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九十五章:真够义气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锦绣田园:一品女司农正文 第九十五章:真够义气
(156166http://www.156166.com)    “棋艺不错!”叶然修给了罗云意一个称赞的眼神,能和他对弈输上半子的人,罗云意还是第一个。

    “是挺不错的!”罗云意这句话是赞扬叶然修棋艺的。

    “再来一盘?”叶然修拿起黑子说道。

    “好,刚才是我轻敌了,这盘棋我一定会赢!”罗云意白棋在手,一副稳操胜券的样子。

    叶然修笑笑,待罗云意的白子落下,他的黑子紧跟其后,你来我往之中,两个人似乎都不给对方喘息思考的机会。

    最后棋局关键之处,叶然修看了看一张小脸绷得紧紧的眼睛始终盯在棋盘上的罗云意,将手中的黑子缓缓落下,再看罗云意,她的嘴角已经不自然地弯了起来,长长的睫毛因为暗喜而轻轻抖动了一下。

    “我就说刚才是自己轻敌了!”罗云意赶紧将白子落下,这一局棋她赢了叶然修半子。

    “我输了!”叶然修脸上没有输棋之后的懊恼,反而嘴角有着笑意,但罗云意抬头看向他时,那笑意便快速隐去,一张英俊的面容又恢复了淡然平和。

    “修哥儿,修哥儿!”雷战虎响如洪钟的声音大老远都能听见了。

    紧接着,在屋里的叶然修和罗云意就听到一阵杂乱的脚步声进了院子。

    “王爷在休息,让你们不必请安打扰了,小王爷在房间里!”屋外传来高大宽的声音。

    “知道了!”雷战虎说完,就和罗勇霆、沈天赐嘻嘻哈哈地直接推门就进了叶然修的房间,连敲门也省了。

    三人看到叶然修和罗云意正在炕床上下棋都是一愣,尤其是罗勇霆,眼睛都严肃地眯成了一条缝。

    “意姐儿,你怎么在这里?”孤男寡女共处一室,虽然罗云意年纪还小,但再过两三年可就及笄了,也算大姑娘了。

    “是我让她来的,圣旨接到了?”叶然修神色平静地看向罗勇霆淡淡地问道。

    “收到了,收到了,修哥儿你是怎么做到的?”雷战虎一脸兴奋外加好奇地走到炕床上坐了下来,这火炕真是好东西,大冬天进了屋子就跟春天似的。

    “什么圣旨?”自己刚刚就接到一道封官圣旨,雷战虎他们接到的又是什么圣旨?

    “云意妹妹,我们要进北疆大营了,皇帝舅舅亲自下得圣旨,让我们年后跟着修哥儿直接从房州去北疆。”雷战虎现在做梦都想去真正的沙场大展拳脚一番,没想到这个梦想这么快就实现了。

    “我们?四哥,也有你吗?”罗云意看向罗勇霆。

    “嗯!圣旨上写的很清楚,让我和虎哥儿一起到北疆大营任镇北将军的左右先锋官。”罗勇霆也是很激动,他比雷战虎更渴望真正的战场,同样没想到叶然修会向皇帝特意要了他们两个。

    镇北将军不就是叶然修,罗云意看向他问道:“皇帝知不知道我四哥的真实身份?”

    “知道!”叶然修还是那样一副平静至极的样子。

    “知道他还愿意让四哥去北疆大营?”皇帝不是怀疑罗家人心怀不轨吗?怎么还愿意让罗家人去最重要的北疆战场?这是怎么一回事?罗云意迷糊了。

    “嗯!”叶然修的回答越来越简短。

    “修哥儿,是不是你向皇帝舅舅去求的,不然他绝对不会让我和霆哥儿去北疆大营的,你真是够义气!”好兄弟就要一起上战场,雷战虎现在全身都充满了干劲儿。

    “皇上曾答应我赢了北疆之战便任由我提一个条件,我没什么需要的,这条件不用也浪费了。”这句话叶然修全当是做了解释。

    “所以你就向皇帝要了他们两个?”罗云意才不相信叶然修没什么需要的,梁王府穷的连宅子都没有了,家里的仆人要靠外人来养,老祖宗没银子都开始“讹诈”她了,他需要的东西太多了,可他却把这个机会给了雷战虎和罗勇霆,就因为他知道这两个人尤其是罗勇霆是多么想进真正的军营。

