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九十四章:某人归来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锦绣田园:一品女司农正文 第九十四章:某人归来
(156166http://www.156166.com)    “有!”罗勇霆点了一下头,“不过我没答应!”

    魏纵是魏太后的人,他来永岭的目的就是监视罗家人,虽然不清楚这段时间他究竟是因为什么与罗家走得很近,但罗勇霆心里明白,因着魏太后对罗家的怨恨,自己是不可能站在魏纵那一边的,哪怕他十分赏识自己。

    罗良承听后点点头,说道:“有些事情你不糊涂就好!”

    “爷爷,牛大哥他们四个表现怎么样?”罗云意问起了牛得胜和铁家三兄弟的情况。

    “还不错,撑下来了!”对于罗云意拿出的那套训练方式,罗良承非常推崇,他也想看看能有什么成效,于是就拿牛得胜和铁家三兄弟还有山围村的几个男孩子做了实验,没想到效果显著,这些半大少年经过短短几天的刻苦训练各方面的能力都得到了极大的提升。

    罗良承的这个回答让罗云意小小吃惊一下,没想到牛得胜他们竟然能坚持下来,那可是现代训练特种兵的方式,就是一些军中强人也未必能撑的下来。

    欢欢喜喜地吃了一顿团圆饭,罗勇霆就急匆匆地离开山围村回城防营了,而在家休息了两天,等到雪停之后,罗云意带着两大车黄豆杂面和一些小辣野菜、咸鱼就到了兴岭县浮凉山的一个山脚下,现在这里有一个新建的小村落叫青云村。

    “姑娘,您回来了!”早就接到罗云意回到房州的消息,要不是说罗云意会来青云村,玉净和元仲就去山围村见她了。

    “怎么样,大家在这里住的还习惯吗?”罗云意走到村里转了一圈,发现这些青云寨曾经的寨民还是喜欢住竹楼,不过每家每户都在楼下住的地方盘了火炕,他们再也不担心冬天的严寒霜冻了。

    “都挺好的,而且这段时间村民们上山采了不少东西,五姑娘给看看都有用吗?”元仲领着罗云意到了一座刚刚建成的竹楼小院里,里面整齐摆满了各种山上的枯草根枝,罗云意看到其中还有两筐野蘑菇。

    临去覃州前,罗云意曾安排玉净帮她留意一下浮凉山上的花草树木,没想到元仲就安排村民帮她找到不少有用的东西。

    “这种蘑菇是无毒的,可以吃!”罗云意指了指那两筐野蘑菇,元仲听后点点头,事实上之前青云寨的人饿极了就会进山寻找食物,虽然也吃过有毒的蘑菇,但这种蘑菇人吃了没事,也因此见到之后他就让村民多采了两筐,这可是浮凉山特有的东西。

    “这是茜草,它的根部可以用来提取红色染料!”罗云意指着一堆枯草连根的植物说道。

    “这个倒是听说过!”玉净在覃州百花楼的时候,有客人无意中透露过,布商许家就是用茜草染成红布的。

    “这几种植物的叶子经过特殊的处理可以提取出蓝色染料。”罗云意指着另外几种草叶子说道,然后又看向旁边一些发绿色的植物,“而这些是能够提取出绿色染料。”

    “元仲,我现在把这三种原色染料的提取方法写下来给你,你带领村民们多多采集这些植物的根部和叶子,然后按照我的方法提取出染料,到时候我会付给大家工钱的。”罗云意在覃州的时候也特意去一些布庄和绣坊简单地逛了一下,却发现那些布料和绣线的颜色都有些差强人意,当时她就决定回来之后让元仲等人帮忙提取染料,然后染出几匹真正像样的布料来。

    “多谢姑娘!”元仲感激地说道。

    罗云意这是要把提取染料的手艺教给青云村的村民,而自己和村民也绝对不能辜负她的这番信任,这染料技术决不能流传出去,元仲当即就决定要在青云村重新布置一些机关暗道,这次不是为了当山匪,而是为了保护好染料这门手艺。

    “不用客气,咱们是一家人,不是吗?”元仲这些人的卖身契还都在自己手里,也不知道魏纵当时是怎么想的,让他们签下的竟都是死契,换句话说,现在罗云意就是想和他们撇清关系也没办法了。

