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九十九章:盐铺出事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锦绣田园:一品女司农正文 第九十九章:盐铺出事
(156166http://www.156166.com)    “本王问你们,当初你们任司农官时,最好年景里,大禹朝百姓亩产稻米是多少斤?”梁老王爷看着三位司农官说道。

    “回王爷的话,下官记得应是圣祖爷在位时刻州司农官上报的亩产七百斤,目前还无有超越。”一位司农官回想一下说道。

    “亩产七百斤,那将是老黄历了,你可知意丫头在永岭这种贫瘠的山地还是严寒的冬日栽种的三分水稻是多少斤!”就是现在梁老王爷每每回想起山中稻米丰收时的产量,自己还会忍不出大笑几声。

    三位司农官不解地互相看了看,皇帝请他们重新出仕的时候,只说梁老王爷在永岭发现一种高产稻米,让他们来这里学会栽种之法,然后惠及天下万民。能种出高产粮食可是每一位司农官毕生的追求,更能流芳百世,现在天上就掉下这样一个好机会在他们面前,因此不顾年迈路远,三位老先生跋山涉水来到这里,只当这是入土之前做得最后一件大事。

    “是七百一十六斤!”梁老王爷盯着三人看到,而听到这个数字,三位老司农全都惊愕地睁大了双眼。

    “这不可能!”三位老司农同时惊呼出声,三分地的产量就抵得上大禹朝最好年景一亩地的产量,这也太惊人了。

    “怎么不可能!是本王亲眼所见,从稻种栽下到丰收,本王一直都在,如今一半稻种已经送往京城皇上那里,另外一半在本王这里,这高产稻可不是谁都会种的,不然皇上也不会让你们特意来永岭了,不要小看别人,哪怕那人是个孩子。”梁老王爷语重心长地说道。

    “王爷,可否让下官等人看一看这高产稻种?”三位司农官眼中露出希冀的光来。

    “大宽,拿来让他们瞧瞧!”梁老王爷吩咐高大宽去把珍藏的高产稻种拿了出来。

    稻种一拿出来,三位司农官立即就围了上去,打开麻袋一看,里面的稻种粒大饱满,乃是最好的上等稻。

    “王爷,不知这罗五姑娘是从何处得来的这稻种,又是师承何人学来的这栽种之法呢?”虽然心中对罗云意这个小姑娘还存有怀疑,但三位司农官最在意的还是能不能种出高产的粮食,让大禹朝的百姓不再饿肚子。

    “意丫头乃是一位海外高人的弟子,其他的你们不必多问,只需要跟着她好好学习种田之法,另外,她让人制作出来的农具精巧好用,也是你们应该用心学习的地方。”梁老王爷见三位老司农官没有固执己见,对他们的态度就好了些。

    “王爷,之前是下官三人没有了解清楚便对罗五姑娘有些误解,现在我们愿意跟着她学习种植高产粮食,只是——”头发胡子早已经花白的老司农为难地看了一眼梁老王爷,“只是,罗五姑娘似乎嫌弃我等老迈,不愿意和我们多说。”

    “本王也没想到皇上会请你们三位老臣来这里,意丫头的嫌弃是有道理的,就是本王跟着她学习种田也要亲自劳作,你们这腿脚还没有本王灵便,她如何带着你们在田间地头穿梭。”别说罗云意嫌弃,就是梁老王爷都觉得面前这三位不太行。

    “王爷,为了天下百姓,我等不惧任何困难,不过下官等人也不能耽误皇上和王爷的大事,下官虽已经不在朝堂,但是司农司还有我的徒弟在,待会儿下官就给皇上写个折子,请他派我徒弟来这里。”

    司农司是大禹朝户部下属的一个清水衙门,只负责教百姓稼穑之事,而且一向都是师父带徒弟,与那些整日里勾心斗角、争权夺利的部门不同,司农司上下一心很是团结,三位老司农也是多年好友,他们的徒子徒孙如今都在司农司里担任不同品级的司农官。

    既然罗云意嫌弃他们老迈不中用,那就让他们那些年轻力壮的徒子徒孙过来一同学习这种植高产粮食之法,说不定整个司农司都会在大禹朝的史书上留下浓墨重彩的一笔。

    “行了,你们就专心和意丫头一起春耕吧,她现在是皇上亲封的从五品司农官,也是你们司农司的人,其他的事情本王来办!”看来还得向皇帝再要一些可用之人。

    “是,王爷!”司农司一向维护自己人,三位老司农也决定摒弃偏见和罗云意相处一段时间看看,虽说梁老王爷不让他们给皇帝写折子,但他们可以给自己的徒弟徒孙去封信,让他们重视永岭之行。

