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八十四章: 师出同门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锦绣田园:一品女司农正文 第八十四章: 师出同门
(156166http://www.156166.com)    “这就是那半张羊皮?”燃着炭炉的房间内,罗良承和林洪文分坐主位两旁,林洪文送给罗云意的仿古制作的高手长孙令则安静地低头站在一旁。

    罗云意正围着炭炉烤手,直到刚刚她才知道长孙令竟然是羌吴国的人,林洪文让找他过来就是想让他帮忙“翻译”一下这羊皮上的文字。

    “嗯,元仲说死在覃州百花楼的那两个人是从朝中某位大臣家里偷出来这半张羊皮的,准备去要挟对方,谁知道被人灭了口。”要不是自己在空间里睡了一觉,这东西早交给罗良承了,希望真如元仲所说,这羊皮对洗刷罗家冤屈是有用的。

    罗良承只懂一些简单的羌吴国文字,他用手摸了摸那半张羊皮,“咦——”了一声,觉得奇怪就转手交给了林洪文,眼神示意他也看看。

    林洪文接过羊皮之后也是先看了看上面的文字,他倒是比罗良承认识的字多些,不过也不能认全,同样他也摸了摸羊皮,总觉得这张羊皮和普通的羊皮不一样似的。

    “长孙令,你来看看!”林洪文转手又将羊皮递给了长孙令。

    “是!”长孙令接过羊皮在手,略微用右手大拇指和食指在羊皮上来回摩擦了两下,然后说道,“罗元帅,林相,这是羌吴国三色羊的羊皮!”

    “什么?”罗良承和林洪文脸上是大吃一惊的神色,而罗云意则是疑惑,三色羊是什么羊?

    “长孙令,你可确定?!”罗良承猛地站了起来。

    “奴才确定!”长孙令说完从自己怀里掏出一个小瓶,打开瓶塞倒出一些液体在羊皮上抹了抹,然后走到炭炉边将羊皮在火上熏烤片刻,罗云意他们看到原本棕色的羊皮竟慢慢变成了黑白红三种颜色。

    “这是什么东西?”比起变色的羊皮,罗云意对于长孙令倒出来的液体更感兴趣。

    “回姑娘的话,这是奴才家传的秘药。”长孙令说着重又掏出小瓶递给了罗云意,不过罗云意没有接,只是笑笑让他收回去,这应该是加热之后产生的一种化学现象,对于她来说并不算多么稀奇的事情。

    “竟然真的是三色羊的羊皮!”罗良承和林洪文重又把羊皮拿在手里反复地观看,羊皮上面的字迹依旧很清晰。

    “这——很奇怪吗?”罗云意不懂地问道。

    “意姐儿,你可能还不知道,这三色羊是羌吴国的祥瑞神兽,只有皇家才能饲养,当年先帝想要一头三色羊,羌吴国的老国君就百般推脱不想赠送,还是明王和你大伯使了计策让羌吴国的老国君在先帝寿诞之日送了一头三色羊。”想起当年听明王和自己大儿子讲述出使羌吴国时如何使那老国君吃瘪的事情,罗良承脸上就不禁流出一丝怀念的笑容来。

    “现在那头羊还在皇宫里面吗?”罗云意好奇地问道。

    “不在了!”罗良承苦笑地摇了一下头,他脸上的神情让罗云意有些不解。

    “明王死之后,太后一怒之下将那头羊射杀,然后扔给野狗吃了!”林洪文解释道。

    “哦!”罗云意小声地应了一声,直到现在明王之死还是罗家人不愿意提起的事情。

    当年,明王与罗家交好乃是众所周知的事情,先帝、太后宠爱明王,又有武将罗家支持,当时所有人都认为下一任大禹朝的新帝会是明王,没人能料想到之后发生的一系列突变。

    “那这上头写的什么?”罗云意指了指羊皮上的字,既然是用羌吴国祥瑞神兽的皮做成的书信,想必上面的内容更为重要。

    “这应该是这封羊皮书信的前半部分,上面写道‘主人所交代之事已然办成,罗家谋反必成定局,信物已送宫中,还望主人斩草除根,莫要给罗家翻身机会,另发现宫中秘——”念到这里,长孙令停了下来,这便是羊皮上记载的所有内容。

    罗云意此刻也是脑筋转的飞快,元仲说这是朝中某位大臣家中偷来的,可那人怎么会用羌吴国的三色羊羊皮做信纸呢?羊皮上说的主人会是谁呢?这位大臣在冤枉罗家造反的整个事件中到底担任怎样一种角色呢?