    在兴岭县呆了一天罗云意就回来了,而一转眼离新年没剩几天了,窝在山围村的罗云意发现,似乎除了她每个人都很忙的样子。

    虽然她还是很馋梁老王爷的好茶,但却不敢没事的时候再去喝一壶了,她还真怕梁老王爷再让她赔三百万两,还是老老实实呆在家里吧。

    陈老夫人倚在靠枕上拿着钩针在一脸认真地钩着鞋,罗云意坐在她旁边的炕桌上像只慵懒的小猫打着盹儿,偶尔林莞清或罗思雨进屋给陈老夫人添杯茶,罗云意也懒得睁开眼睛看看。

    陈老夫人知道自家小孙女没睡着,和蔼地看她一眼笑笑,轻声说道:“意姐儿,还有三四天就过年了,你真不想跟着你姐姐们去府城逛逛?”

    罗云意说要给绣园的所有女工放假,每个人发了她们二两银子和一些黄豆面、小辣野菜和咸鱼、白菜,特许她们回家过年,年后早点来绣园上工就行。

    绣女们没想到自己不但被主家允许回家,竟然还有工钱和东西拿,一个个感激涕零的拿着大包小包又是激动又是忐忑地离开了绣园。

    绣女们都离开了,育德苑的那些老嬷嬷们还有陈嬷嬷、罗家姐妹们自然也没理由继续留在绣园,老嬷嬷们被郑家的人给接走了,临走之时罗云意自然也是给封了厚礼的,同时也没少了**夫妇和郑嬷嬷他们的。

    罗思玥和罗思雨四姐妹相约明天去房州府城逛一逛,买些女儿家的胭脂水粉之类的,原本罗思雪是不想去的,但想着三个花容月貌的姐姐出门不安全,她就自愿当起了“护花使者”,四个人要喊上罗云意一起,谁知她不想去。

    “不想,我在家陪奶奶!”房州府城好吃好玩的又没有,听钱如命说,大街上到处都是流民,要不是姐姐们一年到头也没去过府城,罗云意也不建议她们去。

    “我一个老婆子有什么好陪的!”陈老夫人笑着看向依旧没睁开眼睛的罗云意,这个小孙女越来越可人疼了。

    这时门帘突然被人从外边掀开,一股冷风钻了进来,打破了屋内暖洋洋的气息,紧接着有轻轻的脚步声传来。

    罗云意后背微微一僵,有些不对劲,总觉得有什么牵引着自己睁开了眼睛,可真的睁开了,她却看到一个意外之人出现在屋内。

    “你——怎么回来了?”罗云意大睁着双眼一脸吃惊地看向此时站在炕沿旁的叶然修,他不是应该在北疆吗?

    “老身见过小王爷!”陈老夫人也是惊讶地看向叶然修,北疆大捷的消息已经过去大半个月,按道理说,叶然修这个领兵之人此时该在北疆才对,怎么突然出现在永岭了?

    “老夫人不必客气,太爷爷要见意姐儿,我来找她!”叶然修以晚辈之礼见过陈老夫人,然后又一脸温和笑容地看向还张着小嘴吃惊的罗云意。

    能看到罗云意这样的可爱模样,也不枉自己累死几匹快马从北疆一路飞驰而来,当时在军中收到钱如命的来信,说罗云意在青云寨失踪了,那是他第一次因担忧一个外人而食不下咽、辗转难眠。

    如今看着她鲜活地在自己面前表现出意外的样子,叶然修那颗悬了许久的心似乎终于放回了原处,看来没有自己保护她还真的不行。

    “意姐儿,那你快点去吧!”看到叶然修出现在这里,陈老夫人担心梁老王爷是不是有什么急事,就让罗云意别耽搁了。

    “哦!”罗云意答应一声,下床穿鞋披衣,脑袋里还有些晕乎,总以为自己是不是见着一个假的叶然修。

    两个人出了房门,罗云意干脆大大方方地拿眼睛上下仔细地打量叶然修,怪不得有人说军队是重新塑造一个人的地方,她四哥是这样,叶然修也是这样。

    她记得第一次见叶然修的时候,他还是一个不太爱说话又冷冰冰的高傲少年,后来熟悉一些,发现他身上并没有贵族纨绔子弟身上的一些坏毛病,虽然很会败家,但他出发点都是为了老祖宗,再后来,通过他与自己、与自家四哥还有雷战虎和叶茗辰等人的相处,罗云意渐渐发现叶然修其实是一个外冷内热的纯情少男,偶尔也会耍赖闹点儿小脾气,但并不让人觉得讨厌。

