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三十四章:好心疼他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锦绣田园:一品女司农正文 第一百三十四章:好心疼他
(156166http://www.156166.com)    “嗯!”罗云意轻声点了一下头,“如果你愿意说的话!”

    “我的身世没什么不可对人言的!”叶染修又拿起一枚棋子,目光沉沉地盯着棋盘,只要想知道他的事情,在京城大街上一打听,估计十个人八个人都能绘声绘色地讲出来。

    于是,他开始给罗云意讲起记忆深处有关当年他过继前后的事情,而在罗云意的眼前仿佛扯开了一张大幕,幕布上正上演着有关叶染修的一幕幕悲欢离合的片段。

    当年王家在京城算不上豪门大户、世族权贵,最多就是有几分书香气罢了,可王家女儿生的好,温柔贤淑,端庄大方,不但容貌上佳,才学也是惊人,王雨珊、王雨琪这对王家姐妹花同时被当时的帝王文衡帝赐婚嫁给皇子,王家长女王雨珊从皇子妃变成太子妃最后又荣耀加身成为当今国母,王家次女王雨琪则嫁给现在的安王叶世宁为妃,众所周知,无论是当时还为皇子的孝和帝和王皇后,还是叶世宁和王雨琪都是令人羡慕的佳偶。

    只是安王妃王雨琪自从怀孕之后便心情抑郁,还常常做恶梦,当时还是卫妃的安王之母忧心儿媳和未来孙子的身体,便请了高僧在王府每日为安王妃和腹中胎儿念经安神,安王妃这才稍微好些。

    临近生产的前一个月,为了祈祷腹中胎儿能平安生产,听闻城南千觉寺香火灵验的安王妃决定亲自去那里祈福,谁知回来半路路过野狼山的时候,突然腹痛难忍,竟是撑不得一刻就要生产,当时前不着村、后不着店,无奈之下,安王妃的贴身嬷嬷只得在山林之中为安王妃接生,哪想到生产时的血腥味引来群狼攻击,安王妃原本就因为早产而生的艰难,又遇上群狼的刺激,拼尽全力生下孩子后便咽了气,而安王妃带来的那些护卫、嬷嬷和丫鬟也都丧身恶狼之口,只有安王妃身边的一个大丫鬟在两名忠心护卫的冒死保护下带着刚出生的叶染修逃出了野狼的攻击,而等安王得知消息带人赶到野狼山的时候,整片山林那浓重的血腥味还未完全散去,断臂残肢被野狼撕扯的令人作呕,而安王妃连尸体都被野狼糟蹋的只剩下几根骨头和破烂的衣衫。

    见此情景,夫妻情深的安王当时就眼睛赤红,一声令下,竟是将野狼山内所有的生灵屠杀殆尽,山中野狼更是一头都不放过,整个野狼山转瞬间便成了一座死山,而安王也因为痛失爱妻发疯了。

    卫妃不忍心唯一的儿子就这样废掉,跪请皇家寺庙的得道高僧任一大师出手相救,任一大师感其诚心便将安王带至身边十日,十日后安王神智恢复了正常,但从此之后便像换了一个人似的,整日里醉生梦死,更是从不过问自己还未满月的儿子叶染修。

    王府不能没有女主人,卫妃奏请文衡帝想再为儿子赐一桩婚事,但安王不愿,竟然要出家为僧,还把叶染修直接扔在了文衡帝的御书房,气得文衡帝差点儿把龙案给掀了,还是最后卫妃以死相逼并请来了任一大师,安王才答应为亡妻守孝三年之后再另娶他人。

    三年后,安王娶了辅国公府的小姐为王妃,但同日他也纳了威远侯府的一对双胞姐妹进了门,一个新郎三位新娘,这在当时的京城可是大大的新鲜事。

    不仅如此,从这之后安王竟一改之前为亡妻守孝的痴情形象,整日里饮酒作乐,娇花美眷不停地往王府里抬,年年安王府都喜添丁。

    等到叶染修七岁那年,他在一次外出之时被当时的魔教教主天魔老人抓走,最后还是在梁老王爷几位江湖朋友的帮助下才把叶染修从天魔老人手里救出来,只是此时的叶染修已经被天魔老人强行修习了魔教的邪门功夫,回到王府之后更是像个小恶魔一样四处伤人,还害得王府后宅中的两位夫人先后受惊流产,最后更是连来看望他的卫妃和文衡帝都抓伤了。

    安王觉得自己这个儿子就是个祸害,若不是他自己最爱的女人也不会惨死野狼山,现在又弄得家宅不宁,当叶染修又一次出手伤人时,安王恼怒之下将他带到了野狼山,准备让叶染修去地下陪他的母亲,幸好被千觉寺的空一大师所救,并将叶染修送到了梁王府。

