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零八章:君悦酒楼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锦绣田园:一品女司农正文 第一百零八章:君悦酒楼
(156166http://www.156166.com)    罗云意得知罗震信中内容之后,并没有继续在永岭久待,很快就启程赶往覃州了,而当她再次踏上覃州的土地时,正是三月初六覃州的牡丹节。

    “诚爷爷,你刚才不是说今天是牡丹节吗?怎么大街上人是挺多的,也没见有什么牡丹呀?倒是见有人吃牡丹饼的。”坐在马车里掀开车帘往外望,看着覃州府城车水马龙、摩肩接踵的拥挤热闹场面,罗云意想起上次在客栈里罗勇泽请她吃牡丹饼的场景,她还说要做真正的牡丹饼给他吃呢。

    “小小姐,这牡丹色彩艳丽多姿、气味芳香四溢素有‘花中之王’的美誉,相传在一千多年前的大魏时期,无论是平民百姓还是皇族贵戚、名士富户都极喜爱牡丹,覃州更是牡丹之乡,甚至一度被人们称为牡丹城,更把每年的三月初六定为牡丹节。只是后来,有一位覃州民间种植牡丹的花匠耗费十年心血培育出了一盆举世罕见的上品牡丹,皇帝让他把这盆牡丹送进宫,花匠却不愿意,皇帝一怒之下就把花匠的家人都给抓走了,但花匠宁愿抱着那盆牡丹跳崖也不愿把花献给皇帝。盛怒之下,皇帝不但杀了花匠的家人,还下旨平民不许栽种牡丹,否则就是死罪,从那之后,牡丹在民间就出现的很少了,但牡丹节每年在覃州还都会有。”一边往美人湖畔的方向走,林诚一边给罗云意讲述有关牡丹的故事。

    “这都一千多年了,覃州百姓就没再多栽种牡丹吗?”既然是牡丹节,就应该能到处看到牡丹才对,但大街上却见到的极少。

    “小小姐,大魏朝虽然早已经不存在了,但是那些皇亲国戚和豪门富户却开始从骨子里认定牡丹不该有低贱的人培育出来,所以直到现在赏牡丹也只是大户人家才有的乐趣,寻常百姓宁愿种野花也不愿花费精力去培育牡丹了。”林诚很是透彻地分析道。

    其实平民也有栽种牡丹的,只是不常见,而且大多都是在自己家中,并不大会拿出来让别人赏鉴。

    “这些人真是虚伪又矫情,他们也不想想,自己吃的喝的,身上穿的,家里用的,哪一样不是他们认为的低贱之人做出来的,要我说,牡丹花该是人人赏的,人人种的,牡丹虽是国色天香,若是也分高低贵贱,便是辱没了这花自己的美誉。”罗云意对于这些古代的贵族阶层和豪门富户真是没什么好感,好好的花被他们弄得失却了应有的风骨,反而流于媚俗了。

    “小小姐说的是!”林诚微微一笑,罗云意的言论很多时候都是与众不同的,而且在她心目中似乎世上一切人事物都应该是平等的,但这又怎么可能呢,大多都是生而不平等的,就像牡丹能摆上国宴,但那些路边的野花却只能任人践踏。

    罗云意他们的几辆马车很快从进城的主街拐进了一条热闹不减的副街,罗云意新开的酒楼正门就在这条街的中间,事实上,这家酒楼的院墙几乎占据了大半条街,之前这里只有一个后门,前门是朝着美人湖畔的。

    这条副街平时相对较安静一些,街道和覃州其他的街道一样很长很宽,而且店铺也不少,但是像茶楼、酒肆这样的热闹地方却是极少,人们要想去美人湖泛舟赏景必须穿过这条街道再绕很长一段路才可以。

    马车很快停在了原本小庄子的后门处,此时小小窄窄的后门已经不见了,变成了一座匠心独运的八扇可移动式如意屏风青竹门,两根朱红色的圆形立柱犹如两名威严的侍卫站立两旁,上面各刻有一列鎏金大字,左边写着“竹门迎君子,曲径通何处”,右边写着“神仙偷食地,美人窃酒香”。

    而两根立柱中间是一块黑色明黄楷体牌匾,上书“君悦楼”三个大字,乃是罗云意请她的外公林洪文亲笔书写,让苍氏一门的工匠给刻上去的,至于立柱上的诗句,则是她的拙作。

    将青竹门轻轻打开,入目的便是三间相连的垂花拱门,左边的通向君悦楼的待客主楼,客人们饮酒吃饭便是在主楼,而中间的通向一座将酒楼前后院打通相连的木制拱桥,也是君悦楼对外免费开放的赏花桥,从这座木桥上可以直通美人湖畔,而右边则通向君悦楼的采摘园,因为时间的问题,现在采摘园里栽种的是一些桃树、梨树等常见的果树和一些蔬菜,具体的种植内容还要罗云意来决定。

