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八十八章:齐王是谁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锦绣田园:一品女司农正文 第八十八章:齐王是谁
(156166http://www.156166.com)    高大宽眼神微冷地扫了一眼东华郡主,竟吓得她往后缩了缩,然后抬脚就朝面前的两个人踢去,“砰砰”两脚将他们踢了三丈多远,直接口吐鲜血。

    高大宽看起来是个温和不多言的憨直性子,真要发狠起来,也是个令人头皮发麻的厉害角色,想当年他跟着梁老王爷征战沙场,可是令敌军闻之丧胆的人物。

    “你好大的胆子,公主府的侍卫你也敢打!”这时许茂挺身站了出来,还很男人的把东华郡主拉到自己身后,可是把小姑娘感动的眼冒红心。

    “别说是两条狗,就是他们的主人来了,也要想想有些话该不该说!”高大宽阴着脸看向许茂。

    在大禹朝,嫡庶极为分明,皇室子孙亦是如此,除了正宫娘娘所出的嫡公主身份尊贵外,其他庶公主地位并不高,不受宠的甚至连个宫女也不如。

    东华郡主的母亲玢阳公主是先帝宠妃所生,本就被当今太后所不喜,又加上她嫁人之后大开盐场,疯狂敛财,还暗中结交皇子、朝臣,当今圣上早就有意想打压她,梁老王爷也极其不喜欢她的所作所为。

    更何况高大宽不但是梁老王爷的贴身侍卫,还是先帝与当今圣上都特许能在宫中行走的佩刀护卫,皇子公主见了他都是要行半礼的,更别说一个小小的郡主了。

    “废物,快起来,把这个出言不逊的家伙给我抓起来!”东华郡主懊恼地对自己的手下说道。

    “不自量力!”司空潭冷笑地瞅了一眼东华郡主和许茂,不用高大宽出手,她的丫鬟香珠就能摆平。

    “姑娘,你和大公子在一旁看好戏,瞧我的!”玉婷摩拳擦掌地嘻嘻一笑,就和香珠两个人把自己的主子护在了身后。

    见香珠和玉婷两个小丫头站了出来,罗云意、司空潭、罗勇泽还有推着罗勇泽的罗一都站在一旁没出声,高大宽也起身让开了道儿。

    “反了,反了,全都给我抓起来!”东华郡主瞧见高大宽这群人根本不把她放在眼里,还派两个丫鬟出来,就更为气恼了。

    东华郡主带来的那两名侍卫武功本就一般,现又被高大宽踢出了血,就更不是香珠和玉婷的对手了。

    “全都给我上!”见自己的人如此不堪一击,气急的东华郡主命令所有跟着的下人都加入战场,就连许茂的两个小厮也被硬推了上去。

    香珠和玉婷可不惧对方身份,更不管你会不会武功,来一个打一个,来两个揍一双,而且两个丫鬟越打越起劲,到最后看着被她们打得鼻青脸肿“哎呦,哎呦”叫唤着东倒西歪的人哈哈大笑起来。

    珠宝行的掌柜也吓得不敢出头儿,这帮人来路不明,连郡主都不放在眼里,别说他一个商家了,只得躲在一旁瞧着。

    “你——你们——司空潭,你会后悔的!”东华郡主强撑着对司空潭喊道。

    “我什么时候后悔你不会知道,但我要你现在就后悔!”司空潭也是不会忍的性子,她虽然对许茂无感,但是因为眼前这对狗男女让她爹娘在覃州被人指指点点,她窝着一肚子气没处撒,今天正好碰着好时机。

    就在司空潭一个飞身准备对东华郡主和许茂出手时,突然一枚闪着寒光的利器朝她打来,要不是罗勇泽眼疾手快拿独臂张为他在轮椅上制作的暗器挡了一下,司空潭必伤无疑。

    “司空姑娘,手下留情!”一句不含温度的话语从门外传来,紧接着走进来两个人。

    最先踏进珠宝行的是一名身披貂裘的年轻男子,英挺的剑眉下一双犹如寒潭般幽深的眼眸,似是藏着谁也探知不到的心事,身姿丰雅,相貌堂堂,此刻他薄唇微抿,嘴角含着一丝微怒。

    跟在他身后的是一名四十岁左右的男子,儒雅的书生装扮,不过此人手中把玩的东西正是刚刚差点儿打到司空潭身上的利器——一枚三菱飞镖。

    罗云意正好奇走进来的这两人身份,却发现身旁的罗勇泽和罗一都有些情绪激动,尤其是罗勇泽,他正紧握双拳以使自己冷静下来,而且只看了那年轻人一眼便低下头保持沉默。

    “齐王哥哥,这些人欺负我!”见到来人,东华郡主原本惊慌的脸上立即布满喜意,直接从许茂的身后站出来朝着那年轻人跑去。

    谁知那年轻人没理东华郡主,而是走向了罗勇泽和罗云意的方向,然后在罗勇泽的轮椅前停下脚步,先是眼神复杂地看了一眼罗勇泽盖在毯子下的腿,接着语气平淡而熟悉地喊道:“阿泽!”

