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八十六章:不是废人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锦绣田园:一品女司农正文 第八十六章:不是废人
(156166http://www.156166.com)    “意丫头,世事无常,祸福难料,或许是老祖宗我活得时间太长了,顾虑也变得多了起来,我只愿你们都能和乐安康。”梁老王爷声音变得低落起来,苍老的容颜平添几许忧郁。

    罗云意听得出他口中所说的“你们”,不单单是指自己这些与老王爷亲近的人,还有很多很多老王爷关心和在乎的人,而他最在乎的便是天下百姓。

    只是愿望是美好的,现实却总是残酷的,“和乐安康”四个字说起来轻松,实现起来却是一副重担,一个人是挑不起来的。

    “老祖宗,我师父常说‘智者乐山山如画,仁者乐水水无涯。从从容容一杯酒,平平淡淡一杯茶’,到了您这个年纪,功名利禄早是身外物,所思所牵的也不过是天下百姓的那点儿福祉。您现在已经做的够好了,如果觉得累,您就歇歇,有些事情可以放心让我们这些小辈去做得!”梁老王爷年近八十岁,在平均寿命较短的古代来说算是长寿之人了,可他还在为国为民四处奔波,罗云意与他相处久了,被梁老王爷真心地疼着宠着,自然就生出了孺慕之情,更心疼老人家。

    罗云意的宽慰让梁老王爷心中一松,活了一大把年纪,到头来被一个十来岁的小姑娘开解,梁老王爷是既欣慰又感慨,这是个值得疼的好孩子。

    “意丫头,你说得对,以后老祖宗我就做个富贵闲人,专等着你们这些小辈伺候吃喝了,哈哈!”梁老王爷开朗的笑声再次响起。

    “您放心,从今往后保准让您吃的好,喝的好!”罗云意也笑道。

    “好好好!”梁老王爷高兴地连说三个“好”字,然后又说到,“青云寨的事情我已经交代过魏纵了,他今日就会把人给你送过来,并且他也答应我不再找青云寨人的麻烦,他和青云寨的仇算是结了,以后这人和寨子都给你了,出了问题我可是要找你的。”

    “老祖宗,我说过,人是我的,出了事也算我的!”罗云意答道。

    “你有这个担当便好!”梁老王爷满意地点点头,然后又掏出一块镶金令牌递给罗云意,“这是我梁王府的出行金牌,有了它,就是当朝一品大员也得让行,你把它交给泽哥儿带着吧!”

    罗云意接过令牌前后翻看了两下,不知道含金量是多少,拿在手里还是挺有分量的。

    “谢谢老祖宗!”

    罗云意高高兴兴地从梁老王爷那里出来就直奔罗勇泽的工作间,大老远就听到屋内传来司空潭娇嗲的声音。

    “泽哥哥,你就跟着去吧,覃州繁华又热闹,可好玩了!”

    “司空姑娘,我说过我们罗家人是不被允许出房州的,你就不要再说了!”

    “云意妹妹已经去找老王爷求情了,她肯定能成功,你就跟着一起去吧!”司空潭在罗勇泽这里根本不懂“放弃”这两个字。

    “我不会去的!”罗勇泽再一次无奈地说道。

    “为什么不去?你就甘愿在这个破地方待一辈子?!”司空潭有些质问地说道。

    “这不是我甘愿不甘愿的问题,而是我必须要在这里待着,皇命难为,你明白吗?”罗勇泽对待一个人很少有耐性用光的时候,但他发现面对司空潭的纠缠,有时候努力伪装的东西差点儿就被瓦解。

    “我明白!”司空潭突然语气郑重地说到,“正因为我明白,所以我才要拉你出去,只有走出去,你才能像只雄鹰一样在空中自由地翱翔。”

    没想到,罗勇泽听后竟自嘲一笑,说道:“雄鹰?没有腿的雄鹰吗?我是个废人,你明白吗,我是个废人,我现在只希望自己不成为家人的累赘,希望自己能有点儿用处,你不要再来打扰我了,我还要研究织布机!”