    于是,罗云意很快发现三位老司农官对她的态度发生了变化,而且天刚蒙蒙亮就跟着大家一起下田耕作,遇到疑惑之处也会不耻下问,甚至三个人强撑着用割草机割草,还专门跑到她身边询问铧式犁的锻造方法。

    罗云意见他们诚心下问,眼中也少了对自己的轻视,自己对他们的看法也发生了改变,毫无保留地将一些种植之法告诉了他们,四个人竟越相处越投机。

    “意姐儿,这稻种都是春天种下,秋天收获,你是怎么在秋冬交替之际栽种又在那么短的时间内收获的呢?”这天,三位老司农跟着罗云意来到村外的田边,其中年纪最大的那位老司农问道。

    “祝伯,以前种庄稼讲究时令,比如齐民要术中说道‘稻无所缘,唯岁易为良。选地欲近上流。地无良薄,水清则稻美也。三月种者为上时,四月上旬为中时,中旬为下时’。可见,种水稻并不是一件很难的事情,不过要想提高粮食的产量,稻种很关键,有些稻种是可以一年两种甚至一年三种的。其实,我们种庄稼是可以打破时令的限制的,就像山里的那些温室大棚,冬天也可以种出新鲜的蔬菜,粮食也能如此,只要有适宜的温度、日照和水分,它们就能开花结果。”罗云意解释道。

    “齐民要术是何书?怎么从未听闻过?这天下还有稻种能一年三种?”被罗云意称为祝伯的老司农讶异地问道,司农司里汇集了天下有关农事的书册典籍,但他从未听过齐民要术这本书。

    “齐民要术是一本较为完整的农书,里面记载了有关耕田、养畜、蚕桑、酿造、治荒等等有关的内容,可是上古五大农书之首。”罗云意笑着说道。

    “上古五大农书?”三位老司农面面相觑,他们怎么从未听过,可一时又不好意思拉下脸皮问罗云意手中现在可有这本书,听她之言,这上古农书她定是看过的。

    “没错,这上古五大农书——”罗云意正打算给三个人好好讲讲这五本书,却看到通往村里的路上有一人一骑飞驰而来,很快就到了她跟前停下,“莫管家,你不是回京了?”

    “五姑娘,我正是从京里而来,小王爷可在?”莫三脸上看着有焦急之色。

    “叶染修和我四哥他们在帮忙打井呢,有什么急事吗?”罗云意问道。

    “五姑娘,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咱们回去说吧!”莫三看了一眼站在罗云意身边的三位司农官。

    “意姐儿,你先去忙吧,我们去那边看看!”祝伯三人对罗云意笑笑,莫三他们是认识的,汝南郡王府的大管家,那在京城都是有头有脸的人物。

    罗云意点点头,跟着莫三回了村,很快,叶染修回来了,三个人进了叶染修的房间。

    “莫三,什么事情?”一坐下,叶染修就问道。

    “回小王爷话,咱们在京城开的盐铺出事了,我家世子已经被皇上下旨禁足在家了。”京城的盐铺对外宣城主要是汝南郡王府的产业,至于参股的其他人并没有对外透露,但这盐铺其实是叶染修和叶茗辰共同的产业,现在铺子出了事,叶茗辰就让莫三来找叶染修了。

    “辰哥儿又惹祸了?”能让皇帝把叶茗辰禁足在家,可见这次叶茗辰犯的错不小。

    莫三叹了一口气,说道:“我家世子把玢阳公主的盐铺给砸了,还怂恿忠信侯府的世子把玢阳公主在京城的盐场给一把火烧了,伤了几个盐场的工人,倒是没出人命,皇上大怒,就让我家主子把世子给关起来了,三个月不许他出家门,这还不把世子爷给憋闷死,他怕房州这边的盐场会受到玢阳公主的报复,就让我来了。”

    “报复?莫管家,你能把事情给说完整了吗?”叶茗辰虽然爱炫富,但罗云意看得出来他是一个真性情的人,也不像那种专爱惹是生非之人,这其中定是有什么缘由吧。

    果然,莫三告诉两人,自从他们的惠民盐铺在京城一开张,就把玢阳公主盐铺的生意给挤掉了大半,再加上他们盐铺里都是难得一见的精盐,而且精盐的产量又多又快,很多盐商都开始从他们的铺子里进货。

    叶茗辰因为司空家的关系,在商人圈里认识不少人,有几个大盐商原本是和玢阳公主合作的,后来都选择和叶茗辰谈起了食盐合作的生意。

    就这样,不到一个月的时间,玢阳公主大半的客源都跑到了叶茗辰那里,这相当于一笔巨额银两生生被叶茗辰给夺走了,玢阳公主哪里会不恨,参加宴会时更是对性情温婉的郡王妃冷嘲热讽,结果被叶茗辰当众给奚落了几句,让玢阳公主十分没面子。