    进了门,罗云意带着众人直接进了左边的拱门,而进了拱门又分别有两个回廊,一个站在门前便能看到主楼的入口,而另一个通向后院。

    “五姑娘,可算把你等来了!”司空家的大管家泉叔满头是汗的小跑着迎了上来。

    “大管家,这段日子辛苦你了!”罗云意笑着说道。

    “不辛苦,这都是应该的,毕竟这酒楼也有我家大小姐的一份!”司空泉别有深意地说道。

    一开始,他还当罗云意和司空潭两个姑娘家是小打小闹,并且买了这么大一个庄子开酒楼实在是太浪费了,没想到酒楼完全修建好之后大大出乎他的意料,这君悦楼日后必定会成为覃州一景,眼前这罗家的五姑娘真是聪颖灵慧,在经商方面的才能可不比司空潭差,甚至比司空家的一些男儿还要出色。

    “放心吧,少不了潭姐姐的那一份的!”这酒楼是罗云意和司空潭合作开的,和司空家的其他人可关系不大。

    “我家老爷、老夫人、夫人和大小姐都夸赞五姑娘慧智仁心,这次听说姑娘要来覃州,我家老夫人专请您过去一趟叙叙旧,上次姑娘走的太匆忙了!”司空泉笑着说道。

    “这是自然,这两天我便会去府上拜会老夫人!”于情于理罗云意都应该去司空府一趟。

    “那好,既然五姑娘来了,这酒楼也已经全部修建完成,大小姐交代的事情在下也算完成了,那我就先回府了,有什么事情姑娘派人去府上通知一声即可。”司空泉是司空府的大管家,他每天要忙的事情可是很多的,而司空绍这次让他专门负责君悦楼的事情,可见对罗云意的重视。

    “好,大管家就请先回吧,辛苦你了!”罗云意又转向香菱,“香菱姨,卸下两坛君子酿给大管家。”

    “五姑娘,这可使不得,这——这些应该是酒楼开业要用的吧?”看着跟来的四五辆马车上都堆着满满的货物,虽然都用黑色的油布包裹的很严实,让人看不到油布下的东西,但罗云意让人都拉进酒楼的后院,这定是为酒楼开张做准备的。

    “大管家,拿着吧,这君子酿自家的,味道很不错,你先尝尝!”罗云意笑着说道。

    司空泉也没客气,他赶紧收下了这两坛酒,事实上,他已经饮过君子酿,听说最近城防营里有了好酒,就叫君子酿,他家老爷从城防营统领黄生那里硬要了两坛子,这酒可是贵的很,但喝起来真是不错,直到今天他才知道这君子酿和罗家有关。

    司空泉走后一小会儿,苍氏一门的左长老就来了,他身边还跟着一男一女两个微胖的中年人。

    “五姑娘,别来无恙!”看见罗云意,左长老脸上的笑容就跟展开的牡丹花似得,褶子都层层叠叠的。

    “左长老,好久不见,这两位是?”罗云意问道。

    “这是我家门主让送给姑娘的,姑娘要开酒楼,没厨子可不行,他们的厨艺算是不错,姑娘大可放心将君悦楼的后厨交给他们夫妻两人。”左长老笑着对罗云意说道,“阿福,阿喜,还不见过你们的师父。”

    “学徒阿福,学徒阿喜见过师父!”“扑通”一声,两个人齐齐跪在了罗云意的面前磕起头来。

    “又来!”罗云意这次是直接跳开了,少卓少言虽说年龄和她大哥差不多,但她实际年龄比两个人要大些,所以她还尚能接受两个人喊自己师父,但眼前这一对夫妻年龄比她爹娘都大得多,这下跪喊师父她怕自己会折寿。

    见罗云意跳开,左长老先是一愣,继而笑开,说道:“五姑娘不必如此,你的厨艺听右长老来信说非常厉害,这两个人能拜在你门下学到新菜式是他们的福气,我家门主说了,少卓少言两个不中用的你都收下了,这两个留在他那里也碍眼,就送给姑娘,希望姑娘也让我家门主尝尝这神仙偷食的地方做出来的美味佳肴。”

    “你家门主到底是什么意思?当初他让右长老送人的时候可不是这样说的!”少卓少言可不是什么不中用的人,他们两个年纪轻轻在工匠手艺上就已经出神入化了,看图纸的能力比独臂张还要厉害,甚至可以说是两个天才式人物。

    “我们家门主就一个意思,就是希望姑娘能入我苍氏一门,门主说了,只要姑娘愿意入我苍氏一门,你需要多少人都有!”这一次君悦楼的修建工作苍氏一门可是派出了不少能工巧匠,不然也不会这么短的时间内就把君悦楼按照罗云意的图纸给修建出来了。

