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五十八章:谢林之死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锦绣田园:一品女司农正文 第一百五十八章:谢林之死
(156166http://www.156166.com)    “你真是震哥儿的孩子?”幽静的禅房内,护国将军府的陈老夫人坐在矮榻上,认真打量着在她对面跪坐着的罗云意。

    “是,老夫人!”罗云意没想到今日到了千觉寺,空一大师将她领入的禅房内,陈老夫人居然在,看来今天要见自己的人就是她。

    空一大师、高侍卫和陪同陈老夫人而来的谢霄都在禅房外等着,此时房内就罗云意和陈老夫人两个人。

    “孩子,你该称我一声姨祖母的!”陈老夫人脸上有失落闪过,“你祖父、祖母是不是还在怪我?”

    罗云意沉默下来,她不知道该如何回答,眼前的陈老夫人当年若不是被陈家收养便不会有如今荣华富贵的一切,可谢家却在罗家落难之时撇的一干二净,甚至罗家的案子和谢家也有关系,如果是她,心里对谢家不可能没有责怪。

    陈老夫人苦笑一叹,罗家几乎被灭门,罗老元帅夫妇对她和谢家怎么可能不怨,都怪她太相信自己的儿子谢林,如今这样的局面她无脸见罗家的任何人,而陈家也已经不认她这个女儿了。

    一步错,步步错,现在儿子谢林正在把整个谢家往火坑里推,一个不慎,谢家会比罗家当年更惨。

    “孩子,你祖父祖母和爹娘可都好?”陈老夫人一脸柔和地看向罗云意,她就说这世上怎么会有如此相像之人,原来这孩子竟是林菀清和罗震的小女儿,听孙子谢霄讲,他们夫妻一共生了六个孩子,老天还是厚待罗家的。

    “他们都还好,劳烦老夫人挂念!”罗云意淡淡说道,那声“姨祖母”她可叫不出来。

    “那就好,那就好!”陈老夫人微微一笑,“孩子,起来吧,今天我就是想见见你,知道震哥儿还活着,成了家有了儿女,我这个做姨母的心里高兴。”

    罗云意点了一下头站了起来,陈老夫人又问了一些永岭的事情,然后就让她先出去了。等到罗云意和高大宽离开之后,谢霄走进禅房,发现陈老夫人面色沉静地坐在那里不知在想些什么。

    “祖母,您还好吧?”谢霄也是因为局势紧张才把一些事情告诉了陈老夫人,就是希望祖母能劝劝父亲谢林做出正确的选择,太子那条路已经快走到头了。

    “我很好,见了罗家这孩子我心里高兴,霄哥儿,祖母对不住你!”陈老夫人疼惜地看了一眼谢霄说道。

    “不,祖母,这一切都不关您的事情,是父亲他——”谢霄不知该怎么说,难道要让他亲口告诉自己的祖母,三年前半路截杀他的人正是他自己的父亲派去的吗!

    “霄哥儿,祖母不是老糊涂,我知道,我什么都知道,谢家不能毁在你父亲手里,不能!”此刻,寺中钟声响起,陈老夫人缓缓站了起来,谢霄扶着她走出了禅房。

    当天晚上,陈老夫人将自己的儿子谢林叫到了房中,又过了不久,便隐隐有哭声传出。

    次日天刚蒙蒙亮,太后身边的黄公公急匆匆来到了护国将军府,他是来宣旨让谢林母子进宫的,却惊讶地发现护国将军府门外挂上了写有“奠”字的白色灯笼,府内哀声阵阵,守门的小厮身穿雪白孝衣。

    “这——这是发生了何事?府内何人不在了?”黄公公赶紧问道。

    “回公公的话,我家老爷——昨夜得了急症去了!”小厮抹着眼泪说道。

    “什么?!”黄公公差一点儿就跌坐在地上,谢林怎么突然就死了?

    一咬牙,黄公公还是抬脚进了护国将军府,直到确认棺材里躺着的真是谢林,他才故作镇定地走出了护国将军府,而很快护国将军暴病而亡的消息就在京城快速地传开。

    长风跑来告诉罗云意这件事情的时候,罗云意正和叶染修坐在一起吃饭,听到谢林突然死了,两个人都是一愣。

    “怎么突然就死了?”不知为何,罗云意总觉得哪里有些怪怪的。

    “没想到陈老夫人竟真的狠下心来!”叶染修眼中有敬意闪过,谢林这一死无疑是断了很多人的希望,不过对于皇帝来说却是卸下了心中的一块大石。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罗云意有些不明白。

    “太子那边已经知道谢林和明王妃的丑事,并以此来要挟他站在太子那一边,现在谢林死了,太子就没了大军依仗,他想成事就更没有希望了。陈老夫人不会眼看着谢林把谢家推入万劫不复之地,哪怕谢林选择站在皇帝这一边,他和明王妃的事情已经被他人所知,怕是太后也已经知道了,为了谢家声誉和子孙们的将来,谢林暴毙而亡或许是最好的,虽然少了权势富贵,但至少满府之人的性命算是保住了。”不得不说,陈老夫人这一决断很是狠辣,手刃亲子可不是谁都能做出来的。

    “真是老夫人下的手?”罗云意后背一凉,真想不到昨日温和慈善的陈老夫人会对自己的亲子动手,狠,真是太狠了!