    罗云意在想,罗良承和林洪文也在想,不过他们比罗云意想得更长远更全面。

    从这一张小小的书信羊皮上,他们二人可以断定朝中有羌吴国的奸细,而且此人官职不会太低,并且此人和羌吴国的皇室来往密切,说不定罗林两家的事情和明王之死都与此人脱不开干系,无论如何一定要尽快找出这个人来。

    罗云意的主要任务就是把羊皮交到罗良承的手上,至于接下来的事情已经不在她的处理范围之内,见罗良承、林洪文还有话要说,她就从房间里出来了。

    回到自己的房间,玉净和玉婷已经给她打好了热水,这天眼看着越来越阴,说不定一场大风雪就要来了。

    “姑娘,给你!”等到罗云意洗漱之后收拾妥当,玉净从随身所带的一个小包裹里取出来一件东西双手捧给罗云意,正是当日罗云意送给她防身的电击器。

    “我拿着它费劲,送给你就是你的了,拿着它防身吧。不过用一段时间要在太阳下晒晒,不然它连块石头也不如!”这电击器还是个高级货,是可以太阳能充电的,罗云意对外的解释是是她师父从海外某一个神奇国度带回来的,玉净对此是深信不疑。

    “不,奴婢不能收,这是姑娘用来防身的!”玉净慌忙将电击器放在了罗云意的身边,这可是姑娘师父送给她的宝贝,自己一个死契丫鬟可没资格用。

    “我用不着,这本来就是给你防身用的,你不像玉婷会武功,要是再遇到通判府那样的事情,你也有武器在手,是不是?我不能每次都刚好出现救了你,快收起来吧,别让其他人发现喽!”罗云意调皮地冲着玉净眨了眨眼睛。

    “可是,姑娘——”玉净有些受宠若惊。

    说实话,刚开始在通判府逃跑过程中看到罗云意拿着这沉沉的黑石头一样的四方小盒子把两个壮汉弄晕,她觉得又奇怪又神奇,后来在青云寨罗云意亲自给她示范如何使用这个叫“电击器”的东西,她就像推开了一个新世界的大门,没想到这世上还有如此神兵利器。

    再后来,她用电击器把莫青青电晕救了元仲,掉进蛇窟的时候又是用电击器电晕了蛇王救了他们两个人的性命,在她的眼中,这小盒子就如同罗云意的化身,是她最重要的救命恩人。

    “没什么可是,给你就收下!”玉净已经坦然接受了电击器这个“外来物种”,罗云意想着就没必要再放进空间里去了,不如就留给她做个防身武器。

    “是,奴婢一定好好收着,多谢姑娘赏赐!”玉净不再坚持,既然决定要好好跟着罗云意,她就不能变成罗云意的累赘,自己没有武功,有了这个电击器在身上总算是依仗。

    “乖,这才听话!”罗云意满意地看了一眼玉净,然后转身坐到桌子前,“玉净,给我把炭笔和纸找出来!”

    “是,姑娘!”玉净将电击器拿起来塞进自己怀里,她决定以后日日都要将其带在身上。

    纸笔准备好,罗云意刚打算坐在桌子前画两张农具图出来,就听到玉婷从外边走进来说道:“姑娘,大少爷那边来人,说着急让你去一趟!”

    “大哥?”罗云意放下刚刚握起的笔,自己失踪的这段时间,罗勇泽一直跟着独臂张苦练工匠手艺,罗家第二台木制织布机都是罗勇泽亲自做出来的,“好,我这就去!”

    罗云意带着玉净、玉婷匆匆赶往了罗勇泽所在的工作间,还没走到地方就听到里面传来女子的开心笑容和男子的无奈声音。

    “哈哈哈,师兄,你这里真好玩!这是做什么的?那个小木球有什么用?还有,这个——”

    “司空姑娘,这些东西你莫要乱动,我怕用的时候找不到!”

