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九十六章:蒸出好酒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锦绣田园:一品女司农正文 第九十六章:蒸出好酒
(156166http://www.156166.com)    两个人一前一后从罗家厨房里走了出来,叶染修拎着食盒走在前面,罗云意乐得清闲跟在后面,今天可是把她累得够呛。

    “叶染修,那些红崖果你从哪里弄来的?”罗云意快走两步,和叶染修并肩而行。

    “从北疆带回来的。”叶染修转头看了一眼罗云意,不明白她怎么突然问起这件事情。

    “带回来几个?”罗云意又问道。

    “八个!”叶染修答道,然后又专注地看向罗云意,笑着说,“是不是还想吃?不过,要等明年冬天才行。”

    叶染修刚才看罗云意吃的香甜,想着她可能是比较喜欢吃这种红崖果,不过这种果子在北疆比较难寻,必须要很高的轻功耗费内力能在悬崖峭壁之间翻腾,而且只有冬天才有,采摘的时间也要刚刚好,不过既然她喜欢,自己明年冬天再到北疆去寻便是。

    罗云意仔细回忆了一下,自己刚刚在叶染修那里好像吃的有六七个红崖果,最后还拿走了一个,这样算算岂不是叶染修从北疆带回来的红崖果几乎都被自己给“咔嚓”了,想到这里,罗云意觉得挺不好意思的。

    “我听奶奶和娘说这红崖果非常珍贵,我事先也不知道,就把那一盘都给吃了,对不起啊!”罗云意抱歉道。

    “再珍贵不也是吃的东西,这果子本来就是我拿回来给你吃的,你喜欢就好,不必说对不起。”叶染修笑着说道。

    “叶染修,你知不知道你这样说,会让女孩子很感动的!”罗云意一双水灵灵的眼睛眨巴眨巴地看向叶染修。

    “你呢?”叶染修突然停下脚步注视着罗云意问道。

    “我是女孩子,当然也会感动了!”虽然自己的灵魂年纪比较大,但这并不妨碍自己被一个小鲜肉给撩拨的心脏砰砰乱跳。

    “那就好!”叶染修笑笑继续往前走。

    此刻叶染修的笑就像能融化冰雪的阳光,让人觉得暖暖的,罗云意不知为何也跟着轻笑出声,但她立刻收敛了笑容,自己怎么又被迷惑犯花痴了。

    绝对不要多想,说不定人家是看在三百万两的茶水钱上才对自己那么好的。

    努力保持冷静,罗云意也不再问了,果子吃都吃了,大不了以后找机会补偿叶染修便是。

    “姑娘,村口有人找你!”就在罗云意一只脚将要踏进梁老王爷所在的院落时,玉婷从后边追上来对她说道。

    “什么人?”罗云意转头问道。

    “是覃州那位右长老!”玉婷回说道。

    “你去忙吧,食盒我拎进去就可以了!”叶染修很是善解人意地让罗云意离去。

    “那好吧,老祖宗要是喜欢这些吃食,以后我经常做!”罗云意对叶染修歉意一笑,然后转身跟着玉婷离开了。

    两个人径直走到村口,就见一辆素净低调的马车停在那里,苍氏一门的右长老站在马车前张望,他身后还跟着两个二十岁左右的年轻人。

    见到罗云意的身影,右长老笑着迎了上去:“五姑娘,咱们又见面了!”

    “右长老,是不是我要的东西做好了?”才离开覃州没几天,这么快就制作完成了?罗云意狐疑地看向右长老。

    “五姑娘要的东西已经完成了两件,另外两件会在房州完成,以后五姑娘要打什么工具,可派人到永岭镇上新开的苍氏铁匠铺,以后我就是那家铁匠铺的掌柜。”右长老笑着说道。

    “好,我知道了!”苍氏一门的动作还是挺快的,而且他们也是诚心要给自己打造农具,不然也不会将铺子搬到永岭这个穷乡僻壤的地方。

    “五姑娘,这两个是我家门主送给你的学徒工,别看他们年纪不大,论能力与姑娘府上的独臂张不相上下。”右长老指着身后的两个年轻人说道。

    “学徒少卓、学徒少言见过师父!”右长老话音一落,两个年轻人竟然扑通一声跪在罗云意的面前就磕头。

    “你们这是干什么!我可不是你们的师父,也没打算收什么徒弟,右长老,你还是把这两个人给带走吧,我不需要!”罗云意有些诧异地看向右长老说道。

    “五姑娘不必惊慌也不必推辞,是我家门主见姑娘天资聪颖,就把门中这两个还算上进的门人给姑娘送来使用。姑娘虽不是会打铁造器的匠人,但你想法精妙、绘图技艺天下无双,足以当少卓、少言的师父,再说姑娘打造的那些工具也要有专人看护才是。”右长老今天来的主要任务就是给罗云意送人的。

