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九十章:比宝斗富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锦绣田园:一品女司农正文 第九十章:比宝斗富
(156166http://www.156166.com)    “地方是好地方,就是太贵了,我现在可买不起!”罗云意咂咂舌,有些惋惜的说道。

    “罗姑娘,这已经是最低价了,我们也没办法,要打造上等工具就必须要有好铁好炭,这些也是需要人力和财力去寻找的!”右长老解释道。

    苍氏一门虽说门内高超技艺的工匠不少,但江湖中人不是那些善于买卖的精明商贾,手中可用的银两并不多,很多看似贵重的东西其实都是靠他们自己精湛的手艺换来的,就比如眼前的这个小庄子,便是二十年前一位富人为了打造一件特殊的物件甘愿送给苍氏门主的。

    “我明白,能否容我缓缓,等我筹到钱,我就把这庄子买下来!”千金难买我喜欢,既然相中了眼前的庄子,罗云意就想下定决心买下来。

    “当然可以,这庄子除了五姑娘,我们不再另卖他人,五姑娘什么时候筹到银子,这庄子的房契什么时候是你的!”右长老笑着说道。

    “好,我尽快!”对于右长老的说法罗云意听了很舒坦,不出意外,眼前这庄子一定会是自己的。

    说完了庄子的事情,右长老有事就先离开了,罗云意一行人则租了一艘画舫,打算在这寒冷的冬日里游游美人湖。

    画舫是司空潭租来的,众人走进去之后,就觉得很暖和,而且还有一股淡淡的檀香味。很快,大家就发现画舫正中的长几上摆着一个精美镂空的青铜熏香炉,淡淡袅绕的香气往上升起又很快散去。

    长几首位两侧各摆着一个烧着银骨炭的铜丝暖炉,坐下来没有丝毫冷意,仿佛置身温暖的春天般。

    “这里面好暖和!”罗云意在冬天就喜欢呆在暖和和的空间里,要不是怕金玉空间再来个时间逆转,到时候弄的家人担心,她都想呆在空间里不出来了。

    “当然暖和了,这烧的可是十两一斤的银骨炭。”司空潭拉着罗云意靠着一个暖炉坐了下来,罗勇泽、高大宽和林诚坐在了另一侧,香珠拉着玉婷、香菱到甲板上去了。

    “不便宜!”来到覃州罗云意才发现房州的消费水平真是太低了,在覃州一艘小小的画舫就烧这么贵的炭,可见这里富贵人家的确不少,而且过得真是奢华。

    “这有什么,你没见这里真正的富贵人家,都有拿蜡烛当柴烧的,有些纨绔子弟还到处与人斗富,撒银子就如泼碗水一样随意。”

    司空潭对这些都习惯了,作为司空家的大小姐,她在覃州、京城都见过不少骄奢淫逸、肆意挥霍的败家子,对这些坑家败业的人是嗤之以鼻的。

    不过,也有例外的,那就是叶然修这个梁王府的小王爷,他虽然败家,但是很多人对他的行为却是佩服不已的,谁让人家败家是为了百姓呢!

    “贫贱百姓卖儿卖女、无家可归,富人权贵却挥金撒玉、仆妇成群,怪不得房州的山匪会那么多,怪不得流民想要造反,这都是被现实所逼迫的,他们也实在没办法。”想起在房州见过的那些流民,更想起禾苗那些差点儿被卖掉的女子,罗云意忍不住含着怒气说道。

    “云意妹妹,并不是世上的富人权贵皆是如此,我们司空家可在不少地方设立了粥棚救济百姓,还有老祖宗,他可是大禹朝极为尊贵的人了,却为了百姓劳累奔波。”司空潭赶紧解释道,唯恐罗云意和罗勇泽他们会误会司空家也和那些夸富斗狠的人一样。

    “潭姐姐,如果一个国家连救济百姓的仁义富户和老祖宗这样关心百姓的人都不存在,那么这个国家的百姓该多么可怜,这样的一个国家又如何能长久地存在!”罗云意幽幽一叹说道。