    北疆大营那曾是罗家军的大本营,是罗家几代人耗费心血的地方,无数的罗家军将士埋骨北疆,至今还有很多游荡的军魂无法安心回乡,那里是罗家人最荣耀的战场,那里也是罗家人最伤心欲绝的地方,同样那里也是每个罗家男儿最向往的地方。

    “修哥儿你真是够义气,这才是我的好兄弟!”罗勇霆性子直爽坦率,叶然修这次向皇帝要了他们两个去北疆大营,真的是走进了他的心坎里,这个朋友他没有白交。

    “也是你们自己表现出色,听说房州剿匪的时候你们几个大出风头?”叶然修目光平和自然地看向罗勇霆问道,并没有在几人面前表自己的功。

    “我们可比不上你在北疆大战敌军,房州这些山匪不值一提,他们”说起剿匪的事情雷战虎就开始变得滔滔不绝起来,罗勇霆和沈天赐也没阻止,两个人也在炕床上坐了下来,罗云意也贪热闹,坐在床脚儿听他们互相讲述在杀敌过程中发生的事情。

    讲到最后,雷战虎是口干舌燥,“咕咚”两口就把屋子里的一壶凉茶给喝光了,然后接着说道:“修哥儿,得亏你问皇帝舅舅要了这道圣旨,不然霆哥儿都不知道自己要去哪儿了。这段时间霍统领和魏副总兵面和心不合,两个人都想把霆哥儿收为己用,但他们都不知道霆哥儿其实最想去的是真正的战场,现在好了,我和霆哥儿都是你的人了,而且还能在城防营里任意挑选随行人员,天赐、狗子和柱子他们都愿意跟着我们去北疆,这下子霍统领和魏副总兵还不得气的跳脚。”

    “战虎哥,北疆和房州不同,真正的疆场杀敌和剿匪也不一样,你们以后要面对的很可能会是一帮狡猾奸诈、兵勇将猛的敌军,一个不留心丢掉的就不仅仅是一个人的性命。”

    在罗云意的眼中,眼前的这四位少年还都未满十八岁,就算他们心智早熟、武艺高强、聪明机灵,但领兵打仗不是儿戏,叶然修的确是赢了一场战争不假,但谁能保证每次上战场都会是赢家呢!一旦输了,输的可能是自己的性命,也可能是一座城池和成千上万无辜的生命,甚至会输掉一个国家,战争历来都是这样的残酷。

    “意姐儿,你说的我都明白,但好男儿志在四方,上阵杀敌、保家卫国是我们每个大禹朝子民都应该做的事情,君可以不信,但臣不能不忠,那些外族之人夺我城池,杀我百姓,我辈岂能忍!”罗勇霆豪情万丈地说道。

    “四哥,你说这些话我怎么听着有些熟悉。”罗云意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这是不是爷爷对你说的?”

    罗勇霆现在可不像会说出“君可以不信,但臣不能不忠”这些话的人,他之前一直和家人住在荒岛,能对大禹朝和大禹朝的百姓有多少深感情,民族大义之类的也不像她四哥的作风,看来是罗良承平时没少“教育”罗勇霆,不然这时候他怎么能慷概激昂地说出这样一番精忠报国之语来。

    “是爷爷说的,也是我自己的想法!”罗勇霆笑着说道。

    以前他只知道杀人斗狠,但听多了罗良承给他讲真正的战场和那些为国为民浴血奋战的罗家将士,他的心境也在开始慢慢发生改变。

    罗云意点了一下头不再发表意见,有战争就会有流血牺牲,因为眼前这些人和她或多或少都有关系,是她比较亲近的家人和朋友,所以她会为他们担心和忧虑,而自己以后要做的就是尽量帮助他们在战场上取得胜利,避免他们遇到更多的危险。

    “你们先聊,我要回去了!”差不多到了快做午饭的时候了,罗云意下了炕准备回家。

    “云意妹妹,年前我们就住在山围村不走了,年后出了正月才去北疆,这段时间你能不能——嘿嘿多给我们做点儿好吃的,不然到了北疆我们就没机会吃上了。”雷战虎早就馋了,剿匪这段日子餐风露宿的可没吃过什么好东西。

    “行,今天就给你们做好吃的!”圣旨都已经下了,罗勇霆北疆一行已经成定局,这段时间就好好给他们补补身体吧。

    “吃什么?”雷战虎双眼放光地问道。

    “到时候你们就知道了!”

