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八十五章:要开酒楼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锦绣田园:一品女司农正文 第八十五章:要开酒楼
(156166http://www.156166.com)    罗云意一声令下,独臂张也不问为什么,当即就带人将一些闲散的青砖都用驴车拉往绣园。

    虽然天气越来越严寒,罗家山里的砖窑却没有停工,就是烧砖的进度比之前慢了一些。

    “张叔,这是火炕的结构图,你带着人加紧时间盖,记住通风这个位置很重要。”等到独臂张一到绣园,罗云意就把盘炕的图纸全部交给他。

    “五姑娘,你放心吧,这个不难!”独臂张之前虽然没有盘过炕,但是他一眼便能将罗云意画的图纸参悟透。

    “那好,绣园这边盘炕的事情就交给张叔你了,青砖不够用,石砖也可以。”交待完独臂张盘炕的事情,罗云意又赶回了山围村。

    “老祖宗,今天我带人先把你屋里的炕盘好,看这天估计很快就下了!”盘炕的技艺并不难,除了保温的材料,炕底通风是最重要的,原本想着留给自己的时间还挺多,如今看来金玉空间有时也不靠谱,她得赶快把能做的事情做了。

    “意姐儿,做事情别慌,再急也得一步一步来!”梁老王爷看得出来罗云意这次从兴岭县回来是真的着急了,虽然他不清楚这其中的原因是什么,但想着应该和青云寨有关。

    “老祖宗,我明白的。盘炕这件事情早就该做的,永岭的冬天实在是太冷了,有了火炕咱们就不怕冻了!”罗云意笑笑说到。

    “照你这样说,火炕还真是一个好东西,行,老祖宗我帮你一起盘炕!”梁老王爷也想活动活动筋骨。

    “好呀!”天气寒冷,活动活动也好。

    两名王府亲兵将梁老王爷寝居里的东西都暂时搬了出来,又按照罗云意的吩咐拉来了一车砖,而罗云意则是带着两个丫鬟和梁老王爷一起和稀泥,同时她还在其中加入了一些碎石子,这些东西比例的配制有些类似现代的水泥。

    罗良承和林洪文听到罗云意正在给梁老王爷盘炕,也都赶过来帮忙,司空潭觉得新奇也带着丫鬟香珠加入进来。

    “云意妹妹,你还会瓦匠手艺?”看着罗云意掂着泥瓦匠的家伙什司空潭一脸惊奇。

    “这个不难!”罗云意笑笑没有多做解释。

    现在她力气变得比以前大,拎砖盘炕这种事情对她来说是小菜一碟,因此她一边指挥其他人干活,一边有条不紊地盖着炕床。

    “爷爷,这个稀泥不用抹太多,这样均匀的一层就可以起到加固黏合的作用!”

    “外公,您这个不行,这都歪了!”

    “哎呦,我的老祖宗,这是我留的通风口,您可别给我用砖头堵了!”

    热火朝天的盘炕现场,就见罗云意忙得脚不沾地还要眼观八方,随时注意其他人的动作,别看帮忙的这些人不是王爷就是元帅、丞相的,但真干起瓦匠活儿他们还是不在行。

    不过,人多力量大,也就大半天的功夫,在众人的同心协力和罗云意十分有效率的指挥下,一张宽大厚实又结构美观的火炕就盘好了。

    “这就好了?!”火炕真正盘好之后,梁老王爷他们很有成就感,真没想到这火炕和农家的灶台相连,便可以起到很好的保暖效用,以前怎么就没人想到这样做呢。

    “快烧上一些柴火试试!”罗云意让玉净去拿几张干净的麻杆草甸子铺在炕床上。

    因为梁老王爷的寝居离厨房的灶台有些远,想着老王爷平时很喜欢烧茶喝,罗云意就在他的寝居旁边分了一个小隔间出来,并且在紧挨炕床不远处亲自搭建了一个用于烧茶的茶台,只要在茶台灶堂里点上柴火,通过烟道进入炕床内部便可以取暖。

    自己新设计的这种火炕因为良好的通风保暖效果,即使不烧很大的火也能让炕床保持长时间的恒温,并且房间内还没有烟火气味。

    茶台上摆上一把精致的大茶壶,下面烧上柴火,不一会儿,茶水汩汩冒烟,而隔壁的炕床也开始变得暖和起来,不一会儿整间屋子都热了起来。

    “妙,实在是太妙了!”