    当贵族们和富人们只知道穷奢极欲地炫富攀比,把浪费、斗富当成一种炫耀荣誉,那么也预示着他们所处的朝代即将走向末路。

    “意姐儿,你说太多了!”罗勇泽制止了罗云意继续说下去,她这些话如果被有心人听去,并且在官家面前搬弄是非,朝廷就可以定罗云意一个鼓动造反之罪,到时候便是有理也说不清了。

    “哦!”罗云意低下头不再说话,这里可不是能畅所欲言的现代社会,但也正因为不是,有些话若不说出来,恐怕很多人一辈子也想不明白。

    罗云意的话也让众人陷入到短暂的沉默当中,往往谈论到国计民生之事时,总会给人一种沉重感。

    “哎呀,那边有人跳湖了!”突然,外边传来惊呼之声。

    “怎么回事?”舫内几人也不安坐,全都起身往甲板而去,就看到香珠、玉婷两个丫鬟已经施展轻功去救人了,并且很快将两个落水的女子救上了她们的画舫。

    湖水冰凉刺骨,两名女子又只穿着单薄的襦裙,虽很快被香珠和玉婷从湖中救了上来,但也已经嘴唇发紫,缩着身子直发抖。

    “快把她们扶进画舫里!”罗云意将外衣脱下给其中一名女子披上,司空潭见状也赶紧将自己的裘衣披在另一名女子身上,然后几人扶着那两名女子进了画舫。

    “多——多谢——恩公相救!”进入温暖的画舫内,两名女子喝了杯热茶暖身,罗云意又让船家找来两身干净的衣物给她们换上,这样冷的天气穿着一身湿衣服很容易生病的,待缓过精神,两名女子朝着舫内众人盈盈下拜道谢。

    “你们为什么跳湖?”罗云意不解地看向两人问道。

    两名女子对视一眼,其中一人含泪柔声说道:“回恩公的话,奴家不是自己要跳湖,是是被人扔入湖中的!”

    说完,两名女子甚是委屈地小声啜泣起来。

    “什么人如此无良,这么冷的天竟将两名弱女子扔入这冰凉的湖水之中?”司空潭脸上布满怒意,其余几人也是一脸不忿。

    “是城中的贾公子和廖公子,他们今日租了一艘画舫,请奴家几人去弹琴唱曲助兴,谁知船到湖心,两位公子各拿出一盒夜明珠,言说要看冰美人,无论是谁跳入湖中摆一个最美的姿势,便赏她一颗夜明珠,摆两个姿势,便赏她两颗夜明珠,奴家们虽是卖艺为生,但也不愿罔顾性命跳入湖中博他们一乐,那两位公子见没人愿意主动跳湖,一怒之下竟让身旁小厮将奴家两人扔入湖中,今日多亏恩公们相救,否则奴家二人的性命就——”说着那女子又哭了起来。

    “真是太可恶了!”罗勇泽听后两手握的咯吱咯吱响。

    就在这时,舫外传来叫嚷之声:“喂,快把那两名女子送来,惹恼了我家公子可没好果子吃!”

    “快快送来,否则我们就要上船了,哈哈哈!”

    船外的嚣张笑声很是刺耳,司空潭和罗云意都朝自己的丫鬟使了一个眼色,就见香珠和玉婷嘴角轻蔑一撇,一个纵身就到了对面那贾公子和廖公子的船上,将那几个对着他们画舫嬉笑叫嚷的小厮都给踢进了湖里。

    “哎呦!”

    “娘呀,冻死我了,救命啊!”

    “救——救命呀!”

    不绝于耳的惨叫声让罗云意心情舒畅了些,那两名女子听后,忙对罗云意等人说道:“恩公,那贾公子和廖公子家中颇有财势,你们还是不要惹他们了,奴家跟他们回去便是!”

    “不用怕,什么贾公子、廖公子的,本小姐都没听过,不过是两个哗众取宠的无耻小人!”能让司空潭记住名讳的那一定是覃州城最有名望的权贵商贾,而这两个要看冰美人的公子她听都没听过,想来不过是城内哪家小商户的公子罢了。

    “你们什么人,敢欺负我的人,是不是不要命了?”船外又响起一个愤怒的男声。

    司空潭冷笑一声,走到甲板上看着那人说道:“我就欺负你了,看谁不要命了!”

