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八十七章:初到覃州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锦绣田园:一品女司农正文 八十七章:初到覃州
(156166http://www.156166.com)    屋子里突然安静下来,罗勇霆看着陷入沉思里的罗云意,笑着起身宠溺地拍拍她的头,然后说道:“傻丫头,你四哥不是那种只凭拳脚功夫的莽夫,不会被人轻易骗了去的。”

    “不会吗?”很明显,罗云意不太相信。

    罗勇霆干脆改拍为敲,假装生气地说道:“小丫头,几天不见,你胆子大了,敢这样说你哥哥我,哼哼,看我不好好教训教训你!”

    “四哥,你要是敢欺负我,我以后就不给你做好吃的了,馋死你!”罗云意被罗勇霆给逗笑了。

    “好妹妹,好妹妹,哥哥错了,你可千万别生气,我真的要馋死了,今天的包子我能吃一百个!”罗勇霆一脸赖皮讨好样地说道。

    “不吃完一百个不许走!”罗云意笑着说道。

    “好!”罗勇霆赶紧坐下烧火,不一会儿厨房灶堂里就亮起了红彤彤的火光。

    屋外夜色沉静,山风寒冷,而罗家厨房内却是暖意融融,兄妹两个的笑声引得罗良承也从屋子里走了出来,再过一会儿,包子的香味就会飘散出来,到时候恐怕睡梦中的人也要被勾引出来了。

    罗勇霆虽然没有真的吃完一百个包子,但是却把罗云意包的包子都用一个大麻袋装走了,而这些包子原本是明天早上要送往绣园给绣女们改善生活的。

    等到破晓十分罗思雨和林莞清她们起身到厨房的时候,却发现面盆空了,肉馅也都没了,罗云意一个人坐在冒着热气的灶台处打盹儿。

    “意姐儿,你这是——”罗勇霆昨夜回来的时候,除了罗良承和罗云意,其他人都先歇下了,他也没想打扰家人,见过罗云意,吃了包子又拿走了剩下的,就又悄悄离开了,所以林莞清并不知道他回来过。

    “四哥回来又走了,包子都让他带走了!”因为厨房离着众人歇息的房间远一些,所以除了守夜的几个人,没人知道罗勇霆回来过。

    “是不是有什么急事?”林莞清担忧地问道。

    “娘,你别担心,四哥就是担心我才回来的,见我没事他又回去了,你们都在休息,他就没打扰你们,说是剿匪结束就回来,应该很快了!”罗云意说道。

    “那就好!不过他也太不懂事了,怎么能让你一个人包这么多包子呢,看把你累的,胳膊酸了吧,快回去躺床上休息一会儿,不是说今天还要启程去覃州吗?”看着直甩胳膊的小女儿,林莞清心疼地说道。

    “娘,您舍得让我去了!”罗云意一听脸上笑开了花,她刚提出去覃州的时候,林莞清可是反对的,没想到这么快就同意了。

    “不舍得能有什么办法,你外公说你去覃州有重要的事情要去办,你诚爷爷也在覃州,他会保护你的!”林莞清就是再舍不得也没办法,罗云意自小不在她身边长大,因为是高人子弟,又得老王爷看重,所以她便不能和普通的姑娘家一般守在自己身边,儿女大了总有自己的事情要去做,她这个当娘的能做的也就是支持他们。

    “娘,放心,我不会有事的!”终于可以走出去看看了。

    司空潭得知罗云意今日就要收拾东西赶往覃州,她也有些坐不住了,原本她还想着在房州多玩两天呢,况且罗勇泽还没说跟不跟一起去呢。

    “小姐,咱们回家吗?”香珠见她家小姐在房间里有些坐立不安的样子,出声问道。

    “回,咱们和云意妹妹一起去覃州!”司空潭最终决定和罗云意一起回去。

    此时高大宽和林诚都在覃州,罗云意除了带着会武功的玉婷和梁王府的四名侍卫,陈老夫人还非让香菱跟着保护她,而就在临出发前,罗一推着罗勇泽也出现了,他们也要一起去覃州。