    梁老王爷和罗良承、林洪文都坐上了火炕,玉净为他们泡上了一杯好茶端上,劳累了大半天,此时坐在这温暖的屋子里,喝着一杯香茗,实在是人生一大乐事。

    “意姐儿,你也来一杯!”梁老王爷示意罗云意也喝杯热茶。

    “谢谢老祖宗赏!”终于盘好了一个火炕,虽然称不上多精致,但目前情况下这已经是最好的成果了,罗云意也很高兴,端起茶杯轻品了品。

    “如何?这可是宫里的极品好茶,不是很容易喝到的!”梁老王爷没想到罗云意品起茶来还挺像模像样的。

    “入口微苦,细品甘甜,入喉醇香,的确是好茶!”罗云意毫不吝啬地赞叹道。

    “不错,不错,是个会喝茶的!哈哈哈”梁老王爷大笑道。

    不过,罗云意可没像这三位老爷子坐下来慢慢品好茶,她还得忙着给自己的家人盘炕呢。

    接下来不眠不休两天两夜,罗云意愣是带领一大帮人把山围村能盘的火炕都给盘好了,而且还教会了好几个徒弟,司空潭就是其中最出色的那一个。

    “想不到我竟然还能学会盘炕!”这两天跟着罗云意竟和泥砖打交道了,但是司空潭却没有嫌弃苦和累,也不觉得脏,更不认为她一个大家闺秀盘炕有什么丢人,反而是学习劲头和兴趣都很浓。

    “潭姐姐,你很不一样!”罗云意真心佩服司空潭在山围村的所作所为,对她的好感更是直线上升,只要她不偶尔脱线“泽哥哥长、泽哥哥短的”挂嘴边,罗云意会认为她是难得一见的真性情女子。

    “云意妹妹,你才是不一样,你和你那个师父都好厉害,这火炕要是在百姓间流传开来,可是能造福不少人呢!”在整个盘炕过程中,罗云意毫无保留地将盘炕的手艺教给他人,要不然也不会短短两三天的时间内山围村人人都睡上了火炕,听说绣园那边也快完工了。要说佩服,司空潭是真佩服罗云意。

    “盘炕的手艺不难学,我已经将图纸和两个学会盘炕的下人给任县令送过去了,明日他便会张贴公告,鼓励百姓学习盘炕,以后这也算门营生。”罗云意对于任泽贤的先见之明还是挺惊讶的。

    就在山围村盘好火炕的第二天,任家的老管家黎叔就来了,在见识到火炕的神奇保暖功效之后,就央求老祖宗给个恩典,说他家老夫人身体不好,能不能让村里会的人也给任家盘个火炕。

    盘炕的事情是罗云意做主,梁老王爷让黎叔去找罗云意,而到了罗家之后,黎叔先去见了陈老夫人和林莞清,一开始是说起他家老夫人的身体状况,又说天气严寒丰县百姓的艰难处境,听得罗家的女人们是眼圈红红,谁让黎叔他老人家太会煽情了。

    等到罗云意得了消息赶到的时候,她奶奶和娘亲已经答应了黎叔的请求,罗云意也没多说什么,反正这盘炕的手艺一开始她就没打算藏着掖着。

    “五姑娘,你是个有大仁义的高人子弟,丰县百姓都会记着你的好!”黎叔笑吟吟的,一点儿没觉得自己的夸赞有什么问题。

    “您老人家就别给我戴高帽了,有什么话就直接说了吧,任大人是不是想让丰县的百姓都学会盘炕?”罗云意可不会被黎叔一脸温和敦厚给骗了,不过他和他家大人出发点都是为百姓,所以自己也愿意帮助他们。

    “五姑娘高见,不过我家大人说了,全县百姓都学一门手艺不太现实,倒是那些本就有手艺的工匠们若是有心学五姑娘便教教他们。”黎叔笑容不减地说道。

    “行,你让任大人召集学习的人吧,回头我把盘炕的图纸和人都给你们送去!”罗云意大方地说道。

    “老奴和我家大人还有全县百姓多谢五姑娘慷慨仁义之举。”黎叔眼中露出感激之色。

    “你们要谢的不是我,是老祖宗,是他仁慈!”任泽贤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得知盘炕的事情,一定是有人把消息透漏给他了,而这个人罗云意想来想去怕是只有梁老王爷了。

