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九十一章:真是有钱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锦绣田园:一品女司农正文 第九十一章:真是有钱
(156166http://www.156166.com)    “这是失传已久的千年古物臣子书,可不是有银子便能寻到的珍宝!”东华郡主满脸得意骄傲之色。

    她一说完,台下众人就有很多坐不住了,好多都伸长脖子往台上瞧去,遗失千年的古物重现于世,这次比宝大会真是来对了。

    “大哥,什么是臣子书?”对于东华郡主拿出来的宝物罗云意可是一无所知,毕竟她还不太了解这个时空的历史。

    罗勇泽也有些吃惊地看向台上,他对罗云意说道:“这臣子书相传是一千多年前一位落第秀才机缘巧合之下得一位仙家看中并赠予他的宝物,自从得此臣子书,那秀才不但金榜题名,而且位极人臣,死后更羽化成仙,而这臣子书却遗留人间。也有人说,仙家当时赠予秀才的除了臣子书还有一册帝王书,那秀才考中状元觐见皇帝之时,曾将这帝王书献给了皇上,自此君臣两个共同努力创造了一代盛世。得臣子书者得朝堂,得帝王书者得天下。”

    “不过是一本竹简册子,有这么神奇吗?”罗云意表示不信,都说半部论语治天下,但治国安民可不是只靠书本上的理论知识,如果君不君、臣不臣大家都只知道享乐不为百姓做实事,有一车臣子书帝王书也是无用的。

    “玢阳公主家中竟有臣子书,难道她想得整个朝堂不成?”林诚别有深意地看向了那册竹简,当年林洪文也曾花大力气寻找臣子书,可惜没找到,没想到竟在玢阳公主的手里。

    “一个公主还没那么大的能耐,怕就怕她两册书简都有!”高大宽眼中有担忧闪过,玢阳公主这些年一直都不安分,且不说这臣子书是真是假,单凭那句流传千古的“得臣子书者得朝堂,得帝王书者得天下”,一旦帝王书面世,乱的可不只是朝堂,这个消息一定要尽快让自家老主子知道才行。

    “也不知道这东华郡主是有意还是无意,臣子书一出现,恐怕公主府就会热闹了!”罗云意想了一下笑着说道。

    自古女子不得干政,更别说一个庶出嫁了人的公主,就算玢阳公主富可敌国、聪颖能干,一旦她展露出干涉朝堂的野心,那么势必会成为君王的眼中钉、肉中刺。

    当今圣上本就对玢阳公主有所猜忌不满,如今臣子书又在她女儿东华郡主手中出现,难免不让皇帝怀疑公主府的用心,她到底想做谁的“忠臣”,而帝王书是不是也在她的家中?她若有不献给皇帝反而自己留着,那可就是造反!

    这天下有不少人都有一个皇帝梦,一旦帝王书在手,便师出有名,到时候还不天下大乱。

    “世上没人见过真正的臣子书,玢阳公主若想保住公主府,这臣子书便只能是假的!”为了朝堂安定,不管这书册是真是假都只能是假的,否则被有心人利用,刚刚稳定一些的大禹朝朝堂又可能动荡起来。

    “你说是臣子书便是臣子书了,这世上谁见过,怎么证明它是真的?我看根本就是一假货!”就在这时,上席有一位年轻的英俊公子高声说道。

    此人面如冠玉,眸似辰星,一袭天蓝色锦袍,头戴紫玉金冠,腰束百福金丝银线带,宽大的红色狐裘被他随意地压在身下,一左一右各依偎着一位绝色美人。

    “旻王世子,他怎么在覃州?”司空潭看了一眼那人,皱着眉头说道。

    “这又是谁呀?”化身好奇宝宝的罗云意问道。

    “旻王世子叶昱,京城出了名的混世魔王。”罗勇泽看到那人也忍不住揉了一下眉心。

    “大哥,你认识他?”罗勇泽的表情好像是见到了熟人。

    “嗯,小时候——打过架!”罗勇泽尴尬地一笑说道。

    “难道当年把旻王世子打得鼻青脸肿的是大公子你?”林诚大睁着眼睛看向了罗勇泽。

    这旻王世子叶昱小小年纪便到处惹是生非,调皮捣蛋很是令旻王和旻王妃头疼,在京城里更是谁都惹不起的混世魔王,也不知他怎么就入了先帝爷的眼睛,在所有孙辈之中,先帝爷文衡帝最宠爱纵容的便是他,于是这位世子爷就更嚣张了。

