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九十八章:除草深耕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锦绣田园:一品女司农正文 第九十八章:除草深耕
(156166http://www.156166.com)    “银子的问题自有其他人会解决,你就在这里安心耕田吧。”罗云意那三百万两已经解了他的燃眉之急,山围村这里有梁老王爷护着罗家,相信别人一时也为难不了他们,自己这样就可以安心去北疆了。

    “放心吧,今年有我在,绝对不会让你们饿肚子的!”对于种田,罗云意还是非常有信心的。

    叶染修点点头,但他又怎么能真的放心得下。

    过了大年初一,因为不需要走亲访友,山围村的村民很快就投入到新的劳作当中,绣园的绣女们也都陆陆续续地回来,繁忙的一年正式拉开了帷幕。

    罗云意再也没有时间喝茶、下棋,更没那个闲心情围着蒸馏器转,她得先找块试验田。

    “这一大片荒地看起来不错,就它了!”距离山围村一里多地的地方有一片广阔的荒草地,年前罗云意就已经花钱买下了它,不过这里的草太结实,光靠镰刀割肯定不行。

    “意丫头,这地方能种庄稼吗?”跟来的梁老王爷蹲下身敲了敲这片荒草地,都快和砖块一样硬了,而且到处是杂草灌木丛,整理起来不知道要耗费多少时间和精力。

    “老祖宗,这可是块好地方,您别看上面这些土块是硬的,一旦深耕之后,下面就是肥沃的土地,要不然这些草木能长得如此旺盛。还有这些杂草枯枝到时候也能用来沤粪给土地施肥,一点儿都不会浪费。”罗云意已经让力气大的罗勇霆和雷战虎带着牛德胜他们去附近山脚下挖沤粪池,并建立沼气池,天气再暖和一些她就去买家禽、家畜在附近的山上放养,她要把这一片地方变成生态种植养殖基地。

    “这片地方你都打算种什么?”梁老王爷目测了一下,这片荒草地足有千亩之多。

    “粮食、蔬菜、水果,再养一些鸡鸭猪羊之类的家禽家畜,还要在那边挖个大池塘,养鱼种荷花,再在这边盖上两排竹楼,竹楼上下都要连着火炕,这样冬天就不会冷了。”罗云意大概想了一下说道,具体的还要她进一步规划好再实施,现阶段就是先把草除掉,再把土地深耕好。

    “要种养这么多东西!”梁老王爷没想到罗云意对这片地方会有这么多的想法,但他的想法就比较简单了,“不能都种上高产水稻吗?现在粮食比较重要!”

    罗云意知道梁老王爷的心思,笑着说道:“老祖宗,您手里那点儿高产稻种不是一大半都送往京城了吗?剩下的就是都种上,这片地方也用不完,荒着土地太浪费了,不如把它们合理利用起来,让土地创造更大的价值,再说我要采用的种地模式生态又环保,还能提高作物产量,是一举多得的方式。”

    “哈哈,你说的对,种田你比老祖宗在行,那咱们什么时候开始除草?!”梁老王爷充满干劲地说道。

    “这两天就可以开始了,这片荒草光靠人力可不行,叶染修已经帮我去买耕牛了,等到钱大叔从府城订做的架子车拉回来,还有我在铁匠铺做的工具一到,咱们就可以真正开始了!”为了清理这片荒草,罗云意可做了不少前期工作。

    正月初六这天,寒冷的春风把人的骨头都冻得瑟瑟发抖,山围村的村口却显得异常热闹,一大帮人正围着几辆拉着东西的马车好奇地观看着。

    “意姐儿,这马车上是什么东西?”林洪文将马车上原本盖着的黑布扯下来,先是被车上锋利的铁刃给晃了一下眼睛,此刻马车上正用麻绳紧紧地捆绑着一件由木头和铁刀组合而成的奇怪东西。

    “这是悬挂式的铧式犁,横梁上面的犁铲可以根据不同的耕作要求更换,主要是用来翻耕土地的,这前面栓上绳子可以用牛马拉,也可以人力拉。”苍氏一门的工匠技艺高超地按照她的图纸还原出了铧式犁,这让罗云意十分满意。

