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四十四章:重新启用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锦绣田园:一品女司农正文 第一百四十四章:重新启用
(156166http://www.156166.com)    “你认识我师父?”徐良一脸震惊地看向元仲,他师父在江湖上的名号知道的不少,但知道他师父真名的可没几个。

    “你是徐茂的徒弟?”元仲皱了皱眉,他师父和徐茂有些不打不相识的交情,元仲之前也见过徐茂一面,只是不知道他还有位徒弟。

    “没错,我师父就是‘无影君子’,只不过他死后这名号我就接着用了,你是怎么认识我师父的?”徐良问道。

    “我师父和‘无影君子’有些交情,几年前我见过他一面,可并未听他说起还有位徒弟!”元仲说道。

    “我师父嫌我学艺不精,说出去丢他的人,嘿嘿,真没想到原来是师父的旧识。今天这事真是误会大了,盒子就在你们王府后厨的大树上,这位姑娘,那钥匙是我师父留给我的遗物,不值什么银子,您还给我好不好?”徐良笑嘻嘻地说道。

    “那你师父有没有告诉你钥匙从哪里得来的?”罗云意忙问道。

    “这个——我可真不知道!”徐良呵呵一笑,心中却狐疑起来,难道带了这么久的钥匙还有什么秘密不成?

    “真不知道?”罗云意怎么觉得这少年没说实话呢!

    “真不知道!”徐良眼神坚定地看着罗云意说道,“师父他老人家死的时候什么都没说,这把钥匙是他留给我唯一的东西,姑娘你就行行好还给我吧,求求你了!”

    “行,反正这钥匙我留着也没用,一时好奇逗你罢了!”罗云意没有再追问钥匙的事情,让元仲把徐良给解开,同时把钥匙还给了他,而此时玉婷已经去王府后厨的大树上把盒子取了下来。

    “姑娘,盒子找到了!”玉婷将盒子轻轻放在桌子上,罗云意打开看看,东西完好无损,便对玉婷点了一下头,重新又将盒子盖上。

    “既然东西已经找到,你与元仲也有几分渊源,我便不难为你了,你走吧,元仲,再给他一些银两,让他找间医馆看伤。”罗云意看着徐良温和一笑,又对元仲吩咐道。

    “多谢姑娘,多谢姑娘!”徐良接过钥匙揣进怀里,拿着元仲递过来的银两,满脸笑容地离开了。

    “盯紧他,别让他发现!”徐良一离开,罗云意便收起笑容对元仲说道。

    “知道了,姑娘!”元仲点了下头,转身便跟了上去。

    罗云意这才让玉婷抱起盒子,前去正院厅中见叶染修、雷战虎和叶茗辰三人。

    “云意妹妹,那小子交代没有?”一见罗云意进来,雷战虎忙站起来问道,当看到跟在后边的玉婷抱着一个四方木盒子时,脸上顿时有了笑容,“嘿嘿,云意妹妹,这是送我的对吧?”

    “虎哥儿,你以前不是一向视金银如铜臭之物,怎么这次上赶着要抢似的!”叶茗辰故意揶揄地笑道。

    “云意妹妹送的礼物可不一样,这和钱财没关系,我是打算留着做传家宝的!”贪财就贪财,雷战虎才不在乎叶茗辰怎么说,这结婚贺礼别人就是给他一千万两,他也不会拿去卖掉的。

    “茗辰哥哥,你就不要逗战虎哥了,等你成亲的时候,我也送你份大礼,叶染修成亲的时候也有!”罗云意笑着说道,然后从玉婷手里接过盒子,转手放到了雷战虎手里,“战虎哥,不知道你成亲那天我有没有机会在现场,今天就先祝你新婚快乐,与未来嫂嫂百年好合、早生贵子,区区薄礼,不要嫌弃!”

    “不嫌弃,不嫌弃!”雷战虎抱住就不舍得撒手,“云意妹妹,谢谢你这份厚礼,嘿嘿,我就不客气地收下了!”

    “虎哥儿,真没想到你也是个俗人啊!”叶茗辰见雷战虎有些猴急的样子,忍不住笑道,然后又转向罗云意,“云意妹妹,我也是俗人,到时候可别忘了我的大礼!”

    “放心吧,忘不了!”罗云意坐了下来笑着说道,此时叶茗辰已经撺掇雷战虎去打开盒子了,他们还没真正见过传说中的玻璃呢。

    雷战虎小心翼翼地掀开盒盖,看到盒子里那盏通体明亮闪着多彩之光的鸳鸯形状的玻璃灯时,整个人震惊的嘴巴里都能塞下一颗鸡蛋了。

    叶茗辰也是下巴惊得忘了合上,一只手情不自禁地就要去抚摸那盏玻璃灯,结果被雷战虎一巴掌给狠狠拍了下去。

    “别乱摸,小心碰坏了!”雷战虎宝贝似的把盒子又轻轻盖上。

    “咝——”揉着被雷战虎打疼的手掌,叶茗辰瞪着眼说道,“真小气!”