    黎叔心满意足地离开了山围村,不但带走了罗云意的承诺,还带走了林莞清送他的一坛子黄豆酱和十来斤咸鱼和五棵大白菜,这在冬季里可都是好东西。

    对于司空潭的到来,罗云意只知道她来永岭一是为了将空一大师的信交给罗勇泽,另外就是来这里和罗家合伙做生意的,现在自己也回来了,盘炕的小插曲也结束了,接下来就该说正经事了。

    “云意妹妹,和你我就不说客套话了,这是三万两银票,咱们两个合伙做生意吧!”烧着热炕的房间内,罗云意和司空潭分坐在炕桌的两侧,丫鬟们都在门外守着,司空潭掏出三张万两的银票推到了罗云意的面前。

    “潭姐姐,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咱们不是已经在合伙做生意了吗?”罗云意看了一眼银票,又抬眼看了看笑眯眯的司空潭。

    “那是你们罗家和我们司空家的生意,而且这生意又不止咱们两家,梁王府、郑家、魏家都有参与,那是大家的生意,我说的是你和我的生意,就咱们两个人。”司空潭干脆盘腿而坐,一双明亮的眼睛看向罗云意。

    “你很差钱?”罗云意不解,作为司空家的大小姐,司空潭应该不缺钱吧,而她也没想过攒私房银子什么的,比起亮闪闪的金银,她更喜欢玻璃珠。

    “云意妹妹,没有人会嫌弃银子多的。我虽然是司空家的女儿,但是嫁人之后家族里的生意可就没我的份儿,我必须自己经营嫁妆铺子,好给我以后的儿女攒下一份家业,而且像我这种名声不好的,陪嫁要是不够分量,可就找不到好人家了。”司空潭故意委屈地撇了撇嘴说道,但罗云意听后却忍不住被她逗笑了。

    “潭姐姐,你可不要妄自菲薄,你的事情之前我听叶世子说了一些,是许家毁约在先,又造谣生事在后,你生气也是正常的。”罗云意想着如果换成是她,烧对方的铺子都是轻的,惹恼了她说不定一个飞踹就让对方生活不能自理,千万不要小看一个女子盛怒之下的战斗力,那是会非常暴力和血腥的。

    “被退婚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反正我又不喜欢那个许家公子,是我爹娘气不过,非要和许家较真。就算一辈子嫁不出去我也能过得挺好,我师父就过得挺开心的!”司空潭是个心很大也很宽的人,能让她上心的人或事也不多,别人的眼光她也很少在意,不过也因为这样的性格让她交不到什么真心的朋友,除了从小一起长大的贴身丫鬟香珠,她没什么同龄朋友。

    “我觉得嫁人还是应该嫁个自己喜欢的。”在现代光顾着和土地打交道,罗云意还没有好好地享受一次真正的恋爱,别人口中有关爱情的各种滋味她还没有来得及品尝呢就被唐老头发配到这种地方了。

    “你才多大就想着嫁人了,说说,是不是有喜欢的人了?是哪家的好儿郎入得了云意妹妹的眼睛?”司空潭一副八卦的模样让罗云意有些哭笑不得,她不过是随意说说罢了,哪里就有喜欢的人了。

    “潭姐姐,还是说你的生意吧!”罗云意赶紧转移了话题,果然司空潭一听又正经起来,“你打算和我做什么生意?不会是想挖你自家的墙角吧?”

    谁知司空潭摇摇头说道:“我对布料生意没什么兴趣,云意妹妹有没有兴趣和我合开一家酒楼?”

    “开酒楼?”罗云意没想到司空潭是这个想法,之前钱如命就提议她在京城开家酒楼,但是被她拒绝了,做饭不过是她调节生活和减轻压力的一种方式,她可不想做个专职厨娘,“兴趣不大!”

