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五十九章:夙敌相见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锦绣田园:一品女司农正文 第一百五十九章:夙敌相见
(156166http://www.156166.com)    罗云意跟着黄公公从大殿走到太后的寝殿,寝殿内很安静,一张八面折扇山水屏风将太后的凤床隔开,罗云意感觉到屏风后有人。

    罗云意依礼参拜,虽然此时她觉得这寝殿的氛围有些诡异地过于寂静,但也没有多想,毕竟这里是皇宫,她所在的地方是太后的寝殿。

    罗云意眼中有疑惑闪过,屏风后明明有人但却不出声,她这段时间似乎没招惹太后,怎么叫她进宫罚跪呢!

    “太后娘娘——”罗云意又轻声唤了一句。

    说时迟那时快,她心中一个激灵,感觉到背后有异常,一个翻身打滚便急速躲开,生生躲过了一名身穿内侍服的人打过来的一掌,紧接着她听到一声低低的阴森笑声。

    “你是——”罗云意瞳孔一紧,糟了,她今天怕是中计了。

    “小丫头,好久不见!”对面之人突然抬起了脸,诡异的眸子发出嗜人的厉光,竟然是曾经罗刹寨的二当家鬼娃。

    罗云意一看是鬼娃偷袭她,而且刚才那一掌他像是根本就知道她会躲开一样,论武功她在鬼娃手里就是个渣,所以立即就想到了给殿外的高大宽发信号,然后躲进空间去。

    不过是一秒钟的思索时间,还没等罗云意付诸行动,她就被另一人以更快的手法捏住了脖子,在临昏死过去之前,她看到了黄公公那张面无表情阴冷的脸。

    等到罗云意再有意识的时候,她已经过了大禹朝北疆的边城,到了羌吴国的境内。

    睁开眼睛,罗云意发现头顶的木板在移动,身下感觉到有一些颠簸,她应该是躺在马车里,而且冷风钻进她的骨头里又疼又痒。

    “你终于醒了!”突然一道虚弱嘶哑的声音传来,罗云意想扭头去看,却发现她根本动不了,只有眼珠子能转转,该死的,鬼娃和黄公公到底对她做了什么?!

    就在这时,一张憔悴苍白的脸出现在罗云意的视野内,竟然是魏太后,而此时的她身穿平民的衣衫,看起来完全是个村妇,最重要的是她身上捆着绳索,只能靠一点点的挪动让罗云意看到她。

    罗云意想张口说话,却发现她的喉咙根本发不出声音,而且全身虚弱的没有一丝力气,只得对魏太后快速地眨眨眼睛,眼中是疑惑询问的光,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像是猜出了罗云意眼中的问题,魏太后苦笑一声说道:“我们被人绑架了,现在要去的怕是羌吴国的皇宫里。”

    罗云意听魏太后这意思她似乎知道谁把她们掳走一样,现在自己没有一点儿行动能力,犹如被宰的羔羊,这种滋味还真是难受。

    罗云意又对魏太后眨眨眼睛,奇怪的是从她的眼神中,魏太后竟然猜出了她想表达的意思。

    “你是想问自己怎么了?”魏太后看向罗云意问道,见罗云意眨了一下眼睛,便叹了一口气,“我也不清楚,我醒过来的时候你就是这样,他们每天都有人喂你吃一颗药丸。”

    接下来近半个多月的行程,罗云意就像一个有意识的植物人一样躺在马车上,可能是对方觉得已经到了羌吴国便不必让她沉睡,每天都有一个小丫鬟在马车上照顾她们吃喝拉撒。

    马车一路不曾停留,罗云意躺在马车里看不到外边的一点儿景色,魏太后的身体也越来越差,与她交流也少了起来,自己这种情况就是进到空间也于事无补。

    抓她们的人没有第一时间杀掉她们,想必留着她们的性命还是有用的,所以她还有逃命的机会,只是不知道现在大禹朝的京城是一种什么情况,叶染修他们若是知道自己和太后都不见了,会来羌吴国找她们吗?

    这天,马车终于停了,马车门被人从外边打开,一股刺骨的寒风直冲人的脑门,紧接着有人将魏太后和罗云意抬了下来。

    外边阴沉沉的,罗云意再一次看到了鬼娃那张阴森森的脸,当初从覃州回来的时候就被他袭击过一次,自己还差点儿杀死他,想来他对自己也是恨之入骨的吧。

    面前是一座雄伟华丽的宫殿群,魏太后和罗云意被放进软轿中抬了进去,大概一盏茶的工夫,轿子停下来,她们被人抬到一处正殿中。

    不一会儿,罗云意听到有弱弱的咳嗽声传来,然后是车轮滚动的声音,不一会儿一位中年宫娥推着一位头发全白、眼神昏暗的老妇人走了进来。

    那老妇人看到魏太后眼中突然迸发出久违的光亮,满是皱纹的脸上扯动了一丝僵硬的笑容,她看向魏太后说道:“姐姐,我们还是见面了!”

