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一十章:盐商倒戈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锦绣田园:一品女司农正文 第一百一十章:盐商倒戈
(156166http://www.156166.com)    三月初九这天春日晴好,阳光明媚,美人湖畔更是热闹非凡,一艘艘精美的画舫停靠在岸边,与往日湖中泛舟不同,今天好多人竟站在甲板上四处张望,哪里飘来的食物香味如此引人垂涎欲滴,又是哪里撒漏的酒香缠绕在鼻间。

    “这香味哪里来的?”游湖赏景的人都忍不住问道。

    “今日是君悦酒楼开张的日子,这菜香酒香就是从那边的君悦庄园传出来的,听说覃州排得上名号的人都被请来了,还有好几个京里来的王侯公子,就连城防营的黄统领和司空家的覃州大掌柜司空大老爷也都亲自来了,听说还都带着礼呢!”略知一些内情的人讲道。

    “这庄园的主人是什么身份?怎么如此大的面子能请来这么多的人?”有人不解地问道。

    “这个就不清楚了,咱们也去凑凑热闹,听说酒楼今天开张免费送牡丹饼吃!”这牡丹饼可是覃州最出名的点心了,能免费吃上一块对很多人来说都是意外之喜。

    而此刻,君悦楼门前已经被堵得水泄不通,因为来的客人太多,三座相连的主楼里全都坐满了客人,店里伙计更是忙得脚不沾地,还好不用上上下下的给客人们端酒端菜,否则碗碟不知道要挤碎多少。

    左长老暂时担任君悦楼的大掌柜,在前面招呼各类客人倒也是游刃有余。

    罗云意也没想到今日开张一下子会来那么多人,她带来的那些君子酿早就被搬空了,还好准备的食材够多,否则第一天开张客人都得饿着肚子出门。

    阿福、阿喜带着他们的一对儿女在厨房不停地忙碌着,罗云意和玉婷也暂时充当了厨娘。玉婷带人做牡丹饼,而罗云意则守在后厨的烤炉间负责烤鸭和烤鸡的工作。

    “姑娘,八号豪华包间再要三只烤鸡,六号要两只,有位客人要预定二十只烤鸭和十坛君子酿!”负责拿点菜牌的伙计小跑着进来对罗云意说道。

    “预定的先记下,烤鸡烤鸭火候还不到,告诉他们想吃美味就要慢慢等!”八号和六号豪华包间里都是一帮覃州的富少,他们花钱眼都不眨一下,这烤鸡烤鸭就算罗云意卖一百两一只估计他们也吃得欢。

    从早上一直忙到天擦黑,罗云意呆在烤炉间就没出去,就这还有很多客人宁愿等一天也要吃到这天上美味的烤鸭烤鸡,预定的竟然都已经排到了大半个月后。

    “姑娘,明天让人再盖两个烤炉吧,咱们就是专卖牡丹饼和烤鸭烤鸡也能日进斗金!”玉婷也是累的腰酸背疼,这牡丹饼可是免费送的,好多老百姓都挤在君悦楼门前不肯离去,而且根据她家姑娘的方法做出的牡丹饼可是酥糯香甜,就是酒楼的客人都有不少预定的。

    “可以,还得找人专门养些鸡鸭猪羊之类的家禽、家畜,对了,再问问阿福、阿喜,他们门里还有厨艺高超的人吗,我可以花钱雇他们。”看来覃州的吃货是不少,只要抓住他们的胃,就能让他们甘愿把银子倒进自己的筐子里。

    “五姑娘,人有的是,银子就不必了,只要姑娘入了我苍氏一门——”走进烤炉间的左长老旧话重提地说道。

    “左长老,你累不累,对了,你们门主今天来不来?这件事情我还是当面和他说吧!”不亲眼见一见这个苍氏一门的门主,罗云意总觉得不放心。

    “五姑娘,我家门主已经来过了,不过他见姑娘今天太忙,说是过两天再来尝尝姑娘的手艺,今天的烤鸭实在是美味,他很喜欢。”左长老笑着说道,“还有,我不累!”

    “我累!”罗云意把手里的烧火铁棍扔到一边,看来左长老是把她的话听岔了,不过这老头儿估计今天也累得够呛,应该不少人明里暗里逼问他这酒楼主人是谁吧。

    “五姑娘累了就先回去休息,酒楼这边姑娘不必担心,我们的人都会处理好的。”现在这酒楼里大部分的伙计都是罗云意雇佣的苍氏一门的人,当初右长老去覃州开铁匠铺的时候就和她说与其临时培养几个伙计,不如用苍氏一门现成的人,只要罗云意付给他们工钱就可以。