    “大哥!”看到罗勇泽出现罗云意很高兴。

    罗勇泽没说话,只是对着罗云意笑着点点头,然后被罗一抱上了马车,而罗云意则和司空潭乘坐另一辆马车。

    “潭姐姐,这下子你开心了吧!”坐上马车,罗云意朝着司空潭调皮地挤挤眼睛。

    “云意妹妹,你学坏了!”司空潭被罗云意调侃的脸上有丝羞红闪过,但很快消失不见。

    马车朝着房州府城的方向而去,到了城外码头改走水路,大概两天便能到覃州。

    因为近段时间官兵剿匪动作比较大,又加上是寒冬,百姓家家闭门不出,路上难得见行人,房州府城也是冷冷清清的。

    城外码头早有司空家备下的商船等候,一行人上了船,顺风顺水地朝着覃州而去。

    “这天可真冷!”坐在船上,罗云意围着炭炉还把自己裹得和球一样,这时候她就特别想念现代保暖的羽绒服和棉服,早知道这里的天气如此寒冷,她就先种棉花了。

    实在不行,今天晚上她就躲进空间里种棉花去,只是金玉空间里是恒温,也不知道棉花长势会如何,不过想着那些山中的玉美人和其他物种都活得很滋润,罗云意直觉认为棉花也会适应。

    “真没想到你这么怕冷!”同时围坐在一起的还有罗勇泽和司空潭,罗勇泽看着只露出一双水灵灵亮光光美目的小堂妹,忍不住被她可爱的模样逗笑,将原本盖在自己腿上的兽皮毯子又披在了她的身上。

    “大哥,这水上真是太冷了,听香菱姨说,早上都开始飘雪花了。”罗云意轻轻跺了跺脚,将毯子又还给了罗勇泽,“没事,没事,我活动活动就好了!”

    说完,罗云意就开始围着两个人慢跑起来,以前她也没那么怕冷,这换了个身体反而更畏冷了。

    “云意妹妹,就你这怕冷的样子,冬天就不要出门了,这到覃州才两日的路程,如果是去京城,路上你还不得冻成冰球。还好再有半天就要到覃州了,我让人给你准备一间温暖的屋子,再给你盘上火炕,你就不怕冷了!”司空潭已经飞鸽传书给覃州的家人,到时候自会有人接他们的。

    “哪能一直呆在屋子里,我可要好好逛逛覃州城!”罗云意可是打算好了这次去覃州除了办事就是去玩。

    司空家的船离着覃州城外的码头还有七八十里的水路时,河面上就已经可见来往穿梭的各类舟船了,显得十分热闹,就连天气似乎都不那么令人觉得寒冷了。

    罗云意有些小小兴奋地站在甲板上遥望覃州城,入目的是一座镶嵌在天地之间的巍峨耸立的城郭,更远出绵延叠嶂的群山将覃州城衬托的更加秀丽耀眼。

    广阔涟漪的水面上大小船只或停或行将码头处都挤得严严实实,恍如蚁群的人们在狭小的空隙里快速地忙碌着。

    覃州城外的码头有司空家商船专门的停靠处,等到罗云意他们的船一靠岸,立即就有两辆装饰豪华的马车迎了上来。

    “大小姐,欢迎回家!”一位三十多岁的男子满脸笑意地迎几人下船。

    “泉叔,您怎么来了?”对于此人的到来,司空潭显得有些吃惊,不过她还是立即给罗云意和罗勇泽介绍,“泽哥哥,云意妹妹,这是我家的大管家泉叔,泉叔,这是罗家大公子和五姑娘。”

    “司空泉见过罗大公子和罗五姑娘!”司空泉早已经从司空潭的飞鸽传书中得知两人的真实身份,更知道司空家和罗五姑娘还有生意上的来往。

    “大管家太客气了!”坐在轮椅上的罗勇泽双手弯腰虚扶一下司空泉,以示对他的敬重。

    “五姑娘!”

    “小小姐!”

