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二十二章:惩治魔童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锦绣田园:一品女司农正文 第一百二十二章:惩治魔童
(156166http://www.156166.com)    “这个就不清楚了!”元仲摇了一下头说道,他也只是跟着人群往江边跑,但是大雨瓢泼,江水滚滚,别说是几个孩子,就是整艘船沉没此时也难寻到。

    “那些孩子的家人一定很难过!”玉净脸上也有了悲伤闪过,无论是孩子失去父母,还是父母失去孩子,这都是世上最悲惨难忍的一件事。

    “事情怕是没那么简单!”这时走进来的高大宽却面色沉沉地说道。

    “高侍卫,怎么了?”罗云意看向他。

    “之前我察觉到屋外有异响,便飞身出去查看,看到几个人夹带着几个孩子在偏僻的小巷急行,一转弯便没了踪影,我担心这里会出事,便没有继续跟踪他们,等我换好衣服出来就碰到了元仲。”这间小客栈位置本就不起眼,又紧挨着几个无人的小巷,高大宽一开始担心那些人是冲着罗云意来的,所以并不敢离小客栈太久。

    “这样说,那几个孩子很可能不是掉进江里,是被什么人给掳走了?”罗云意猜测道。

    “刚才我听那些孩子的父母哭诉,他们好像都是这江边贫苦的人家,听说江水高涨有鱼被冲到了岸边,几个孩子便相约来捡鱼的,好像这几个孩子水性都不错。”元仲这也是刚才听那些孩子的父母和来帮忙的左邻右舍说的。

    “我们在这里也想不出头绪,高侍卫,你看到那些人往哪里跑了?要不然你和元仲再出去看看?”罗云意是不想管什么闲事,但这毕竟关乎几个孩子的性命,无论能不能探听到什么消息,她都希望自己这些人能帮上一些忙。

    “我自己去就行了,元仲,你留下来保护她们!”高大宽到底还是担心罗云意的安全,别是什么人的调虎离山之计就好。

    “好!”元仲立即点头道。

    高大宽离开之后,罗云意几人就留在房间里一边听着外边哗哗的大雨声,一边闲聊着几个孩子的事情。

    大概过了一个多时辰,高大宽浑身湿透地走了进来,脸上的神情变得很严肃,罗云意让他先换衣服,他却摇摇头直接在椅子上坐了下来。

    “高侍卫,有那几个孩子的消息吗?”罗云意问道。

    高大宽点了一下头,看着几人说道:“那几户江边百姓都以为孩子掉进江里冲跑了,我顺着刚才那几人消失的方向一路探查,在一家客栈里发现了冰尧城的人,而且打听到这次冰尧城派人给太后贺寿的人中有冰尧城城主的小儿子,这个小魔童可是最喜欢小孩子的。”

    “就是那个喜欢把幼童关进兽笼里饿几天再给他们食物的小变态,我听春芽说,他今年只有九岁,高侍卫也知道这个人?”罗云意没想到在渺州这个地方能遇到害得春芽得饥饿症的罪魁祸首。

    高大宽微微点了一下头,说道:“我对这个小魔童不太熟悉,不过却和他的师父天魔老人交过手,天魔老人收徒的方式很邪门,听说这冰尧城城主的小儿子原本也是天真可爱的一个孩子,自从成了天魔老人的徒弟,便性情大变,专以虐人为乐。”

    说起天魔老人,高大宽便想起十年前叶染修落入天魔老人手中差点儿被逼疯的事情,若不是老王爷耗费二十年内力将他体内的邪气、魔气逼出来,现在的叶染修想必早已经成魔成煞,哪里会有如今一战成名的镇北将军。

    “现在江面船只无法航行,如果那些孩子真被那个冰尧城的小变态掳走,那么他们一定还在渺州,或者就在客栈不远处,只要紧盯着冰尧城的那些人,说不定就能找到这些孩子的下落。”想到春芽和刚刚丢失的几个无辜的孩子,罗云意就想把自己嘴里的小变态吊起来抽打。

    “姑娘,让我去吧!高侍卫怎么说也是朝廷的人,万一和冰尧城的人起冲突会有麻烦,我会小心行事的。”元仲说道。

    “好,那你注意点儿,发现那些孩子的踪迹就先回来,这小变态只是拿这些孩子取乐,一时半会儿是不会伤害他们性命的!”罗云意对元仲说道。

    元仲点了一下头,然后就飞身出去了,而到了这天晚上,雨势也渐渐变小之后,元仲又悄悄地回来了,而且他已经查到那些孩子的确在冰尧城城主小儿子涂凌的手中,现在被关在江边断崖处的一个隐蔽山洞里,只有一个守卫看着。