    “留下他们倒是可以,但不必叫我师父,喊我一声‘五姑娘’就行。”想了想,自己接下来要做的事情的确需要不少专业人才,说不定这两个人还能帮上大忙。

    “还请师父收下我二人当个学徒!”少卓、少言跪着不起来。

    “五姑娘,匠人自有匠人的规矩,你还是收下他们,可不要为难我了!”右长老苦笑说道。

    “随便你们吧!”看着这两个年轻人脾气就执拗,他们愿意怎么喊就怎么喊吧。

    见罗云意收下少卓、少言,右长老轻松一笑,门主交代给他的事情终于办好了,自己也该离开了。

    右长老坐上马车离开之后,罗云意和玉婷就带着少卓、少言往家里走,快到家门口的时候,罗云意让玉婷把这两个人带去给独臂张,比起自己独臂张更合适给他们安排事情做。

    独臂张现在在山里找了个大山洞,平时吃住都在那里,就连他工作也大多都是在山洞里,似乎比起外边山里的世界更让他觉得自在。

    玉婷很快就从独臂张那里跑回来了,并且对罗云意说:“姑娘,你让独臂张做的东西已经好了,他问你,这东西搬到哪里去。”

    “已经做好了,那咱们先去看看!”罗云意去覃州之前曾给了独臂张一张蒸馏设备的图纸,让他尽快把这套较为简单易做的蒸馏设备打造出来,没想到年前他就已经做好了。

    “什么东西?”罗勇霆、雷战虎三人正好听到两个人说话。

    “一起去看看不就知道了!”罗云意笑笑说道,于是几个人一起往山里走去。

    在独臂张的大山洞里,放着有关木匠、铁匠和泥瓦匠所需要的一切工具和用料,并且独臂张还在山洞里盘了个火炕,大冬天他在里面光着膀子都流汗。

    罗云意一行人到山洞的时候,独臂张和少卓、少言正围在一个奇怪的青铜打造的东西前低声讨论着什么。

    “五姑娘,你来了,快来看看这套蒸馏设备怎么样!”独臂张有些兴奋激动地走向罗云意。

    “蒸馏设备?云意妹妹这个怪东西是干什么的?”雷战虎三人一到山洞就立即围了上去,上下左右地打量眼前从未见过的东西。

    只见两个又高又粗的大青铜圆桶管子与中间一个茶壶样式的青铜器皿连在一起,那圆桶半丈来高,还有几个奇怪的出口接头儿,要把这个大家伙从山里搬出去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这叫蒸馏器,主要是用来酿酒的,确切来说通过这套设备就能蒸出好酒来。”罗云意笑着说道,很是满意独臂张做出来的蒸馏器。

    “就凭这个能蒸出好酒?”雷战虎有些不信,好酒他是喝过的,听说酿酒的工艺很是繁琐复杂,而且好酒存放的时间越长越好喝。

    “试试不就知道了!玉婷,你去镇上的米酒铺买酒去,尽量多买一些,一辆车不够就用两辆车。”罗云意打算用米酒来试试这套蒸馏设备的效果如何。

    “是,姑娘!”玉婷转身去办了。

    罗云意又检查了一遍独臂张打造的蒸馏设备,发现没什么问题,就让罗勇霆他们将这套设备抬高,下面架上独臂张特意打造的铁架子,然后架子里放上用于烧火的铁灶膛。

    “这灶膛有个出风口,用特制的管子接好,另一头连到炕上,又能蒸酒又能烧炕,一举两得!”罗云意笑着给几人解释道。

    等到几人费力地按照罗云意的要求把蒸馏器架好的时候,骑着快马去的玉婷已经赶着马车进了山,她把镇上那家小米酒铺里的米酒都给买下来了,并且用大木桶装好捆紧在马车上,又马不停蹄地赶回来。