    能省麻烦罗云意自然求之不得,于是君悦楼这边的事情就全交给左长老来负责了。

    罗云意也想回去休息,不过今晚的重头戏还不知唱到哪里了,自从得知自己的计划,叶昱就全盘接手了,让罗云意安心等着最后的结果。

    两日后,叶昱大笑着走进罗云意所在的烟雨楼里,将一个名册得意地摆在她的面前。

    “这是什么?”罗云意正站在窗边欣赏着外边美人湖的风景,苍氏一门的大厨们一到,她就彻底闲了下来,这才有时间在这里放松片刻。

    “这是覃州那些大盐商们和惠民盐铺合作的文书,莫三已经回房州给他们准备精盐去了,而且那些盐商也已经同意降低盐价,他们是不会再和李家合作了。”叶昱见桌子上摆着牡丹饼,直接端着盘子一边吃着一边走到了罗云意的身旁笑着说道。

    “没想到这个烂主意还真帮到你了!”罗云意也笑了,这两天的覃州城可是没像表面上那么平静,尤其是那些大盐商,估计过得很忐忑吧。

    “你这烂主意要是多出几个,那帮盐商都能被你吓死。”叶昱真没想到罗云意出的主意是绑架那些大盐商最在意的人,然后让这些人无意中听到李庆拿他们当筹码威胁盐商合作,并且还说出逐渐吞并这些盐商店铺和家产的狠话来。

    之后再找个合适机会让这些被抓的人自己逃出来,再经过他们的口将听到的话说给自家掌权的人听,而有些人气急之下去找李庆对峙,李庆不但不承认,还把来人贬损一顿,至此彻底把覃州这帮盐商给惹怒了。

    大盐商们想着和玢阳公主合作说不定最后落得个家破人亡,倒不如和汝南郡王府合作,惠民盐铺里的盐比玢阳公主盐场里的盐更精致,价格也更低廉,而且真要论起权势,汝南郡王府可是比玢阳公主的公主府更得圣宠,其背后更是有司空家支持,最重要的是事情发生后,覃州盐商之首吴子贵专门去了一趟暮园,回来后就通过旻王世子找到了汝南郡王府的大管家莫三,第一个和惠民盐铺签了合作文书。

    那些人见吴子贵都签了,也都纷纷找到莫三签了合作文书,并且派了商船跟着莫三回房州盐场运货去了。

    “李庆恐怕根本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吧,谁让他没事摘我庄园里的牡丹的,真以为我那些花是白来的!”虽说牡丹是苍氏一门的花匠用尽心思栽种的,但却是罗云意自己花银子买的,左长老花起她的银子来可是不会心疼的,尤其这银子还是给他们自己人。

    “这你可猜错了,李庆的确是要通过绑架那些盐商最在意的人来威胁他们,而他也确实那样做了,那些狠话也是他亲口说的,我不过是帮了一点儿小忙,让那些人亲眼看到、亲耳听到李庆的所作所为罢了。”叶昱狡黠一笑说道。

    “怎么会是这样?”难道自己的想法和李庆不谋而合了?这也太巧了吧!不对,看叶昱笑得奸诈,这件事情定有内情,“你是怎么办到的?能让李庆按照计划走,最有可能就是他身边有你的人,对不对?”

    “哈哈哈,想知道吗?”叶昱将最后一块牡丹饼塞进嘴里,“想知道就帮我一个小忙,我就告诉你这是怎么一回事?而且我还会送你一份儿大礼,说不定你会很感谢我的。”

    “不说就算了,反正这事和我也没关系!”罗云意无所谓地说道。

    “你说的没错,这事和你没关系,那我就不说了!”叶昱腹黑一笑,转身哼着小曲离开了。

    哼哼,不说就不说,还真当我想知道!不过,还是有那么一点点好奇就是了,罗云意这下子对叶昱的印象就更差了。

    没有了好心情,罗云意决定化不良情绪为动力,到君悦楼的后厨做了一大桌子的美味佳肴,煎炒烹炸蒸煮几乎都被她用上了,看得阿福、阿喜和玉婷他们目瞪口呆,难不成食神就在他们身边?!

    “姑娘,这个是什么?”玉婷咽了咽口水,指着一盘色香味俱全的热菜问道。

    “这个是佛手观音莲,你不是刚才看到了,就是用白菜和鱼肉、虾肉、咸蛋黄、高汤等来做成的,漂亮吧!”对于罗云意来说,做菜的过程有时就是一种享受,能让她全身心投入其中,做出极致美味、令人食指大动的食物来。

    “看起来真是和菩萨坐下的莲花一样,清新淡雅又有着食物特有的香气,这道菜光看着都是一种享受,哪里舍得吃!”这道佛手观音莲外观形象生动,食物的清香之味令人顿觉心旷神怡,仿佛在菩萨坐下听了禅音一般,让人心情也跟着变得沉静下来。