    “那这个是什么?”罗良承扯下了另一辆马车上盖着的黑布,车板上整齐地摆放着十二架半人高的造型奇怪的工具。

    “这个是便携式的割草机!”罗云意割断绑着割草机的绳索,这架机器主要有三角形的机头、机身和机尾三部分组成,机身处有一个可以上下自由按压的手柄,里面通过特殊的结构连着下面剪刀样式的锋利锯齿,只要上下移动手柄,机尾处的锯齿就开始互相咬合,别说是杂草灌木,就是小石头都能“咔嚓”碎了。

    罗云意亲自给众人展示割草机的用法,看着她不费多少力气就把杂草给贴着地面割断,众人惊叹极了,也都纷纷要亲自动手试一下。

    “这割草机真是太好用了,就这么站着往前走,手上下一摇,草就被割断了,比镰刀割草快多了。”罗勇霆试了试觉得新鲜又有趣,就让雷战虎、牛德胜他们各拿一架割草机,一群少年跑到那片荒草地去帮罗云意除草去了。

    十二架割草机都没闲着,这些少年此时把割草当成了一件好玩的游戏,互相比试着看谁割草的速度最快,割出来的草地最平整,大半天的时间,几十亩的草地都被他们割完了。

    次日,叶染修也买回了十头耕牛,耕牛在大禹朝是非常珍贵的劳动力,严禁宰杀和食用,买卖也要经由朝廷官员的审批,私下交易是会被送进牢狱的,叶染修能在这么短的时间买回这十头耕牛绝非易事。

    耕牛套上铧式犁在已经较为平整的草地上这么来回一走,原本藏在坚硬表层下面的肥沃土壤被翻了出来,比起以往单靠人力锄头的落后翻耕方式,耕牛式铧式犁简直是在飞速地翻耕土地。

    料峭的春风中,山围村外一片热闹的情景,除草的除草,耕地的耕地,拉车的拉车,每个人都有事情做,繁忙的景象让罗云意也是看得一阵心头火热,这才是土地上该有的样子。

    “高侍卫,你今天跟我进一趟深山吧!”马上就要春耕了,罗云意得把空间里那些已经育好的种苗弄出来,和上次一样,她打算让高大宽跟着,而高大宽也心照不宣地点头。

    看着两个人各背着一个大背篓进了深山,叶染修和梁老王爷目光都变得深远起来,不止他们想必很多人都好奇,那些高产的种子罗云意究竟是从哪里弄出来的。

    叶染修早已经暗中做过详细的调查,当初罗家八口登岸的时候,只有一个兽皮大包裹,而罗云意最宝贝的是她那个牛皮小背包,似乎一切好东西都是从这个小背包里拿出来的,但她也没有表现出对这个小背包有多珍视,就是随意地放在床底下,包括罗家的下人都知道那个地方。

    还有上次那些突然在深山里出现的高产土豆苗,如果不是意外,那么唯一的解释便是罗云意这位高人子弟在她师父那里学了什么仙法,这种情况在一些古书奇献中有过寥寥记载,不过都被世人当成天方夜谭来看待。

    这世上是否有神仙鬼怪,叶染修不得而知,但罗家八口十几年后重现世间也始终透着神秘,有些事情一时看不透也是正常,反正他有的是时间,或许某一天罗云意愿意告诉他这其中的秘密也未可知。

    此时的罗云意哪里知道叶染修心里的想法,她和高大宽进了深山,还是来到了上次那个山洞,高大宽依旧背着她等候,然后再去山洞的另一边把那些高产的土豆种苗背出来。

    而这一次除了刚刚育好的土豆种苗,罗云意放在背篓里的牛皮小背包又变得鼓鼓囊囊的了,高大宽很好奇里面究竟装了什么好东西,他觉得眼前的山洞犹如仙洞一般,只是自己无缘参透其中奥秘罢了。

    “想知道这里面是什么?”罗云意见高大宽好奇地扫了一眼自己的小背包,她打开背包给高大宽看,里面是好几种不同的种子,“这都是我师父留给我的种子,这种黄黄的是玉米,这是棉花,这是麦子,这是高粱,这几种是水果和蔬菜。”