    这人认识自家大哥?罗云意疑惑地看了一眼年轻人,又转头看了看自己的大哥,却发现他依旧低着头不言语。

    “阿泽,你——还好吗?”年轻人的声音里带着关心的味道。

    终于罗勇泽轻轻抬起了头,脸上是平和至极的笑容,看着那年轻人静静地说道:“多谢齐王殿下挂忧,在下很好!”

    “你还在怪我,我以为我们还是朋友!”齐王叶黎轩脸上没什么多余的表情,依旧是冷冷淡淡的。

    “我不怪你,七年前我就说过,如果你相信我,我们一直就会是朋友!”罗勇泽轻叹一声说道。

    叶黎轩不再说话,七年前他是很想相信罗勇泽,但是很多人和事让他当时做出了错误的选择,以至于害了他最好的朋友,如今他慢慢有能力来偿还,却发现有些事情终究不是他想象的那么简单。

    “齐王哥哥,你认识他们?”东华郡主见叶黎轩和罗勇泽似是旧识,于是出声问道。

    “东华,你太任性了,明日就回京吧!”叶黎轩冷冷地看了一眼东华郡主说完,然后又对高大宽行了半礼说道,“还请高侍卫多多见谅,东华她被玢阳姑姑宠坏了,今日打坏的所有东西算在齐王府的账上。”

    “齐王殿下客气了!”高大宽只是对着叶黎轩微微一点头。

    “齐王哥哥——”东华郡主吃惊地看向叶黎轩,又迷惑地看向高大宽,齐王哥哥怎么对一个侍卫会这么恭敬呢?

    “东华,道歉,这是老祖宗身边的高侍卫,不得无礼!”

    “是,对不起!”东华郡主有些不甘不愿地对高大宽说道。

    整个京城的人都知道梁王府是最穷的,但也是最惹不起的,连太后和皇上都礼让三分的地方,东华郡主再不懂事也知道现在不是逞强的时候。

    高大宽只是淡淡地看了一眼东华郡主,然后走到了罗云意的身后站住,仿佛他是罗云意的贴身护卫一般。

    高大宽的行为,让叶黎轩、东华郡主等人都忍不住对罗云意侧目起来。

    叶黎轩更是特意打量了一下罗云意,刚才只扫了一眼她,还以为是罗勇泽身边的一个漂亮小丫鬟,照现在的情形来看,这个样貌出众、一脸沉静的小姑娘很可能就是传言中那位海外高人的子弟。

    “意姐儿,咱们回去吧!齐王殿下,告辞!”当叶黎轩的目光转到罗云意的身上时,罗勇泽将轮椅转到了罗云意的面前,恰好挡住了他人探寻的目光,不知为何,他并不想叶黎轩对罗云意有过多关注。

    叶黎轩一愣,罗勇泽的行为让他眼中闪过一丝伤痛,难道自己会伤害他们不成?

    “保重!”叶黎轩起身让开了一个道儿,当罗一推着罗勇泽走过他身边时,就听到叶黎轩低声说道,“阿泽,后会有期!”

    罗勇泽平视前方没说话,但是跟在身后的罗云意总觉得他的后背一僵,这个齐王和自家大哥之间一定有问题。

    回到客栈之后,罗勇泽就直接回了自己的房间,司空潭也察觉出他从珠宝行出来之后情绪有些低落,想找他说几句话,但是被罗一挡在门外。

    “司空姑娘,我家大公子说,之前他不知道你是公主,言行之间多有得罪,还望公主不要计较,今日我家公子很累了,烦请公主早日回府休息!”罗一传话道。

    “是我没和泽哥哥说清楚,他是不是生我气了,我真不是故意不告诉他我被太后封为了公主,这公主称号也不是我想要的!”司空潭从罗一的传话中听出罗勇泽比之前还想和她拉开距离了。

