以后你会有新的家人,有值得你去依赖的人。”

    当然,这个人只能是他。

    慕蔷薇像是听到了什么笑话,忍俊不禁,“你在说你自己?”

    “对。”他半点都不犹豫的承认。

    “唔。”慕蔷薇上下打量他,啧啧两声,“有没有人说过,你很不要脸?”

    陆奕扬沉默。

    把申请表重新放好,他说了句不要再随便乱放就走了出去。他看起来相当的镇静,但是那一向稳健的步伐,微微有些乱,背影狼狈。

    慕蔷薇靠着墙,眼眸微微眯起。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她从口袋里拿出那封信,再度看了看。上面的内容很剪短,只有四个大字:鸠占鹊巢。

    下面附一行小字,是一串电话号码。

    鸠占鹊巢么?

    她细细品味着这四个字,意味不明的笑了。

    简直可笑!

    她不知道是谁寄来的这封信,但是对方想说的事情她倒是很清楚。如果那人以为这样就可以吓到她的话,未免也太不把她放在眼里了。

    “嘶拉——”

    慕蔷薇把那信直接撕碎,然后丢到垃圾桶里。

    不过是躲在黑暗里连面都不敢露的肮脏的老鼠而已,她何必在意?

    ------题外话------

    一到双十一,才发现大家都好有钱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陆少的纨绔军妻》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陆少的纨绔军妻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陆少的纨绔军妻》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