    空间里各种种子是不少,但考虑到空间外的环境与气候因素,罗云意每样种子都留下一半,她准备有空的时候先在空间里试种,以免像之前土豆种苗那样出现意外。

    “五姑娘,你师父怎么会把种子给你留在这个山洞里,难道他仙逝之前就知道你会来山围村?那他真是太神了!”高大宽充满敬畏地看了山洞一眼。

    “山洞?这其实就是一个普通的山洞,我这些种子都是从别的地方拿来的,只是这个地方外人进不去。”罗云意不想高大宽继续误会,以后自己说不定还能拿出更多的好东西,总不能每次都来这个山洞吧。

    “神仙洞府之地自然不许我等凡人进入,姑娘是有仙缘之人,五姑娘放心,今日你对我说的话除了老主子,我不会再告诉第二个人。”对于梁老王爷,高大宽还是做不到隐瞒。

    见高大宽好像更误会了,本想再好好解释一番的罗云意干脆放弃了,事实上她就是把金玉空间的事情讲给别人听,别人也未必相信,因为她刚刚知道,空间只有她一个人能进去,别说是其他人就是其他活物都带不到空间里去。

    “行,师父的事情我也不想多说,以后那些朝廷官员要是问起这些种子的来源,还望高侍卫帮我解释一下。”过段时间就会有司农官来到山围村,到时候那些人肯定会问起这些从未在大禹朝出现的种子是从哪里来的,自己不想把心思花在编造谎言上,就让梁老王爷帮自己想一个一劳永逸的法子吧。

    “五姑娘放心,这件事情王爷早就为姑娘想好了,日后若有人问起这些种子的来处,就说是王爷的一位海外旧友偶然所得,知道王爷喜爱农桑,就把这些种子给王爷送了来,姑娘正巧又是海外高人的弟子,学过这些种子的种植之法,并愿意造福百姓,传授这些方法,这个——五姑娘以为如何?”高大宽按照梁老王爷之前交代的话说道。

    “很好,很好,这就给我省掉了很多麻烦,对了,老祖宗对皇帝是不是也是这样说的?”原来梁老王爷早就为自己想好了种子的来处,那她就省去了很多无谓的口舌。

    “是的!”高大宽点点头,虽然梁老王爷是忠君爱国的好王爷,但话该如何对帝君说,他比任何人都清楚。

    “既然如此,这小背包里的种子你就先拿回去,等到那些朝廷官员到的时候,你再把这些种子拿出来给我,不是说他们很快就到了!”罗云意将牛皮小背包里装着的一袋袋种子都拿出来放进高大宽的背篓里,等到那些官员来到之后再种这些种子也不迟。

    “过了新年他们就从京城出发往房州来了,算算时间正月下旬便可以快马赶到。”高大宽说道。

    “那就好!”

    两个人合力把背篓装满土豆苗,然后从山里走了出来,而叶染修在半路遇见了他们,很快接过罗云意的背篓往山外走,这点儿重量对于他来说根本不算什么。

    土豆苗被罗云意快速移植到大棚里,这一次她要亲自看护这些种苗。

    很快,村外的荒地因为有割草机、铧式犁和耕牛的助力而加快了除草深耕的进度,到了正月中旬,荒野中出现了一块块被重新划分的田地,从山里引来的河水顺着田间的灌水道静静地流淌着。

    朝廷派来的司农官比罗云意想象的来的还要快,而叶染修也接到一封来自京城的信,原本他是必须要回京一趟的,但看了这封信,他知道自己没必要再回去了。

    这天,叶染修告诉罗云意他二月二会带着罗勇霆、雷战虎几人去北疆,剩下这近半个月的时间会留在山围村帮她一起耕种。

    “你一个镇北将军拿着锄头下地干活,会不会太掉价了?”罗云意开着玩笑说道。

    “太爷爷还是大禹朝的老祖宗呢,他都能下田耕作,这世上还有什么人不能做同样的事情的,我虽不擅长农事,但给你买些需要的东西还是可以的!”这两天,叶染修听说罗云意正在让人四处打听有没有各种家畜家禽幼崽出售的,她是打算在山里养这些东西的,不过大禹朝百姓家中饲养这些牲畜的很少,一些地主豪绅和权贵人家的庄子里倒是有养的。

    “你有银子吗?”罗云意可记得现在梁王府的全部家当可都在她手里,想到这里,她看着叶染修不解地问道,“年前,你让莫三带给我那么多银票做什么?还有,他把京城几家铺子的房契给了我,说是梁王妃的嫁妆铺子,原本是你抵押给郡王妃的,但叶茗辰给了我,我们非亲非故的,这些东西我也没动,你待会儿都拿走吧。”