    “为什么?你做饭那么好吃,御厨都未必比得上你!”司空潭之所以提议开酒楼就是因为在山围村吃了一顿罗云意亲手做的饭,又得知黄豆酱、九香粉、咸鱼等都是出自罗云意之手,想着凭罗云意的手艺开家酒楼绝对会大赚银子。

    “我可不想没事围着灶台转,我还是喜欢和土地打交道!”罗云意解释道。

    “你一个姑娘家怎么这么喜欢农事?种田有什么好的,又累又苦,说不定忙了好几个月一点儿收获都没有!”司空潭想不通地说道。

    “人各有志吧,喜欢也没办法!”罗云意笑笑。

    但司空潭并没有放弃游说罗云意:“云意妹妹,其实开酒楼并不一定要你亲自下厨的,你只要教会一两个徒弟,再加上你的秘制调料,这酒楼的生意就不会差。你和你的人只管厨房的事情,剩下的都交给我,咱们五五分成如何?”

    罗云意还是摇了摇头,其实和司空家合作的生意不算小,再合开一家酒楼也没什么,但司空家的人都是商场上的人精儿,绝对不会做赔本的买卖。

    “那四六?”司空潭想着罗云意是不是嫌少。

    罗云意静静地抬眼看了一会儿司空潭,司空潭则被她看得有些莫名其妙,正想出声询问时,就听到罗云意笑着对她说:“潭姐姐如果能接受我的条件,那么合作开酒楼也不是不可能。”

    “什么条件,你说?”司空潭倒是不怕罗云意讲条件,她是真有意想和她合作开一家酒楼。

    “我要对酒楼有绝对的控制权和管理权,潭姐姐你不能插手,而这三万两是潭姐姐你入股酒楼的资金,年底我会给你二成纯利,而作为股东之一,潭姐姐要对酒楼的名声和发展做出贡献,具体内容我可以写一份文书给你,如果你觉得没问题,咱们就可以合作。”罗云意改口谈合作是因为司空潭说到“女子嫁妆”这个问题,她是不需要,但她四个姐姐却是需要的,等到自己离开之后,这酒楼也能成为姐姐们嫁人之后的一个依仗。

    “二成纯利?”司空潭低下头想了想,忽而抬头笑道,“云意妹妹这是让我光拿银子不干活,好事,好事,我自然是同意了,你写文书吧,我来签!”

    “潭姐姐好爽快,好,我就和你合作一把,保证你不后悔今日的决定!”罗云意没想到司空潭没有嫌弃二成纯利少还很欣然地同意了,她也是很高兴,想着绝对不能辜负司空潭对她的信任。

    说写就写,罗云意很快就草拟好了一份合作文书,司空潭看后连连点头表示满意,如此条理清楚又分工明确的文书她还是第一次见,以后司空家写文书就可照此范例。

    “云意妹妹,那这酒楼你准备开在哪儿?”双方签好了文书,各自收好自己那一份,司空潭问起了自己关心的问题。

    “覃州,不都说‘十里覃州铺满银,百里大街人挤人,美人湖畔千帆过,夜夜笙歌惊仙人’,我倒是很想去见识一番。”

    之前,林城闲暇之时曾对罗云意说起过覃州,据传千百年前覃州不过是一个十里大小的小村落,后来随着朝代的更迭,覃州也越来越繁华富饶,其中最广为人知的便是店铺云集的百里大街和风景优美的美人湖,凡去覃州者若不去这两个地方便算没到过覃州。

    罗云意想起林城口中描绘的热闹非凡的覃州,很是向往。

    “覃州啊?”司空潭一听高涨的情绪低落了下来,“换个地方行不行?我不想现在就回家!”

    因为司空绍是司空家在覃州的大掌柜,所以他的家人都在覃州居住,司空潭也是自小在覃州长大,只是她才离开覃州不久,在京城没待几天就来房州了,这在房州刚来了玩的兴致,罗云意竟想着去覃州开酒楼。

    “潭姐姐,你可以留在这里,我说了,你这个股东等着年终分红利便是,反正离过年还有一月,我想先去覃州看看,顺便采买一些年货!”