    “能不能想个办法把这些孩子救出来,顺便人不知鬼不觉地把那个小变态给关进笼子里,也饿他几天试试?!”罗云意故意露出一副凶恶的表情说道。

    “这个没问题!”元仲一笑,转身就又出去了。

    到了次日清晨,下了许久的大雨终于停了,江面的水位也在慢慢恢复正常,掉进江里的那几个孩子依然没有找到。

    不过,罗云意几人的心情却不错,元仲昨夜已经把事情办妥,那几个孩子他已经救出来,并暗中通知了他们的父母,为防被冰尧城的人报复,这几户百姓已经连夜投奔远方亲友去了。

    而小魔童涂凌虽然是天魔老人的徒弟,但武功修为还比不上元仲,被元仲放倒之后关进了笼子里扔进深山一个猎人设置的不起眼的陷阱洞里,没个三五天应该不会被人发现的。

    无论是救人还是设计涂凌,轻功卓绝的元仲都是没有现身的,所以就算涂凌被人救出来,他也不知道是谁把他关进笼子里又扔进深山的。

    罗云意一行人又在渺州多停留了一天,这才准备登船离去,只是几人上船之后却听到甲板上传来吵嚷咒骂之声,走出来一看,七八个身强体壮的侍卫众星捧月一般地拥着一个**岁一脸戾气的男孩子上了船,还有两名侍女模样的人跟在最后面。

    刚才的吵嚷之声正是这些侍卫驱赶甲板上其他乘客的声音,看着这些人嚣张霸道的行为,很多人脸上都露出不喜之色。

    “姑娘,这就是涂凌!”没想到只过去一天涂凌就从深山里出来了,元仲见到他出现在船上还是有些吃惊。

    罗云意眼中了然之色闪过,这个冰尧城的小变态浓眉大眼的看起来皮相还不错,除了身形瘦一些,身上戾气重一些,和平常的孩子并没有什么不同。

    “别管他们!”罗云意低声吩咐了一句,几人就回到船上的房间里。

    到了这天中午该吃饭的时候,罗云意他们听到外边又传来鞭打之声,听声音依旧是涂凌身边的那些侍卫,本想当做没听到不予理会,但外边的咒骂与哭喊之声实在扰的人心烦。

    元仲得了罗云意的准许就去外边看看是怎么一回事,没大会儿人就回来了。

    “那个小魔童嫌弃船上厨娘做的饭难吃,把碗碟都给砸了,还把船家和厨娘都给打了一顿,还有几名无辜的船客也都遭了殃,这冰尧城的人实在太可恶了。”元仲生气地说道。

    “还真是个小变态!”罗云意脸上也有了怒色。

    到了晚饭的时候,同样的场景再次出现,厨娘做的饭依然不合涂凌的胃口,这次他自己直接拿鞭子抽人。

    罗云意也有些看不下去了,照这样下去,船行到江中的时候,船家和厨娘就得被冰尧城的这位小魔童给打死,得想个办法治治他才行。

    “从明天开始,咱们在船舱的大厅吃饭,告诉船家,咱们的饭自己做,食材花钱买他们的就行。”这艘客船有为客人单独准备的房间,也有专门用来吃饭的大厅,每日里都是船上的厨娘为大家准备饭食。

    “是,姑娘!”玉婷转身去找船家了。

    到了次日午饭的时候,整艘船都弥漫着一股特殊的饭食香味,馋的满船的客人都在找香气的来源,当看到罗云意那一桌色香味俱全的饭食时,所有人都眼馋嘴馋地盯着,涂凌更是如一头饿狼般直视着那桌饭菜。

    “船家,船家,也给我们上一桌这样的饭菜!”已经有客人忍不住冲船家喊道。

    船家颤巍巍地走出来,一脸歉意地告诉众人,罗云意桌上的饭菜都是他们自己做的,自家的厨娘手艺拙劣,做不出来这样的美食,还请各位客官原谅云云。

    “我要吃!”涂凌对身旁的侍卫喊了一句,那侍卫大踏步走到正在吃饭的罗云意几人面前,语气很是霸道地说道,“这桌饭菜我家公子要了!”扔下一锭金元宝就要让罗云意几人起来。

    “呦,还是金子!”元仲故意表现得贪财,然后满脸堆笑地对那侍卫说道,“金子是好东西,不过我们家里的厨娘做出来的饭菜只适合我们自家人的口味,外人不一定吃的习惯。”