    也不知那天发生了什么,一向只有他打人的叶昱被人揍得一身伤,文衡帝知道后大怒,非要找出揍他的人,但叶昱却表现异常,死活不说谁打的他,这也成为了当年的一个小小谜案,没想到今天意外知道了答案。

    “谁让他乱说话!”罗勇泽算是承认了当年的事情。

    能让一向好脾气的大哥忍不住出手狠揍的人,罗云意想着当年这位旻王世子说出口的话一定很欠抽,就看看他现在那个不可一世的样子,估计就有人想要踹他一脚。

    “这就是真的!”东华郡主恼怒地瞪了一眼叶昱,怎么到哪儿都有他。

    “切,爷说它是假的就是假的,这造假的工匠能做出来一册,自然就能做出来第二册,你们想要,爷给你们一箱!”说着,叶昱就摆摆手,让跟着的手下打开脚边的一个箱子,很是嚣张地将箱子里的东西往楼下倒去。

    “呼啦啦!”从二楼落下几十册书简,竟和东华郡主拿出来的臣子书一模一样。

    这一下子满场哗然,高大宽却忍不住扬起了唇角,这世子爷总算做了件好事。

    “这不可能,不可能!”东华郡主猛地跑到二楼栏杆处往下望,看着那些书简有些不可置信地说道。

    叶昱给了东华郡主一个冷冷的眼神,话都懒得对她多说一句。

    “叶昱,你故意的!”东华郡主转身怒瞪着叶昱。

    叶昱给了她一个“就是故意的”的挑衅眼神,然后端起酒杯,搂着美人很是自在得意地喝了一杯酒。

    “郡主!”这时,许茂起身走到了东华郡主身边,在她耳边轻轻说了几句话,东华郡主先是狐疑地看了许茂一眼,让丫鬟把书简从台上拿回来,自己也忿忿地跺跺脚回到了原位坐下。

    一个是王爷世子,一个是郡主,就算宝物真假难辨也没人揪着不放,比宝大会继续进行中。

    接下来是覃州本地的富少权贵们展示自己拿出来的宝物,这里面有珠玉宝石、名人字画和各类难寻珍品,每一件都是价值连城的珍宝。

    压轴展示宝物的是司空潭和许茂,司空潭拿出来的是一盒子极品红珊瑚珠,而许茂拿出来的则是一串沉香佛珠,说是请高僧开过光的。

    “喂,就剩你了!”东华郡主一直在关注着罗云意这一桌,白天叫嚣着比宝的可是这个野丫头,哼,自己丢脸了,她也别想好过。

    “急什么,好饭不怕晚!巧了,我的也是一串佛珠!”罗云意笑眯眯地示意玉婷拿着一个四方小盒子去了楼下的台上展示。

    东华郡主一听露出嘲笑的神情,这世上有什么佛珠是能和沉香佛珠相媲美的,野丫头真是不自量力。

    玉婷不慌不急地走到了台上站定,然后对着众人“啪”地一声打开小盒子,紧接着小心翼翼地将盒子里的佛珠取了出来。

    “哇!这——这是什么佛珠?!”百花楼内的众人全都忍不住站了起来,只见玉婷手中捧着一串清澈透明内镶金字的佛珠手串,比羊脂白玉更柔和白净,比玛瑙翡翠更光滑发亮,比无价之宝琉璃更晶莹剔透,更神奇的是,世间竟有如此高超技艺的工匠能将金字嵌入其中而无一丝痕迹,真是太令人震撼了。

    “姑娘,这佛珠中所嵌是何字?”有一位坐在中席的老者忙出声问道。

    “‘三业清净,福慧日增,吉祥自在,阿弥陀佛’,这一串是十六金字玻璃佛珠,算不算宝物?”之前一颗小小的玻璃珠就被当做珍宝,如今她拿出来一串纯白镶金字的,还不把这帮人给唬住。