    正打算进屋的罗云意听到这里突然停住了脚步,这是她第一次听到罗勇泽说自己是“废人”,她一直以为她的大哥是坚强勇敢的,是乐观自信的,却没想到他的内心也藏着自卑、脆弱和敏感。

    “你不是废人,更不需要这样贬低你自己,你是你家人的骄傲,不要忘了,你是罗家的长子嫡孙!”司空潭声音也变得有些高亢起来。

    “你一个外人懂什么,我已经不是你师父口中的罗勇泽,你一个未出阁的姑娘家最好还是不要整日里往男人房间跑,快走吧!”

    “你——”

    罗云意走进来的时候司空潭正好转身甩袖离开,两个人打了个照面,罗云意看到司空潭的眼中有泪花闪过,估计是被罗勇泽最后那句话给气的。

    “潭姐姐!”罗云意出声喊住了转身离开的司空潭。

    司空潭的脚步在门外停了一下,背对着罗云意声音苦涩地说道:“云意妹妹,他是个死脑筋,你说吧,我——先走了!”

    看着司空潭愤而离去的身影,罗云意眼含深意地瞅了一眼,然后转身走到了屋内,看到罗勇泽正和一块长木头在较劲。

    走到屋内找到一个小板凳坐了下来,罗云意一脸平淡地看着罗勇泽说道:“大哥,你把潭姐姐气哭了!”

    “我——”罗勇泽很想脱口而出说“我没有”,但想着自己最后那句话的确很伤人,又咽了下去,“是她自己多管闲事,我们关系没那么亲近!”

    “那你很讨厌潭姐姐了,那我告诉她,让她以后别来烦你了。”罗云意想了一下说道。

    “我没有讨厌她,我只是——只是不想她来打扰我!”罗勇泽放下了手中的木头看着罗云意说道。

    “以前这屋里都是人,也没见你说打扰,潭姐姐不过是多和你说了两句话,你就觉得被打扰了,我看不是人家打扰你,是你自己的心被搅乱了!”罗云意拿手指了指罗勇泽心脏的位置。

    “意姐儿,我和司空姑娘之间什么都没有,这关乎女儿家的名节,你小小年纪可不要出去瞎说。”明知罗云意不是那种乱嚼舌根说是非之人,但罗勇泽还是忍不住提醒道。

    罗云意轻叹一口气,也不知道刚才是谁拿“名节”攻击人家女孩子的:“好,我不出去乱说,不过潭姐姐刚才有句话说的很对,你一直都是所有家人的骄傲,是罗家的长子嫡孙,大哥,你不是废人,绝对不是!”

    “意姐儿,有些事情你没有经历过,所以你是不会懂得,我现在这个样子能帮到你们就很好了!”罗勇泽淡然一笑,仿佛又恢复了以往的平和。

    “大哥,我没觉得你这样很好,我虽然不知道你曾经经历过什么,我也无法亲身体会,但我知道无论是爷爷还是死去的大伯和大伯娘,他们对你都是寄予厚望的,你是罗家最闪耀的一个儿孙,以前是,现在是,以后更会是。你断的是腿而不应该是你的信念,你的骄傲、你的尊严、你的自信不是来源于你完美的四肢,而是来自于这里!”罗云意用力地拿手指了指自己的心脏,“大哥,废了腿不可怕,人最怕连心也废了,你就算只有一条腿也能撑起整个家,这世上没人能限制住你的脚步,除了你自己!”

    “意姐儿!”罗勇泽动容地看向罗云意,从小到大还没人对他说过这样一番话,他似乎已经习惯了失意时一个人独自舔舐伤口。

    “大哥,你自己好好想想吧!”罗云意站起身掏出了还没捂热的金牌,顺手放在了小凳上,“这是梁王府的出行金牌,有了它你去哪里都可以,我打算年前去覃州一趟,很希望你能陪我一起去!”说完这句话,罗云意也起身离开了,只留下罗勇泽一个人在工作间里静静地思索。

    从罗勇泽那里出来罗云意就看到司空潭在不远处的一棵大树下站着,衣袂飘飘泛着一丝孤独的冷意,抬头望着灰沉沉的天空,眼中的光亮也消失了不少。

    “潭姐姐,我大哥不是有意那样说的,其实他不是讨厌你,他只是——”罗云意走近司空潭为罗勇泽解释道。

    “你别说了,我都明白!”司空潭笑着看向罗云意,“泽哥哥他是在这里呆的太久了,所以害怕了,没关系,我不怪他,我相信总有一天他还是会变成我心目中的那个厉害师兄!怎么样,他愿意去吗?”