    “哼!”涂凌冷哼一声瞅了瞅罗云意几人,刚才他看到这一桌人每道菜都吃了,而且吃得还挺香,有毒也先毒死他们。

    撵走了罗云意几人,涂凌坐下来就吃,尤其爱吃那道甜甜糯糯的点心,一桌子菜他一个小孩子竟全都给吃光了,看得一旁的人是目瞪口呆。

    “人小胃口可不小!”罗云意冷笑一声转身回了房间,过了一会儿,元仲又笑嘻嘻地拿着两个金元宝走了进来,说是涂凌的侍卫让他们把晚饭也给准备好,还指明一定要有那道点心。

    “那小子吃了没什么反应?”罗云意轻声问道,那道点心是她用鸡蛋和甘薯特意做的,吃了之后可是会腹泻的。

    “我刚才偷偷看了,已经跑了好几次茅厕了!”元仲差点儿轻笑出声。

    “他没怀疑?”罗云意有些诧异,那小子就真的不怕别人在饭菜里下毒。

    “这个好像没有,似乎还很期待姑娘你的晚饭呢!”元仲回说道。

    罗云意没在问什么,晚上照样进船上的厨房忙了一通,这次她每样菜都准备了两份儿,就当着涂凌的面吃。

    这一次涂凌多了心眼儿,竟让人拿银针试毒,换来的是罗云意几人的一阵白眼,元仲更是讽刺地说道:“小公子若是嫌弃这饭菜不好吃,那就另请高明,我家厨娘可不是谁都能请得起的。”

    “哼,我要吃你们那一盘!”涂凌直接让侍卫把两桌上的一些菜进行了调换,罗云意也没在意,人家是花了银子的,想吃哪一个都行。

    这一次吃完,罗云意几个人自然什么事情都没有,但涂凌又跑了好几趟茅厕。

    接下来的几天,涂凌依旧用金元宝换罗云意的饭菜,而且不但他吃也让随行的侍卫吃,但是那些饭菜别人吃了一点儿问题都没有,他吃了就拉肚子,整个人都显得有些虚脱了,但还是忍受不了美食的诱惑,宁愿吃完了拉肚子,也要吃罗云意做的东西。

    等到船快到岍州的时候,罗云意发现原本就瘦的涂凌整个人又消瘦了一大圈,说实话看得她这个始作俑者都有些于心不忍了。

    这天,船即将靠岸,元仲笑呵呵地走到罗云意面前说,涂凌让人抬来一箱子的金元宝,说是要把罗云意这个厨娘给买走,但是被元仲给拒绝了,涂凌恼了,怕是待会儿一下船就有可能来抢人。

    “别和他们有正面冲突,咱们悄悄走吧!”让这小子拉了几天肚子,也算小惩大诫了,毕竟涂凌也算是太后寿辰之上的贵客,罗云意不想做得太过分。

    等到一下船,罗云意几人就想办法甩掉了涂凌,然后骑上快马往京城而行,三日后的傍晚在城门临关闭之际进了京城。

    看着巍峨的城墙屹立在自己面前,罗云意一时感慨万千,经过近一个月的行程,她终于踏进了大禹朝最重要的都城,接下来迎接自己的又会是什么呢?

    高大宽领着几人来到了一条宽阔又寂静的巷口,这条巷子里总共也只有三四户人家,而且都是大禹朝显赫至极的门第,位于巷子左边的三户人家分别是忠信侯府、廉国公府和护国将军府,而巷子右边只有一户人家,便是几乎很少见人出入的梁王府。

    此时夜色渐深,别人家都是灯笼高挂,在深夜里依旧能把朱红大门映衬得熠熠闪光,而梁王府门前则是一片漆黑,借着斜对面廉国公府的灯光罗云意甚至能看到梁王府大门外边长出来的野草。

    罗云意不禁扶头轻叹,来之前她还想着梁王府就算最不济,高门大户的人家也要有两个守门的小厮,就算是被叶染修给抵押出去了,这好端端的一个王府也该有人照料才是,可现在连大门都是紧闭的,还得她这个外人亲自拿钥匙打开。

    踮起脚尖将来之前梁老王爷给的钥匙插进厚重的青铜锁里,就听到一声更加沉闷的“喀嚓”声响起,罗云意打开锁往后退了一步,高大宽和元仲上前,两个人使劲把梁王府的朱漆大门给推开,一股夜的清凉扑面而来。

    “高侍卫,这王府里真的一个人也没有?”梁王府的大门一打开,迎接几人的是黑漆漆的府邸,一丝光亮都没有,这里不像是王府,倒像是阴森森的鬼宅一般。

    高大宽有些尴尬地摸摸鼻子,看着罗云意说道:“估计都去莫娘家喝酒去了!”

    “莫娘是谁?”王府的下人不守着自己主子的府邸,却跑去别人家喝酒,真不知道之前梁老王爷和叶染修是怎么管家的。

    “莫娘是府里的厨娘,她嫌住王府不舒服,就在东街小巷买了一间带院子的铺子,卖点儿酒水和小菜,补贴一下王府的家用!”高大宽更加尴尬地笑道。

    “梁王府真的穷得要靠厨娘开小店赚取家用?”罗云意很想仰天一叹,梁王妃之前不是还留着几间嫁妆铺子吗?就算梁老王爷和叶染修、高大宽这些人不善经营,但钱如命可是个有生意头脑的人,怎么能把好好的日子过成现在这样?!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锦绣田园:一品女司农》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锦绣田园:一品女司农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锦绣田园:一品女司农》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