    “当然算,而且是珍宝,绝对的珍宝!”众人纷纷出声表示道。

    “小姑娘,你这佛珠可愿意割爱?”又是刚才那位老者,他双眼紧盯玉婷手中的那串佛珠,势在必得的样子。

    “今天是比宝,我没想卖!”罗云意有些为难地说道。

    “姑娘出个价,多少银子都行,十万两如何?”老者直接就从怀里掏出了十万两银票。

    “我出二十万两!”吴宝的祖母是个一心向佛的老太太,他正想着偷拿玉观音出来怎么让自己的老爹消气,如果买了这串佛珠回去送给他祖母,自己不但不会被罚,说不定还有赏呢。

    “我出二十五万两!”那老者激动地举起手说道,他实在是太喜欢这串佛珠了。

    “三十万两!”吴宝也来劲了。

    老者被吴宝气的差点儿昏厥过去,论财力他一个棺材铺老板可比不上盐商吴家,二十五万两已经是他能出的起的最高价了。

    “我家主人愿出五十万两白银买下这串佛珠。”就在这时,一个样貌普通的男子不知从哪里钻出来,站在人群中说道。

    “诚爷爷,这个价怎么样?”罗云意都有些傻眼了,一串玻璃佛珠竟能卖五十万两白银,要知道她卖一坛子小辣野菜才赚几文钱,怎么覃州这帮人的钱都不算钱吗?他们知不知道五十万两白银意味着什么!

    “小小姐拿出的这串佛珠乃是无价之宝,百万黄金亦不可得!”林诚作为丞相府曾经的大管家,这世上的稀世珍宝他见识过不少,但甚少能有与眼前这串佛珠相媲美的。

    “诚爷爷,你这说的也太夸张了!”这帮有钱人不拿钱当回事,自己不坑他们还坑谁,既然他们自己愿意出那么多银子买一串玻璃球回去,她替他们心疼什么钱。

    “一百万两银票当即兑现,想要就拿走!”就这一串玻璃球出手她就能在覃州买十个庄子了,剩下的两件宝贝她还是别拿出来了,否则腰缠何止万贯,她都怕自己走不出去覃州。

    “一百万我要了!”吴宝猛地站了起来,好东西谁都想要,他吴家不差钱。

    那男子转身朝人群中某个地方看了一眼,然后又对罗云意说道:“好,当即兑现!”

    说完,又有一名男子走了出来,手里拎着一个木盒子,当着众人的面就打开了,里面赫然躺着厚厚一沓万两的银票,都是全国通用的钱庄票号。

    林诚特意查看了这些银票,对着罗云意点点头,罗云意也不磨叽,收了银子,就让玉婷把东西给了对方,而那两名男子拿到玻璃佛珠之后就跟在一位始终把脸藏在黑色裘衣里的人离开了,对余下的比宝似乎没了兴致。

    “这人谁呀?怎么没见过?”司空潭对拿着一百万两银票买下罗云意玻璃佛珠的人很是好奇,不过她也听她爹说过,在覃州有明面上的有钱人,也有一些低调隐于市的有钱人,这些人不太喜欢显露人前,或许今天这位便是如此。

    “大哥,咱们走吧!”目的已经达到,罗云意不打算继续参与这比宝大会了,进门前她还在为生计发愁,如今不出门她就已经是百万富翁了。

    覃州这帮有权有势的人脑袋估计都被驴踢了,出个门就带着几十万、上百万的银票,他们也不怕被打劫,她怕自己再呆下去会忍不住爆粗,哪怕这帮子有钱人少挥霍那么一点儿,就够无数流民吃整年了。

    差距,**裸的差距!不过想想古今中外贫富差距的现象并不少见,在现代自己不是遇到过更令人瞠目结合的比宝斗富现场嘛,如今这点儿又算得了什么!