    “你们家门主在不在覃州,我能不能见他一面?”罗云意觉得现在有些话必须要和这个什么苍氏一门的门主当面说清楚了,虽说是对方好意送人给自己,但她怎么就收的这么不坦然呢。

    “姑娘就是不说我家门主也想亲自见姑娘一面,门主说了,姑娘什么时候美食美酒摆上,他什么时候到!”左长老笑着说道,“而且门主也想当面和姑娘请教那东西的用处,还望姑娘到时候能成全我家门主的心愿。”

    “这个没问题,这样吧,三月初九君悦楼开张,我单独做一桌子菜等你家门主,到时候他把东西一起搬进来就行!”人家都大方地送自己人才用了,罗云意想着也不能小气,真不知道这苍氏一门的门主是个什么样的人。

    “姑娘的话,我一定带到!”左长老笑着说道,“那阿福和阿喜——”。

    “人我收下可以,但是称呼得改,让他们喊我五姑娘就行,要是不改,你就还带回去吧。”罗云意这一次语气比较坚决。

    “没问题,阿福,阿喜,你们听到了!”左长老看向了还在地上跪着的两个人。

    “是,姑娘!”阿福和阿喜直接对着罗云意喊道,而罗云意慌忙让他们站起来,再跪下来她真的头皮会发麻的。

    罗云意直接就在后厨考验了一下阿福和阿喜的厨艺,发现这两个人做菜的确是很厉害,甚至某些方面比她还要强,于是她就从自己一直带着的小背包里拿出一个小册子递给这两个人,那是她想了两天的菜谱,玉婷看到后誊抄了一份,这一份就是预留给君悦楼大厨的。

    初拿到菜谱的两个人翻看之后欣喜若狂,原以为是被老门主逼得卖了身,还得认一个比他们儿女还要小的姑娘做师父,其实两个人心里是有一些不甘愿的,但现在菜谱在手,他们却觉得这身卖得太值了,这小师父是个不可貌相的厉害人物,怪不得老门主对她会如此特别。

    从后厨出来,罗云意又进了主楼,君悦楼的主楼便是原来小庄子的主楼,而且现在两座副楼也算在主楼里,三座楼用空中木桥相连,看起来别具一格。

    酒楼里面的装潢和大禹朝其他酒楼差不多,只不过酒楼分为豪华包间、普通包间和待客大厅,并且一层还有一个展示台,而君悦楼最特别的是罗云意利用电梯升降原理让苍氏一门的人制作了一个食物配送升降梯,店里伙计只需要把客人的点菜单和号码牌放进升降梯里,自会有专人送到后厨,饭菜做好之后再通过升降梯分别送到楼上,店小二在楼上直接把菜端给客人就行了,这也是罗云意通过现代一些酒店的工作模式想出来的办法。

    从主楼查看完出来之后,通过新挖开的莲花池,走过一个小小的回廊便可拐进赏花桥上,说是桥,其实就是用竹木搭建的木板路,两侧栽种了可供人观赏的花草树木,而罗云意刚踏上赏花桥入目就看到了一大片五彩缤纷的牡丹花。

    “这里怎么会有这么多的牡丹?真漂亮!”罗云意和林诚、高大宽等人赶紧往前走去观看,一直跟着的左长老则笑着说道:“门里有位花匠善种牡丹,这些都是从他的牡丹园里移栽过来的。”

    “‘庭前芍药妖无格,池上芙蕖净少情。唯有牡丹真国色,花开时节动京城’,这诗说牡丹真没说错,满园鲜花与眼前的牡丹相比真是逊色不少!”罗云意赞叹道。

    “小小姐这诗吟诵的更好!”不愧是流着书香门第之家林家血液的人,林诚想着林洪文若是听到罗云意吟诵的这首诗定会欣喜不已。

    “这不是我说的!”她最多就会做一些开玩笑的打油诗,像这样流传千古的名句,可不是她能想得出来的,就是君悦楼门前立柱上的诗她都琢磨了好久呢。

    几个人正在一边走着一边欣赏着牡丹花,就听到前方传来吵嚷之声,罗云意他们快走到门前的时候,就看到君悦楼守门的小厮正和几个人在争吵。

    “各位公子,小的刚才就说了,等到我家酒楼开张这条路才能走的,现在是不许走的!”守门的小厮一脸为难地说道。

    “这天下还没爷不能走的路,快让开,爷还等着进去赏花呢!”要不是瞧见里面有几株极品上等牡丹,他才不会和一个守门小厮啰嗦呢。

    待罗云意看清那领头与守门小厮纠缠的嚣张公子,脸上表情变了一下,叶昱怎么在这里?送宝的事情他办妥了?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锦绣田园:一品女司农》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锦绣田园:一品女司农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锦绣田园:一品女司农》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