    “我也不知道,出行金牌我已经放他那里了!”听出司空潭已经从不良情绪中走了出来,罗云意也笑笑。

    “姑娘,魏副总兵的人来了。”玉婷跑来找罗云意。

    罗云意赶回家的时候,就看到自家外头站了黑压压一片人,花大娘和胡氏也在人群中抹眼泪,爷爷罗良承和外公林洪文正和一名身形干练的中年男子说着话。

    “意姐儿,这是魏大人的属下王侍卫!”看到罗云意回来罗良承就和她介绍了中年男子。

    罗云意微微一福礼,王侍卫也忙着拱手回礼,然后说道:“五姑娘,我家大人让把人给你送过来,这些人已经全都入了奴籍,这是他们的卖身契,以后这些人就都是姑娘的人了,另外,这是青云寨以及附近几个山头的契约文书,我家大人让小的一并交给姑娘你,说这都是老王爷吩咐的。”

    罗云意接过之后说道:“多谢你家大人高抬贵手,这番情谊云意自不会忘!”

    “姑娘客气了,我家大人来之前还让小的传几句话给姑娘,他说魏家和青云寨自此桥归桥、路归路,只要他们不惹事,大人也不会多事。另外,攻打青云寨时没有救出姑娘我家大人心有不安,这块玉牌权当送给姑娘压压惊。”王侍卫说着又掏出一块晶莹剔透的美玉玉牌双手递给罗云意。

    “这个就不需要了吧!”“魏煞神”的东西罗云意收着烫手,她可不想要这玉牌。

    “还请姑娘收下!”王侍卫很坚持。

    “意姐儿,你就收下吧!”罗良承脸色变了变没说话,一旁的林洪文倒是笑意盈盈地让罗云意收下,能从最抠门的魏纵手里接到礼物,这可不是什么人都有的待遇。

    “那就多谢魏大人了!”罗云意一直都想不通魏纵在山围村的所作所为,原以为他会视罗家为仇敌,可他的表现又不太像,他和自家越走越近难道就不怕太后怪罪?

    暂时想不通罗云意就不想了,不过是一块玉牌,烫手就烫手好了,总好过对方送刀剑。

    等到王侍卫离开之后,罗云意才发现元仲也在这群人中,牛得胜和铁家三兄弟也在。

    山围村如今可安排不下那么多人,而且罗云意对这些人心中也做了安排,在征得罗良承和林洪文的赞同之后将元仲找了来。

    “元仲,这是三千两银票,你去镇上雇一些驴车将寨民们都带回兴岭县,你们要是还愿意回青云寨就回去,要是怕触景伤情就在浮凉山山脚下找别的地方安家,我会再派几个人过去教你们盘炕、盖屋,你再给大家都买一些衣物、粮食和其他必需品,银子不够就来山围村里找我娘亲要,我已经和她说好了。”一见到元仲罗云意就开门见山地说道。

    元仲接过银票,笑着看向罗云意:“五姑娘,你就不怕我带着银子跑或者再带着这些人上山为匪?”