    罗云意笑笑拿着装了圣旨的匣子就往家走,到了陈老夫人屋里,她就把圣旨拿给陈老夫人和林莞清看。

    “皇上到底是怎么想的,竟然给你一个小姑娘封官,还下旨让霆哥儿去北疆大营,罗家的罪名还没有洗清呢?”陈老夫人总觉得这两道圣旨下得太奇怪了。

    “奶奶,罗家如今还有什么让皇帝不放心的,如果真的有,他也不敢重用罗家人,既然这圣旨他敢下,那我们为什么不敢接,四哥这次去北疆也好,说不定能有机会查查当年的事情。”罗云意凑到陈老夫人跟前说道。

    陈老夫人点点头,眼中有悲伤凝聚:“你说的对,这一次去北疆让霆哥儿有机会去你大伯、二伯和二伯娘的坟上烧柱香、撒碗酒,我这几个可怜的孩子一定很想家人了。”

    “奶奶,您别难过,总有一天我们会把大伯他们的尸骨堂堂正正、风风光光地从北疆带回来的,让他们真正地魂归故乡、入土为安。”罗云意安慰陈老夫人道。

    “是呀,娘,您就别伤心了!”林莞清也在一旁劝慰道。

    “奶奶,您看这是什么!”罗云意变戏法似的从袖子里掏出来一个红果子,“这是叶然修从北疆带回来的红崖果,我嘴馋吃了好几个,就剩这一个没舍得吃,您尝尝!”

    刚才与叶然修对弈之时,拿到最后一个红崖果时,罗云意没舍得吃,原本她是打算拿回空间做研究的,但现在哄好陈老夫人比较重要。

    “红崖果?”陈老夫人和林莞清都惊讶地看着那个红艳艳的果子,“这是小王爷给你的?”

    “是呀,他说这是北疆冬天特产的果子,我吃着挺甜的,一盘差不多都让我吃完了!”罗云意有些尴尬地说道,刚才叶然修那里人多她没好意思问,也不知道他还有没有红崖果,自己刚才应该多留两个给家人的。

    “一盘?”这下子陈老夫人和林莞清眼睛睁得更大了,“意姐儿,你知不知道这一颗红崖果有多珍贵!”

    “珍贵?这不是北疆的特产吗?”罗云意不解地问道。

    “没错,这红崖果的确是北疆冬天特有的鲜果,但它的珍贵不仅仅在于此,这红崖果十分难寻,它长在常年冰雪覆盖的悬崖峭壁之上,三年一开花,三年一结果,而且每棵树上只结一颗果子,男子吃了凝气聚神,女子吃了滋补容颜还延年益寿,乃是天下第一圣果。寻到一颗已属难得,更别说你刚刚吃了一盘,小王爷也没有怪你?”陈老夫人也是吃过红崖果的,当年她两个儿子驻守北疆,为了给她贺寿,两个人花费数月的时间在一处悬崖上找到了果树,只可惜那果树未到结果的时间,于是又等了一年才摘下红崖果快马送到京城给她。

    “奶奶,这红崖果怎么听着跟王母娘娘的蟠桃似的,叶然修也没说这果子多么珍贵呀,他说是给我吃的,我就吃了,反正我吃的时候他眉头都没皱一下!”貌似自己吃红崖果的时候,叶然修还挺开心的,再说这红崖果肯定是果树的生长环境有问题,哪天自己找一棵果树研究研究,改良改良,说不定一季就开花结果,还让它满树结的都是果子。

    “那是小王爷没和你计较,这一盘红崖果他不知经过多少艰难才采摘到的,倒是便宜了你这个馋嘴的,不过他既然说了让你吃,也不会怪你吃的多,这红崖果奶奶之前吃过,四儿媳,给你吃了吧!”陈老夫人将红崖果递给了林莞清,