    “呦,原来是司空大小姐,误会,误会,咱们大水冲了龙王庙,多有得罪,多有得罪!”对方一见司空潭走了出来,认出了她就慌忙弯腰致歉道。

    “别套近乎,我不认识你们,既然你们这么喜欢冰美人,不如跳下湖也让本小姐看看!”司空潭笑不达眼底地看着对面船上两个穿金戴银的浪荡公子哥说道。

    “司空大小姐,别,别——我们就是随便玩玩!”司空家可不是什么人都能惹得起的,那贾公子和廖公子当即就没了气势。

    “玩?哼,你们倒真会玩!”罗云意脸色也冷冷的,想着山围村里梁老王爷为了天下百姓殚精竭虑,这么冷的天还守在田里不肯出来,再看看这些富家子弟花天酒地、草菅人命的荒唐行径,她就怒从中来。

    “怎么,你玩不起!呵呵,既然玩不起,那就不要出来丢人现眼了!”与贾公子他们的船紧挨着的另一艘精美画舫里传来一个嘲弄的女声,只凭这声音罗云意就听出是东华郡主。

    “不是我玩不起,是你们的玩法太低级,以为有几颗夜明珠就了不起了,不过是烂大街的玩意儿,都说覃州人有钱,我看是你们目光太短浅,根本没见过真正的稀世珍宝,还以为自己家里藏着的那点儿宝贝有多么了不起,根本不值一提,你们也枉称富贵人家,哼哼,可笑!”罗云意用极度蔑视的语气扫了扫对面画舫上的那些人,她的声音不算小,离得近的几艘画舫都能听到,而她这番话也彻底把周围的覃州富少们给惹怒了。

    这帮覃州富少平时就爱以覃州人自居,出钱阔绰豪爽,走哪儿都有一种覃州人的骄傲,似乎一对外提起自己覃州人的身份,就腰缠万贯高人一等似的,这种优越感已经影响了他们很久很久,此时听罗云意如此贬低覃州人,尤其是覃州的富人,他们可就不愿意了。

    “这位姑娘此话何意,难道是看不起我们覃州人吗?”这时,许茂从对面的画舫中走了出来,他身边站着东华郡主,身后还跟着一帮富家子弟,而东华郡主身边则站着几名衣着华贵的千金小姐。

    罗云意可不会着了许茂的道儿,自己还要在覃州开酒楼,可不能把所有覃州人给得罪了,于是笑着说道:“覃州人精明能干,热情好客,又爽直慷慨,历史上有不少商贾巨富、仁义侠士、风流才子都出自覃州,覃州是个好地方,可覃州的有钱人如此下作拿人命当游戏,啧啧,实在是令人对覃州失望不已。”

    “这位姑娘,他们可不能代表我们覃州,想来姑娘是对我们有些误会了!”跟在许茂身后的一位公子先是嫌恶地看了一眼贾公子和廖公子,他们可是给覃州人抹黑了,然后又转向罗云意淡淡笑道。

    “这位公子,不能不让我们误会你们这些覃州富少,以为几颗夜明珠就多么了不起,好像没见过什么宝贝似的。”罗云意无奈一叹说道。

    罗勇泽、高大宽、林诚几人都没有说话,他们多少是了解一些罗云意的,很明显他们家这位五姑娘是拿话在激对方,而对方也已经开始掉入了她挖好的坑里。

    “说的你手里好像有宝贝似的,你可见过碗口那么大的夜明珠?”东华郡主最先忍不住出口问道,她家里可是珍奇异宝不胜其数,被人嘲笑没见过什么宝物,这让她有些受不了。

    “嗤——”罗云意嗤笑一声看向东华郡主,眼中全是轻视,“难道在你们眼中除了夜明珠就再也没有别的宝物了!”

    “云意妹妹,这夜明珠算什么宝物,我司空家可有一株一丈多高的红珊瑚树,乃是世所罕见的稀世之宝。”司空潭虽不明白罗云意的真正用意,但也在一旁帮腔,还很挑衅地看了一眼东华郡主。

    果然,东华郡主一听不屑地瞅了一眼司空潭,高傲地说道:“哼,一丈多高的红珊瑚树有什么了不起的,我家有百斤顶级沉香,你比得了嘛!”