    “你——你是巴雅?你怎么变成这个样子了?”魏太后有些不可置信地看向眼前的老妇人——如今羌吴国的太皇太后巴雅,她曾经的好姐妹也是她一直以来最恨的女人。

    “是呀,我是巴雅,我现在的样子咳咳很丑吧!姐姐,我要死了,所以想在临死前再和姐姐见一面,说说知心话!”巴雅很清楚自己现在是回光返照,如果不是得知她的人已经成功把魏太后掳了来,她想她是撑不到今天的,病魔已经折磨得她只剩下最后一口气了。

    “我和你没有什么话要说,要杀要剐悉听尊便!”魏太后脸色冰冷地看向巴雅,这个女人怎么还有脸再见她呢。

    “姐姐真是变了呢!”巴雅苍老的声音中也夹杂着一丝冷意,就像魏太后恨她一样,她也恨魏太后,如果不是因为她,自己怎么会变成如今这样,“咳咳我带姐姐去见几个人吧,说不定见了这些人之后,姐姐会高兴呢!呵呵呵!”

    巴雅不笑还好,这一笑竟像从地狱发出的声音,带着死亡的味道。

    “我什么人都不想见,我们的事情和这孩子无关,你放了她吧,我任由你处置!”魏太后很清楚今日落到夙敌巴雅手中她绝无生还的机会,但罗云意是无辜的,也不知怎么连她也牵扯了进来。

    “我倒是把这小姑娘咳咳给忘了,她是皇帝要的人,怎么也送到我这里来了。”说着,巴雅就让宫娥把罗云意送到羌吴国的帝君金奇那里去。

    这时魏太后却突然出声道:“慢着!我要这孩子陪我一起,否则我哪里也不会去的!”

    巴雅看了一眼魏太后,又瞟了一眼罗云意,只沉思片刻便点头应允,她想她知道金奇为什么要见这小姑娘,不让他见到也好。

    巴雅示意宫娥又推出一个轮椅让罗云意坐在上面,而魏太后坚持自己推着罗云意,巴雅同意了,也不怕魏太后会逃跑,四个人来到了巴雅寝殿内的一处佛龛前,推着巴雅的宫娥将佛龛挪开,后边出现了一间密室,然后她们走了进去。

    宫娥将密室内的灯点亮,瞬间整个密室亮如白昼,罗云意看到密室里放着一桌一椅一凳,椅子上还坐着一个人,仔细一看竟然是一具穿着衣服的骷髅,这具骷髅后面的墙壁上还挂着一张画像,画像里是一位年轻英俊的如玉公子,而椅子旁边的桌子上还摆着一个大黑坛子。

    “姐姐,你可还记得他?”宫娥将巴雅推到了那具骷髅的跟前,巴雅伸出骨瘦如柴的手费力地抚摸着骷髅的指节,眼中有着罗云意看不懂的深情与迷恋,“他可是你我最爱的男人!”

    “巴雅,你就是个疯子!”魏太后的声音充满无比的愤怒和恨意,“他已经被你害死了,为什么他死了你还不放过他,竟然把他的尸骨一直放在这阴暗的密室里,为什么不让他入土为安?!”

    而巴雅则像根本没听到魏太后的怒斥一样,脸上出现了浅浅的微笑,自顾自地说道:“记得那时我瞒着爹娘偷偷去了大禹朝,第一次见到他时我便爱上了他,可他心里眼里都只有姐姐,我不想做你们两个的妹妹,我也不是你们的妹妹,我只想做他的妻子,与他长长久久厮守在一起,为此我不介意做妾,可姐姐你却拒绝,你说,你和他之间容不下第三个人,你容不下我也容不下的,我以为你嫁给别人他就是我的了,可他却要抛下家族抛下我带着你远走高飞,我怎么能让他离开我呢,所以我要把他带到羌吴国来,可他却一心要回去找你,最后死在了回去找你的路上,姐姐,他是你害死的!”

    听着巴雅有些梦呓般的讲述,魏太后一下子跌坐在地上,罗云意因为背对着她所以看不到她脸上的表情,但是却能听到魏太后悲痛至极的声音:“他当年根本没有负我,一切都是你在捣鬼!”

    “是呀,自始至终他的心里都只有你一个人,他没有负你,但却负了我!”巴雅的眼中同样有着痛苦,“我那么爱他,他却只想着回大禹朝去找你,我不甘心,我不服气,凭什么,凭什么!”

    听着巴雅渐渐癫狂的声音,魏太后冷冷一笑,说道:“你费尽心机又得到了什么,你毁了我,毁了他,也毁了你自己,看看你现在丑陋的样子,你就是个恶魔,你会下地狱的!”