    就在这时,岸边又走出来等候多时的两个人,一个是高大宽,另一个是林诚。

    “高侍卫,诚爷爷!”见到这两个人罗云意很高兴。

    双方互相打了招呼,司空潭想让罗云意和罗勇泽跟着她一起回司空家,但高大宽和林诚已经在覃州城给他们找好了落脚的地方,罗勇泽和罗云意还是决定跟着高大宽和林诚走,明日再正式去司空家拜访。

    司空潭依依不舍地坐上了回家的马车,而罗云意一行人则转道从另一个城门进了繁华热闹的覃州城。

    “小小姐,这是覃州城的北城门,进了城门便是百里大街,听高侍卫说,你要在覃州开酒楼,我就在百里大街先给你看了一间铺子,小是小了点,但是地段不错。”马车刚进了城门,林诚就对罗云意说道。

    “诚爷爷,辛苦你了,待会儿咱们先去看看这铺子!”没想到林诚的办事效率这么高,能在百里大街这种地方找到一间空铺子,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罗云意原本是和罗勇泽一起坐在马车里的,但是外边街市的热闹声直敲耳膜,她实在忍不住就掀开了马车帘观看。

    一眼望不到头的长街上到处都是人,大街两旁店铺林立,各色商品琳琅满目,酒馆、茶坊、珠宝行、书肆、客栈、粮食铺,赌坊、当铺、烟柳巷达官贵人、商贾贫民、三教九流应有尽有。

    罗云意觉得自己一双眼睛都不够用了,自从海上登岸以后,她所见所闻得不是满目疮痍的土地,便是衣衫褴褛的流民,所经之地也大多萧条冷清,哪里有覃州城这样人来人往的繁华热闹。

    而且这条百里大街竟还有专门的车马道,所以即便大街上人山人海,马车也能顺利通行。

    马车大概行了有两刻钟的时间便在一处瓷器行停了下来,这家瓷器行上下两层,因为已经关门歇业的原因,倒是没见什么人在此停留。

    “小小姐,这便是那间铺子!”林诚打开了瓷器行的店铺门,让罗云意他们进去观看。

    就像林诚之前说的,这间铺面并不是很大,罗云意上下仔细地看了一圈,如果是开家小吃铺子倒是比较合适,但是开酒楼还是太小了。

    “不合适?”从罗云意的脸色上,林诚猜出她对这间铺子并不是很满意。

    “诚爷爷,这间铺子做别的还行,开酒楼太小了,我想找间大的!”罗云意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小小姐,要在百里大街上找到一家合适的大铺子怕是不太容易,这间铺子也是因为瓷器行的老板和我是旧识,他又着急回京,这才愿意低价转卖的。”林诚解释道。

    “诚爷爷,这铺子地段很好,我想买下来做别的,至于开酒楼的地方,咱们再找找,反正我们还要在覃州多呆两天呢!”罗云意笑着说道,说实话能找到这样一个好地段的铺子也的确不容易。

    “小小姐你有主意就行,回头我就把老板找来,咱们签下买铺的文书!”林诚也笑了,还好他没白忙一场,“大公子,小小姐,你们赶了两天的路,先回客栈休息吧,铺子的事情不急。”

    “好!”在船上没有休息好,罗云意正想补个回笼觉。

    于是,一行人来到了林诚事先找好的客栈里住下。

    罗云意这一觉就迷迷糊糊睡到了傍晚,等到她起来的时候,罗勇泽他们已经吃过晚饭了。

    “饿不饿?这是覃州最出名的点心牡丹饼,快尝尝!”罗勇泽将一碟圆形小点心推到了罗云意的面前。

    罗云意拿起一块放进嘴里嚼了嚼,然后点点头说道:“酥脆香甜,味道还可以!”

    “只是——还可以?”一向都知道自己这个妹妹嘴巴刁,却没想到这闻名天下的覃州牡丹饼也没怎么入了她的眼,要知道当年他那馋嘴的师父为了几块牡丹饼还犯了寺规,可是被主持大师罚面壁思过整整一个月,自己这个徒弟也跟着受了罚。

    “做点心的面不够精细,选用的糖也不够纯,用的荤油腥味大,虽然用的是晒干的牡丹花,但花粉残留的香味太浓,点心初吃还行,吃多了会有油腻之感。”罗云意照实说道,只吃了一块她就不想再吃了。

