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四十章:命格不好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锦绣田园:一品女司农正文 第一百四十章:命格不好
(156166http://www.156166.com)    “云意妹妹,你有没有办法阻止这桩婚事?”叶茗辰突然看向罗云意问道,毕竟她是高人子弟,脑子也转得快,说不定会有什么好办法。

    “云意妹妹,你就帮帮廉三小姐吧!”雷战虎也一脸希冀地看向罗云意。

    “皇上都已经下了赐婚圣旨,而且是为当朝太子赐婚,一哭二闹三上吊这种方法肯定是不行的,我能有什么好办法!”这里可是皇权至上的古代,皇帝的圣旨那是一般人说说就能收回去的吗!

    “难道就真的一点儿办法也没有吗?”雷战虎猛地一捶桌子。

    “廉国公是绝对不会让廉家的女儿嫁入太子府的,留给廉三小姐的路只有一条!”廉国公府一向不参与皇子争储之事,为了廉氏一族老廉国公也不会将廉家女儿嫁入太子府,叶染修认为廉三小姐就此不醒或许是最好的解决办法。

    叶染修的话让其他三人都沉默起来,他们都明白他说的仅有的一条路是什么,只是这样一来皇家和廉国公府也就有了间隙。

    想着一位花季少女就因为一个有地位的色狼便香消玉殒,罗云意也有些于心不忍,再想想那日的老廉国公和廉浩,白发人送黑发人这怕是世间最悲痛的一件事了。

    “其实吧,也不是真的一点儿办法都没有,不过这个方法如果真的成功,那位廉三小姐以后怕是不好找婆家!”罗云意用食指点了点自己的太阳穴说道。

    “云意妹妹,你真的有办法?那可真是太好了,怕什么,只要廉三小姐不嫁给太子,以后要是没人娶她,我娶!”雷战虎转忧为喜地说道。

    “战虎哥,你说实话,你是不是早看上人家廉三小姐了?”罗云意就觉得雷战虎对廉三小姐的事情反应过激。

    “没——她喜欢的是修哥儿,又不是我!”雷战虎赶紧否认道,但罗云意听出他有些言不由衷。

    “云意妹妹,你快说是什么办法?”叶茗辰好奇地问道,叶染修也看向了她。

    “我听说当初廉国公府几次三番想要和梁王府结亲,但是老祖宗都没同意,这背后真正的原因好像是一位得道高僧为这位廉家三小姐算过命,说她命格不好,会影响夫家的气运,甚至连子孙后代都会受到影响,因此为了梁王府的将来考虑,这婚事才没成。这廉三小姐若是嫁进太子府,影响的可不止是夫家的气运,怕是大禹朝的国运都受其影响啊。”罗云意煞有其事地轻叹说道。

    “怎么会这样?以前从未听太爷爷说起过啊?”雷战虎和叶茗辰都一脸诧异地看向罗云意,只有叶染修抿嘴一笑,原来罗云意说的办法是这个,虽然损是损了点儿,说不定还真有效。

    “修哥儿,真是这样吗?”雷战虎疑惑地又看向叶染修。

    “如果真是这样,你还愿意娶廉三小姐吗?”叶染修不答反问道。

    “我不信这个,只要她愿意嫁,我就愿意娶!”雷战虎不在乎地说道。

    “你愿意姑母、姑父可未必愿意,他们就你一个儿子,而且想想你夭折的那两个哥哥,若是廉三小姐命格不好为真,为了雷家的香火,他们也不会让你同意这门婚事的。”叶茗辰眼珠子转了转,似乎也明白了罗云意的意思。

    “我爹娘会同意的,而且小时候也有人给我算过命,说我这人命硬,却很有子女福,以后定是儿孙满堂。”雷战虎哈哈一笑说道。

    “既然如此,就看皇上、太子和其他人愿不愿意信廉三小姐命格不好这件事情了。不过,还是应该事先问问廉国公的意思,毕竟一旦传言太厉害,廉三小姐的名声也算是毁了。”罗云意别有深意地说道。

    说到底传言可不可信在于人心,若是太子一意孤行非娶廉三小姐,这个方法也是不奏效的,三人成虎,五人成章,罗云意不想最后婚事退了,廉三小姐的人生也彻底给毁了。

    关于廉三小姐的事情罗云意没再多说,正好叶茗辰来了,卖铺子的事情可以找他帮忙。

    “什么?你要卖福运街的铺子?云意妹妹,那可是风水宝街,卖了可惜!”叶茗辰的母亲在福运街也有一间嫁妆铺子,事实上司空潭负责的布坊就在福运街上,叶茗辰想不明白罗云意为何要把这街上的铺子卖掉。