    “这是云意妹妹送我的成亲贺礼!”雷战虎又把盒子小心地抱在怀里,然后对厅内三人说道,“你们先聊着,我就先回府了,嘿嘿!”

    “放在梁王府还能丢了不成,你瞧你没出息的样儿,好像没见过什么宝贝似的!”叶茗辰一副瞧不起雷战虎的鄙视模样,却也换来雷战虎的一记白眼。

    “我是没你见过的宝物多!”雷战虎傲气一笑,抱着盒子就走了。

    而与此同时,栗公公正带着几名内侍拿着圣旨进了梁王府,差点儿就与出门的雷战虎撞个满怀,吓得雷战虎抱紧了怀中的盒子,这要是撞碎了,他得心疼死。

    栗公公也是被雷战虎给吓一跳,进而疑惑地看了一眼急匆匆走出王府大门的雷战虎,这位少爷如此紧张怀中之物,盒子里装的是什么宝贝呢?

    好奇是短暂的,栗公公抬脚就往正厅走去,刚才守门的长风说了,他家小王爷和表姑娘都在府内呢。

    叶染修三人正在厅中说笑,见到栗公公到来,都觉得奇怪。当听到栗公公说是来宣旨的,三人都跪了下来。

    栗公公看了一眼跪在厅中的三人,目光尤其在叶染修和罗云意身上多停留了一下,这才展开圣旨宣读。

    圣旨内容共分两部分,一是命罗云意带领司农司众人专心接下来的秋播耕种等事宜,二是任命叶染修这个镇北将军暂时为正三品的皇家侍卫,从京郊大营挑选出一队护卫,其主要工作就是保护司农司众人的安全。

    “罗大人,另外皇上还让老奴传个口谕,东郊、南郊、北郊三处皇家田庄您再挑一处管理,户部会专门拨下一批银两供司农司购买麦种,旨意已经有内侍去尚书府宣读了,您看您选哪一处,老奴好叫人去通知田庄管事。”等叶染修和罗云意接下圣旨之后,栗公公又笑着问罗云意道。

    “南郊田庄吧!”罗云意想了一下说道。

    “好,老奴知道了!老奴还要去豆腐坊宣旨,就不久留了!”栗公公别有深意地一笑说道。

    豆腐坊?罗云意慌忙喊住栗公公,语气恭敬地询问:“公公是去东街的豆腐坊?”

    “全京城只有东街有豆腐坊,老奴自是要去那里!”栗公公笑道。

    “公公不必故弄玄虚了,皇上让你去豆腐坊宣什么圣旨?难道是准许林家三少爷离京了?”叶染修看着栗公公问道,这让罗云意也瞬间有些紧张起来,听叶染修的语气,莫不是他求过皇上让自己的小舅舅离开京城?

    只见栗公公对着叶染修摇了一下头,笑着说道:“小王爷猜错了,很快就到秋闱了,皇上是要重新启用林家三少爷,让他担任京城这里的阅卷考官的。”

    一听这个答案,叶染修脸色微微冷了下来,皇上这是何意?林明辉如今可是罪臣之子,虽说早已经被林洪文从林家族谱上除名,但他头上奸相叛臣之子的帽子可始终没摘下来。一旦林明辉被重新启用的圣旨昭告天下,在朝堂和文人学子之间必定会引起轩然大波,到时候无论是皇帝还是林明辉甚或是远在永岭的林洪文都会被重新拉入漩涡之中,皇帝可有信心应对接下来的局面?

    罗云意也是心中忧虑起来,虽说她的小舅舅有“天下第一才子”的美誉,但当年高中状元之时林家便出了事,他无缘仕途变身赘婿、樵夫,现如今怕是京城很多人都已经渐渐淡忘他的存在,皇帝这一道圣旨算是又一次把他推入风口浪尖,没有后台权势的支撑,她的小舅舅这条被帝王重新启用之路怕是要走得艰难许多。

    栗公公没有停留地转身去了豆腐坊,罗云意始终心绪不安,她不知道自己在京城会待多久,更不知道自己在这个时空又会停留多长时间,原本想着让小舅舅、小舅母偏安一偶,等她寻到机会求皇帝下个恩典让他们夫妇离京去永岭陪林洪文,怎奈事情的发展完全朝着她预想不到的方向前进。

    “担心便去看看!”叶染修见罗云意沉思的模样便出言说道。

    “好!”罗云意起身就往外走,发现叶染修也跟了来,“你也要去吗?”

    “你忘了皇上刚刚的圣旨,我现在主要的任务便是保护你!”叶染修一副理所当然的浅笑模样。

    不过是去东街的豆腐坊有什么可保护的,但罗云意也没有拒绝叶染修的好意,他想跟着就跟着吧。

    等到两个人走到豆腐坊的时候,栗公公已经带着人离开了,罗云意正好在街口看到他离去的身影,走到豆腐坊内的时候,林明辉正拿着圣旨坐在房内满脸苦笑,见到罗云意和叶染修进来,这才起身问道:“小王爷和意姐儿你们来了,东西找到了吗?”