    “娘,这果子我也吃过,还是您吃了吧!”在林莞清还是丞相府大小姐时,就有人为了巴结林洪文给他送过两颗红崖果,林洪文就将这两颗果子都给了林莞清吃。

    “人老了,牙不好,给你吧,你要是不吃,就给玥姐儿和雪姐儿吃,女孩子吃了这果子对身体好。”陈老夫人硬要把红崖果给林莞清。

    “娘,这红崖果还是留给雨姐儿和容姐儿吃吧。”林莞清并不接。

    看着陈老夫人和林莞清因为一颗红崖果推来让去的,罗云意脑袋都要大了,自己刚才是不是暴殄天物了,拿珍果当成现代吃的普通水果给“咔嚓”了一大盘?不行,她待会儿得找个机会问问叶然修,这一盘子红崖果到底是怎么来的?

    不想留在屋里继续看自家奶奶和娘亲因为一颗水果展开的婆媳友爱画面,罗云意来到了大厨房里,她得为罗勇霆、雷战虎这几个吃货准备午饭了。

    厨房里,陈嬷嬷、玉婷、罗思雨正在为午饭忙碌着,罗家虽然上次也买了不少的下人,但都被分配去了罗家山里的砖窑、野菜和咸鱼加工作坊以及滋味楼,下人们有自己的大厨房,而罗家院里的厨房陈嬷嬷不在的时候就是林莞清负责给陈老夫人他们做饭,香菱、香秀、玉婷、玉净还有罗家姐妹们平时都会帮忙打下手。

    今天一大早,罗思雪就和香菱、香秀进了山打猎,罗思玥和罗思容在房间里用织布机织布,罗思雨就在厨房帮忙。

    “嬷嬷,咱们今天中午吃什么?”罗云意在厨房里转了一圈,看到了角落里摆着的那一小缸大豆油露出了笑容,这是前几天为了过年,罗云意让罗勇泽带人特意榨出来的。

    “蒸馒头,炖肉!”陈嬷嬷笑呵呵地说道。

    罗家的男人都爱吃肉,饭量又大,今天罗勇霆和雷战虎他们又回来了,想来想去,陈嬷嬷还是觉得馒头配肉最合适也最能吃饱人。

    “行,你们忙你们的,别管我,玉婷,待会儿你帮我烧火就行,今天我给你们炸丸子、炸鱼吃!”

    罗云意找来一个大面盆,将早就洗好的萝卜、白菜和葱姜之类的切碎放入盆内,又往盆里放了早就剁好的肉末,撒上盐和九香粉,倒上杂面粉,用生鸡蛋和水搅拌均匀。

    接下来,罗云意又用鸡蛋做成了一大盆面糊,将处理干净的鲜鱼切成块状留着备用。

    不仅如此,她还用熟甘薯和面粉和在一起,让罗思雨帮忙都揉成大小均匀的圆球状。

    “玉婷,烧火!”罗云意将大豆油倒进锅里,待油稍热,便开始炸丸子,不一会儿属于丸子的特有浓香就从厨房里飘出去老远。

    “好香呀!”看着锅里渐渐变了颜色的丸子,罗思雨凑近罗云意笑着说道。

    “大姐别急,这一会儿就能吃!”罗云意拿长筷子和大漏勺在热油锅里不断地翻滚着滋滋响的丸子,炸好一锅捞出控油放进旁边的一个清洗干净的四方木盆里,“嬷嬷,大姐,玉婷,你们快尝尝这丸子味道如何。”

    罗云意拿起一个热丸子吹吹放进嘴里,烫得她舌头一个劲地吸凉气。

    “软糯酥脆,香气扑鼻,味道鲜美,姑娘,这油炸丸子真好吃!”玉婷吃了第一口就忍不住赞道。

    “玉婷说的不错,而且咸淡适宜,直接就可以吃!”陈嬷嬷也赞许地看向还在继续炸丸子的罗云意。

    “我盛几个给祖母还有四婶送去,她们一定也喜欢!”罗思雨笑着说道。

    “大姐,别忘了老祖宗、爷爷和我外公那里也送一些热丸子过去,对了还有大哥、二姐、三姐他们,至于四哥那儿,等你把丸子送到老祖宗院里,他们自己就会过来了。”这第一锅丸子,罗云意想让家人都尝尝。