    但现在叶然修给她的是一个全新的感觉,沙场征战仿佛将他从一个血气方刚、懵懂单纯的少年变成了一个意气风发、沉稳睿智的男人,此刻他脸上洋溢着自信洒脱的笑容,英俊刚毅的容颜经过战场的洗礼愈加令人着迷。

    “看什么呢?”叶然修见罗云意一直紧盯着自己瞧,转头笑看向她问道。

    “感觉你这次回来变得有些不一样了!”罗云意有些不好意思地把眼睛挪向别处,见到叶然修犯花痴的毛病又开始了。

    “哦——哪里不一样了?”叶然修的眼睛此时犹如一潭平静的深水,将罗云意整个人都锁了进去。

    “总觉得你比之前爱笑了!”更确切地说,罗云意是觉得叶然修整个人好像都变得开朗了些,也不知道他在北疆究竟经历了什么。

    “是吗?”叶然修淡淡一笑看了罗云意一眼,可别人都说他变得更冷了呢!

    两个人就这样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很快就走进了梁老王爷的房内。

    “怎么,一壶茶就吓得你不敢来了,还得让老祖宗派人去请?”叶然修和罗云意走进来的时候,梁老王爷正坐在炕桌前看书,高大宽端着一壶刚泡好的热茶从隔壁的小茶间走了出来。

    “老祖宗,您这里的茶我可真喝不起了!”说是这样说,在梁老王爷的示意下,罗云意和叶然修都脱了鞋子分别坐在梁老王爷的左右两侧,高大宽倒了三杯热茶放在他们面前,罗云意却看着茶杯没动作。

    “喝吧,这杯免费的,不要你的银子!”梁老王爷将书本放在一旁,自己先端了一杯热茶喝了一小口。

    叶然修看着两个人笑笑没说话,罗云意一壶茶三百万两的事情他是知道的,不过这银子以后他会还给她的,如果有可能,她卖出去的那些宝贝他也想寻回来,毕竟那是她师父留给她的遗物。

    “喝就喝!”罗云意小声嘀咕了一句,然后端起面前的茶杯轻品了一口,然后眯起眼睛享受清醇的茶香从唇入喉的丝滑感。

    很快,一杯茶就进了罗云意的肚子,她就眼巴巴地看向茶壶。

    “喜欢这茶?”叶然修笑着又给罗云意倒了一杯,袅袅茶气随之而起,见罗云意点点头,他将茶壶放下,接着说道,“既然喜欢,这一壶茶都是你的,喝完还有!”末了还加了一句,“不要银子!”

    “不要银子就好!”那自己就可以多喝两杯了,“对了,我还不知道这茶叫什么名字呢?”罗云意以前在现代的时候会品茶但并不是很喜欢喝,都是唐老头逼着自己陪他泡茶才勉强喝一些顶级好茶,但在梁老王爷这里喝的茶却和之前任何一种茶的味道都不一样。

    “这叫玉美人,是太爷爷好友茶园里仅有的三棵玉美人茶树产出来的清茶,三年才能炒出三斤茶叶,不是什么人都有机会喝上的。”叶然修解释道。

    “这也叫玉美人?”罗云意觉得奇怪,怎么和他们农科院改良成功的葡萄新品种是一个名字呢?先是神龙流水玉,现在是一个名字,罗云意总觉得唐老头给自己的金玉镜和这个时空的联系好像越来越多了。

    “还有什么也叫这个名字?”叶然修和梁老王爷都看向了罗云意。

    “没什么!”罗云意摇了一下头没打算多说,叶然修和梁老王爷也没继续问,三个人继续坐下来喝茶,直到一壶茶见了底。

    “老祖宗,您找我来到底是什么事情,不会就是请我喝免费的好茶吧?”茶也喝了,是不是要说事了。

    “何止是请你喝好茶,还有好事要告诉你!”梁老王爷笑笑,让一旁的高大宽从书架上取下一个长方形的匣子,然后递给了罗云意,“给你,拿着吧!”