    “‘疑人不用,用人不疑’,我相信你不会自掘坟墓,跟着我可比做山匪幸福多了,没人会自找苦吃的!”罗云意笑着说道。

    “哈哈哈,五姑娘放心,我们青云寨不是忘恩负义之辈,姑娘今日救了我们,也定不会让姑娘后悔的!”元仲眼中俱是感激之色。

    “那就好,我听说这些寨民有很多都生病了,玉净略懂医术,先让她陪你一起回去,等到那边安排好,你们再回来。”想想玉净这个年纪在古代也算剩女了,既然这两个人有情谊,自己不如成全他们。

    “多谢五姑娘!”元仲就更感激了。

    等到元仲带着青云寨的寨民离开山围村之后,罗云意对着自家院子里站着的四名少年皱起了眉头。

    牛得胜带着铁家三兄弟像四根柱子似的立在罗家小院里,冷风萧瑟中四个人竟一动未动,就怕这一动,罗云意又把他们给送回去。

    “花大娘,胡婶子,你们把牛大哥他们领回去吧!”屋内,罗云意将四张卖身契分别递给了花大娘和胡氏,但两个人都没有接。

    “意姐儿,大娘知道你瞧不上他们四个,但你别看他们傻不愣登的,干活可是有把子力气,再说官家把胜子他们四个给了你,那他们就是你的人了,以后是打是骂全随你,你就是他们的主子,我们山野村妇的不懂什么大道理,但是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我们也知道!”花大娘脸上堆满笑意地说道。

    “花大嫂说的是,意姐儿,你就收下他们四个吧!”胡氏也在一旁附和说道。

    罗云意揉了揉自己的眉心,真不知道这些古代人心里是怎么想的,好好的自由日子不过,非要给自家做下人。罗家要还是以往显赫的门庭也有道理说,可现在自家连一般富贵人家都比不上,平时干活还多,真不知道这两家人相中自家什么了。

    “意姐儿,要不,你就收下他们四个吧,砖窑那边也需要人!”作为曾经大户人家的小姐,林莞清觉得多几个仆人也没什么,更何况花大娘和胡氏早就求过她。

    “娘——”罗云意显得有些为难,又转脸看了看屋外站着笔直的四个人,沉下心思想了片刻,突然抬头看着花大娘她们说道,“如果他们能达到我的要求,我就收下他们,如果达不到,还是让他们回家吧!”

    “好,意姐儿,什么要求你说?!”花大娘赶紧问道。

    “让他们今天先回家,明天一早去找我爷爷!”罗云意莞尔一笑。

    送走了花大娘他们,罗云意借口小睡一会儿,让玉婷在外边守着不许他人进去,然后倒上一杯热茶放桌上,自己则快速地进入到了空间。

    因为一时闹不清楚上次是因为什么原因导致空间内外发生时间逆转,所以一进入金玉空间拎着自己的小背包就跑上二楼,先去自己房间找几样足够震慑古代人的洋玩意儿放进背包里,又去另一个房间书箱里找到两本书,都是关于特种兵训练方面的书籍,一本是关于中国特种兵的中文书籍,一本是关于国外特种兵训练的英文书籍。

    罗云意实在想不通唐老头为何扔这样两本书在书箱里,不过现在自己正好可以拿来用用。

    出了空间发现桌上的那杯热茶还烫嘴,罗云意喝了两口,拿出一支铅笔,将两本书上的内容相结合并用繁体字在空白纸上写下了一套基本的训练课程,这可都是特种兵训练的强度和内容,像牛得胜这几个山野少年怕是通不过,这也正是罗云意的目的。

    到了晚上,罗云意将这份有关训练课程的内容交给了罗良承,并对他说明了自己的用意,如果在自己回来之前牛得胜几人经受不住这些训练,那就让他们回家,如果他们坚持下来,那么就一定留下。

    “意姐儿,这是你师父教你的练兵之法?”罗良承如获珍宝地翻看着。

    “算是吧!”罗云意回答道,在唐老头逼着她学习国学时,倒是背诵了不少兵法要略,不过行军打仗可不能纸上谈兵,以后有时间她倒是可以默写出来,看对她四哥有没有帮助。

    罗云意这边正想着罗勇霆,就看到他风尘仆仆地进了家门。

    “四哥,你怎么现在回来了?”罗云意欢喜地迎上前去。

    “意姐儿!”看到自家小妹安然无恙,罗勇霆别提多高兴了,“我听说你回家了,霍统领给了我一天的时间,我就赶回来了,一会儿还要走!”