    红珊瑚树不可得,沉香亦不可得,这两样都是世所罕见的珍宝,而百斤顶级沉香其价难估,就是皇宫里所有的沉香加市面上流传的沉香也不足十斤,但玢阳公主家中却有百斤,可见其富有程度。

    东华郡主此话一出全场沉默,高大宽更是别有深意地看了她一眼,没想到玢阳公主的财力已经如此惊人,听闻公主府有金砖铺地、白银铸台,也不知道是真是假。

    “光靠嘴说谁都会,我还说我家中有天上的琼浆玉液,你们喝过吗!有本事,咱们就拿出来比一比。”罗云意挑眉一笑说道。

    “比就比,谁怕谁!”东华郡主才不信自己比不过司空潭和一个不知哪里来的野丫头。

    “好,云意妹妹,你说怎么比,我们司空家别的没有,珍奇宝物可是不少!”司空潭故意高声说道。

    “既然如此,那我们就来个比宝大会,到时候现场竞价拍卖,谁的宝物出价最高谁就是胜者,到时候你们可不要暗中找人自抬身价,连覃州人那点儿傲气都丢了!”罗云意故意看了一眼许茂等人,言外之意好像他们中间会有人耍诈一样。

    “姑娘但请放心,我们覃州人最讲究信义两字,今夜百花楼比宝,我们许家愿出五千两作为胜者的彩头。”许茂站出来笑着说道。

    “我也出五千两!”东华郡主可是对魁首之位势在必得,幸好她来覃州带来了几件宝贝。

    “我们司空家出一万两!”司空潭云淡风轻地说道。

    “那我出两万两!”这彩头东华郡主也不想司空潭抢了头位,反正今夜她的宝物必将震惊他人。

    其他几位富家公子也都愿意出些彩头,最后统计下来光是彩头就有六万两,而且这些人竟然还坐下来讨论好了今夜比赛的规则,第一轮比宝获胜的十人才有资格进入第二轮,而第二轮比宝获胜的三人才有资格进入最后一轮,最后三人的宝物公开竞卖,卖出最高者为胜者。

    “比宝大会,不见不散!”商定好比赛规则之后,罗云意一行人就打算离开了,而离开之前,罗云意冲着东华郡主和许茂说道。

    “就怕你不敢来!”东华郡主扬了扬头冲着罗云意又是一声冷哼。

    离着今夜还有大半天的时间,可还没等罗云意几人回到客栈,百花楼比宝大会的事情就已经弄得街知巷闻,更有人将美人湖上发生的事情绘声绘色地传扬开来。

    “覃州这帮纨绔子弟平时就喜欢斗富,今天晚上百花楼肯定热闹了!”回到客栈吃完午饭,几个人坐在一起喝茶闲聊时,林诚说道。

    “覃州没有别的地方可以去吗,干什么要去百花楼?!”罗云意十分不解地问道。

    “百花楼是覃州最大最热闹的青楼,也是美人最多的地方,这些覃州富少们早已经习惯了在青楼这种地方斗富。”林诚解释道。

    “五姑娘,你为何一定要和东华郡主等人比宝斗富?”高大宽问道。

    “她是为了让自己的东西卖个高价,是也不是?”罗勇泽猜出了罗云意的心思,比宝不是关键,罗云意是想找个好机会出手自己手里的两件珍宝。

    “大哥真聪明!”罗云意对着罗勇泽伸了伸大拇指夸赞道,“那么多有钱人聚在一起,总有一两个识货的看上我的东西,只要他们出一个让我心动的价格,我就把自己的宝物出手,至于比宝大会谁胜谁负又有什么重要,不过想想那六万两的彩头,今夜我倒是很想胜出的。”