    玢阳公主有两子一女,小女儿东华郡主虽说刁蛮任性,倒不是时常惹事,反而是玢阳公主的次子李庆性情暴躁,仗着家里的权势在京城横行霸道。

    因叶茗辰抢了玢阳公主的生意,又在宴会上令她难堪,气不过的李庆找了一帮人就把惠民盐铺给砸了,还把掌柜的和店小二给打伤了,更扬言让惠民盐铺再也开不起来。

    叶茗辰、雷战虎和叶昱、李庆都是京城谁都不愿招惹的纨绔子弟,但叶茗辰为人处世一向爽朗热情、大气慷慨,他不像叶昱毒舌又小气记仇,也不像雷战虎喜欢靠武力解决问题,更不屑于和李庆之流相提并论,但这一次李庆砸了惠民盐铺可是把他给惹恼了,冲动之下他也找人砸了玢阳公主的盐铺,又利用忠信侯府和玢阳公主有旧怨,鼓动忠信侯府的世子把玢阳公主的盐场给烧了。

    事情闹大之后,玢阳公主闹到皇帝那里,因为双方都有错,而且是李庆有错在先,为了公平起见,皇上就让玢阳公主和汝南郡王分别把他们的儿子禁足在家,这件事情到此才算告一段落。

    司空家的人偷偷告诉叶茗辰,玢阳公主已经暗中派人调查惠民盐铺,并且知道了惠民盐铺里的精盐是从房州这边拉过去的,她已经派人过来了。

    玢阳公主那个人自私又狠辣,叶茗辰怕梁老王爷这里没什么防备,就派莫三日夜兼程赶来了。

    “小王爷,这之前小的已经先到盐场那边看过了,暂时还没有发现什么异常,不过玢阳公主不会善罢甘休的,她既然已经派人来了房州,那咱们就不能不防。”莫三暂时不会回京了,叶茗辰让他先把这边的盐场给看护好,他来这里之前已经在盐场四周加派了人手。

    “我知道了!意姐儿,你的人借我一用!”叶染修目光微冷,身上的气势陡然发生改变,让罗云意也是一惊,她还以为叶染修始终是淡然平和的,但现在他像冰块似得给人带来寒意。

    “你要用谁?”盐铺也有自己的份儿,罗云意自然不会置身事外。

    “元仲,我需要他在盐场四周布置一些机关暗道,莫三,这件事情交给你来办!”叶染修冷厉的目光闪过,莫三脸上也是一怔,北疆一战,叶染修这个小王爷可是发生了改变,更加让人不敢亲近了。

    “是,小王爷!”莫三答应道,“对了,小王爷,我家世子说,李驸马的堂弟叫李四升,此人现在在房州,让你们小心点儿他。”李驸马是玢阳公主的丈夫,而李四升和罗家有仇,京城是有不少人知道这一点的。

    上一次李四升在府城大街上和高大宽打了一架,结果害得罗云意被房州通判的儿子抓走,最后还被元仲拐到青云寨生死不明,梁老王爷一怒之下就罚李四升去了房州知府大牢任牢头儿。

    莫三急匆匆离开之后,罗云意就派人去兴岭县找元仲,让他快马赶来丰县。

    高产粮食虽然是梁老王爷最看重的,但食盐问题也是他一直放心不下的,只是没想到盐铺刚开就在京城出了事。

    “玢阳如今可是大禹朝最大的盐商,惠民盐铺碍了她的路,怕是接下来麻烦就不少了!”晚上,梁老王爷将叶染修叫到跟前,在得知京城叶茗辰与李庆的纠葛之后,有些担忧地说道。

    “太爷爷,玢阳姑姑路走得太远了,她已经回不了头,而且不是我们碍了她的路,是她阻了我们的道儿。”这些年玢阳公主的所作所为已经得罪了不少人,皇帝也早已经容不下她了,如果不是她手中有一道先帝爷的保命圣旨,恐怕整个玢阳公主府早就不存在了。

    都是皇家儿孙,梁老王爷不想看到他们自相残杀,但现实却逼着他不得不面对叶家子孙因为皇位、权势和名利斗得你死我活,贪欲、浮华让他们从一个个可爱单纯的小人儿变成自私自利的怪兽,自己这个老祖宗想救他们都不行。

    “唉,玢阳的事情你们看着办吧,记住,不要造太多杀孽,他们也是你的亲人。”梁老王爷到底有些于心不忍。

    “太爷爷,我记住了!”叶染修答道。

    不过他却认为有血缘的未必就是亲人,在他心里,玢阳公主可不在他的“亲人”之列。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锦绣田园:一品女司农》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锦绣田园:一品女司农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锦绣田园:一品女司农》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