    “姑娘,你一下子做这么多菜,是自己吃吗?”玉婷看着面前的十几道热菜、凉菜问道。

    “不是,今天我要请人吃饭,你们把这些做好的饭菜都端到烟雨楼去,我要在那里待客!”罗云意伸了一下懒腰说道。

    等到饭菜全都在烟雨楼里摆上桌,罗云意又拿出来两坛子留下来的君子酿,开始双手托腮等人,左长老已经说了,他们的门主今天就会来,反正这饭菜自己已经做好了,要是全都变凉可就不怪她了。

    “哇——好香呀!”罗云意正看着窗外想事情出神,一声童音划破寂静,紧接着一个五六岁长得十分可爱的小男孩跳了进来,看着一桌子的饭菜流口水。

    “你是谁家的孩子?怎么跑上来的?”罗云意记得她让玉婷在下面守着的,这小娃娃怎么悄无声息地就进来了,自己竟然连他的脚步声都没有听到,难道是刚才想事情太入神了?!

    “姐姐,这都是你做的吗?好厉害!”小男孩快跑着爬上椅子,还没等罗云意反应过来,他就已经拿着筷子开吃了。

    “这是我待客的,不过看你长得挺可爱的,饿了就吃吧!”罗云意也不想和一个小孩子计较,看这孩子的吃相,估计是饿很久了。

    “谢谢姐姐,你太好了!”小男孩给了罗云意一个超级无敌可爱的笑容,然后吃的更欢了。

    “臭小子,你跑这么快干什么,给老头子我留一些!”突然又从门外蹦进来一个头发胡子全白的精瘦老者,满面红光的样子倒是看着气色不错。

    “爷爷,是你腿脚太慢了,姐姐做的东西真是太好吃了!”小男娃塞着一嘴的食物看着老者说道。

    “吃完再说话!”罗云意看了一眼小男孩说道,小男孩听话地点点头,又给了罗云意一个大大的笑容。

    “我也要吃!”老者一屁股在小男孩的对面坐下,也不看罗云意,拿着筷子就风卷残云一般地吃了起来,罗云意也没吭声,只是安静地坐在那里看着这两个莫名其妙出现在自己面前的祖孙两人,偶尔会给够不到菜的小男孩夹一些菜,然后换回他一个可爱的笑容。

    没想到这祖孙俩饭量还挺大,一桌子饭菜竟然都被他们吃光了,两坛子君子酿也被老者一个人喝的就剩下半坛子,小男孩本来要喝酒,被罗云意一个严厉的眼神制止了。

    罗云意告诫他小孩子是不可以喝酒的,小男孩撇撇嘴但还是乖乖地点点头,喝了罗云意给他倒的温开水。

    “你就是苍氏一门的门主?”罗云意端起一杯热茶吹了吹,看向抱着酒坛子不撒手的老者问道。

    “以前是!”老者打了一个饱嗝说道,然后又指了指摸着自己溜圆儿小肚的小男孩,“现在他是!”

    “咳咳——”罗云意一口茶来不及咽下呛着了自己,“他是?”

    “姐姐,我一会儿就不是了,你是!”小男孩笑嘻嘻地看着罗云意说道。

    “呵呵,你们苍氏一门还挺爱开玩笑的!”罗云意干干一笑说道。

    “丫头,我孙子可没开玩笑,这是苍氏一门的门主令,你拿着它,以后就是苍氏一门的门主了,门里的人你随便用,想让他们干什么都行!”老者直接将一块青铜令牌扔给罗云意,仿佛它只是一个不值钱的小玩意儿。

    “我对苍氏一门不感兴趣,这什么门主令你还是赶快拿走吧,我就是想问问,你为什么一定要让我入苍氏一门,还对我这么好?只是因为我画图纸比较厉害?”这个理由似乎并不能让罗云意觉得信服。

    “丫头,这个你认识吗?”老者说着又从怀里掏出一个小包裹,打开里面的东西让罗云意看,而罗云意看到之后直接就站了起来,“这镯子匕首你怎么会有?”

    “你先看看和你手腕上的是不是一样?”老者笑眯眯地看向罗云意的手腕处,他知道那个地方也有一个同样的镯子匕首。

    罗云意一把拿过老者拿出来的玉镯匕首反复查看,和她手腕上戴着的是一模一样的,这绝对不可能,这手腕匕首绝对不是这个时空的东西,这是唐老头的朋友打造好送给他的,面前的老者怎么会有这样的东西?

    “这东西你从哪里得来的?”罗云意死死地盯着老者,全身的血液都变得凝固冷寒起来。

    “和你的一样吗?”老者依旧看向了罗云意的手腕处。

    “一样又如何,不一样又如何?你——到底是谁?”罗云意锐利的眼神似是要刺穿老者的身体一般。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锦绣田园:一品女司农》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锦绣田园:一品女司农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锦绣田园:一品女司农》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