    “想走?这才第一轮你们就打算溜了,不会是拿得出手的宝物就那一件吧?哼哼,白天还说大话,现在倒没本事了!”东华郡主见罗云意几人打算转身离开,立即讥讽道。

    “那也比以假当真强,你那竹简想必一文钱也没人要吧,倒是可以当柴火给烧了,就怕引不着!”罗云意反唇相讥道。

    “好一个伶牙俐齿的野丫头,咱们也别磨嘴皮子,有什么宝物就拿出来吧,第一轮比试算你通过!”东华郡主冷声说道。

    “东华,你自己都没通过,凭什么决定人家通没通过,这第二轮可没你的份儿,我看也别比二轮、三轮了,太麻烦,谁要是觉得自己的宝物比刚才那串镶嵌金字的佛珠还要珍贵,自己就拿出来让大家品评品评!”叶昱出声笑着说道。

    “叶昱,你少管闲事!”东华郡主恼火地说道。

    “哼,东华,你胆子是越来越大了,真以为有你爹娘宠着你就不把别人放在眼里了,惹恼了爷,信不信把你公主府给一把火烧了!”叶昱脸色阴沉地瞪了一眼东华郡主。

    “在下觉得叶世子说的很对,谁要是有珍宝就拿出来吧!”没有买到刚才的佛珠,吴宝很是遗憾,他很想看看罗云意还有没有别的珍宝,这次说什么都要买下来。

    虽然这次比宝大会在座之人多多少少都准备了一些珍宝,但是罗云意的玻璃佛珠一出来,其他人都偃旗息鼓了,当然也有一些人手中是有稀世珍宝的,但都藏在家中隐蔽的地方,并不打算让外人得知。

    “我这里还有上古神器金雀琴,和一块未经雕琢的神龙流水玉,你有什么?”东华郡主才不管自己第一轮通没通过,也不理叶昱对她的嘲讽警告,让婢女又将两件宝物展现给众人观看。

    这上古神器金雀琴和神龙流水玉都是有价无市的好东西,东华郡主一下子拿出来两件,的确令人吃惊。

    “诚爷爷,这两样东西很珍贵?”罗云意不懂地问道。

    林诚点点头,小声地给罗云意解释道:“这上古神器金雀琴乃是一把名扬天下的古琴,琴音婉转柔肠,余音绵远悠长,曾是皇宫珍藏的宝贝,玢阳公主的母妃因擅抚琴被先帝封为琴妃,并将这把金雀琴赏赐给了她,后来琴妃又把琴给了玢阳公主,而神龙流水玉因其难得一见被奉为世间珍品,传闻此玉有神气,而且会认主,不是什么人都有机缘得此玉的,迄今为止我也只在先帝爷身上见到过这种玉。”

    “林管家说的不错,当年有人挖到一块罕见的神龙流水玉,便将它进献给了先帝,先帝命工匠打造了两枚龙凤玉佩,一枚他自己佩戴,另外一枚给了当时的皇后,也就是现在的太后娘娘,这是出现的第二块神龙流水玉。”高大宽低声补充道。

    罗云意对于琴没什么兴趣,而是将目光转向了那块神龙流水玉,目光灼灼,似是要将那块玉给看穿。

    “意姐儿,你喜欢这块玉?”罗勇泽见罗云意看的入迷,轻声问道。

    “要是能凑近看看就好了!”罗云意像是自言自语地说道。

    “这个简单!”司空潭眼珠子一转,看着东华郡主冷笑着说道:“这金雀琴我在京城也是见过的,倒是不假,不过这玉就难说了,谁知道是不是和刚才的书简一样是假货呢!”

    “我这个是真的!”被叶昱说拿假货也就算了,竟然连司空潭也奚落她,东华郡主都要气的跳脚了。

    “谁能证明!”司空潭从叶昱那里现学现用。

    “叶昱能帮我证明,他之前肯定见过神龙流水玉!”先帝爷身上的神龙流水玉的玉佩叶昱小时候摸过不少,只是先帝爷很珍惜那块玉佩,去世之后这块玉成了陪葬品,而先帝过世之后,魏太后就没再带过那块玉,所以在场的也就为数不多的几人见过真品,叶昱便是其中之一。