    玉婷这样来去匆匆还赶着装满一车酒的马车进了山,自然引起了很多人的注意,叶染修和高大宽还有在山里训练牛德胜、罗勇峰他们的罗良承,以及林洪文和林诚都被吸引了过来。

    众人见过蒸馏器之后都惊讶奇怪极了,听说这是用来蒸酒的,一个个好奇心就更旺盛了,罗勇峰、牛德胜他们更是想要摸一摸,但被罗良承给制止了。

    “快把酒倒进去,然后烧火!”罗云意让罗勇霆他们把玉婷买来的米酒直接倒进其中一个大圆桶里,然后盖上盖子,并在桶底加热。

    大禹朝米酒制作非常简单,就是把米蒸熟和酒酵一起发酵,口味偏甜,整个过程中并没有蒸馏这一说,但利用蒸馏器把米酒进行二次加工,就可以变成纯度增高的高度米酒,口感肯定比这个时空粗糙的酿酒手艺酿制出来的米酒要好喝。

    这些劣质米酒先通过蒸馏器加热,然后酒气上升遇冷为液体酒,接着落入接酒器中,再通过出酒槽流进酒桶之中,而流出来的酒便是更加精致的好酒了。

    蒸酒器一加热就开始有淡淡的酒香飘出来,在场的大多都是好酒之人,而且山洞里又暖和,一个个竟都留在山洞里不走了。

    当出酒槽流出第一股蒸馏过后的米酒时,扑鼻的酒香瞬间充满整个山洞,让在场好酒之人眼前一亮。

    “快舀一碗我尝尝!”罗良承以前不太喜欢喝这种甜甜的米酒,但今天这酒香实在有些馋人,而且明显感觉这米酒的香味和刚才倒进去的味道是不同的,更加香醇诱人。

    “爷爷,你先尝尝怎么样!”罗云意先从酒桶里舀了一碗给罗良承,又舀了两碗递给林洪文和林诚,期待地问道,“好喝吗?”

    “好喝,真好喝,这是我喝过最好喝的米酒了!”罗良承伸起大拇指赞道。

    “想不到只经过这蒸馏器一蒸,酒的味道便有了天壤之别,不过这酒喝起来后劲不足,倒是比较适合女子饮用。”林洪文是好酒之人,也是会品之人,他和罗良承一样,平时并不大喜欢喝甜酒。

    “云意妹妹,也让我们尝尝吧!”雷战虎早就馋的舔了好几次嘴唇了。

    “外公说的没错,这米酒香甜最适合女子和老人饮用,玉婷,舀出来两坛给老祖宗和奶奶、娘亲送去,也让他们尝尝,叶染修,高侍卫,四哥,战虎哥,你们都喝吧,这酒蒸出来就是让大家喝的!”说着罗云意也舀了一碗慢慢喝了起来。

    “味道还是有些差,可以再蒸馏一遍!”这米酒原来含有的杂质太多,罗云意觉得多蒸馏两遍可能口感更好,而事实也验证她的想法是对的。

    两次蒸馏过后,米酒颜色变得愈加透明清晰,而且浓郁的香味很缠人,甜而不腻的醇厚口感令人忍不住一饮再饮,渐有不可自拔之势。

    “米酒蒸馏之后尚且如此美味,要是其他酒岂不是更加浓烈诱人!”罗勇霆在城防营的这段日子早就喜爱上了喝酒,而且酒越烈他喝着越尽兴,蒸馏之后的米酒虽好,但他更爱烈酒。

    “咱们试试不就知道了,是不是云意妹妹?”雷战虎也是好酒之人。

    “可是其他酒不好买,只能明天去县城大点儿的酒铺去买!”永岭镇上卖白酒的很少,丰县倒是多一些,这蒸馏酒少了可不行。

    “太爷爷那里还有一车好酒!”叶染修手里端着一碗米酒,一边慢慢饮着,一边看着众人淡淡说道。

    “修哥儿,你去问问太爷爷舍不舍得!”那车好酒可是郡王妃特意从京城给梁老王爷送过来的,自己可没那么大的面子能把酒拉到这里来,但是叶染修就不一样了,他在梁老王爷面前比自己会说话,只要他出马,这事情一准能行。

    “好!”叶染修也没有推辞,一仰头喝完碗中酒,起身就往山外走去,高侍卫也跟着一起回去了,临走时还拎走了两坛蒸馏好的米酒。

    很快,叶染修就回来了,不负众望,他将梁老王爷那车好酒给要了来。

    “太爷爷说,这酒蒸好一半要归他,另一半就当是送给大家的新年之礼。”叶染修这话是看着罗云意说的。

    “这个自然!”这酒本来就是梁老王爷的,再还给他也是情理之中,更何况他还让大家留一半呢。

    郡王妃让人拉来的这车酒算是京城数一数二的好酒了,叶染修打开酒坛之后,罗云意先尝了一口,只比米酒好上那么一点儿,这帮古人也太容易满足了,如果这都称得上是好酒,那自己空间里的两箱现代好酒岂不是这里的仙酿了。