    “找到了!”罗云意和叶染修走到屋内,三人又一起坐了下来,卫红英给三人倒上茶水,看着林明辉轻轻叹了一口气,又对着罗云意笑笑,便出去先忙了。

    “你们是为了皇上命我为秋闱阅卷考官一事来的吧!”刚才栗公公故意说了一句是从梁王府过来的,林明辉就猜到叶染修和罗云意应该是已经先得知了圣旨上的内容。

    “小舅舅,你觉得皇上这是什么意思?你可不是最合适的阅卷考官,皇上这不是把你往火坑里推吗?”若林明辉还是以前那个丞相三公子又是头名状元,担任考官还有可说,可现在罗云意怎么看都觉得这不是一件好差事。

    “唉,没想到这么多年皇上依然没放弃!”林明辉又是一阵苦笑和感慨,缓缓对二人说道,“我十二岁便考中秀才,但对于官场并不热衷,比起出将入相我更喜欢做一个闲散文人,结朋唤友游历大禹朝的山山水水,可你外公一心希望我入朝为官,更逼我参加科考,那时我也是肆意张狂的少年郎,为了反抗他每次参加科考都是交上白纸一张,事后却在茶楼酒馆写下锦绣文章,气得你外公不知道砸坏多少茶盏。”

    谈起少年往事,林明辉的脸上有了莫名的光彩,他告诉两人也正是因为自己才气过人才引得当年还是皇子的孝和帝化名接近自己,而一场意外让林明辉救了孝和帝的性命,两个人从那之后便成为了知交好友,而与林明辉深交之后孝和帝更觉得他是一位有着治国安邦的奇才人物,常常鼓励他参加科考为国为民尽力,但林明辉一直不为所动。

    直到文衡末年,孝和帝与林明辉进行了一场深谈,并对他表明了自己想要称帝的野心,希望林明辉能够帮助他,就像他的父亲帮助文衡帝一样,哪怕林洪文在所有人眼中都是个奸臣,却没人能否认他对大禹朝朝堂的影响力和贡献。

    或许是在家中被自己的父亲念叨烦了,或许是被孝和帝这位好友的一番话给打动了,或许是看到时局越来越乱百姓的日子愈加艰难,也或许是对大禹朝的朝堂有了革新除弊的念头,总之林明辉终于认真地参加了科考,而且连中三元获得头名状元。

    可苍天总喜欢和人开玩笑,罗林两家同时卷入到明王之死的案件中,本想大展宏图的林明辉也从状元郎变成了家族的弃子,人生直接跌入到谷底。

    当年,他是打算陪着林洪文一起去永岭的,但一道圣旨将他禁锢在京城,现在想来前事种种怕都是孝和帝一番惜才的故意为之,如今也不知是一个什么样的契机让他又想把自己招揽入朝廷,可他已经不是当年的林明辉,更没什么心思入朝为官了!

    “皇上这番苦心怕是要白费了,就算我还有那么一点儿能力去做这阅卷考官,文武百官也不会同意的,御史言官口诛笔伐也是少不了的!”林明辉很是为难地看向手中的圣旨,他很清楚作为朋友孝和帝一直都在暗中帮助他,作为君王也没有放弃他这样一个人才,只是时不待我,他也唯有遗憾。

    “小舅舅,我倒是觉得皇上敢下这道圣旨就说明他做好了应对一切的后果,我这个不知哪里出来的乡下野丫头都能被他一道圣旨封为司农官,更别说你这个天下第一才子,其实皇上有时候做起事情来也挺疯狂的!”罗云意有些看不透孝和帝,有时候觉得他这个皇帝做得窝囊又憋屈,有时候又觉得他还是有点儿魄力的,比如重用她和重新启用她小舅舅。

    “那你说,这圣旨我是遵还是不遵呢?”林明辉看看罗云意,又看看叶染修,也不知道这句话到底是问谁的。

    “圣旨已下,不遵也得遵!”叶染修语气淡淡地说道,罗云意听后也没说话,谁让这里人权没有皇权大呢!

    林明辉听后轻叹一口气,带些苦涩味道地说道:“小王爷说的对,不遵也得遵,就当还这些年的朋友之情吧!”

    “小舅舅,你真的决定了?”罗云意脸上也是涩涩的表情,即便是在现代人也会遇到无可奈何的时候,这便是人生,谁让人力也是虚弱的。

    “决定了!”林明辉将手中的圣旨握紧,连罗云意这个小姑娘都能为天下百姓贡献自己的力量而不怕流言蜚语和艰难险阻,他一个大男人还是她的长辈又怎么能瞻前顾后、畏首畏尾呢!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锦绣田园:一品女司农》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锦绣田园:一品女司农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锦绣田园:一品女司农》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