    梁老王爷将准备杀子的安王大骂一通之后,第二天便进了宫,文衡帝亲自下旨将叶染修过继到了梁王府,自此后与安王府再无丝毫瓜葛。

    “你爹——真的要杀了你吗?”听着叶染修以局外人的口气讲述自己过继的前前后后,罗云意心疼的眼泪都要出来了,她不知道在整个事件中应该去责怪谁,似乎谁都没有错,谁都是受害者,只是叶染修却是最无辜的那一个。

    “我不知道!”叶染修依旧疏淡的声音传来,他只记得自己父亲暴怒赤红的眼睛和被狠狠扔在马背上的撕裂般的疼痛,之后就陷入了无边的黑暗之中,再醒来时人已经在梁王府,“有很多事情我也是从别人的口中得知的,当时整个京城都在传,安王再次发疯要杀子陪妻,好多人都亲眼看到他带着我策马狂奔前往野狼山的情景。”

    “我记得高侍卫说冰尧城城主的小儿子涂凌是天魔老人的徒弟,也是跟着他修习魔功之后变得残暴的,你当时是怎么恢复正常的?”罗云意问道。

    “是太爷爷耗费二十年内力将我体内的邪魔之气逼出,并请任一大师收我为徒,教我至刚至阳的功夫,我这才没有彻底的走火入魔。”想起当初梁老王爷为救自己一夜之间苍老许多,叶染修就觉得自己为梁老王爷做什么都愿意。

    “怪不得你把老祖宗的一切都看得那么重要!”罗云意理解地说道,“那你恨你爹吗?”

    任谁经历这样的事情心里都会不好受,尤其那个曾经想要伤害自己的人是自己在这个世上最重要的亲人,母亲的死,父亲的恨,家人的怨,想想叶染修小小年纪就要承受这些,罗云意是真的心疼了。

    “不恨!”叶染修轻声答道,在意一个人才会有爱恨,他早对安王府的一切毫不在意,自然也就谈不上什么恨了。

    不恨吗?罗云意扭头往屏风那边看了看,即便是真的不恨,心中也是有遗憾吧,毕竟这世上没有不渴望父母疼爱的孩子,还好老天爷没有太残忍,至少叶染修有梁老王爷真心地疼爱着。

    “叶染修,其实这也没什么的,我小时候过得并不比你好多少,别看我师父很厉害,对我可是非常严厉的,而且我出生没多久就被狼叼走了,虽说侥幸活了下来,但却是喝畜生奶长大的,我不怕别人以后议论,也不怕被人看不起,我就是我,只要活得开心快乐,管别人做什么。有句话怎么说来着,嗯,就是‘走自己的路,让别人说去吧’,要是太在意那些流言蜚语,人就活得太累了,人生就那么短短几十载,好好珍惜才是。”罗云意笑着说道。

    “意儿说的没错,我很珍惜现在拥有的一切,以后会更珍惜!”叶染修意味深长地微微一笑说道。

    “嗯,你能这样想就太对了,以后要是有什么烦恼事,你都可以告诉我,也许我不是这世上最会安慰人的,但我绝对是最好的倾听者。”罗云意很是仗义地说道。

    “好,我一定会找你的!”叶染修笑着说道。

    罗云意满足一笑,她这个朋友可不是白当的,偶尔客串心理情感顾问也是合格的。

    一夜无话到天明,罗云意又在田庄忙了大半天才跟着叶染修回城,她得回去试试明天参加寿宴的衣服,还得好好洗个澡睡一觉,养足了精神才好去迎接接下来的“战斗”。

    到了六月十九这天清晨,阳光明媚,空气清新,而且难得的不那么燥热,不时有凉风吹过,倒是难得的好天气。

    罗云意是和叶染修、高大宽一起进的宫,因为她是以官员的身份参加太后的寿宴,所以一进宫便去了朝殿,虽然她这个正五品的京官还没资格参加早朝,但却要站在王公大臣、文武百官里头给太后先贺寿,然后跟随皇帝一起到专为太后贺寿的万福园。

    朝殿上,罗云意虽然个头矮小,却因为站在最后一排的角落里并不是很显眼,等到朝拜太后结束之后,她就低着头跟在皇帝和一群官员后头往万福园而去,尽量减少自己的存在感。

    万福园算是皇宫内最大的一处皇家园林,园内假山湖泊、亭台楼阁、堂院馆榭一一齐全,珍奇的花草树木更是应有尽有,风景如画甚是宜人。

    皇帝带领百官到的时候,太后已经受过命妇们和应邀前来的女眷们的跪拜,正在万福园最大的院子听戏呢。

    一出戏唱完便到了正式开宴的时候,此时王侯权贵、文武百官、外邦使节、大家公子、命妇名媛等宾客分列两旁依次入座,宫女太监摆上御膳房精心准备的膳食,宫中歌姬献上精心编排的舞蹈,接下来便是寿宴上的重头戏进献寿礼。