    白酒揭封倒入加热的酒桶,然后开始烧火蒸馏,焦急的等耐之后,与米酒完全不同的酒香味令好酒之人口水都要流出来了。

    “好酒,真正的极品好酒!”罗良承饮了一碗蒸馏之后的白酒,甚是畅快地大喊道。

    “这才称得上是酒,老夫之前几十年都白喝了!”林洪文也是脸色发红激动地说道。

    “好酒!”叶染修、罗勇霆、雷战虎他们喝过之后也不住地称赞道,高侍卫也是频频点头。

    在场的都是能喝酒的,如今遇上这样的极品好酒,哪一个肯放过,一个个也不分老幼尊卑,竟都痛快畅饮起来,就连少卓、少言都喝了两大碗,高侍卫自己喝着也不忘给梁老王爷先舀了两坛子,也亏他有先见之明,这酒喝到最后全都见了底,别说给梁老王爷留一半,最后一滴酒也都没了。

    再看独臂张的山洞里,喝过酒的全都脸色潮红,酒量小的早已经昏睡过去,酒量大的却还嫌弃不过瘾,酒品好的一倒就着,酒品差的像雷战虎、牛得胜那种的,已经乱喊乱叫,手舞足蹈了。

    罗云意无奈一笑摇摇头先离开了,反正独臂张这里是冻不着他们的,让他们留在这山里醒醒酒也好,这次喝了老祖宗一车好酒,还不知道要自己拿什么赔他呢。

    “没想到咱家意姐儿还会酿酒,这米酒温热之后更加香甜可口,冬日里饮一杯,实在是不错!”罗云意回去之后,陈老夫人把她叫到跟前赞道。

    “奶奶,这是别人酿好的酒,我只不过是用蒸馏器蒸了一下,赶明儿我给您酿真正的好酒喝。”要酿好酒必须得有好原料,目前为止,大禹朝的粮食品种可都不怎么好,这酿出来的酒味道自然差些,等到自己的高产粮食丰收之后,她就可以有更好的原料酿酒,那时候酿出来的酒才是味道纯正的极品好酒。

    “怎么?这还不算好酒?呵呵,那奶奶就等着喝你亲自酿的好酒了。”陈老夫人笑着说道。

    罗云意笑着点点头,这一天不会太晚到来的。

    到了次日清晨,罗勇霆他们才从山里红光满面地走出来,而且听说罗家四姐妹要去府城逛街,雷战虎也嚷着要去,说是快过年了,要去府城买酒去,好回来用蒸馏器再蒸出好酒来。

    罗勇霆也不放心罗思玥她们几个女孩子进府城,于是就和雷战虎、沈天赐陪着罗家四姐妹去了府城。

    罗云意依旧是不想去府城,叶染修也留在家里没出门,别人去逛街,他们两个就窝在梁老王爷的火炕上下棋。

    梁老王爷让高大宽在火炕上摆了两张小炕桌,一张留给自己饮酒品茶,另一张留给两个小的下棋。

    “老祖宗,您是不是怕我把您的好茶喝光,不舍得把玉美人拿出来了!”虽然今天梁老王爷这里的茶也不错,但明显不是玉美人的味道,罗云意来这里下棋就是想蹭喝两口好茶的。

    “哼,你什么时候把我一车好酒补齐喽,什么时候有玉美人喝!”梁老王爷倒不是心疼那车酒,他是觉得昨天的好酒给他留的太少了。

    “小气!”罗云意撇撇嘴,继续和叶染修对弈,还是高手对决不无聊,自己刚才输了一局,这盘可得赢回来。

    就这样,两个人在棋盘上斗了大半天,连午饭都是玉婷给送过来的,最后罗云意还是输了叶染修一局,而梁老王爷早就在火炕一旁睡着了。

    “不下了!”罗云意对叶染修摇摇头轻声说道,然后拿薄毯给睡着的老王爷盖住了腿脚,并示意叶染修下炕出去。

    谁知,罗云意刚轻手轻脚地从炕上下来,就听到院外雷战虎那炸雷般的吼声:“你还要不要脸,跟着我干什么!”。

    这一声怒喊直接就把梁老王爷给惊醒了,叶染修也不满地皱起了眉头,然后和下了炕的罗云意一起往外走,也不知道这是谁把雷战虎给惹毛了?!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锦绣田园:一品女司农》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锦绣田园:一品女司农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锦绣田园:一品女司农》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