    “好,我这就去!”罗思雨赶紧去拿食盒,然后装了好几碗丸子就往前院去了。

    炸好了第一锅丸子,罗云意又炸了一锅鱼块,还往炸好的焦酥鱼块里倒了些调料,手拿着就可以吃了。

    当第二锅丸子还没有炸好的时候,叶然修、罗勇霆、雷战虎和沈天赐四个人就挤进了厨房里,并且罗勇霆还把玉婷叫开,自己坐在灶下帮助罗云意烧火。

    “云意妹妹,这油炸丸子太好吃了,这一锅什么时候能好?”刚刚罗思雨去梁老王爷院里送丸子的时候,这四个人听到声音就跟去了,一碗丸子梁老王爷赏了他们每人一个,这根本不够塞牙缝的,于是四个人转身就来了罗家的厨房。

    “马上就好,玉婷,你把这鱼块先给几位长辈送去,让他们先尝尝鲜,然后告诉他们,今天中午我给他们烧丸子鱼汤喝。”罗云意吩咐道。

    “是,姑娘!”玉婷将罗云意炸好的那锅鱼块也都用碗装了放进食盒,然后提着就出去了。

    “给我留一块!”雷战虎笑嘻嘻地凑近玉婷,而玉婷看向了罗云意。

    “先给他吃一块吧!”这群人里就数雷战虎最馋。

    叶然修倚在厨房门框里等着,罗勇霆帮忙烧火,沈天赐也没闲着,从屋外搬柴火,只有雷战虎围着罗云意团团转,急的要吃锅里的丸子。

    “好了,吃吧!”罗云意刚把热丸子捞出来,雷战虎就慌忙下手就拿,结果烫得他手指都红了。

    “战虎哥,你别急,这热油锅出来的东西肯定烫嘴!”罗云意赶忙又去炸第三锅。

    结果第三锅还没炸好,第二锅炸好的丸子就已经见了底,四个人一会儿的功夫就把一锅丸子给吃完了。

    叶然修吃得优雅从容,罗勇霆吃得豪迈洒脱,沈天赐吃得含蓄内敛,雷战虎则吃得狼吞虎咽,但四个人有一个共同的特点,那就是吃得速度都很快。

    “你们别再吃了,待会儿有热馒头和炖肉,还有丸子鱼汤,你们现在吃这么多油腻的东西,还怎么吃得下去饭。”虽然自己做的食物被人这么赏脸都给吃光了,但罗云意并不建议他们吃太多。

    “没事,没事,这才有多少东西,再有一锅丸子我也能吃得下,云意妹妹,再给我炸点儿鱼块,对了,那块面你是干什么的?”吃着锅里的,看着碗里的,雷战虎还惦记着盆里的。

    “那是甘薯面,我到最后留着炸甘薯丸子吃的!”甘薯丸子一直都是罗云意的最爱,虽然大禹朝的本地甘薯个小也不太甜,但味道还是不错的。

    “等什么最后呀,现在就先炸一锅出来!”雷战虎可有些等不及了,罗勇霆也在一旁眼巴巴地瞅着,很明显这丸子分着吃根本让他意犹未尽。

    “那好吧!”本来就是给他们做好吃的,不让他们吃够怎么行,罗云意就开始炸圆滚滚的甘薯丸子。

    原本被罗思雨揉的圆圆小小的甘薯丸子,一到油锅里突然就快速地膨胀起来,就像被什么吹起来一样,变得金黄发亮像大鸡蛋黄似的,散发着独有的甘甜香味。

    “好香,好香!”雷战虎鼻子都要伸进油锅里去了。

    炸好了一锅甘薯丸子,罗云意又接着炸鱼,炸了锅鱼又接着炸丸子,就这样连炸了好几锅,把她累的腰酸背疼的,才算把雷战虎他们给喂饱。

    最后,罗云意亲自装了一大碗刚炸的甘薯丸子和鱼块,还有一大罐的鱼汤,打算给梁老王爷送过去,罗勇霆他们则直接留在厨房吃午饭。

    “我也一起回去!”叶然修往罗云意的食盒里又装了两个热馒头和一碗炖肉,那算是他的午饭。

    “嗯!”罗云意点点头,正好她有事要问叶然修。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锦绣田园:一品女司农》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锦绣田园:一品女司农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锦绣田园:一品女司农》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