    执意坐在犄角旮旯不抬头的罗云意被有些大的官帽压住了半张脸,不过这也正好为她挡住了很多异样好奇的目光,让她能安静地享受一下宫中御厨做出来的美食。

    热菜里的油放太多,凉菜里的醋不合格,粥太甜,汤过浓在别人眼里的美味佳肴到了罗云意这里被挑剔的快一无是处了。

    “宫中饭食不合罗大人的胃口?”罗云意正在心中吐槽御膳房的御厨手艺不精的时候,冷不丁身边传来询问的声音,一扭脸竟然是工部尚书林岩坐在了自己身边。

    “还好!”罗云意对着林岩友好地淡淡一笑,她对这位工部尚书的印象很不错,这次西郊田庄耕种高粱种子能如此顺利也是因为工部的积极相助。

    “那就好!”林岩原本是怕罗云意一个人被挤在角落里吃饭尴尬,所以才给别人换了座位,却不想刚坐下便收到好几道强烈的注视目光,倒让他觉得自己像是多事了。

    罗云意所坐位置的斜对面便是叶染修、叶茗辰、雷战虎、叶昱这帮王侯公子,看到林岩特意坐到了罗云意身边,两个人还有说有笑的,雷战虎拉过身旁的叶茗辰便问:“那老男人谁呀?”

    雷战虎觉得自己的声音已经很小了,但他天生嗓门大,所以周围的人都听到了他这句话。

    叶茗辰有些气恼地将他靠近的头推开,用真正的小声说道:“什么老男人,那是工部尚书林岩。”

    “哦,看起来他和云意妹妹很熟的样子!”雷战虎在叶茗辰的瞪视下声音又变小了一点儿。

    叶染修不着痕迹地往罗云意和林岩的方向瞅了一眼,这林岩曾经受过罗云意外公林洪文的恩惠,这一次工部大力帮助司农司,除了皇帝的命令之外,应该是林岩猜测出了罗云意的身份,想报当年林洪文的提携之恩吧。

    林岩不换位置还好,他这一换位置倒是把罗云意拉进了不少人的视线之中,很多人都猜测不知坐在角落里的那位瘦瘦小小的官员是什么人,怎么就入了工部尚书的眼呢。

    一曲舞毕,孝和帝挥手让歌姬们退下,接着便将自己和皇后准备的寿礼献给魏太后,然后便是外邦使节献礼。

    魏太后不可能将所有的寿礼都看一遍,接下来便是太后宫中的大太监当众念礼单,太后想看哪份寿礼再单独拿出来。

    只是在外邦使节献礼的时候,出现了一点儿问题,冰尧城的涂凌竟然要用两箱子的黄金换大禹朝宫中的一位御厨。

    “黄金就不必了,既然涂凌你如此喜欢这宫中御厨所做的食物,朕便准你带一位御厨回冰尧城。”两箱金子孝和帝还不看在眼里,不过是一名御厨,他送给冰尧城又如何。

    “皇上,我不喜欢这些东西,它们难吃死了,这肯定不是我要选的人做出来的东西,她做出来的食物才能称得上人间美味,不过没关系,你把这厨娘赏给我,以后她就能天天给我做饭吃了!”涂凌笑嘻嘻地说道,但说出口的话却是毫不留情,看起来像是没有心机的小孩子,但他给人的感觉却是阴森森的。

    “厨娘?难道你之前吃过宫中御厨做出来的东西?”孝和帝眉头一紧,宫里的人何时和冰尧城的人扯上关系了。

    “吃过,当然吃过了,你快把她赏给我,我还等着回去让她给我做好吃的呢!”涂凌已经好多天没有正经吃过一顿饱饭了,自从在船上吃过罗云意做的饭以后,哪怕是天天拉肚子他也愿意,因为她做出来的食物才让他有一种饱腹和满足感。

    孝和帝见涂凌一边说着还一边往宴席的某一个角落里瞅去,眼中有了疑惑,这小魔童看的方向怎么那么像罗云意在的地方呢!

    “你说的这厨娘也在现场?”孝和帝隐隐有一种猜测。

    果然,涂凌点点头,直接就走到罗云意的矮几前,指着她越发往下低的头说:“就是她!”

    “涂凌,你可不要开玩笑,你说的厨娘就是此人,你可看清楚了她身上穿的衣服?”孝和帝脸色已经有些难看,他没想到涂凌张口要的人竟然会是罗云意。

    “就是她!”涂凌斩钉截铁地说道,这段时间为了寻找罗云意这位厨娘,他可是花费了不少的工夫。

    罗云意此刻心里很想飙脏话,这个小变态什么时候注意到她,又是什么时候把她给认出来的?!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锦绣田园:一品女司农》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锦绣田园:一品女司农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锦绣田园:一品女司农》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