    “很有可能!谢林一向是个小心的人,唯有对他的母亲陈老夫人戒心最轻,陈老夫人又一向最疼爱他,所以他绝对想不到这一次是他的母亲想让他死,不过真相到底如何,恐怕也只有当事人自己最清楚。”

    两个人正说着话,宫里来人让叶染修立即进宫。

    “皇上找我可能是为了京郊大营的事情,这几日你小心些,我担心太子会狗急跳墙。”叶染修临出门前又回身叮嘱罗云意道。

    “你去忙正经事吧,我在田庄又不外出,再说不是还有高侍卫、玉婷他们保护我呢,不会有事的!”罗云意对他笑笑说道。

    “嗯,等我回来!”叶染修也笑着看了她一眼。

    “好,快走吧!”罗云意还对叶染修摆了一下手道别,只是她怎么也没想到,这一次分别的时间会那么长,长到好像她又做了一个梦。

    叶染修进宫不久很快皇帝就下了一道圣旨,因谢林突然身亡,京郊的二十万大军暂时交由叶染修这个镇北将军掌管。

    太子听到这个消息之后,整个人如野兽一样在房中嘶吼,下人们不敢靠近,唯有太子妃曲瑶推门走了进去。

    看着满屋子被摔得粉粹的茶盏瓷器,太子妃曲瑶微微皱起了她好看的眉头,又抬眼看了看跌坐在软塌下喘着粗气的太子,然后在一片狼藉中弯腰拎起一盏青铜小酒壶,走到了太子叶鸾的身边递给他。

    “太子,别怕,无论如何我都会和你在一起的,你生我便生,你死我便死,还有咱们的孩子,我们三个永永远远的在一起。”太子妃曲瑶轻轻依偎进太子叶鸾的怀中。

    “孩子”两个字成功地将太子叶鸾的全部神志拉了回来,这些年他虽然整日里美人环绕,但是膝下却无一儿半女,如今初听到太子妃曲瑶说怀有孩子,他狂喜地看向她。

    “瑶儿,真的吗?”太子叶鸾激动地抱着太子妃曲瑶问道。

    太子妃柔声一笑,在他怀里点点头,随即又愁眉不展地说道:“太子,谢将军突然暴病而亡,皇上又把二十万大军交给了梁小王爷掌管,想来皇上是知道您的事情了。咱们该怎么办?万一——我这腹中的可怜孩儿才两个月,难道就无缘来到这世上吗?”

    “不,瑶儿!他会来到这个世上,而且是以这世上最尊贵的身份,我绝对不会让你们受委屈的,谢林死就死了,只要我坐上帝位,天下谁还敢不听我的!”太子突然站起来目光炯炯地看向太子妃说道。

    “可是皇上那边想必已经做好了对付太子的准备,如今是束手就擒还是奋力一搏,就看太子您了,这时候您可千万不能倒下!”太子妃也起身说道。

    “哼,我不会让父皇废了我的,今夜我就要废了他!”太子眼中都是阴狠的亮光。

    “太子,这是否太仓促了?今夜逼宫可有把握?”太子妃眼中同样有一丝奇异的亮光闪过。

    “放心吧,本来就做好了准备,若不是谢林摇摆不定,事情早成了,逼宫一事不能再拖,瑶儿在家养身体,其他的事情交给我!”太子变得有些兴奋起来,早知道事情不该拖的,成败在此一举,他要给自己的父皇一个措手不及。

    “太子你要小心,无论结果如何,我和孩子都会在家里等你!”太子妃一脸深情地看着太子说道。

    太子笑着点点头,然后就急速往外走去,他得立即招人部署今夜的大事,而等到太子离开之后,太子妃招手让她的贴身侍女走到近前,脸上再无刚才的柔情蜜意,而是冷漠至极地说道:“吩咐下去,就在今夜行动!”