    “我也是受人所托!”罗云意便把沈宝儿求请之事对叶染修、雷战虎和叶茗辰三人说了。

    “原来是忠信候夫人的嫁妆铺子,其实云意妹妹你可以自己买下来开店,依你的手段肯定稳赚不赔!”叶茗辰笑着说道。

    “听长风说这铺子至少能卖二十万两,我可没那么多银子。”最重要的是罗云意没想过在京城开店,她只想尽快完成孝和帝交代的任务,顺便打听唐老头在六十年前的事情,如果能有麒麟钥匙的消息就更好了。

    “天赐在军营里用不到银子,而且如果他知道这是他姐姐的嫁妆铺子,也一定不会收的。”对于沈天赐,叶染修多少也是了解的比在场的其他人多一些的。

    “可我已经答应了沈家姐姐,而且她明天一早就要离开京城,还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这铺子总要有人管着不是!”罗云意有些发愁地说道。

    “云意妹妹,这个简单,我听说你以前就和忠信候夫人合作做生意,这次你们再合作一回不就行了,忠信候府的日子估计也不太好过!”叶茗辰和忠信候府的世子彭钊算是朋友,上次火烧玢阳公主盐场的就是他,事后忠信侯府为此可没少赔银子,才十三岁的彭钊被他那病爹打得屁股开花,现在还被关在府里不准外出呢。

    “我再想想吧!”罗云意说道。

    第二天一大早罗云意就让玉婷骑快马出去了,而与此同时忠信候府门外已经停了好几辆满载物品行礼的马车。

    “爹,母亲,你们就放心回西南,我在京城这边不会有事的!”彭钊一脸嬉笑地对着马车上的两个人说道。

    “钊儿,你还是跟我们一起走吧!”虽然被一个比自己小不了几岁的人喊“母亲”,沈宝儿多多少少还有些不习惯,但作为继室彭钊这个侯府未来的当家人并没有给她脸色看,反而恭恭敬敬地喊了她一声“母亲”,虽然他年纪不大惹祸的本事不小,但本性还是善良的。

    只是,侯府老夫人偏心二房,虽然也疼爱彭钊这个嫡孙,但二房居心不良,她担心彭钊在京城有危险。

    “母亲,我又不是小孩子了,没人能把我怎么样的,放心吧!”彭钊知道沈宝儿担心什么,他才不怕二房的那些人,谁对他好,他就对谁好,谁要是惹恼了他,就别怪他使狠招下狠手,也就他爹顾念什么兄弟情义,这不被逼得离了京,兄弟,那也得看值不值得!

    忠信候府的马车城门一开便缓缓往外驶去,到了城外官道口,一人一骑拦住了他们的去路,此人正是玉婷。

    “敢问侯夫人在哪辆马车上?”玉婷翻身下马问道。

    “何事?”沈宝儿听到声音掀开了马车帘,见是玉婷,神色微微一怔。

    玉婷走上前,从怀里掏出一封信递了上去:“侯夫人,我家姑娘让奴婢特意交给您的,姑娘说,铺子交给她您就放心吧,保证每年让您都有红利拿!”

    沈宝儿接过信打开,里面除了一张信纸,一张合作文书,还有一张一万两的银票,看完信上内容,沈宝儿已是感激的红了眼眶,笑中含泪地对玉婷说道:“替我谢过你家姑娘,今日之恩沈宝儿来日必定结草衔环报答。”

    “侯夫人客气了,奴婢一定把话带到!”说完,玉婷翻身上马便离开了,而沈宝儿注视着她的背影久久不语,本以为看透了世态炎凉、人情冷漠,却没想到还是有温情在的。

    另一边,罗云意则让元仲先回城去福运街看看铺子,她得知道铺子的具体情况才好决定如何经营他们。

    而同一天,关于廉国公府三小姐命格不好的传闻也甚嚣尘上,更是以最快的时间刮进了宫中,就连叶染修都被魏太后召进了宫中。

    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事关大禹朝的国运,无论是魏太后还是皇帝都不敢马虎。

    两日后,廉三小姐的事情终于有了结果,魏太后和皇帝亲召皇家寺庙的得道高僧为廉三小姐当场推算命格,没想到传言竟为真,她与太子八字不合乃是大凶之兆,而且一个月内必须出嫁,否则便会孤独终老。