    房州这边各类货源都很紧缺,山围村虽有莫三送过来的过冬粮食,但罗云意想着青云寨的那些百姓和绣园的绣女们,肯定是不够的,再加上土豆也没有长大,年前粮食很紧张。

    再有,之前她就听林城说过覃州能工巧匠多的很,她想打造一些趁手可用的工具,更想亲自看看那些工匠们的手艺如何。

    “你刚从青云寨逃回来,能出去吗?”司空潭想着就算自己想尽地主之谊带罗云意逛逛覃州,但梁老王爷和罗家未必肯放人。

    “当然能了,我是去办事,又不是只去玩,再说我又不是小孩子了,有自由行动的权利!”想想与其窝在山围村里过冬,不如走出去看看外边的世界,覃州离这里可不远,走水路就更快了。

    “那——泽哥哥可以一起去吗?”司空潭眨着她那双美目笑盈盈地看着罗云意问到。

    “恐怕不行,圣上有旨,罗家戴罪之人是不能出房州的!”对于司空潭凡事都好扯上罗勇泽,罗云意也已经见怪不怪,倒是她那位大堂哥对司空潭有些躲避的意思。

    “什么事情都是有例外的,泽哥哥他被闷在这里太久了,是会闷坏的。覃州可是个好地方,咱们带他出去逛逛吧!”司空潭总觉得这小小的永岭是困住罗勇泽的一个铁牢笼,甚至连他的心都快被锁住了,这可不像她师父常常夸赞的那个少年,作为师妹,她觉得自己有责任带他重新看看外边的世界。

    “潭姐姐,怕是不行吧!”罗云意并没有把话说死,罗家人虽未被允许在大禹朝自由行走,但二哥罗勇江却是跟着自己爹爹去羌吴国了,好像也没什么事情。

    “怎么不行,只要老王爷那里点个头,再有我跟着,保准不会有事!”司空潭信心十足地说到。

    “那我去问问!”

    与司空潭分开之后,罗云意就去找梁老王爷了,将自己想去覃州开酒楼和想带着罗勇泽一起去的事情都说了。

    “你想好了?在覃州开酒楼可不是小事,不让司空家参与太多也好,权当你们两个姑娘攒嫁妆银子了。”梁老王爷呵呵一笑说道,倒是没有出口阻止。

    “老祖宗,我想好了,覃州是个赚钱的好地方,滋味楼和绣园其实赚不了几个银子,而且绣娘们出绣品也是需要时间的,开酒楼就不一样了,只要生意好,日进斗金都不成问题。”罗云意说道。

    “你倒是很有信心,我让大宽跟着你,再派四名武功高强的王府亲兵跟着,到了覃州可别贪玩,早去早回!”梁老王爷慈爱地嘱托道。

    “老祖宗您放心吧,那我大哥——”罗云意嘿嘿一笑,她也希望罗勇泽能出去走走。

    “让他跟去也不难,只是我听说司空家的那丫头和他师出同门,而且总缠着他。本来男未婚女未嫁也是好事一桩,可我刚刚得知这司空家的丫头在京城被太后亲封为平乐公主,虽只有封号没有封地,但婚事怕是不能自己如愿了!”梁老王爷很少过问皇族后宫之事,不过凭他对魏太后的了解,如果得知司空潭对罗勇泽有婚嫁之意,她一定会阻止的,恐怕就连皇帝都会阻止的。

    谁让罗勇泽虽然已经身有残疾,但他始终是罗家的长子嫡孙,一旦罗家冤案平反,他振臂一呼,想必有不少罗家旧部都听他差遣,而司空潭如今不但是公主,更是司空绍的掌上明珠,别看司空绍只是司空家在覃州的大掌柜,他的财力和能力可不比司空家的家主司空由差。

    强强联合是会被上位者忌讳的,梁老王爷不想看到罗家再一次成为帝王眼中的那根刺,他是希望罗家成为大禹朝的顶梁柱,成为君王最信任和依靠的臣子。

    “老祖宗,我明白您话里的意思,不过我大哥值得这世上任何一个好女子,只要他喜欢,乞丐也好,公主也好,都可以是我大嫂。”

    罗云意不是在一个阶级森严的封建时空长大,她认为这世上没有什么事情是不可能发生的,尤其是当男女相爱时,身份、地位、年龄、种族甚至时空都是不重要的。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锦绣田园:一品女司农》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锦绣田园:一品女司农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锦绣田园:一品女司农》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