    也不是她嫌弃古代人做点心的手艺,主要是做点心的材料有问题,如果她所说的问题都能得到很好的解决,那做出来的牡丹饼才算真正的好吃。

    这牡丹饼之前罗勇泽、高大宽和林诚都吃过,玉婷别看以前是个乞儿,这牡丹饼她也是吃过的,此刻听罗云意这样一说,众人还真是觉得她没说错。

    “姑娘,你是不是会做更好吃的牡丹饼?”玉婷两眼放光地看着罗云意问道。

    “你看我说的头头是道,就知道你家姑娘我不但会吃还会做了!”罗云意挑眉朝着玉婷笑笑,那小痞样儿让罗勇泽几人忍不住笑了笑,这一次出来倒是见到了罗云意活泼搞怪的一面。

    “五姑娘真会做?”高大宽也出声问了一句。

    他记得去世的梁王妃最爱的便是牡丹饼,就连老王爷也跟着喜欢上了这种甜食,不过,自从王妃去世之后,王爷就再也没吃过牡丹饼。

    “会做又有什么用,精细的面倒是可以磨一磨,但是好油、好糖、好花粉可不是那么容易得到的,不过也不是不可能,等到明年牡丹花开的时候,我就给你们做真正好吃的牡丹饼!”好油可以榨,好糖可以熬,好花粉可以等,对于吃罗云意并不怕花时间精力去摆弄。

    “太好了,姑娘,那奴婢——奴婢可以跟着学吗?”玉婷一开始到山围村的时候,以为罗云意的好手艺是传承于她家的菜谱,可很快她就弄清楚罗云意高超的厨艺和她家没关系,有心的她平时就已经偷偷跟着罗云意练习厨艺,这次听到罗云意会做比覃州牡丹饼还好吃的牡丹饼,她就心动了。

    “当然可以了!”罗云意知道玉婷是为了菜谱跟着自己的,但她也的确有学厨的天赋,自己正不想把精力都花在做饭上,倒是可以培养玉婷成为专属厨娘。

    “谢谢姑娘!”玉婷开心地眉眼都是笑容。

    “那以后我们可就有口福了!”林诚和高大宽、罗勇泽几人相视一笑说道。

    因为打算第二天去司空家拜访,吃过晚饭,罗勇泽和罗云意想趁店铺都没关去选一些礼物。

    正当他们准备出门的时候,司空潭带着香珠来了,听说他们要去逛街,也非要跟着。

    “云意妹妹,你们去我家做客就好了,不必费心准备什么礼物,我祖母和娘亲绝非那种势力之人,我哥跟着我爹去冰尧城了,我弟在京城,泽哥哥明日若觉得无趣,就和高侍卫他们在屋里下棋好了。”司空家的男人都不在家,司空潭担心罗勇泽到时候会觉得无聊。

    “潭姐姐,除了你祖母和娘亲,明日我们还会见哪些人,需要准备一些小礼物吗?”不都说古代人大户人家规矩多,来之前陈老夫人和林莞清都对罗云意交代过。

    “不需要,明日就去见见我祖母和娘亲即可,其他那些上不得台面的东西我怕污了妹妹的眼睛,已经让母亲不准她们出来,明日我还要带你们好好逛逛覃州呢!”女人多的地方是非就多,司空家的后宅亦是如此,即便司空绍不是好色之徒,但后宅的女人也不少。

    司空家的男子无论嫡庶自生下来就有专门之人教导,而女子多由后宅妇人养育,也因此家大业大的司空家各房各支一向都很团结,不过后宅妇人们的心思难免会多一些,也因此司空潭并不喜她那些心眼极多的庶姊妹。

