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三十二章:好久不见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锦绣田园:一品女司农正文 第一百三十二章:好久不见
(156166http://www.156166.com)    果然,当天晚上栗公公就亲自跑了一趟西郊,说是皇帝很高兴司农司能够如此尽心尽力为朝廷和百姓办事,三府送来的东西罗云意可自由支配。

    罗云意想了一下最近司农司的司农官都很辛苦,于是她给每位司农官赏了二百斤的粮食和一匹布,剩下的布匹也够奖励长工们的了。

    “罗大人,这这如何使得?”陶大人几人都不敢收,当了这么多年的官,头一次见上官给他们发这么多东西的。

    “有什么使不得的,不过是一点儿粮食和布匹,皇上已经准了我自由支配,我做主把它们当成福利奖给你们有什么错,再说这段时间你们很辛苦,接下来会更辛苦,这点儿东西和你们的辛劳相比实在不算什么!”罗云意说道。

    “下官等人身为司农官,做的都是份内之事,朝廷每月都有给下官等人发俸禄,这些东西罗大人还是放起来做更大的用途吧。”陶大人心内已经很感激了,但这东西他总觉得受之有愧。

    “你们都不要推辞了,这算是我这个上官代皇上赏赐给各位的,以后这样的赏赐只会多不会少,你们要渐渐习惯,东西我会找人帮你们分好送到各自的家中,你们暂时住在西郊就不要回去了,接下来两天咱们要开始催芽育种了。”罗云意一锤定音道。

    “多谢皇上恩赐,多谢罗大人!”陶大人等人连忙恭敬拜道。

    接下来两天罗云意就带着司农司的司农官开始给高粱种子催芽育种,而她因为现实环境的原因,只好采用最传统的催芽方式,用一定温度的温水浸泡种子两个时辰,再用温水清洗,然后用麻袋装好放到热炕上保存一定的温度,大概一个半时辰左右再用温水清洗,一天左右种子便能出芽,两天内所有的芽苗都能出齐,而到苗芽刚刚破皮时,就要把它放到通风好日照好的地方摊开,隔一会儿就要翻动一次,然后去掉那些枯死的芽苗,再拌上罗云意制作出来的特殊药水,就可以下地耕种了。

    当然,罗云意从空间里拿出来的这种特殊药水是绿色无污染,对于种子也没有不良影响的,更有助于高粱种子之后的授粉杂交,这可是他们研究院花费很长时间的人力物力研究出来的,空间石屋里唐老头偷偷存了好几瓶呢,而这种药水一百亩地也就需要那么几滴,倒是给罗云意省去了很多的麻烦,不然她还得自己花费更多的时间提取,现在倒是拿来就能用了。

    芽苗能播种时,需要的试验田也都按照罗云意说的整理好了,再有工部连夜制作出来的播种机和叶茗辰送来的耕牛,西郊皇家田庄在酷暑难耐的六伏天竟是一派繁忙热闹的景象,而时间也已经悄然到了六月十六这天。

    一轮皎洁的圆月像是镶嵌在黑色夜幕之中最大的一颗夜明珠,将天地照的竟如同白昼,西郊田庄一处溪水潺潺、山风幽凉的平整之处正燃着一堆篝火,罗云意正带着司农司的所有人包括这两天才来西郊的几个学徒学习农事的理论知识呢。

    “在一部最早的农书氾胜之书中曾有这样的记载,曰‘凡耕之本,在于趣时和土,务粪泽,早锄早获。春冻解,地气始通,土一和解。夏至,天气始暑,阴气始盛,土复解。夏至后九十日,昼夜分,天地气和。以此时耕田,一而当五,名曰膏泽,皆得时功’,当然耕田也要讲究因地制宜、因时制宜,而且不同时令的作物如果将它们生长时的温度、日照、灌溉等都人为控制在一定的合适范围内,那么冬天可以结夏天的果实,春天也能吃上秋天特有的蔬菜。”罗云意给她的学员们讲解道。

    “罗大人,你最后说的这些是不是父亲曾提起的温室大棚种植?”秦大人的儿子一脸热切地问道,见罗云意点点头,像受到鼓励一般,立即又问道,“大人说的氾胜之书可记得全篇?”