    “什么呀,这是?”罗云意接过来打开一看,里面是个黄色丝帛的画轴,不过定睛一看却发现和古代的圣旨很相似。

    “这是皇帝给你封官的圣旨,过了新年司农司会派几名官员来永岭跟着你学习耕作之法,怕你年纪小压不住他们,就封你一个从五品的司农官,以后房州所有农事上的事情你都可以参与。”司农司的那帮人都是死脑筋,梁老王爷想着就算有自己坐镇,他们也未必肯用心跟在一个小姑娘后头学习如何耕种,但有了这道圣旨,罗云意就是他们的同僚,官阶上和他们对等,或者比某些人还略高些,这样他们相处起来也会少很多的麻烦。

    “才从五品!”罗云意撇了一下嘴,有些嫌弃地说道,别看她年纪小,在农事上她可比这帮古代司农官厉害多了。

    “你可知房州知府才是正四品的官员,大禹朝自开国以来可没有女子为官的先例,你是第一个,而且你过了年才十二岁,皇帝能下这一道圣旨,实属不易了!”虽然梁老王爷在给皇帝的信中对罗云意在农事上的厉害之处做了说明,但因为罗云意罗家人的身份,皇帝怕是也不敢全然信任她。

    想必如今京城的局势不容乐观,不然皇帝也不会连下两道圣旨决定重新启用罗家人。

    “还用跪下来接旨吗?”罗云意可不觉得自己是得了个大便宜,她还不想当什么司农官呢,但这道圣旨怕是老祖宗替自己求来的,她不能不知好歹,从五品就从五品吧,自己在古代也当个官儿试试。

    “不用了,老祖宗我已经替你接过了,你把这圣旨拿回去放好就行!”梁老王爷淡然一笑说道。

    “谢谢老祖宗!”罗云意将圣旨放在了自己身边。

    “谢我干什么,你要谢的是圣恩!”梁老王爷看了她一眼说道。

    从平时的表现来看,罗云意对于权贵之人似乎并没有什么忌惮或敬意,她对自己尊重是把自己当成了一位长辈,而不是因为他是大禹朝的王爷,不以地位高低来待人,这一点梁老王爷想着可能是她那位高人师父对她的影响或教导。

    只是,人在世俗之中就要遵循世俗的礼教,该有的敬畏之心不能少,尤其是对一国之君。

    “那就谢谢圣恩!”罗云意双唇抿紧,脸上一副郑重其事的样子,但在场三人都看得出她是带一些调笑成分在其中的,大家都不是外人,也就没放在心上。

    “好了,茶也喝光了,好事你也知道了,别打扰我老人家休息,出去吧!”梁老王爷开始挥手赶人了。

    叶然修和罗云意就从房间里退了出来,然后叶然修示意罗云意跟着他,两个人进入了叶然修暂住的房间里,这间房子也是有火炕的,屋子里很暖和。

    “给你的,吃吧!”叶然修指了指炕桌上的一盘子红果子,这些红果子各个都和鸡蛋差不多大,色泽光滑明亮,泛着诱人的香甜。

    “这是什么果子?”对于自己未知的水果品种,罗云意的好奇心尤其旺盛。

    “这是红崖果,北疆边城冬天里特有的一种果子。”叶然修边说边在炕桌一侧坐了下来,炕桌上除了有那盘红崖果,还有一张棋盘和两盒棋子。

    “红崖果?”罗云意也没客气,拿起一个红果子“咔嚓”就咬了一口,香甜汁多又爽脆可口,而且在这大冬天吃进肚子里不但不凉反而暖暖的,“这果子真挺好吃的!”

    “喜欢就多吃两个!”叶然修看着她温柔一笑,开始摆开棋盘,然后又看向她问道,“会下棋吗?”

    “会呀!”她不但会下棋,还是一位围棋高手,而且除了围棋,什么象棋、军旗、跳棋、五子棋,扑克、麻将和牌九,她都玩的很厉害。

    叶然修将那盒白子推到了她面前:“来一局?”

    “好呀,输的可不许哭鼻子!”今天心情不错,罗云意也来了下棋的兴致,就见她一边“咔嚓”“咔嚓”地吃着红崖果,一边拿起白子在棋盘上和叶然修厮杀了起来。

    结果,一盘红崖果吃完,两个人的棋局也有了结果,罗云意这个专业围棋九段的高手竟然输给了叶然修一个古人,哪怕只是半子,也让她很是挫败。

    “怎么可能!”罗云意有些不可置信地看向一脸神情自诺的叶然修,看对方并无意外的样子,似乎早知道这盘棋他会赢。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锦绣田园:一品女司农》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锦绣田园:一品女司农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锦绣田园:一品女司农》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