    “姑娘,可咱们没什么宝物呀!”香菱自从得知买个小庄子要八万两就已经开始发愁,他们这次来覃州还有好多东西没买呢。

    “没宝贝我参加什么比宝大会,今天晚上就让这帮覃州的公子哥儿好好瞧瞧,是什么样的宝贝闪瞎了他们的眼睛!”对于今晚的比宝大会,罗云意很有信心地说道。

    别人或许还存有疑虑,但是罗勇泽和高大宽却是相信罗云意的,就凭今天她送给司空老夫人的那件礼物就可当比宝大会的魁首。

    到了这天傍晚时分,罗云意带上这次来覃州的所有人,背着她那牛皮小背包,披着刚买的貂裘,喜滋滋地坐上马车去了百花楼。

    今夜的百花楼比以往更为热闹,楼里楼外挤满了人,不过很多人都被孔武有力的护卫拦在了楼外,今夜不同以往,不是谁都有资格进去的。

    里面只有三十张席位,坐的不是覃州城最富有的公子哥儿,便是大禹朝都能数得着的厉害人物,罗云意他们也是跟着司空潭一起走进去的,坐的自然是二楼的上席,他们的对面正是东华郡主和许茂。

    覃州城是个繁华富庶之地,在此居住或来此游玩的皇亲权贵、文人名士、豪绅富商不计其数,听闻今夜百花楼有比宝大会,冬夜漫漫无心睡眠,于是好多人都来凑热闹了。

    百花楼的老鸨自是不敢怠慢,先让楼里的几位佳丽以舞曲助兴,然后摆上好酒好菜招待难得一聚的贵客们,因为是比宝大会,楼里的安全措施自然加强了不少,闲杂人等是进不来的。

    “咱们又不是来这里喝酒吃菜的,不是说今天是比宝大会吗,那还等什么,大家都把自己的宝物拿出来晾晾吧!”一位坐在上席全身圆滚滚的男子有些忍不住地先说道。

    “以为是白菜呀,还拿出来晾晾!”罗云意看着那人忍不住笑道。

    “这是大盐商吴子贵的儿子吴宝,他姐姐是宫里的丽妃娘娘。”司空潭在一旁给罗云意小声地解释道。

    “小小姐,上次那个万花筒就是这位吴公子买走的。”林诚这时也低声对罗云意说道。

    原来这个人就是玉净设计的那位富少,脑满肠肥的样子的确是很好骗,大盐商一定银子不少,罗云意先把这位吴宝吴公子给记下了。

    “没错,没错,快开始吧!”很多人都已经等不及了,这次有的是为了比宝而来,有的是为了寻宝而来,有的则是为了观宝而来。

    百花楼的老鸨也不多言,让助兴表演的姑娘们都下去,然后站在表演的台子上笑语晏晏地说道:“各位贵客,现在就可以把你们手中的稀世珍宝展示给大家看,究竟是不是真的宝贝,相信在座的各位自己便能评判出来。”

    “说的不错!”吴宝吴公子先喊道,然后又命下人抬了一个木箱子出来,“这是我吴家的一件宝贝,先让各位开开眼!”

    吴家的下人小心翼翼地将木箱子抬到刚刚百花楼姑娘们表演的台子上,台子上此时有一张铺着绵软锦缎的四方桌子,吴宝也跟着走了上去,并且示意下人打开箱子将里面的东西抬出来。

    待到众人看到吴家下人摆放在台上的宝物时,很多人都睁大了眼睛,竟然是一座三尺来高的白玉观音,那观音慈眉善目栩栩如生,令人观之亦心生敬畏之意。

    吴宝有些得意洋洋地看着台下的众人,这一次他还不出尽风头,看来瞒着他老爹把玉观音偷拿出来是绝对没错的。

    “宝物,真正的宝物!”这玉观音一开场就震住了不少人,也让一些人羞于拿出自己准备的宝物了,与这件玉观音相比,他们的宝物就有些上不得台面了。

    不过,这些人可不包括东华郡主,她虽然也吃惊吴宝竟能拿出这样一座玉观音,但公主府的好东西可不少,只可惜这不是京城,否则该是自己开场震住所有人。

    “不过是一座玉观音,有什么了不起的!”东华郡主示意自己的丫鬟将一个长方形锦盒送到台子上打开。

    “啪!”一声短响,锦盒应声而开,里面静静地躺着一册竹简。

    “这难道是——”高大宽和林诚对视一眼,眼中都有震惊闪过。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锦绣田园:一品女司农》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锦绣田园:一品女司农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锦绣田园:一品女司农》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