    听到魏太后的诅咒,巴雅仰头大笑,那声音像从空洞黑暗的地方发出来的一般凄厉可怖:“姐姐,我就是下地狱,也会拉着你一起的,我要毁了你在意的一切,你越痛苦我就越开心,你还记得这把钥匙吗?”

    罗云意看到巴雅颤巍巍地从怀里掏出一把青铜钥匙,眼睛不由地睁大,竟然是那把麒麟钥匙,它怎么会在这老巫婆的手里?!

    “你怎么会有这把钥匙?”魏太后扶着罗云意坐着的轮椅站了起来,这把钥匙是当年她心爱之人送给她的定情之物,可自从听到那人和巴雅私奔离开之后,她就把那把钥匙锁了起来,这么多年也没拿出来再看看。

    “你锁起来的那把是假的,我身上戴着的这把才是真的,姐姐你得到的东西太多了,我不会让你连龙脉和这天下都霸占着的,这些该是我的,这天下也该是我子孙的!姐姐,你知道这坛子里的是什么吗?”巴雅突然指着密室桌子上的坛子问道。

    “是什么?”魏太后已经被巴雅刚才的一番话气得浑身发抖。

    “姐姐,你怎么认不出来呢?那里面可是你最疼爱的儿子,哦,对了,还有我那逆女和你认为是叛国的罗家公子。你恐怕还不知道吧,你锁着的那把钥匙是假的,你风光大葬在皇陵里的儿子明王也是假的,真的早就被我抓到了羌吴国日夜折磨,你不知道每日里看着你最爱的儿子痛苦哀嚎还坚持活下去的勇气,我都佩服,为什么就连姐姐生的孩子都那么优秀呢!我本要毁了他,让你把我选中的人送上帝位,可惜就差一步我就成功了,没想到我一向信任的女儿竟然爱上了罗家那小子,还让他在两军阵前亲手射杀了我为你准备的大禹朝未来的国君,不过没关系,我将计就计,让你亲手毁了大禹朝最重要的文臣和武将,至于你的儿子、罗家那小子和我的女儿,他们三个毁了我苦心经营多年的计划,我实在看着心烦就一把火烧了他们,然后装进这坛子里,准备在临死之前当作礼物送给姐姐,因为想亲口告诉姐姐这一切,因为想亲眼看到姐姐知道之后会如何的痛苦,所以我才费了那么多心思把姐姐请到这里来,姐姐,你现在的痛苦有几分呢?!”

    “你以为我会相信你的这些鬼话!”魏太后觉得全身的血液都已经快凝固了,这个女人怎么可以如此疯狂狠毒,她说的不是真的,绝对不是真的!

    真相来得这样猝不及防,罗云意都有些傻眼了,原来当年明王之死和罗林两家的案子都是眼前的老巫婆捣的鬼,说不定此次太子逼宫也是她在背后使得阴谋诡计,叶染修不是说太子妃曲瑶有可能是奸细吗!

    可现在就算她和魏太后都知道真相又如何,依照巴雅的毒辣和疯狂程度,是不会让她们活着离开这里的,自己现在更是连自救的能力都没有。

    “姐姐不信,看看这个吧!”巴雅冷笑一声,让身后的宫娥扔给魏太后一张血书,而她也已经开始狂咳,原本脸上的神采突然就消失掉了,看来她的人生已经走到了尽头。

    魏太后捡起地上的血书看了起来,罗云意眼神也瞟不到,心里只能干着急,她很清楚巴雅的目的正是为了一步步摧毁魏太后的神智,让她陷入到极度的痛苦之中。

    “啊——”果然,魏太后看完血书之后怒目圆睁扬天悲鸣,眼角生生流出了血泪,猛地冲向了巴雅,“我要杀了你,我要杀了你!”

    只不过巴雅身后的宫娥动作更快,一掌就把魏太后打得吐血倒地,而魏太后勉强撑起身子之后,却发现眼前一片黑暗,因为太多的冲击她竟然瞎了。

    “杀了她们吧,让这小丫头去给姐姐做个伴!”巴雅让宫娥把密室的门打开,然后又低低嗤笑着看了魏太后一眼,便吩咐宫娥道。

    “是,太皇太后!”宫娥低声答道。

    只是,当宫娥对着罗云意的天灵盖举起手掌准备拍下时,突然一道闪电般的影子冲了进来,反而一剑将宫娥刺死,巴雅没料到会有人闯进来,但此时的她因为刚才太兴奋激动已经耗费掉了全部的生命力,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闯进来的人将一粒药丸塞进罗云意的嘴里,然后咽下她不甘心的最后一口气。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锦绣田园:一品女司农》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锦绣田园:一品女司农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锦绣田园:一品女司农》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