    “师兄,你不要和我这么见外嘛,咱们师出同门,我可是你的亲师妹,还有,我绝对不乱动,看完就给你放回原处的!”

    “司空姑娘,你不是要找意姐儿吗?我已经让人去寻她了,她应该很快就来了!”

    “云意妹妹是大忙人,我不着急找她。再说我这次从京城直接来房州,为的就是来见你,是你师父托我送东西给你的!”

    “师父?师父他老人家还好吗?”

    “那个老和尚好得很,他——”

    “司空姑娘!”

    听司空潭毫无顾忌地喊自己的师父为“老和尚”,好脾气的罗勇泽终于有些不满了,师父空一大师可是他除了祖父之外最敬重的人了。

    “口误,口误!师兄别生气,是师伯他好得很,能喝酒能吃肉,还能和我师父打上几百招,他就是担心你!给,这是他让我给你的信。”

    “是我这个做徒弟的让他失望了,对了,尘一师太可还好?”罗勇泽接过信,没有当即拆开,而是先放进了自己怀里,然后又问起了司空潭的师父。

    小时候他跟着自己的师父见过尘一师太两次,只不过自家师父和尘一师太一见面就打,打完就各走各的,连话也不多说两句,而且每次都是自家师父输。

    “我师父好得很!”司空潭笑呵呵地说道。

    “大哥,我来了!”罗云意可没有听墙角的习惯,从刚刚屋内简短的对话中可以听出,司空潭和罗勇泽竟然是同门师兄妹,不过她大哥的师父好像是一位得道高僧,而这位司空姑娘的师父则是一位师太,一个和尚一个尼姑,算起来也是佛家的同门。

    “意姐儿,快进来!”罗勇泽轻舒一口气,这认上门的师妹还真是难缠。

    “云意妹妹!”司空潭见罗云意进屋,赶紧上前拉住了她的胳膊,显得十分亲昵,“你终于回来了,我正找你有事呢。”

    “司空姑娘,你找我有什么事情呢?”罗云意问道,顺便看了一眼发出求救信号的罗勇泽,估计自家这位大堂哥从未被姑娘这么热情对待过,一时有些招架不住。

    “我叫你云意妹妹,你叫我司空姑娘,这太见外了,我比你大上几岁,你以后就叫我潭姐姐吧!”拉着罗云意亲切地说完这些,司空潭又转头看着罗勇泽笑盈盈地说道,“师兄,你以后就叫我潭儿,我就叫你泽哥哥。泽哥哥,你先忙吧,我和云意妹妹就不打扰你了!”

    司空潭这亲昵的称呼让罗勇泽和罗云意兄妹都有些犯迷糊,她这上杆子黏糊的劲儿真是有些奇怪,兄妹两个无奈又晕乎地对视一眼,都不明白司空潭这是在唱哪出戏。

    罗云意几乎是被司空潭快速地从罗勇泽的工作间硬拖出来的,而且出了房门就拉着她一直往前走,原本在两个人中间充当木头人的香珠一脸尴尬地看了看玉净和玉婷,似乎因为她主子刚才的行为,自己也觉得丢脸一样。

    “司空姑娘,你走慢点儿!”罗云意没办法,只得轻轻甩开了司空潭的手。

    “云意妹妹,对不起,对不起!”司空潭停下脚步就赶紧道歉,脸蛋红红的她更显倾城绝艳,“香珠,香珠,你家小姐我刚才是不是表现得太热情了?”

    “小姐,你哪是热情,你都快把罗公子给吓住了。”香珠真想冲她家小姐翻个白眼,就这言行不把男人吓跑才怪。

    “真的?”司空潭神色委顿下来,“泽哥哥会不会觉得我太过孟浪,没有女孩子家的矜持。”

    “小姐,做你自己就好!”香珠一时也不知道如何说了,实在是她家小姐与别的闺阁女子不同,言行举止太过胆大妄为,闺誉名声早就没了。

    司空潭点点头,等到脸上红潮退去,略微冷静下来才看向罗云意再一次歉意地说道:“云意妹妹,对不起,我刚才只是见到师兄太过激动了。”

    “没关系,你和我大哥真是同门师兄妹?”罗云意怎么看都觉得眼前的司空潭见到她大哥像个怀春少女,与那夜在兴岭县小客栈里遇见的灵动之人有些差别,不过这前后反差倒是与她老爹司空绍挺像的,都像是脑袋突然出了问题。