    “爷凭什么帮你证明,你是个什么玩意儿!”叶昱出口就是一句脏话,气的东华郡主眼泪都快出来了。

    “东华郡主,不如让我看看,我也见过!”这时,高大宽出声说道。

    高大宽是梁老王爷身边的贴身侍卫,进入皇宫更是常事,他肯定也见过先帝爷身上的真品。虽然不是很情愿,但东华郡主还是让婢女把神龙流水玉捧到了高大宽面前。

    罗云意站在了高大宽身旁一起观瞧,一瞬不瞬地盯着那块近在眼前的璞玉,墨绿色的玉石散发出淡淡的光晕,仿若流水的细纹清晰可见,不自然地摸向自己的胸口处,自己佩戴的金玉镜上的玉石竟和眼前的神龙流水玉一模一样,只不过一个被精雕细琢,而另一个还是天然形态。

    “这的确是神龙流水玉,与先帝爷身上佩戴的玉佩乃是同一材质。”高大宽给出了肯定的话语。

    东华郡主听后脸上绽开得意的笑容,这下看谁还敢说她的宝物是假的。

    “神龙流水玉——”罗云意坐下之后还在念叨,金玉镜上的玉石怎么会和这个时空的神龙流水玉一样?两者之间会有关系吗?金玉镜能跟着自己的魂魄来到这个时空,是不是和这玉石有关呢?找到了玉石的秘密,自己是不是就可以更快地寻找到钥匙,进而回到现代呢?

    脑子想的有些乱,罗云意拍了拍自己的额头,一定得想办法也弄块神龙流水玉,不然自己以后就很难睡着了。

    “云意妹妹,你没事吧?”司空潭觉得罗云意自从见到神龙流水玉后就有些魔怔,传说这神龙流水玉有灵气,但也有些邪门,佩戴此玉者是福是祸很难说。

    “没事,没事!”罗云意摇摇头,看向东华郡主的目光已经有些复杂,而对方还以为她是胆怯了。

    吴宝对于金雀琴和神龙流水玉没什么兴趣,管它是不是难得一见,他现在就想要那种玻璃珍宝,只是不知道罗云意还有没有,所以自始至终他都眼神热切地盯着罗云意。

    “这位姑娘,你那玻璃佛珠是从何而来?还有没有呀?”吴宝腆着笑脸问道。

    “没了,世上只此一串!”罗云意回答道。

    “没了?!”吴宝泄了气地往椅子上一靠,早知道刚才就应该出更高的价钱把佛珠给买下来。

    “不过,我手中还有一件珍宝,叫幻彩太阳灯,诸位可以帮忙品评一番,看它比之神龙流水玉和金雀琴如何。”罗云意说完,亲自拿着一个小盒子下了楼,并且示意老鸨将台上的几盏灯都给吹灭。

    台上骤然昏暗了许多,罗云意站在中间暗处也不说话,将盒子打开拿出手工制作的玻璃灯,然后扭了一下瓶塞,一盏流光溢彩散发着独特紫色光晕的犹如硕大夜明珠的奇怪瓶子出现在众人面前。

    罗勇泽、高大宽和司空潭之前就已经见过幻彩太阳灯,只不过那盏是蓝色的,而眼前这盏是紫色的,虽然灯的外形是一样的,但里面摆放的物件和海底的细砂却是不同的,送给司空老夫人的那盏是蓝色海砂,而此时出现的这盏是紫色海砂,单说这两种海砂便无人听说过,更无人见过。

    “云意妹妹竟然还有一盏?”虽然在家里已经央求祖母围着那盏蓝色小灯看了很长时间,但此刻见到那盏紫色的玻璃灯,司空潭还是惊叹不已。

    “难道这灯不止一盏?”耳朵很尖的叶昱听到了司空潭的话,两眼放光地问道。

    司空潭撇了他一眼没回答,而是又转向了罗云意那里,再转眼看了看楼里的众人,莫不是被眼前这盏玻璃灯给惊住了,就连东华郡主、许茂等人也是看的痴迷,吴宝就更不用说了,嘴巴长得已经合不上了。

    “这宝贝开个价吧,我买!”叶昱也没和司空潭计较,转脸看向了罗云意,笑着说道。

    “这可不行!”吴宝猛地跳起来说道,满身的肥肉都因过于激动跟着乱颤。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锦绣田园:一品女司农》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锦绣田园:一品女司农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锦绣田园:一品女司农》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