    “是!”侍女答应一声,低着头转身离去。

    另一边,齐王府内的小佛堂里,明王妃已经换好了一身孝衣,安静地坐在佛像前面的蒲团上。

    “王妃,宫里的黄公公来了!”有丫鬟走进来轻声对明王妃说道。

    “请他进来吧!”明王妃冷冷地说道。

    丫鬟应声退下,不一会儿黄公公就拿着一道圣旨走了进来,此时佛堂内就他和明王妃两个人,所有的下人和跟来的内侍都在院外候着。

    “不知太后让公公这时候来所为何事?”明王妃从蒲团上站起来,一双无情无绪的眼眸转向黄公公。

    “太后说该知道的不该知道的她如今都知道了,为了明王的声誉和齐王的未来,明王妃从即日起便入慧慈庵落发为尼吧。”黄公公并没有展开圣旨宣读,而是只把太后的话传达给明王妃。

    “我知道了!”明王妃听到太后让她出家脸上的表情也是没什么变化,谢林已经死了,想必太后也不会留她在这世上太长时间的。

    “太后娘娘要见西郊的罗大人,老奴还要去那里宣旨,就先告辞了!”黄公公将圣旨放到了小佛堂内的桌子上,然后对着明王妃施了一礼,便转身退了出去。

    明王妃待他离去之后,嘴角无奈苦涩一笑,事情终究还是走到了这一步。

    “娘——”就在这时齐王叶黎轩走了进来,脸上晦涩不明,他的母亲和舅舅怎么可能会?不,他无法接受这样的事情。

    “轩哥儿,你舅舅死了,是被一些莫须有的谣言被你外祖母逼死的,他身体那么好怎么会暴病而亡,还有太后,她怕是也听信了那些谣言吧。孩子,娘受点委屈没什么,被世人误解唾骂都没有关系,可是你父亲的一世英名不能毁,你是他的儿子,你要守住他的声誉,守住他留给你的一切,娘就是死也不会让你身上有污点。”明王妃走近叶黎轩,拉起他的手笑着和蔼地拍拍道。

    “娘,舅舅刚死,太后为什么就让你出家?”叶黎轩有些痛苦地看向明王妃,这是他最敬爱的母亲,也是这个世上除了魏太后最疼爱他的人,可是随着他了解的越多,他就对眼前的母亲越看不透。

    “为什么?哼,你难道还看不出来吗?”明王妃突然脸色一变,美丽的面孔有些狰狞扭曲,“她是怕你和太子他们争夺储君之位,你舅舅的死哪有那么简单,娘知道你无心帝位,可是别人不那么想,你能力出众比你父亲更得百官拥戴,又有护国将军府做靠山,太子是没什么大出息,可皇上不止太子一个儿子,他那些皇子又怎么和我的轩哥儿比,如果大禹朝的江山落到他们手中,迟早会亡国,但我的轩哥儿就不一样,你会是一位好君主,更何况这至高无上的帝位本就该是你的。”

    “娘亲——”叶黎轩无奈喊了一声,自从父亲过世之后,他经常听明王妃对他说这番话,可他不想做皇帝,就如当年自己的父亲一样,他想做的是梁老王爷那样的人,但母亲却暗中筹谋把他逼到了另一条路上,现在他怕是骑虎难下。

    “好了,娘知道你心里怎么想的,娘不逼你,送我去慧慈庵吧!”明王妃很清楚应该把话说到何处,她这个儿子逼急了说不定适得其反,她不急,只要她还活着,一切都是有可能的。

    “娘,我可以进宫去求太后的,这些事情我一定会查清楚的!”叶黎轩觉得自己的舅舅和母亲之所以和罗家的案子还有羌吴国扯上关系,一定是有人在威胁他们,或许这一切都是他母亲说的那样是误会呢!

    “轩哥儿,有时候眼睛看到的耳朵听到的还有亲手查到的未必就都是真的,什么是真相,什么又是假相,娘都不在意,娘在意的只是我儿可信我。”明王妃慈爱地看着叶黎轩说道。

    叶黎轩沉默了,他该相信自己的母亲吗?还是说,他是愿意相信还是不愿意呢?

    临近傍晚的时候,罗云意正在田庄里忙着最后一批高粱的收割,魏太后身边的黄公公突然来到田庄宣旨,说是太后让她立即进宫一趟。

    “黄公公,太后怎么会这时候招罗大人进宫?”高大宽在罗云意从田里回来洗漱的空档儿找到黄公公问道。

    黄公公笑眯眯地看着他说道:“高侍卫,这个奴才就不清楚了。”

    高大宽心下有些犯疑,于是待罗云意出来之后便陪她一起进了宫。

    一行人到了宫门口,玉婷便留在马车处等着,罗云意和高大宽、黄公公一起往太后的宫殿而去。

    “罗大人,请进吧,太后正在寝殿等着,高侍卫不便入内,请在殿外候着。”黄公公待罗云意走进去之后拦住高大宽说道。

    高大宽点了一下头,没有太后召见他是不能入内的,这是后宫的规矩。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锦绣田园:一品女司农》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锦绣田园:一品女司农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锦绣田园:一品女司农》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