    这个问题在场的人很多都想问,罗云意看着年纪小,不但农事本事高,见过读过的农书都是他们这些人未曾听闻过的,之前是齐民要术,现在又多了一本氾胜之书。

    “记得,改日我默写出来,你们都可以看看!”罗云意笑着说道。

    “这可真是太好了!”秦大人的儿子高兴的都要跳起来了。

    接下来罗云意又给这些人讲了一些氾胜之书上的内容,而对大家不解之处的提问,她也都一一做了仔细的回答。

    众人热情高涨地学习到半夜,最后席地而眠,而罗云意到底是女儿身,最后由玉婷背着她施展轻功回到了王林为她特意准备的住处。

    只是,离着她暂住的房间还有段距离的时候,她就看到房间里有灯光,一开始想着是不是王林吩咐下人先给她把屋内照亮的,可当她走近房门的时候,却立即警觉起来,房间里有人。

    玉婷也察觉出异样,将罗云意护在身后,然后猛地把房门推开,就看到长风那张笑嘻嘻的脸。

    “你怎么跑这里来了?”见是长风在故弄玄虚,玉婷俏脸一嗔,罗云意也是无奈呼出一口气,这小子追媳妇都追到西郊来了。

    “嘿嘿,表姑娘,您终于回来了,我家主子都等您好长时间了!”长风殷勤地笑着说道。

    “你家主子?”罗云意抬脚进门绕过了长风,就看到屋内的宽榻上已经摆上了棋盘矮桌,叶染修正专心地自己和自己下棋呢,她抬头看过去的时候,他也正好抬头。

    “意儿,好久不见!”叶染修右手夹着黑色棋子,一脸淡笑地注视着罗云意。

    “你不是在北疆吗?怎么回京城了?我四哥也来了?”罗云意往屋子里四处瞅了瞅,没有见罗勇霆的身影,至于叶染修对她称呼的改变,她选择了忽略不计。

    “玉婷姑娘,两位主子好久不见了,肯定有很多话要说,咱们先去外边等着吧,我在东街特意给你买了好几样小点心,你来尝尝!”长风给玉婷使了一个眼色,笑着先走出了房间。

    在山围村的时候玉婷就知道罗云意和叶染修的关系很不错,但那时候自家姑娘在众人眼中还是个小姑娘,可现在姑娘已经初具少女的姿态,叶染修又是风华正茂的少年,再让他们单独呆在一个房间,是不是不太妥呢?

    “玉婷姑娘,快走呀!”见玉婷还有些傻愣地呆在房间里,长风觉得自家小主子的目光已经像刀子似的朝他背后嗖嗖嗖地飞来,赶紧拉了玉婷一把。

    玉婷甩开了他,又看了一眼罗云意,这才有些不情愿地关上门出去了。

    “有事回来了,霆哥儿和天赐还在北疆,那里更需要他们!”屋里没了其他人,叶染修这才将棋子放下说道。

    他可是北疆的最高指挥者,好像北疆更需要的是他吧,也不知道是怎样紧急的事情,让他这个时候回了京城,难道是因为太后的寿辰?

    “你是因为太后寿辰才回来的?”想到罗云意就问了。

    “算是吧!”叶染修从榻上起身朝她一步步走了过来。

    不知为何,罗云意觉得此时叶染修的目光太有侵略性,有些尴尬地咳嗽两声低下头避开了,然后走到桌子前给自己倒了一杯凉茶水饮下。

    “慢点喝,别呛着!”叶染修柔声说道。

    他不说还好,一说罗云意就真的被呛到了,这家伙这次从北疆回来发了什么神经,看她的目光让人全身都软绵绵的,说得话也让人觉得骨头都要酥了,这和之前那个冷漠话不多的少年实在太不一样了。

    “咳咳咳——咳咳咳——”罗云意放下茶杯扶着桌子弯腰咳了起来。

    叶染修一个跨步走到她身边,一边给她轻拍着后背,一边忍着笑说道:“你都多大的人了还不会喝口水,真不会照顾自己!”

    “叶染修,你能别这样和我说话吗?”罗云意眼泪都要咳出来了,抬起头眼中湿润显得楚楚可怜的样子。

    “哪样?”

    “就是眼睛里能溺死人,说话的口气柔的能滴下水,这可不像你,我都害怕了!”罗云意假装受惊地拍拍自己的胸脯。

    “怕什么?”叶染修好奇一问。

    “我怕——”罗云意苦笑一叹,她怕自己这个两世的灵魂被他这个古代小鲜肉给撩拨的深陷其中,到时候要抽身就会伤情伤身伤心的,还不如一开始就不沾染,但感情这种东西谁又能控制得住呢,“唉,算了!我今天太累了,有什么话咱们明天再说。”

    “你休息吧,我不打扰你!”叶染修又回到棋盘前坐下,看他那样子是打算自己和自己下一夜的棋。

    “这里是我的房间,我让王大管事再给你找间客房!”西郊这边的房舍虽然没有东郊的华丽雄伟,但亭台楼阁也是不缺少的,空着的房间就更多了,罗云意想着王林会非常乐意给叶染修这位小王爷找间好的客房的。

    “不必了,你睡你的,我不打扰你!”叶染修的意思很明显,今夜他就没打算离开这间房。

    罗云意实在没精神继续和叶染修就这个问题耗费时间下去,她累的上下眼皮都快开始打架了,有些恼怒地瞪了一眼叶染修,气呼呼地往床上一躺,衣服也不脱,就那样头一沾床便沉沉睡去了,连她自己都没想到是这样。