    太子虽然好色混账,但也不想拿自己的子嗣气运开玩笑,更何况有高僧亲证廉三小姐命格不好,这婚事便就此作罢。

    但廉老国公爷却开始着急起来,一个月之内怎么把自己的孙女给嫁出去呢?传言已经成真,现在更没人愿意娶他孙女了。

    “没想到高僧也会说假话,连皇帝和太后都敢骗!”这天忙完田里的事情,罗云意精神不错,就和叶染修一边下棋一边闲聊,顺便再喝一壶玉美人。

    “高僧说的是真话,那廉三小姐命格是真的不好!”叶染修落下一子静静说道。

    “什么?真的瞎猫碰到死耗子了,我那天只是胡说的,世上怎么会有那么巧的事情?”罗云意表示不信。

    “真真假假,假假真真,或者这本就是姻缘天定!”叶染修笑道。

    “姻缘天定?你不会告诉我说,战虎哥和这位廉三小姐八字很合,天生一对吧?!”罗云意旋即瞪大了眼睛。

    “有些事情,你信便是命运注定,你不信,便是人定胜天,全看你自己怎么选!”叶染修颇有一番禅意地说道。

    “太高深了,不懂!”罗云意淡然一笑,也落下一子,这盘棋她赢的几率可是很大的。

    “意儿真的不懂?”叶染修表示不信,这丫头可是聪明的很,对于廉三小姐的事情,很多人都已经作出了自己的选择,至于他们会不会后悔,那就另说了。

    天明一大早,长风就从城里跑来告诉大家一个好消息,皇帝为雷战虎和廉三小姐下了赐婚圣旨,听说是老廉国公拉住皇家寺庙的得道高僧任一大师不撒手,非让他为自己的孙女破了命格。

    任一大师告诉他人的命格是生来就注定的,他也无能为力,不过他看过廉三小姐的命格之后算出她与另一人乃是天作之合,此人更是大长公主的儿子雷战虎。

    廉老国公一听回家就找了媒婆上门,大长公主开始还有些犹豫,但听任一大师说雷战虎和廉三小姐乃是天作之合,便点头同意了,皇帝听说之后也来插一脚,直接下了道赐婚圣旨,就连太后都送了贺礼。

    “任一大师不是你师父吗?他这次还真得做了件好事!”罗云意觉得自己也应该准备一份贺礼,毕竟雷战虎也算是她的好朋友。

    “师父许久不过问寺外之事了,这次倒是麻烦他了,意儿可会做素斋?”叶染修出声问道。

    “会!”看来整件事情起关键作用的还是任一大师,一顿素斋她还是能做出来的。

    “再过几日便是师父寿辰,能不能劳烦意儿做顿素斋?”叶染修请求道。

    “可以!”罗云意点头答应道,不知道她有没有机会见到传说中的任一大师,不然到时候也让他帮自己看看相、批批命,唐老头的和尚朋友可说自己能活到九十九呢,结果二十多岁她就魂魄离身跑到古代了,看相这种东西还是不准呀!

    到了这天中午,罗云意和叶染修正坐在房里吃饭,雷战虎走了进来,身后还跟着一位妙龄少女,只是看神色有些憔悴虚弱。

    “战虎哥,你来了!这位是?”罗云意放下碗筷站了起来,叶染修却只是淡淡瞥了两人一眼,继续坐下吃饭,没什么异样,这让进来的女子脸色一黯。

    “云意妹妹,这是廉三小姐!”雷战虎有些不好意思又有些尴尬,带着自己的未婚妻来见她喜欢的男子,自己也真是够傻的,可就是不忍心看到她痛苦的样子。

    罗云意上下轻轻打量了一下这位廉三小姐,长得的确是花容月貌,又转身瞅了一眼叶染修,他已经放下碗筷,不过眼色如常,平静自然中丝毫没有多余的感情在里头。

    “修哥儿,廉三小姐有些话单独想和你说!”雷战虎有些别扭地说道,同时转身准备离开,罗云意也识趣地想跟着一起出去,叶染修却出声喊住了他们。

    “你们不必出去,廉三小姐有什么话就直接说吧,这里没有外人,而且你已经是虎哥儿的未婚妻,没有什么是他不能知道的,意儿你也留下,没有什么是你不能知道的!”叶染修看着三人分别说道。

    “你——你一定要这样对我吗?”廉三小姐委屈地眼泪都已经出来了,整个京城谁不知道她为了嫁给他,连名声都已经不顾了,可他对她从来都是冷淡视而不见的,“我今天来就想问一句,你不愿娶我,是不是因为我命格不好?”

    “不是!”叶染修冷漠的语气中没有丝毫感情,“一个路人的命格好不好,与我又有何干!”

    “路人?!”廉三小姐听完叶染修的话脸色愈加苍白,最后苦笑连连,含着泪说道,“我一直都知道是自己自作多情,可没想到在你眼中我只是个路人,该是死心的时候了,该是死心的时候了!”

    喃喃说着这句,廉三小姐有些失魂落魄地踉跄转身离开了,雷战虎无奈一叹赶紧追了上去,叶染修端起碗继续吃饭,像是没事人一样。

    “你可真够无情的!”怎么说人家小姑娘也喜欢了他那么久,说出这么伤人心的话,连罗云意都有些看不下去了。

    “从未有情何谈无情,若是情牵岂敢辜负!”叶染修再一次放下碗筷,深邃的目光中满是深情,就那样直直地撞进罗云意的眼睛里,直达心底深处。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锦绣田园:一品女司农》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锦绣田园:一品女司农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锦绣田园:一品女司农》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