    “太爷爷很看重太奶奶的东西,留在我手里说不定什么时候就真的没了,太爷爷他年纪大了,我以后又时常不在他身边,还得多亏你来照顾。你也知道,太爷爷他是真心疼你,那几间铺子你就好好留着,也让太爷爷有个念想,至于那些银票,比起你喝掉的那壶玉美人,根本不算什么。”叶染修也没想到叶茗辰会把梁王妃的嫁妆铺子交给罗云意来管,不过既然房契已经到了她手上,相信她会管得很好。

    “你就这么相信我?”叶染修对自己的信任来得也太重了,她都觉得肩膀上的担子好重呀。

    “相信!”叶染修看着她语气坚定地说道。

    “你是相信我了,可是昨天刚到的那三位司农大人可是看我鼻子不是鼻子,眼睛不是眼睛的!”想起昨天刚刚从京城来到永岭的那三个倔老头,罗云意就脑袋发沉,皇帝就不能派几个年轻力壮的给她吗!这三位老先生她看着拿锄头都费劲,平均年龄都快六十岁了。

    叶染修见罗云意苦着一张脸,笑着说道:“他们年纪是大了些,不过听说都是以前先帝爷在时最受器重的司农官,原本都已经还乡静养,是皇上特意下旨请他们来这里的。”

    “就算他们之前是很厉害的司农官,可现在肩不能扛手不能提,拿个锄头下地都颤巍巍的要人扶着,怎么跟着我在田里干活儿,种田可不是只靠纸上谈兵的,必须身体力行才可以,他们——真的太老了!”要是这新来的三位司农官和梁老王爷一样身体素质还不错,那她还可以勉强接受,毕竟有经验的老农还是比新下地的小伙儿对耕田更有用。

    “那我和太爷爷说说,实在不行,就让皇上再派几个年轻一些的官员来这里。”叶染修也见过那三位司农官,确实老了些,而且估计以前都被人追捧惯了,现在让他们跟着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姑娘学习种田,可能在他们看来也是对他们的一种羞辱吧,因此见到罗云意之后四个人相处的并不愉快。

    “最好是这样!”还是年轻人聪明好学又有干劲儿,罗云意还是更喜欢和这样的人一起工作。

    也不知罗云意和叶染修这番话是怎么传到三位老司农官的耳朵里的,大禹朝最赫赫有名的大司农竟然被一个黄毛丫头给嫌弃了,他们年纪是大了些,但是为国为民之心依旧热血沸腾,他们吃过的盐可比罗云意走过的路还要多,真要论起耕种田地来,罗云意怕是根本比不上他们任何一个。

    气急的三个人就找到了梁老王爷,其中一人说道:“王爷,下官不知这罗五姑娘是从何处学来的种田之法,但观她年纪也不过十一二岁,竟大言不惭嫌下官等人没用,这真是欺人太甚。”

    “王爷,皇上要我等过来乃是更快学会高产稻米的种植之法,但这罗五姑娘却让下官等人跟着她下地干活儿,如此不分事情的轻重缓急,怎可任由她胡来。”另一位老司农气愤地说道。

    “没错,王爷,您绝不能被一个小丫头给糊弄了,种田不是小事,它关乎天下百姓生存,必须慎之又慎!”第三位司农官忧虑地说道,好像面前的梁老王爷被罗云意欺骗的很惨。

    “哦,那依你们之见应该怎么办呢?”梁老王爷神色冷淡地看了一眼他们三个。

    “下官以为,王爷应当把高产稻种交由我们三人来耕种,即便粉身碎骨,下官三人也会把高产稻种种出来惠及天下百姓!”老司农官诚心请求道。

    “如果只是种高产稻米,本王又何须用你们三个,如果不是看在你们曾经为了大禹朝百姓废寝忘食、兢兢业业的份上,早就让人把你们送走了。留下你们,是看在你们为国为民的一片赤诚上,想让你们再多为大禹朝出点力,谁知你们越老越糊涂!”梁老王爷带些怒气地说道。

    “王爷,您这话是何意?”三位司农官有些忐忑地互相对视一眼,这老王爷怎么对那位罗家五姑娘如此信任和维护?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锦绣田园:一品女司农》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锦绣田园:一品女司农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锦绣田园:一品女司农》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