    “司空姑娘,我家公子今天真的累了!”罗一说道。

    “潭姐姐,天色也不早了,要不今天你先回去,反正明日我和大哥要去司空家拜访,有什么话我们明日再说!”罗云意也不想司空潭此时打扰罗勇泽,现在罗勇泽或许最需要一个人安静地待会儿吧。

    “云意妹妹,你说泽哥哥是不是生我气了,我真不是故意不告诉你们的。”司空潭没觉得公主的身份有什么了不起,甚至她觉得说出这个身份,很多人对待她的态度就不一样了,就像此时的罗勇泽一样。

    “潭姐姐,我想大哥不是生气,你先回去吧!”罗云意看了一眼罗勇泽紧闭的房门,想着他今日的反常定和那位齐王有关。

    “那好吧,咱们明天见!”司空潭清楚留下来也是徒劳,只得转身带着香珠离开了。

    罗云意回到房间之后就坐在床上裹着被子发呆,玉婷和香菱也没有打扰她,等到快歇息的时候,突然听到隔壁传来客栈掌柜的叫门声。

    “客官,客官!”客栈掌柜轻声敲响了罗勇泽房间的门。

    “什么事?”屋里传来罗一的问话声,林诚一共要了四间上房,他和高大宽各一间,罗一和罗勇泽一间,剩下的三名女眷一间。

    “有位客官让小人把一件东西送给房里的公子,说是故人之物,如今相见自当物归原主。”掌柜的说道。

    屋子里有了短暂的沉默,很快就有了回话声:“知道了!”

    紧接着罗云意就听到了“吱呀”的开门声,不一会儿掌柜的就离开了,房门重又被关上。

    “香菱姨,你知不知道齐王是谁?”罗云意睡不着,就拉着香菱说话。

    “齐王?姑娘,奴婢不清楚,奴婢来永岭时还没齐王这个称号,在永岭的这些年也不知道大禹朝何时有了齐王!”香菱并没有陪着罗云意去逛珠宝行,所以她没有见到叶黎轩,永岭消息闭塞,她也不清楚齐王是谁。

    “姑娘,我知道,我知道!”躺在另一张床上的玉婷一个翻身坐起,一脸兴奋地说道。

    “你知道?他是谁?”想着玉婷之前在覃州呆过,而且又是乞丐堆里混过的,知道的事情自然不会少。

    “齐王本名叶黎轩,是明王殿下唯一的骨肉,自幼聪颖好学,很得先帝宠爱,更是当今太后最宠爱的一个孙子,整个大禹朝未到弱冠之年便封王的除了这位齐王殿下就是梁王府的小王爷,不过齐王是有封地的,梁小王爷则没有。”玉婷将自己所知道的告诉罗云意说道。

    玉婷这一说,香菱立即明白过来此人是谁,怪不得从外边回来之后罗勇泽会变得有些异常。

    “原来是他,曾经的明王世子!”香菱悠悠说道。

    “香菱姨,这个齐王和我大哥以前关系是不是很好?”明王的儿子,怪不得罗家人见到他都会有些情绪波动。

    “他们关系曾经非常好,就像亲兄弟一样,齐王和大公子自小相识,明王妃和大夫人还是闺中好友,我只知道罗家遭难的前一天,大公子去了明王府,等他再回来的时候,一条腿已经没了,没人知道那天发生了什么事情,但从那之后大公子似乎不太愿意再提起明王世子,明王府也因为明王之死和罗家彻底断绝了关系。”香菱回想了一下说道。

    “那你的意思是说,大哥断腿和齐王有关?”罗云意顿时来了精神,那天究竟发生了什么。

    “这个我就不清楚了!”香菱只是罗家的下人,主子的事情她知道的并不多。

    罗云意也没在多问,断腿是大哥心中的痛,如果这种痛和他最好的朋友有关,想必他的心里会更难受吧。

    到了次日清晨,罗云意早早就起了床,梳洗打扮一番,换了身干净整洁的朴素衣物就和罗勇泽乘坐马车往司空府而去。

    马车里,兄妹两个相对而坐,罗云意一直上下左右地打量罗勇泽,目光有些肆无忌惮。

    “意姐儿,你看什么呢?”罗勇泽有些奇怪地瞅了一眼她,这个古灵精怪的五妹妹又在想什么呢。

    “大哥,换了身衣服你显得更帅了,今天上街我也给你买个貂裘穿穿,肯定帅满一条街,迷死那些大姑娘小媳妇!”今天的罗勇泽虽没有刻意装扮,但他天生就有一股温文尔雅的君子之气,一张脸端正阳刚,再加上自带的温暖气息,让人忍不住就想靠近。

    “意姐儿,又在胡说,小心被奶奶和四婶知道,回去罚你跟着育德苑的嬷嬷们学规矩。”罗勇泽故意吓唬罗云意说道,见她害怕似的吐吐舌,又忍不住被她逗笑,“对了,帅是什么意思?”