    “没错,我师父和他师父是一个师父教出来的,我师父很少夸人的,但她常常夸赞泽哥哥,说他天资聪颖,好学上进,温和懂事,是这世上难得的好儿郎。”司空潭自从做了尘一师太的徒弟,平时就没少听尘一师太提起罗勇泽,之前她虽然没有见过罗勇泽,但是对罗勇泽的事情却知道的不少。

    “我大哥是挺好的!”罗云意笑笑,她大哥之前什么样子她不清楚,但从这段时间的了解来看,大堂哥罗勇泽在经历家族巨变和身体残缺之后依旧能坚强地笑对生活,就这一点便可以证明他是个“强人”,其坚韧不屈的心性绝非一般人可比。

    “云意妹妹,我就是这种性子,你不要见怪才好!”司空潭平时也不这样,只有遇到她在意的人或事的时候才会表现得异常。

    “没事,没事,司空姑娘,你找我到底是什么事情?”罗云意想着司空潭可能就是性格多变吧,这世上什么样的人都有,司空潭这样的她也见过。

    “你带我去绣园看看吧,我爹带人去冰尧城了,房州这边的生意暂时交给我了。”司空潭身为司空家的女儿,做生意那是天生就会的。

    “好呀!”罗云意原本也打算找个时间去绣园看看,回来就听林菀清说,绣园已经出了第一批绣品和钩鞋,并且已经由莫三带回了京城。

    罗云意带着玉婷坐上了司空潭的马车,司空潭的贴身丫鬟香珠负责赶车,马车里司空潭一直拉着罗云意说话,询问她关于绣园的一些事情。

    等到马车到了绣园外停下,看着位置如此隐蔽的绣园,司空潭不禁感慨道:“云意妹妹,你可真会找地方!”

    罗云意只是笑笑没说话,这地方算不上多好,但足够大,没有山匪的侵扰,还算是一个安宁的好地方。

    绣园现在被打扫的很干净,因为冬日寒冷,绣女们都窝在石头屋子里做活儿,虽然每间屋子都烧着自制的木炭,但绣园毕竟是在山里,这里还是太冷了,听陈嬷嬷说,已经有很多绣女都冻病了。

    罗云意回来之后还没见过自家二姐罗思玥和三姐罗思容,现在绣园除了郑嬷嬷带来的那些老嬷嬷们帮忙管理着这几百绣女,就是罗思玥和罗思容教她们做钩鞋和其他一些钩织花样,而这些花样除了罗云意之前教会她们的,还有她们自己琢磨出来的。

    “咳咳咳——”罗云意正打算悄悄地推开自己二姐、三姐所在的石屋,就听到里面传来三姐罗思容的咳嗽声。

    “三妹,你身体不舒服休息会儿吧!”这是罗思玥关心的声音。

    “二姐,我没事的,意姐儿已经回来了,我得把手里的活儿做完,好跟着她学一些新花样。”罗思容带些虚弱的笑容说道。

    “意姐儿要是知道你生病,准保不会教你的!”罗思玥看着罗思容心疼地说道。

    “二姐说的没错,三姐你要是不听话,我可不教!”罗云意故意板着脸推开门走了进去,一股凉风钻进她的领口里,“这屋怎么这么冷?”

    “意姐儿,你回来了!快过来让姐姐看看!”罗思玥和罗思容赶紧放下手中的针线齐齐站起,一同朝着罗云意走去。

    看着一脸病容的罗思容还有脸色也不是很好的罗思玥,罗云意不知怎么鼻子酸酸的,这些小姑娘可真不会照顾自己,就连她娘林菀清和奶奶陈老夫人都清瘦了,不行,她一定要好好给她们补补身体!

    “我不在家,你们就是这样照顾自己的?这钩鞋有什么重要,你们的身体才最重要!”罗云意生气的将罗思玥和罗思容钩了一半的鞋子扔在了屋内的床板上。

    头次见罗云意这样生气,本就性子绵和的罗思玥和罗思容都不知如何是好,好在跟在后边的司空潭是个活泛性子,笑呵呵地先和罗思玥和罗思容打招呼。

    “想必这两位便是罗二姑娘和罗三姑娘吧,我叫司空潭,虚长两位一岁,若是不嫌弃,两位妹妹可同云意妹妹一样喊我潭姐姐即可,看见云意妹妹如此心疼自己的两位姐姐,我倒是羡慕极了。”

    “思玥见过潭姐姐!”