    “我没事了,你这么急干什么!”罗云意心疼地看着罗勇霆冻红的脸颊。

    “我担心你的安全,你回来就好,赶快给我弄点吃的,饿死了!”罗勇霆咧开大嘴笑道。

    “你哪里是担心意姐儿的安全,我看你就是馋了!”罗良承瞪了一眼罗勇霆,为兵者因私情而误军事乃是大忌,这段时间罗勇霆虽威名在外,但也惹了不少事。

    “爷爷,我都好久没吃到意姐儿做的东西了!”罗勇霆也不怕罗良承,倒是有些撒娇意味地说道。

    “四哥,我这就给你去做!”罗云意起身说道。

    “我帮你,快点,我还着急走呢!”罗勇霆拉着罗云意就朝厨房走去,他可不想单独和罗良承在一起听说教。

    现在罗家盖了一间大厨房,因为已经是深夜,也没惊动其他人,厨房里有和好的发面和调好的肉馅,这原本就是罗云意打算待会儿就包包子用的。

    “四哥,你烧火,包子一会儿就能好!”罗云意赶紧开始包包子,而罗勇霆也开始找来柴火开始烧火。

    兄妹两个一边忙着还一边聊着天,两个人都说起了彼此的情况,罗勇霆还给她讲了自己上山剿匪的英勇事迹。

    “四哥,我听外公说,你——做了一件让魏副总兵抓住把柄的事情?”罗云意回来去见林洪文的时候,林洪文特意透漏给罗云意知道的,只是没有明说这件事情是什么。

    “没什么,我把房州通判的儿子给宰了,还去找李四升算账去了。”罗勇霆倒是没有隐瞒。

    “什么?!”罗云意震惊地看向罗勇霆,“你真把那个人给杀了?”

    “嗯!”罗勇霆简短地回答了一声,却让罗云意差点儿没有拿稳自己手里的包子。

    在罗云意看来,那个变态的通判之子的确该死,只是不应该由罗勇霆来执行,杀一个禽兽不难,但是为此而惹上麻烦就太不划算了。

    “四哥,你是什么时候知道我出事的,又是谁告诉你我被抓到通判府的?”从林洪文告诉罗云意这件事情时便多多少少透漏出一个讯息,罗勇霆这是被人算计了。

    “是魏纵告诉我的,说你被通判府家的公子抓走了,还说他不是个好人,那人的眼睛是被我打瞎的,双腿也是因为我断的,要报仇他应该冲着我来,而不是你!”现在想起听到通判之子的那些恶行,罗勇霆都恨不得再杀死他一次。

    “四哥,你怕是中计了!”白天对魏纵生出的一点儿好印象如今又顷刻间没有了,罗云意敢肯定,魏纵绝对是故意告诉罗勇霆自己被抓的事情的,而且罗勇霆冲动之下去杀了通判之子,说不定就有魏纵的鼓动。

    “我能中什么计,那个人早就该死,还有李四升,如果不是我武功差点儿,我一定连他也杀了!”罗勇霆身上突然又升起了戾气和寒气,连罗云意都感觉到身上的鸡皮疙瘩要起来了。

    “四哥,我想那通判之子可能根本不知道我是你的妹妹,他抓走我们只是意外。”罗云意事后回想了一下当夜听到的那两个下人的对话,很可能是通判之子垂涎玉净的美色,这才把她们给抓走的,至于李四升的出现,很可能也是个巧合。

    “那又怎么样,他敢欺负你,那就得死!意姐儿,你不用担心,我没事,霍统领和魏纵都说了保我没事,老王爷也说让我尽管去剿匪,还说我杀的好,你看我现在不是一点儿事都没有。”罗勇霆不在意地说道。

    可罗云意总觉得事情没那么简单,不然林洪文不会特意提到的,只是魏纵为什么会那样做?梁老王爷又是怎么想的呢?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锦绣田园:一品女司农》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锦绣田园:一品女司农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锦绣田园:一品女司农》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