    “哦!”罗云意没有多说,家家有本难念的经,越是大家族有些事情就越不好说。

    只是这礼物却极不好选,司空潭的祖母和叶茗辰的外祖母本是亲姐妹,两个人分别嫁给了司空家的两兄弟,司空由的母亲早逝,可以说他和郡王妃正是由司空绍的母亲帮忙养大的。

    虽然司空潭的祖母不是司空家嫡长房的当家主母,但在整个司空家她的地位可是极高的,更被先帝亲封为一品诰命夫人,如今在覃州颐养天年。

    这些都是罗云意从林诚那里得知的,也正是因为知道了这些,选来选去,罗云意都认为那些东西不合适。

    “大哥,司空老夫人什么珍奇异宝没见过,这些街上的东西咱们还是别选了,送礼的事情交给我,保准明天不丢脸便是!”想来想去,罗云意决定这份礼物不在街上买了。

    “就一个晚上,你来得及准备吗?”罗勇泽已经很多年没有登门拜访过别人了,一时间他也不知道该拿什么礼物上门。

    “来得及,来得及,放心吧!”罗云意笑笑说道。

    “云意妹妹,你要准备什么礼物?”司空潭也好奇地凑过来问道。

    他们从刚刚就在这家覃州最大的珠宝行开始转悠了,只是看来看去都没有让罗云意觉得满意的,当然不是这里的珠宝不够好,而是她觉得拿来送礼尤其是送给自己的祖母都不合适。

    “潭姐姐,明天你就知道了!”罗云意笑了笑。

    这里的珠宝的确不错,价格也不错,可不新奇,她得送件让司空老夫人和夫人都难忘的礼物。

    “哼,买不起就直说,瞧你那穷酸样,怕是捡个狗骨头都觉得是稀世珍宝吧!”正在这时,珠宝行的二楼突然走下来一男一女,身后还跟着几个丫鬟、奴仆。

    那女的十四五岁的模样,长得娇俏玲珑,就是眉眼尾梢略高,显得有些刻薄高傲,男的和罗勇泽差不多大年纪,华服玉冠,看起来风度翩翩的模样。

    看到这两个人从二楼走下来,司空潭脸色一变,眼睛里开始冒出愤怒的光芒。

    “潭姐姐,这谁呀?”罗云意假装没听出那少女的话是针对他们的,转而拉着司空潭低声问道。

    “女的是玢阳公主的小女儿东华郡主,男的是许家长房的二公子许茂。”司空潭带着讥讽地说道。

    这许茂该不会就是司空潭的前未婚夫吧?出门没看黄历,还真是太巧了。

    “司空潭,别以为太后封你为公主,你就真是公主了,贱骨头就是贱骨头,一辈子也上不得台面。”东华郡主不屑地上下打量着司空潭,眼睛里全是胜利者的笑容。

    “东华,不要和这样的女人一般见识,咱们走吧!”这时许茂适时地插话,一副善解人意的样子。

    “云意妹妹,你有没有闻到什么味道这么臭?”司空潭故意捂着鼻子问罗云意。

    罗云意是何等精明之人,瞬间就反应过来,立即接口说道:“闻到了,嘴巴臭,就像俺们村里的大黄狗吃过屎似的!”

    在场之人,谁都没有料想到罗云意会突然说出这等粗俗之语,珠宝行里有那胃浅的女客竟差点儿呕吐出来,东华郡主更是一脸嫌弃,但她也很快意会过来司空潭和罗云意一唱一和是在映射她,脸上顿时布满怒气。

    “你是个什么东西,敢——敢——”玉手指向罗云意,后半句话东华郡主怎么也说不出来。

    “潭姐姐,她为什么生气呀?”罗云意一脸懵懂地转向了司空潭。

    司空潭自然知道罗云意是故意装出这幅表情,很是好心地回答道:“没什么,有些人就不喜欢听真话,自己臭还要出来恶心人,咱们能有什么办法呢,还是走吧,免得被臭气熏的吃不下饭!”

    罗云意点点头,她可不是那种“骂不还口,打不还手”的人,只要麻烦不找她,她也不想多找麻烦,但麻烦若来了,她也不怕,管他什么身份,骂我就骂回去,打我就打回去,惹恼了姑娘我就炸飞你。

    “你们给我站住!”欺负了她就想走,世上哪有这么便宜的事情,东华郡主一个眼神示意,跟在她身后的两名侍卫就快速向前拦住了罗云意等人的去路,而且还“刷”地一声掏出了佩剑。

    “滚开!”一直跟在罗云意身边保持沉默的高大宽站了出来,对着那两名侍卫冷冷地说道。

    “你又是个什么东西!”东华郡主眼睛里都是怒火,迄今为止还没人敢这样对她和她的人这样说话。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锦绣田园:一品女司农》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锦绣田园:一品女司农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锦绣田园:一品女司农》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