    所以,当第二天睡醒了一睁眼看到叶染修还坐在榻上下棋,她眼睛都要瞪圆了,他竟然真的一夜没离开。

    “罗大人,您醒了吗?”房门外,王大人早已经等得着急,以往罗大人都是早早就起来了,或许是这两日太过劳累,所以今日便起晚了,他也不想来打扰,实在是事情有些棘手。

    “什么事情?”罗云意翻身一骨碌就下了床开门,叶染修也起身跟了出来。

    王大人见到罗云意开门出来,脸上一喜,正要张口说话,却看到她身后还跟出一个人来,脸上惊讶地僵住了。

    “修哥儿,你醒了,早饭已经为你们都准备好了!”大管事王林也来到了房间外,似乎对于叶染修出现在罗云意的房间里并不感到意外。

    “叔公,麻烦了!”叶染修早在罗云意打开门之前就已经恢复了以往的冷漠,脸上表情也是冷冷的淡淡的,让人看不出什么过多的情绪来,罗云意看到他的变脸,都觉得自己昨晚见到的那个是假的叶染修了,或者叶染修这个古代天才小鲜肉是人格分裂者。

    使劲甩了甩头,罗云意觉得自己一大早就不清醒还胡思乱想,肯定是昨晚没睡好的原因,都怪叶染修,没事在她房里下什么棋。

    等等,叶染修刚刚叫王大管事什么?叔公?罗云意猛地惊愕抬头看了看叶染修又看了看王林:“你叫他叔公?”

    叶染修走前一步将罗云意指向王林的手指轻轻握在自己宽大的手掌里放下,然后以一种亲昵的口吻说道:“意儿不可无礼!”然后又看向王林,“叔公别见怪,之前我没告诉她咱们之间的关系。”

    王林别有深意地看了一眼叶染修和罗云意交握的手,连忙笑着说:“没关系,没关系,罗姑娘初来京城,有很多事情不知道也很正常。”

    “叶染修,你和皇后什么关系?”罗云意之前从未问过叶染修的身世问题,因为一直听说梁王府就老祖宗和他两位主子,就想着他爹娘可能早就去世了,自己又何必八卦这种令人伤心的事情,但叶染修竟然叫王林叔公,而王林可是当今王皇后的亲堂叔,她都有点儿糊涂了。

    “皇后娘娘是我嫡亲的姨母,这件事情我待会儿再告诉你,先去吃早饭吧!”关于自己的身世,罗云意在京城迟早都会知道,与其不知从什么人那里听到什么样的内容,还不如自己亲口告诉她。

    “下官见过小王爷!”王大人没想到出现在自己面前英武不凡的少年竟是京城有名的“败家小王爷”叶染修,也是他们王氏一族最大的依仗。

    “起来吧,有什么事情等意儿吃过早饭再说!”叶染修拉着罗云意跟着王林去了正厅吃饭。

    罗云意还在惊诧叶染修与当今皇后的关系,没想到他娘亲和皇后是亲姐妹,他这个镇北将军后台还真是挺硬的。

    早饭要是罗云意一个人吃,早就扒拉完了,但叶染修像尊大神似的坐在首位慢条斯理地优雅吃着,她都不好意思吃太快了。

    一旁的王大人都急的开始冒汗了,但是也不敢吭声,现在屋子里就算没有冰块,他也觉得凉飕飕的,自己好像没做什么得罪叶染修这位小祖宗的事情吧。

    “王大人,你找我到底什么急事?是不是田里出什么问题了?”终于吃完了早饭,罗云意赶紧将王大人叫到跟前问道。

    “罗大人,司农司刚刚接到户部的通知,说是让各司都为太后的寿辰准备一份寿礼,现在其他各司的都已经把寿礼送到尚书大人那里,就差咱们司农司了!”王大人抹了一把头上的汗水说道。

    “这通知不是刚下,其他各司怎么都准备好了?往年也要准备吗?”后天就是太后的寿辰,西郊这边她都忙得走不开,哪里有时间去准备寿礼。

    “往年倒是没让各司准备过寿礼,通知半年前就下了,可当时尚书大人说各司的寿礼他会统一准备好的,但今早又说让各司自己准备,其他司好像事先都备了寿礼,咱们司农司没——没准备!”王大人觉得肯定是户籍司那帮人在尚书大人那里嚼舌根了,所以这寿礼的事情尚书大人是想故意为难司农司,谁不知道司农司都是一帮老实人,两天不到的时间让他们怎么准备寿礼。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锦绣田园:一品女司农》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锦绣田园:一品女司农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锦绣田园:一品女司农》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