    “思容见过潭姐姐!”

    罗思玥和罗思容对着司空潭行了一个女子之间的平辈礼,那姿态动作可是看得司空潭主仆暗暗点头,想不到罗家女儿的礼仪竟比京城的一些贵女做得还要好。

    “两位妹妹快快请起,头次见面,姐姐我也没什么好拿得出手的,这一份小礼物还望两位妹妹收下,莫要嫌弃才是!”司空潭转头看了一眼香珠,香珠会意地掏出两个小木红盒子,司空潭接过亲手送给了罗思玥和罗思容。

    罗思玥和罗思容没有拒绝司空潭的示好,很有礼貌地接了下来,同时两个人也各拿出一份礼物送给了司空潭,虽然只是两个人亲手织的荷包和绣帕,但礼轻情意重,司空潭自是欢喜地收下了。

    “云意妹妹这是姐姐给你的见面礼,快别生气了!”司空潭带些哄孩子的语气笑着拉了拉罗云意的胳膊。

    罗云意当然不是真的生气,罗家的女儿也没那么娇气,但看着姐姐们不爱惜自己的身体,她心里就会升起一股闷气。

    “潭姐姐,你已经给过我见面礼了!”罗云意意有所指地说道。

    司空潭自是明白罗云意口里所说的“见面礼”是什么,但她只是莞尔一笑,将另外一个小木盒子放到罗云意的手上:“那个不算,这个才是!”

    罗云意也没拒绝,估计司空潭和她表弟叶茗辰一样,都喜欢送人礼物,即便没打开罗云意也可以想见这小盒子里的东西必然价值不菲。

    “潭姐姐,意姐儿,你们快坐下吧!”罗思玥是知道罗云意有些怕冷的,赶紧又加了一些木炭,她们习惯了倒觉得这石屋里没什么,但刚进来的人可能会觉得有些冷。

    “二姐,这木炭根本起不了大作用,山里这么冷,这又是石头屋子,我看直接点起一堆火还比较暖和!”罗云意老早就打算盘炕的,但事情一忙起来,她就把这茬子事情给忘了,其实她盘炕的图纸都已经画好了。

    “那可不行,会把钩鞋还有其他绣品都染上烟火味的!”罗思容听教导她们的老嬷嬷说,京城里的那些贵女做绣活的时候都会染上熏香,这样绣品就带上了特殊的香味,有的时候闻一闻便知道绣品是哪家姑娘绣出来的。

    “那也不能把自己冻着呀!我看看你的手!”罗云意一个大步走到了罗思容的面前,不等她把双手藏起来就猛地拉到了自己面前,这一看眉头皱成了“川”字,罗思容的双手已经冻烂了。

    “在流村的时候就这样,没什么的!”罗思容想把手从罗云意的手里抽出来,无奈她握得太紧,手腕都拽疼了。

    “香珠,把滑灵膏拿出来!”司空潭也是眉头一皱,看着罗思容的双手也闪过心疼。

    香珠从怀里掏出一个小瓶递给了司空潭,而司空潭接过之后就打开用食指抹一些膏体在罗思容的手背上。

    “潭姐姐,不用了,我没事的!”罗思容挣扎了一下想要抽出自己的手,但罗云意握得比刚才更紧了。

    “可不要乱动,这是我师父特制的上等好药,晗影公主拿太后赏赐的玉如意我都没换。”司空潭笑意盈盈地看着罗思容说道。

    罗思容听后也不敢动了,罗云意则是特意地看了一眼司空潭。

    “玉婷,回去告诉独臂张,房子不盖了,都拆了将砖拉到绣园来!”罗云意大声吩咐道。

    “是,姑娘!”

    “意姐儿,你这是要做什么?”屋内几人都不解地看向她。

    “盘炕!”

    现在看来,盘炕才是自己回来后要做的头件大事!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锦绣田园:一品女司农》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锦绣田园:一品女司农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锦绣田园:一品女司农》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