    “帅就是说你‘人见人爱、花见花开’,长得风流倜傥,英俊潇洒。”罗云意笑吟吟地解释道。

    “你呀——”罗勇泽无奈一笑宠溺地看着罗云意摇摇头,“对了,礼物你准备了?”

    “嗯,已经准备好了,不过,只有一份儿,到时候你就送给潭姐姐的祖母好了!”罗云意说道。

    “嗯,自是要送给长辈的!”一份礼物罗勇泽倒没有觉得有什么失礼之处,大户人家送礼从来都是看礼物的轻重而不是数量。

    今日跟随两个人到司空府的是高大宽、玉婷和罗一,林诚、香菱和王府的四名侍卫都被罗云意安排去做其他事情了。

    “云意妹妹,泽哥哥!”马车刚在司空家门前停下,司空潭带着香珠就蹦了出来,而且是开了正门迎接两人。

    司空家的府邸与罗云意来之前想象的富商豪宅不同,简单厚重的朱红大门,大门两旁蹲着两只威严的石狮子,两边侧门都开着,不时能看到有下人进出。

    跟着司空潭进了大门往里走便可以看到左右两侧各有一个圆形拱门,左侧通往正堂,而右侧通往后宅,司空潭带着罗云意他们直接从左侧拐进了第一进院落。

    “云意妹妹,泽哥哥,祖母让我直接带你们去正堂,今日府里还有别的贵客,你们若是觉得不舒服,找个借口就出来,咱们去逛美人湖!”司空潭也无心带两人领略府中的风景,她就怕待会儿罗勇泽心里会不痛快。

    “别的贵客?潭姐姐,是谁呀?”对于古代的建筑风景罗云意并不陌生,比起欣赏司空家的府邸,她更好奇今天还有谁登门拜访。

    “是——齐王殿下!”司空潭也没想到齐王叶黎轩今天怎么会突发奇想来自家,说起来,司空家和齐王府之前并没有什么往来,但人家是受宠的王爷,肯登自家的门那是看得起司空家,司空家断没有也不敢把这尊客拒之门外。

    罗云意一听立即转向了罗勇泽,却发现自家大哥脸上没什么别的表情,依旧是温温和和的模样,好像一夜之间他就把自己所有的情绪都隐藏好了。

    很快,一行人就到了司空家的正堂,因为司空家的男主人都不在家,司空老夫人和司空绍的夫人赵氏出面先接待了齐王,几个人踏进正堂客厅的时候,齐王正坐在首位慢慢饮着茶,司空老夫人端坐另一侧,而赵氏坐在司空老夫人的下首。

    进厅之后,罗勇泽坐在轮椅之上微微低头给几人行礼。

    “民女罗云意见过齐王殿下、老夫人、夫人!”罗云意也是学过几天正经古代礼仪的,到了真正用的时候她还没有忘,跟着罗勇泽一起见礼,并不能让他人挑到什么错处。

    “阿泽,罗家妹妹,不必多礼!”叶黎轩虽是客人,但他地位最高,放下茶杯看着罗勇泽和罗云意说道。

    “是呀,大公子,五姑娘,你们是潭姐儿的好友,来到这里就像在自家一样,可不要太客气!”司空老夫人目光和蔼地看着两人笑着说道。

    “多谢齐王殿下和老夫人!”兄妹两个退坐到一旁的椅子上,而进门之前,罗云意就将一个小盒子递给了罗勇泽,他是罗家的男子,这礼自然由他送比较合适。

    “老夫人,这是我兄妹二人准备的一份小礼物,还望老夫人和夫人莫要嫌弃,请收下!”罗勇泽将罗云意给他的小盒子拿了出来。

    司空潭抢在老夫人身边的大丫鬟先接过,然后一副女儿态地对老夫人撒娇道:“祖母,您可是答应过我的,无论今日云意妹妹送什么,您可是要赏我的!”

    “你这孩子怎么如此不知礼,客人都在呢,别让人看了笑话!”司空老夫人瞪了一眼司空潭,但眼中并不见什么怒气,“快拿来让祖母看看是什么好东西!”

    “我帮您打开!”司空潭撒娇一笑,当着几人的面就把小盒子轻轻打开了。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锦绣田园:一品女司农》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锦绣田园:一品女司农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锦绣田园:一品女司农》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